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蜃楼洞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众目睽睽下,只见那名中年道士板声说道:“不要脸说谁!”

    那小道姑似乎并不是一个弱性子的人,立即回道:“说你呢!”

    此话毕,元一教弟子那边尽皆传来笑声。

    小道姑回过神来,发现居然被那个道士戏弄了,心中气急,脸颊有些涨红:“亏你还是一位宗门长辈,一个劲的盯着人看也不知羞,没廉耻!”

    只听那名中年道士莞尔道:“小丫头片子,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讲哦,你不看我怎知我在看你?我看呀,这不知羞的是你才对罢,可别血口喷人,坏了道爷我在外的名声!”

    “你……”

    “够了!”小道姑尚且还想再说,却已经被为首一名中年妇人模样但风韵犹存身姿丰腴的道姑喝止。

    小道姑一脸委屈,但却不敢再有多言。

    只见那名中年道姑转头看向那名中年道士,直呼其名,面无表情道:“李言韬,如今时候,你还要生事么?”

    见是那名中年道姑问话,那位叫李言韬的中年道士居然露出了一副温柔神情,即使是被直呼名字,仍然笑着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

    “那就收敛一点。”中年道姑冷道。

    “是是是!”李言韬急忙应道,大为收敛。

    元一教的弟子们看到了这一幕,尽皆一脸纳闷,怎么往日间这位桀骜不驯的李师叔,今日怎这般平和易处,却根本不像其行事作风呀,往日间但凡有不是师门长辈之人胆敢随意直呼其名,这位师叔估摸着早已出手了!

    那还会这般和颜悦色。

    不知情的弟子们之以为因为大局为重。

    但谁都没想到,此时李言韬心中,早已笑开了花,忍不住,又偷偷瞄了一眼那名为首的莲花观中年道姑,一脸沉醉。

    且不说此处小插曲,只见此时海天之间,突然有了异动!

    只见这众多道门修士聚集的海上,居然有滚滚海水向上不断翻涌,白色浪涛喷薄而起,声势浩大!

    众人见得眼前一幕,纷纷开始激动起来,在三家道门之后,有间断兴奋喧哗之声传出。

    海水中,像是有什么在破浪而出。

    浪涛翻涌的声音渐大,而后,有一物自水中冒出。

    青红相间,细看之下,竟是一处楼宇上的屋檐!

    紧接着,水中事物逐渐破开海浪,缓缓自水中升起。

    而它的轮廓在众人的眼中也逐渐变得清晰明了。

    待得这处海域彻底被它所占据,浪涛在其下不断汹涌撞击,众人才彻底看清了它的全貌。

    赫然就是那刚才的海市蜃楼所显现出的雄壮高楼!

    不再只是虚幻,如今却是真实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屹立在大海之上,可谓是顶天立地,俯瞰这芸芸众生!

    似乎实在受不了这般被人注视了,小道姑突然瞪眼气恼说道:“看什么看,不要脸,老不羞!”

    小道姑声音不大,然而在场的三家道门弟子却都能听得清楚,稍远一点的上清宫尚不清楚情况,而莲花观和元一教的弟子闻听声音后,尽皆将目光投向小道姑,然后顺着小道姑的目光,又汇聚在那么中年道士身上。

    是以在西极地洲中行走,若是看见有上清宫和元一教两家之间的年轻弟子一见面就大打出手的,绝对不足为奇,而两家道门间的长辈更是不会阻止,有时候小辈打不过了,还会搬出老的了,如此恩怨反复,这仇恨矛盾,自然是解不开了。

    但是抛开别的不说,元一教弟子在世间行走,却大多都是光明正大秉持着一颗赤诚道心,若遇妖魔,自不需多言,除魔便是,即使遭遇血战苦战,亦不退让,极有仗义侠士之风,行事之间倒真不像是一个道士,反而像那剑修。

