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乱象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蓝袍童子有些愕愣,将近八百年光阴来,他从未收过徒,又哪来的什么徒弟,还比他自己都要厉害。

    然而并不待他多想,那名女剑仙就已经将雷电劈砍开来,而后一剑刺出,法外化身抬起左手欲挡下一挡,却见这次再没彩光绽放。那一剑的剑气,却轻而易举的将他抬起的手掌穿透,留下一个窟窿,然后又至他的左肩上破开,两处伤口上,皆留出了金色的血液。

    蓝袍童子说的没错,如此级别的战斗,的确不适合底下李言韬诸人掺合其中,那名女剑仙随意一剑的余波,都足以将一些小鱼小虾淹死,若是以他们的实力,尚且撑不住她的一剑之威。

    说归到底,这还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

    坍塌坠落的是蜃楼的上半部分,亦也是洞天的唯一入口。在女剑仙出剑之时,尚且还没有众多人登到顶端,仅仅只有一小撮的人,但无疑这些必定都是天资最优、道心最诚之人,亦也是诸道门最倾尽心力培养寄望之人,然而随着蜃楼的倒塌,这群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弟子,却已尽皆不复存在。

    其中又有大部分是那元一教中弟子,而那名早些怒叱无良道士李言韬的小道姑,更是身首分离,化作了一缕香魂就此离世。

    几人联合着一些别家道门,在蜃楼废墟中运用神通寻找幸存者,一番搜寻下来,好歹还是找到数千人,这些年轻人的脸色都还带着突如其来的茫然以及劫后余生的惊悸,待到看见云端上的那场恶斗后,方才露出后知后觉的恐惧来。

    李言韬点了点自家弟子的人数,五十八名,也就是说,有半数人都已死去,而那些死去的弟子中,有几名是即使连他都十分看好的,其中还包括了方才那名找他问话的年轻道士。

    前一刻间,音容仍在,后一刻间却已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李言韬满脸悲愤,心中亦也有深深的愧疚感。他愧对于师傅交予他的责任,连这群弟子的生命都没有保护好,而他更是愤怒于天上那名陌生女剑仙,愤怒于她那毫不留情亦也不知缘故的一剑。

    即使是剑仙又如何?即使是世间杀力最大的修士又如何?

    中年道士一改先前轻浮神态,而今一步迈出,脚下葫芦生风,将神君刚才所言置之脑后,带着一道红影闯入战局之中。

    一旁的那名女道看着他的身影,张了张口,却没来得及说出话来,李言韬已然进入云巅,她咬了咬牙,看了一眼身边那些刚刚寻出的弟子,不再犹豫,随即亦也跟了上去。

    上清宫的老道士大袖一挥,亦也准备上去,却被另外一名老道士一手拦住,他看着自己这位师弟,不解道:“静海,你这是干嘛,虽然那元一教与我上清宫颇有恩怨,但如今大敌当前,那李小子都已经上去要助神君一臂之力了,连莲花观的何道友也不计前嫌跟着上去,我们上清宫若是现在作壁上观,岂不是叫人看了笑话!”

    那静海老道连忙道:“不是师弟我非要拦着师兄,只是现今状况,蜃楼洞天出了意外,还突然出现了一名剑仙,琉璃神君虽然法力高深,但却不一定能将那名剑仙制服呀。静空师兄,我们现在最先要考虑的,应该是赶紧传信回宗门之中,让掌教赶紧派人来援,如今这才是上策啊!”

    名叫静空的上清宫老道士一听,仔细一斟酌,忽然觉得很有道理,他抬头深深望了一眼云巅中战局,颓然一叹,然后迅速回首看向师弟,道:“好吧,赶紧通知宗门,先让他们知道此间发生之事,我们再且上去。”

    “好!”

    说罢,两名老道立马坐下,从袖中取出金笔符箓,开始书写。

    云巅之上,李言韬刚刚飞至,而此时刚好亦也是那尊法外化身被女剑仙再次一剑洞穿之时,这次是法外化身的右侧胸口处,仍然是被戳出一个窟窿,金色血液汨汨流出,然后又被止住。

    女剑仙一脸闲情逸致,看了一眼赶来的李言韬以及紧跟其后的那名女道,笑道:“呀,帮手来了呀,不过,这点修为,可不够看呢。”

    法外化身瞥了一眼李言韬,怒道:“你来干嘛!”

    李言韬一脸戒备的望向那名女剑仙,连脸都没转过来,道:“报仇!”

    “噗嗤!”女剑仙忍不住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就凭你?”

    那你字堪堪说完,一道剑气已然横向斩去。

    法外化身伸出右手,法剑往下一格。

    “咔嚓”

    便看见那把雷电盘绕的法剑应声断做了两截,然后,随同法外化身那只巨大的右手,一并被斩断。

    李言韬迅速将坐下葫芦祭出,将那一道剩余的剑气吸入葫芦之内。

    只见那只朱红色的葫芦内部一阵剧烈震动,而后外表上随即裂出好几道裂痕,从裂痕中甚至还冒出了几道细小剑气。李言韬来不及心疼葫芦,身形往后一闪,险险将剑气避开,尚未被触及身体,身上所穿着的道袍已被割裂出好几道口子来。

    女剑仙斩出了这一剑后,又自笑道:“实不相瞒,我来此也是为了报仇的。”

    说完后,她突然看了那名跟上来的女道一眼,然后又将目光投下,眼眸中精光一闪,视线穿透了大海,汇聚到了如今已沉入海底的半截蜃楼,残骸当中,有一具身首分离的年轻道姑身影!

