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过海门,登高楼,入洞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只见那只乾坤袋,飞速飞掠而过,每经过一人,便有一颗形似的铜钱飞出,然而这颗铜钱却并不相同于山下世俗王朝的铜钱,所用材质异常珍稀,正反篆刻的是“大道春秋”,实际上在西极地洲被称为“香火钱”,即使是在山上道门中,流传的也不并多。

    盏茶时间,这只乾坤袋便已收走了一万颗香火钱,飞回到了童子手中,然而看起来却还是干干瘪瘪的如若无物一般,童子却极为满意,将这乾坤袋收好。然后道:“诸位现在可进海门了。”

    一时间,人声鼎沸,尤其是后面那些为数众多小山头道门和野修。

    某些颇有实力的道门还好说,然而其他大部分人,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识过这蜃楼洞天。平日间只听说过这蜃楼洞天的大名,只知道其中有机缘无数,无论是福缘浅薄亦或是深厚之人,只要能进入其中,必然会满载而归。

    如此传闻,自然令许多人心动不已,这蜃楼洞天又是每百年间才显现一次,而山泽野修们自然也不如这道门三巨头一般如此阔绰,是以有许多人为了这一颗“香火钱”而拼个你死我活,如今“香火钱”已收,名额既定,可谓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眼看着大道机缘就近在眼前,岂不令人兴奋不已。

    相较之下,位居首位的三家道门自然显得从容许多。

    那方才出声说话的上清宫老道士,淡淡一笑,就要驾驭着脚下的浮空飞舟带着小辈们降落到那处海门之上。

    这修行路上,自然是得讲究排资论辈的,在场之中,毫无疑问是得他们上清宫,优先进入嘛。

    蓦然间,却有一阵旋风自前方刮过,老道一惊,还以为是有什么不长眼的妖孽竟敢在此作乱。

    定眼一瞧,却见竟是一只巨大的朱红葫芦载着一群人,当先飞到了海门之上,然后就见那葫芦一翻转,葫芦上的元一教弟子们便带着一脸莫名其妙的神情,尽皆被“倒”了下去,之余一人,手提酒壶,一脸慵懒。

    老道一看,极为气愤,手指连连点向那人口中骂道:“小儿!无耻,尽如你那师傅一般混账奸诈!”

    李言韬对老道的指骂却是熟视无睹,只见他驾驭着葫芦飞临到蓝袍小童旁边,嬉笑道:“哈,神君,咱们又见面了!你可还记得还百年之前欠我的那壶酒?”

    童子一脸无奈的看着他,百年之前还是一位潇洒少年,如今竟是一抹邋遢中年之样,不过那性情倒是一点没变:“自然没有忘记,待得等会事了,便带你去拿。”

    “就等着神君你这句话了!”李言韬哈哈大笑道,神态间也没个道士模样。

    紧随着元一教的是本来该第一位下来的上清宫,那位上清宫老道黑着一个老脸,口中仍是咒骂不断。之后则是莲花观,那名中年女道下来时李言韬对她大肆挤眉弄眼希冀能引来注意,然而她甚至于连看都没看李言韬一眼,反而是那位小道姑,在进海门之前,还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其后则是那众多的山头道门以及野修,所有人纷纷如同鱼儿一般扎入海上的漩涡之中,场面甚是壮观。而那些长辈们在送小辈们进去后则聚集在一旁,翘首以盼着。

    进海门尚且还只是第一步,之后还得叩问心关,摒除诸般杂念登上那座高楼之中,登至顶层,方才算是真正有资格进入蜃楼洞天。

    而往往就是在叩心关登高楼这里,就将许多人都给淘汰了下来。

    数百年间大体皆是如此,修行问道,重在修心,若心性不行,自然难有做成。

    难以摒弃众多世间欲望,叩问心关而又自迷惑,心性不坚者又难斩断因缘枷锁。

    只见刚入海门不久,就看见那高楼之上,不断有人被扔了出来,狼狈跌入海中,那些道门长辈赶忙过去打捞,而若是野修,自然只能任其自生自灭了。

    接连不断,皆是心境不如他人者。

    过得久了,便看见也有上清宫和莲花观的弟子亦也被扔了出来,但终归是精挑细选的好苗子,心性大多都是不俗,是以被扔出来的也不多,上清宫的老道士和那名莲花观的女道脸色倒也没有多难看,再看那元一教的李言韬,却是一脸得色。

    到得此时,那最先进入海门的元一教弟子,至今为止却还没一人被扔出来!

    这也难怪他如此得意,还一边与蓝袍童子悠哉悠哉的聊起天来了。

    天际之上,却突然有一道剑气斜斩而下,只见那座屹立高楼,被一剑斜劈成了两半,上边的一半轰然倒下,引起滔天巨浪!

    在场所有之人,目眦欲裂!

    天际顶端,有一名女剑仙,负剑,剑长,六尺!

