第二十八章:将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问到这个问题,就连一旁的少女眼睛都亮了亮。

    李梦棠一愣,似乎对于少年突然提问的问题有些措不及防,稍微思忖考虑了一下,随即平淡答道:“犹可一战。”

    既不是必败无疑,也不是两败俱伤,而“犹可一战”,这句话若是由别人说出,自然会遭别人白眼无数,而若是由李梦棠说出来,周九剑却是无比信服的,毫无一丝质疑,只因他是“剑甲”,世间有亿万生灵,而叫李梦棠的,敢称呼为“剑甲”的,世间之中,却只有一位!

    少年有些向往,真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风轻云淡的说出一句“犹可一战”来,好不威风!

    李梦棠呵呵一笑,道:“也只是犹可一战,胜负未定,那几位道门尊长,实力可是一个比一个强,尤其是他们那三位有资格头戴莲花冠在这世间行走的道士,更是轻易不可小觑。”

    周九剑露齿一笑,道:“西极地洲离着我们剑洲,听说可远着呢!”

    李梦棠道:“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不过,我们山上倒是也有着一名西极地洲来的道士。”

    周九剑大吃一惊,讶道:“真的?”

    李梦棠笑了笑,道:“此事容后再说,扯远咯,我们还是暂且先说归那黄泉洞天吧。”

    少年也才回过神来,连忙挠挠头,憨笑道:“对对对。”

    言归正传,在一旁安静听着两人对话的少女这才再次说道:“先生,此次黄泉洞天开启,又有什么要求么?”

    只见李梦棠右手轻挥,三人面前忽然出现一幅画面。

    画面中,是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河水泥泞混浊,其中却有一天天金色鲤鱼不断跳跃而出。

    少年看着有些迷惑,看了看少女又看了看剑甲,道:“这是?”

    李梦棠指了指河中鲤鱼,道:“那位看门人,在这条河中扔下了一百条金鲤,放出话来,说是只要能抓得一条金鲤,就有资格进入黄泉洞天,名次有限,仅止一百,先到先得。”

    少年的眼睛瞪的大大的,道:“就只是抓鱼,这么简单?”

    刘月却突然罕见的白了少年一眼,道:“哪有这么简单。”

    “那……”少年有些错愕,看向李梦棠。

    李梦棠摆了摆手:“具体规则我也不得而知,还得到时候你们去了才知,就如月儿所说,自然不会是看上去如此简单。”

    周九剑又看向刘月,然后,又突然才想起一件事情来,道:“对了,说了这么久,我尚且还不知这黄泉洞天在何处,刚才前辈说是大泽以南,那大泽再南边,又究竟是什么?”

    刘月看了看他,目光中有些无可奈何,不过还是给他讲解了起来,声音仍是微冷道:“大泽以南,是荒原,方圆万里,尽头就是蓬莱海,那里人迹稀少,大多数都是那妖灵凶兽出没,不过,荒原深处,却有两座城。一座叫:恶卒;另外一座就叫:黄泉。而黄泉洞天,就是在那黄泉城不远处。”

    “荒原?”

    少年还是第一次听闻过这个名字,亦也是第一次知道大泽以南,还有这么个地方。

    “那个地方,颇为有趣。”李梦棠居然是这么说道。

    周九剑愣了愣,道:“是么?”

    “到时候,你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剑甲却是这么说的。

    对于剑甲的话,少年自然是十分信服,不过还是不大明白,是何处有趣……

    少年再问道:“前辈,不知我们如果能得以进入那黄泉洞天之中,会有什么收获?”

    “世间修士,除却心境修为,其它所求的无外乎造化机缘。机缘造化一事,外物者就如你手中梧桐木剑,亦或所修所学之秘籍,以及一些丹药传承。而内者,又有如前人所遗留于某处的修为灵力,或是神识等等……这些,在那洞天之中,都有存在。”

    少年有些不解:“为何,洞天之中会有这些遗落?”

    李梦棠又道:“所谓洞天,不过是一处处战场遗迹罢了。”

    “战场遗迹?那……九洲之内,三十六洞天,都只是战场遗迹?”

    李梦棠点了点头,平淡的神情中却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来:“是的,是一场很久很久以前,事关人族生死存亡的战争。”

    少年无语,不知该说何言。

    少年低头想了想,然后可悲的发现,不论是以自身认知还是心境来说,似乎都……不行,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周九剑随即又是一脸好奇兴奋的问道:“若是前辈与那几名道门尊长交手,胜负相较于那名女剑仙,又是然后呢?”

    刘月在一旁低头思忖,半响,望向先生,若有所思道:“先生所说的南边,可是指黄泉洞天?”

