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命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一幕,李梦棠还是皱紧眉头,再次挥手,星盘指针再次逆转又顺转,画面一幕幕过去,又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经历,然而走着走着,少年,还是死了。

    再转,还是死!

    再转,死!

    仍然是死!

    ……

    短短一个时辰之间,李梦棠居然看见了周九剑将来的数百种死法,似乎少年就已经被困锁在了一个囚牢当中,不管如何挣扎,却终究难逃一死。

    李梦棠低头思忖,在想着什么。

    头上苍松落叶,远间烟云缥缈。

    好一片刻时间,他才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星盘,星盘上定格的画面。周九剑年届以至耄耋,只是剑师,寿命且才百年,亦又无缘剑仙大道,而爷爷周鸿鹄的仇不得报,也无力掺合其间诡谲,而与他年弱时交好的刘月、胡青鸾等人皆渐行渐远,乃至他竟然孤独终老,而造成这一切的,却又是李梦棠他自己,少年最终却是忧愁而死的,然而这个结局,却又是他这么多之中,少有的几个下场算好的了。

    李梦棠再次逆转星盘,这次,星盘逆转了许久,从少年出生之时开始,再次顺转起来,画面飞快,却没有一幕能逃过李梦棠的眼眸,看着少年再次登山,而后闭关、锻剑气、修炼,而后到了少年与少女共驭飞剑,那画面,却突然戛然而止,只见星盘上,那指针像是遇到了什么无形的阻隔一般,不再转到。

    李梦棠眼神一凝,再想催动星盘时,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眼前那个星盘,却已经开始自中间龟裂,一道道裂痕蔓延而出,将整个星盘分裂成一块块碎片,而那四尊圣兽,更是尽皆化为了齑粉,彻底破碎。

    李梦棠轻轻将嘴唇的血迹擦掉,看着眼前破碎的星盘,陷入了沉思。

    这最后一次的推衍,却失败了?

    在先前数百次的推衍出都是得出死亡的结局下,最后这一次,却进入了未知?

    倒像是道家九九之数那遁去的一么?

    李梦棠忽然转头看向远处云端之外,云雾间有一把飞剑御空而来。

    少年少女站在剑上,倒真是像极了一对神仙眷侣一般。

    飞剑速度远远看起来不快,实际上却转瞬即至,少男少女自剑中走下,远远的就向他问候道。

    “先生。”

    “剑甲前辈!”

    看着行来的两人,李梦棠忽然有些恍惚,眼前的画面,似乎如此熟悉,就像是曾经在什么地方,他也这么见过、经历过,但是,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一代剑甲,居然陷入了久久的失神当中。

    究竟是何时?

    何事了?

    李梦棠将忽然目光转到刘月那早已熟悉无比的清丽面容上,突然一阵错愕,像是一时间又回想了起来,然后却难得的露出释然的笑容来。

    对了,是她呀……

    轻风抚面,亦如曾经的伊人轻语,难忘难念。

    只见李梦棠紧紧盯着眼前的画面,看到少年已经将葬剑林的那把剑拔出,然后负剑下山,在盏茶时间中,便看见少年以后经历的种种,乃至于到得最后面,他被一人所杀,画面凝固,停留在了已经年至中年的周九剑,被一剑穿心的场景。

    李梦棠皱了皱眉,轻轻一挥手,只见那星盘之上的金色指针立马疯狂逆转旋转,眼前画面一幕幕又开始迅速回退,直至又定格在了少年初初登山之时。他再挥手,指针又顺转起来,一幕幕皆是熟悉无比,尽是如同刚才一般,直至,少年再次负剑下山,而此次,他所经历的一切,又已大不相同,相较于第一次那般的惨烈下场,这一次的走势却是极其平缓,只是走着走着,少年却突然间闯入了某一家所布下的大局中,是一个死局,少年诸般努力挣扎,却终究难以逃出,最后还是悲惨的死了。

    曾经的大汉王朝实力尚且足以维持三足鼎立之时,远在东芦剑洲南边的大小神霄洲,曾经还派遣过一名儒圣暗中与大汉接触过,本想在大汉境内开设书院,以此为立足点,将棋子落到剑洲之上。

    而当时大汉皇帝的本意,似乎也颇有意向,是以派人与那名儒圣多有接触,更是商议了诸多书院设立的事宜,而那被派往与那名儒圣接触的人,却正是李梦棠。当时,他还不是剑甲,亦也不是一名剑仙,但仍然是天资卓越,傲视一洲。

    即使是那名儒圣,对于他的天资,亦也是尤其欣赏的,而他的推衍之术,却也正是得自于那名儒圣。

    不足为提。

    眼下,只见那李梦棠的身前星盘的画面上,已经切换成了周九剑,而那一幕,却正是他登山刚刚初见那时。

    画面开始飞速的变化,只见画面中的少年身影逐渐变快,一幕幕的跳过,尽是少年从上山以来的所作所为,从观阳台小闭关到葬剑林锻剑气,然后又是入山中洞窟取珠吞服,最后到了少年出来之后,画面,却仍未停止!