    女剑仙得意一笑。

    法外化身被斩断的右手又重新长了出来,再次手执着雷霆法剑,而左手与胸口上的伤口早已不见踪影,完好如初。

    他伸手拦下了一旁满脸冲动的李言韬,将他和那名女道护在身后,双目凝神望向女剑仙,道:“我可不记得我蜃楼洞天曾经招惹过剑仙,又不知阁下来自剑洲何处?可是藏剑山还是那琼华宗?”

    “打不过了就想着动嘴皮子么?是不是已经叫援手过来了?哦,是了,听说你们西极地洲,有个什么说法叫‘三教两冠四神君’来着,你就是那四神君其中之一吧,还有一个女人,一人还担了一教一冠的名头,听起来实力应该算不错,难得我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不如,全叫来让我见识见识?说真的,就单凭你一人。还不是我的对手。”女剑仙扭了扭头,道。

    “狂妄!”刚刚到场的女道,听见了女剑仙说这番话,其中还重点提到自家观主,言语间尚且无半点尊敬,是以她怒而出言。

    那法外化身听了女剑仙所言,也是被气的一笑,道:“阁下未免有些大言不惭了,即使你是一名剑仙,尚且也还没资格说出这番话来!”

    “哦,是么?”

    女剑仙慢慢抚过她手中的长剑,一边幽幽说道:“我师傅教了我十式剑招,不知道若是让你试过之后,你还敢不敢说,我没那资格!”

    六尺长剑,被高高举起,这一次,不再是单手执剑,而是双手牢牢握住剑柄,自出手起到现在,此时此刻,她终才露出一抹少有的认真。

    天地间,风云尽起,遥远的天边有一抹流光疾速飞来!

    剑出!

    童子所化的法外化身也不是好惹的,一声滔天怒吼,左手金符贴在右手法剑之上,剑上雷电蓦然变色,变为金雷,一剑推出,滚滚雷势如海啸一般席卷而来。

    女剑仙身形一止,看到那满天金光雷电,笑道:“班门弄斧,你这老不死的,看来本事确实没多大,却还不如你那个徒弟。”

    女剑仙不屑的哼了一声,右手往后抬起握住了剑柄,然后一抽剑,一道如同水桶粗壮的剑气斩出,亦如疾风斩劲草,所有的金字便尽数破碎,化作点点金光最后消散在这天地间。

    “看剑!”

    法外化身高声喝道,声如雷鸣骤起。

    却见那名女剑仙不躲也不闪,仍是单手执着那把长度惊人的剑,当空一剑再次迎上。

    剑气与雷电交错,而后爆发出惊人威势,天际间云雾一时清散。

    紧接着就再难看清那女剑仙的身影,只剩下纵横剑气不断斩去,而那尊法外化身的身前则不断绽放出五色流光,一时间尽是绚烂夺目的光彩。

    就如赤裸裸的嘲讽一般。

    她身后所负之剑,剑六尺,长度远远超过世间大多剑器,即使她的身高不矮,背负在背后之时仍然高出一头来,大是迥异。

    童子默不作声,一脚踏在枯桃枝上,矮小的身形立即冲天而起,且巨大的冲击引起了脚下海水激荡有十二尺之高。

    右手法剑紧接着一挥而下,有一道道雷电如同虬龙一般盘绕在法剑剑锋之上,挟着雷电之威斩向女剑仙。

    法剑当头斩下。

    不待有多余闲杂碎语,见面即是出手。

    法外化身左手的金符向着那名女剑仙印去,刹那间,从金符中飞出成千上万个金光熠熠的字来,从四面八方将她给包围起来。

    那名被诸人称为“神君”的蓝袍童子,眼看着蜃楼尽毁,各道门的弟子死伤无数,一时间惊怒无比,抬头一眼望穿天际,死死的盯着那名罪魁祸首。

    云巅之上的女剑仙,身姿高挑,一头乌发随意绑扎搭于左肩前,姿色平平,一双眉毛却淡而细长,尽显英气。她随意的投下目光,刚好与童子对上,而后对着下方轻蔑一笑。

    几人只能愤然止住身形,然后又不假思索的飞向了蜃楼那剩下的半截残楼之中,寻找着幸存者。

    蓝袍童子飞至云巅上后,立即变化出了一尊巨大无比的法外化身,百丈之高,周身上下流光溢彩,灵气浩瀚如海,左手捏金符,右手执法剑。

    女剑仙在他这尊法外化身之前,就如一粒沙子般渺小。

    李言韬数人跟着也要飞掠而上。

    半空中却传来童子的声音:“你们不是她的对手,不要过来。”

    突然间遭逢惊变,大部分人尚且还未回过神来,待得那座高楼被彻底劈成两半,坠入海中,他们仍然还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这座存世了数千年之久的古老洞天入口,居然被人一剑给劈了!

    里面还有着众多年轻道士正在登楼,皆是在场诸多道门未来的希望,如今随着高楼分裂坍塌,也不知其中死了多少人。

    而那些早早被扔出来的人,看见眼前这难以置信的一幕,也不知是否该暗自庆幸,自己差点也跟着送了小命。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我不嫌弃他又丑又穷[魔术]大隋之我是罗成我叫大和守安定都市之美女解忧坊[RM]无限综艺最强神话之无上帝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