    “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再多言,且将你们的‘香火钱’拿来吧。”

    蓝袍小童言罢,左手轻轻一挥,袖子中就有一只金光闪闪的乾坤袋飞出,而后自行的飞到了众人头上。

    而李言韬自然也没有真的没心没肺到那种地步,好歹身后这一百名弟子也是元一教未来百年的苗子希望,且说资质天分也没有一个是太差的,若是能顺利通过这次“大考”之后,百年之内那又是一群中流砥柱,自然不可能轻易轻视。

    李言韬又喝了一大口酒后,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接着转头看向身后诸多元一教弟子,而他们亦也在看着他,他稍稍肃容,然后说道:“记住,进去里面之后,少说,少看,少做,切勿贪婪多求,对于机缘一事,该属于你们的自然就是你们的,不该属于你们的,强求不来。还有,若是受人欺负了,特别是上清宫的,就给我打回去,就算打不过也不能跑,别给我们元一教丢脸了,知道没有?”

    看到李师叔突然说出这番话来,尤其是说道上清宫之时,元一教的弟子们一阵热血,齐声道:“定不辱我元一教之名!”

    “神君且放心,蜃楼洞天的规矩我们自然晓得,定然不会惹下麻烦了。”上清宫其中的一名老道说道。

    远处的李言韬听后撇撇嘴,似乎十分不满老道所说的“我们”二字。

    “如此就好。”小童放心笑道。

    与上清宫一样,莲花观那名中年女道亦也对门下多有嘱咐,放眼身后的诸多小道门山头,各家长辈也都有对这些即将进入洞天的年轻人有所交代,而就算是那些无门无派的野修,若是有何不懂之处,也纷纷向身边同道询问。

    既然那位容貌历经了五百年间都不见丝毫变化的蓝袍童子都已经从海门中出现,那自然就代表着,这百年方才现世一次的蜃楼洞天,如今已然完全开放了!

    几拨人之中,唯独元一教的葫芦上,颇为安静。这一百位元一教的年轻弟子,面面相觑,只见别家长辈都有对弟子们殷切提醒,然而再看他们家的师叔,只是在那自顾喝酒,一身臭熏熏的酒气,似乎浑然不觉。

    齐声应答之下,颇有气势,引来隔壁莲花观不少的女道投来好奇目光。

    那名朝所有人作揖之后,便高声说道:“想必大家自然也晓得规矩,若想过海门,则一人给一颗‘香火钱’,自然就有了这资格,不过,若是各位在这过海门、登高楼、入洞天的过程中,有所不济,被淘汰了出来,就请各家领回去吧,可千万不要在此纠缠不清,坏了规矩。”

    被喷了一脸的年轻道士一脸腹诽,谁不知道是进海门呀,可是之后呢?应该怎么做,又忌讳些什么,师叔一点也没说明,大家都不知道,万一进去后犯错了怎么办,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嘛,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然而青年道士可不敢把这番话真的说出来,不然指不定得给这位师叔好好教训一顿,是以他也只好默默回到原来坐的位置去。

    天上众人看见童子出现,亦也纷纷还礼。

    上清宫那两名老道士已经开始给这些后辈喋喋不休的说起了等会进入这座名震西极地洲的蜃楼洞天后的注意事项以及诸多忌讳,尤其是某些行止言论,进去里面后更是万万说不得也做不得,即使是看,也看不得,重复强调再三,生怕这些小辈不长记性。毕竟此次“大考”的人数是近数百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亦也由不得他们不慎重对待,即使是临出发前两名老道士就已经有详细讲解,然而此时却还是不嫌麻烦的再说了一次。

    然而事已至此。

    中年道士李言韬身后一名年轻道士,平日间自认为与师叔关系不错,他壮着胆子问道:“师叔,不知等会我们需要怎么做?”

    李言韬乜了他一眼,毫不客气道:“什么怎么做?跟着他们进海门呀,这都不会,还修个捞什子的道,趁早回家种田放羊去吧。”

    这群年轻弟子们也非是对此间过程已多有了解,事实上在出发之前他们也就只听到过李师叔提了提这传说中的“蜃楼洞天”,寥寥几句话,只言片语间他们尚且还不知道究竟是如何回事呢。

    也不知掌教是如何考虑的,选了李师叔这样一位如此不靠谱的人来带领他们。

    云天之上突然传来震耳鼓声,如若天雷骤起,待得三通鼓罢,天际间有声音传来,响彻云霄:“时辰已到,开海门!”

    随着这番话语,所有人皆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注在身下的汪洋大海中,只见琉璃海面上,洋流汹涌,而后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似乎要将周遭一切彻底吞噬。

    却见漩涡的中心,竟有一名蓝袍童子踩着一截枯桃枝,缓缓浮出。童子周身不沾水渍,一枚玉簪斜插发间,生得是星眸朗目、唇红齿白的,他抬头望向半空中密密麻麻乘着各式法宝浮空的诸多道士,含蓄一笑,然后对着所有人作了一揖。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汉祚高门飞剑问道御鬼者传奇权路风云透视小邪医慈母之心[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