    阴阳一家,弟子盛极时,九洲之内有数十万众,而精通推衍者又占其中四五,如此数量,已然十分恐怖。推衍一道,可由当下细枝末节、枯枝烂叶往前推去数十年、数百年、上千年,寻清来龙去脉,又可在其当下,匿踪问道,衍生探知将来所发生之事。如此神通,可谓是夺天地鬼神之能,既遭人羡又遭人妒,而其,实际上亦也是最违背天地命数之规则的,让种种本已确定好了的人间事理情仇,乃至于至为重要的气运一事,都有了无限的可能。

    而阴阳家弟子,若要推衍之前,必然想方设法蒙蔽上天,以防降下万钧天谴。

    但即便如此,却终会有百密一疏之时。

    不过最后因为种种原因,以及藏剑山得悉消息后的插手,那儒家终究没能成功设立书院立足于剑洲,要不然,如今的局面可能就会不一样了,至少,大汉也不会这么快就覆灭。

    而这些,终究只是后话了。

    按理说,剑甲李梦棠,做为一名剑仙,而剑洲之内,又根本无儒家的书院传承,他根本不可能学得这推衍之术。

    实际上,这却又涉及到了如今已然覆灭的大汉当年的一桩隐秘。

    大体即是如今儒、释、道、剑四家如今这般,但仍是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世间事物又都讲究个盛极而衰的过程,无论是人是事亦或物,甚至大者如那一国王朝,再如何兴盛也会有走向败亡之时,而阴阳家亦也逃不过这个命运。虽说山上修行,若有所成,那人即是可以拥有少则数百年寿命,多则长生不老,然而这终究是有违天理,亦是所有修士心中自知,山上修行,实际上便如逆天而行,若到了那瓶颈之时自然为天理所不容,不能再存于这片天地之下,是以才有“飞升”一说,而阴阳家弟子亦也是山上修士,但两者终究难以相提并论。

    儒家这般行事,到底是有几分厚颜无耻,亦也有人猜测那阴阳家会有这样的下场,极有可能就是儒家在背后的筹谋所造成的,为的就是想将其吞并。

    至于原由究竟是什么,却也不得而知。

    只要知道,如今阴阳推衍一道,已归儒家所有就对了。

    更曾有过阴阳家弟子说出如此狂言:我命由我不由天!

    到底是有些过犹不及,于是不知真是天命所为,亦或是背后有幕后黑手在推动。阴阳家在数百年间的鼎盛居然以令人意想不到趋势在逐渐的走入没落,先是传言某地阴阳家的阴阳士篡改偷取人间气运为自个所用,是以遭至连年的天灾横祸。其后又有传言,凡是被阴阳家推衍之人事,必然会遭遇因果报应,是以一段时间内,凡是阴阳家弟子皆被看作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某个洲域的大王朝,更是专门针对阴阳家做出了“焚书坑士”的惊人骇举来。乃至于在数百年后,更是沦落至连同自家之所学尽被他人所取,被儒家彻底给纳入成了自家学说,而后世间再无什么阴阳家,只剩下了儒家的阴阳学说。

    青云峰上,仍是那株苍松树下。

    李梦棠独坐其中,身前,有一个星盘,其上,是四圣兽坐居东西南北位,其间却有一根金色的指针,运转如飞,有诸多人物画面在星盘上一闪而逝。闪过的画面之中,有少年在朝堂之上与朝臣对峙;有独眸妖魔满身红气无法看清;有年轻剑仙推剑出鞘,扬言要做世间剑甲第二,意气风发!更有女剑仙一剑斩下洞天,与神君血战,而后四方天幕间居然来了四位大天师,五人合战她一人,如此境地下,女剑仙犹是重伤死战不退,最后竟还有一名儒家的儒圣将她救走,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光阴画幕,如水流逝。如果此时若是有精通阴阳学术之人看到这一幕,必然就能看出,这位无双剑甲,居然是在进行着推衍!

    推衍一道,源自古时阴阳家,盛极一时,号称:仅靠一星盘,可知前后千年事。多被山下王朝所推崇,最盛之时,更是但有王朝城邦,尽将阴阳家封为国教,大肆推崇阴阳之术,阴阳弟子,遍及九洲内外。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大世界zero我和院长谈恋爱超强弃兵[聊斋]狐狸精上岗须知悠闲富贵美娘子大唐之神级熊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