    刘月一说,马上引来李梦棠赞赏,笑道:“不错,却正是那黄泉洞天。”

    少女一听,却又独自皱起了眉,道:“可是,如今不是还没到洞天开启的时间么?”

    李梦棠摇头道:“非是他们实力不济,九洲之内,所有的洞天看门人,皆是是在一洲之中排数前十之人才可担任,其实却是那名剑修太强,同阶交战,一人对数人犹能战至重伤而退,以那人这般实力,若是一对一,可能早已是毫无悬念了。”

    周九剑吐了吐舌头:“那名女剑仙,不是被一位儒圣救走的么?”

    “话可不能这么说,”李梦棠抚了抚衣袖,然后慢慢抬头看向少年,道,“设身处地之下,若你是那位剑修,你敢与那数位道门尊长交手么?”

    “前辈要让我们去大泽做什么?”少年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若依据他心中原本的设想,在吞服了雾珠之后,自身经脉拓宽了,就应该寻个地方又再好好闭关闭关,然后再又进去一趟葬剑林,而后又锻炼剑气,修炼逍遥游,原本计划,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估计自己都不会有所走到。

    没想到,剑甲却突然要他去南方,而且还要和刘月一起?

    听到这里,李梦棠却是畅声笑了起来:“这事,还得亏那名将蜃楼洞天莫名其妙一剑斩毁的女剑修,此事在九洲之内掀起来轩然大波,如今,除了那些一家占据了整个洞天的山头宗门尚还有些底气不必忧虑之外,其他的那些洞天守门人,可就不敢如此高枕无忧了,生怕也落下了那蜃楼洞天的下场,纷纷趁着这般时候,早早将洞天大门开启,便连黄泉洞天那位看门人也不例外,是以如今,早早的提前了六十年时间,如此来看,实际上也算是你们的好事。”

    少年初听黄泉洞天之名,还有些云里雾里的,不过听着听着,特别是剑甲说着缘由之时,倒是明白了些,有些奇怪道:“前辈,这些看门人的实力如此不济?”

    “自然不是,”李梦棠慢慢讲解道,“大泽以南,尚且还无法眺望至汪洋大海,如何能说是到达了剑洲边界了呢?不见,只能说是不知,却不能说是没有。”

    少年这才了悟的点了点头。

    在青云山的南边,自然就是大泽。

    而大泽除却是诸国乱战之地外,而名闻整个剑洲,即使是九洲之中亦有所耳闻的藏剑山,便也是在这大泽中部。

    说起来,少年对于那里还是颇为了解的。

    李梦棠摇了摇头,笑道:“不是大泽。”

    周九剑愣了愣:“我们这青云山南边,不就只有大泽了么?”

    有点捉摸不透。

    若说大泽那乱战之地,要再去的话,少年也算是故地重游,当年游历的开始,实际上就是从大泽开始的,走了一圈去过了诸多小国见识了之后,才正好遇到下山历世的胡青鸾,然后两人又由南往北走,一路游历后楚大齐,然后又才转了回来,最后才上的青云山。

    东芦剑洲,浩大洲域,若以现今齐楚两国边境来划分南北,大可区分清楚。边界以北的大齐,以南则是后楚,虽说两大王朝如今实力鼎盛,疆域辽阔,然而却也并没有将这整个剑洲给占据了,单说大齐以北,过了北地龙脉源头的祖华山后,则是万里黄沙,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白日里炽热如火,夜间又冷寒刺骨,环境恶劣异常,即使是北齐也仅仅只是在那黄沙边境上设立了几处哨所,从未深入过其中,是以那沙漠究竟有多大,有多远,沙漠之后又是什么,始终不得而知,而那山上修士,也因那沙漠之中灵气稀薄,也没人愿意去那种地方遭罪。

    而南边,在后楚以南,更是有诸多小国林立,大体又是数千里亦或是数百里一个城邦便做为一国,统属纷杂,除却比较邻近后楚的十数个小国因为臣服于后楚,年年岁岁纳贡得以受到大国庇护,稍微安定之外,其他地方,战祸连连,动则半年数月间又是一个小国与一个小国间的战争,无时无刻不都在上演着吞并与崛起的戏码,被人冠以“乱战之地”而著称,实际上,原本地名却是叫作:大泽。

    而青云山所处之地,却是在后楚与大泽接壤之间,数百里山脉连绵起势,横亘于两地,原本还有一条青云古道,本是数百年前从大泽北上的必经之路,而自从后楚在他处另择地势平缓的地方修筑了一条便捷的车马驿道之后,原本的青云古道便渐渐被人遗忘,如今已然鲜少有人迹出没。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穿越人类史寒门科举败家系统在花都潜伏搞笑圈你明明动了心天陨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