    是以元一教道士山下风评极好,在诸多百姓人家间都有口口相传,许多村落城池乃至王朝均有供奉,香火兴旺。

    不远处那上清宫与莲花观和自家道门相互不对眼,所以这群元一教的年轻弟子大多都没有将目光投向那边,即使偶尔不经意间撇头瞄了过去,也立即显出一副恶脸相向的模样来,人数虽少,气势可不能低,而大多数人,则是将目光投放在那不远处的海市蜃楼上,翘首以盼着。

    元一教道士之首,却有一名络腮胡的中年道士,观其外貌,大体也是不修边幅,手提一个酒壶,半倚在葫芦嘴上,一双眼眸,却毫不遮掩的看向着莲花观女道中站在前列的一名清纯漂亮的小道姑。

    目光炯炯,似乎还带着评判的意味,看得久了,就连那名小道姑都有所察觉。

    有阳光照射,水雾弥漫,高楼的轮廓随之模糊,细看之下,原来竟无实物,只是那海市蜃楼而已。

    然而,此刻距离那海市蜃楼不远的海面上空,居然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影,细数之下,竟有将近万人。

    皆是西极地洲的道门修士。

    这一拨元一教道士,人数却没有一千之众,相较于上清宫与莲花观两家,仅仅只有百人,大多数弟子还是为了不错过这次洞天开启的机会赶在之前收的。元一教收徒极为严厉,一番精挑细选之下,也才挑到了这一百人而已。

    所有人俱都坐在一名师门长辈所召出的巨大朱红色葫芦上,身后即是那些山头稍矮的宗门,以及为数众多妄想进入里面撞大运、夺机缘的野修,诸人百态,尽在其中。

    是以两宗才会毗邻相立,离那剩下的另外一拨人,隔着两丈的距离,泾渭分明。

    最后一家道门,名叫元一教,教中弟子三百人,自崛起至今不过百年时间,却已然成为了西极地洲山上道门三巨头之一,与上清宫、莲花观相并立,堪称奇迹。而那位有着天生道种所称的元一教掌教,亦也是开派祖师,曾经却是一名上清宫弟子,原本被上清宫上下皆寄予厚望,天师老祖亦也青眼有加认为是数百年间最有望飞升天外天的人,道门上下的资源皆任由他挥霍,若有机缘必然也让他先拿。众望所归之下,没想到,最终他却叛出了师门,自己反而另起炉灶,创建了元一教,如此行为,简直令人咋舌。上清宫弟子对于此等叛徒行径自然憎恨不已,连带着对元一教弟子必然也生不出半点好感来。

    在东芦剑洲极西北,隔着浩瀚无垠的琉璃海,则是九洲位属第四的西极地洲。传说中是那座上清宫曾经的门庭所在,亦也是自混沌本源伊始就遗留至今还完好无损的洲土,“道”的痕迹留存的最多,自然道统遍布,山上道门山头林立,香火之争,尤其激烈。

    东南之滨,面临琉璃海上,水天一色之间,有一座雄壮高楼巍峨屹立,自远处眺望而来,只觉这座高楼已将整个天地占据,常人便如蝼蚁草芥一般渺小而不可视。

    三家道门,身穿灰色道袍,头戴混元巾,由两名老道士带领着一千名少男少女乘着一艘长度约有十丈的浮空飞舟,是最为低调亦也是存世最为悠久的上清宫。这座上清宫与上古那座飞升天外天的上清宫大有联系,相传是那座上清宫遗留在人间的弟子延续所创,是至今西极地洲传承来历最为正统,香火也最为旺盛的一个道门,而那由妖修入道,而后还修出人形,境界达到小天师的秃毛老狗,黄生,就是来自这座上清宫的。

    上清宫门人之旁,是一众女道,亦也是千人之数,尽着淄衣,戴逍遥巾,由一座净世莲花承载着。千名女道,虽不加粉饰,但仍难掩其芳妍,汇成一幕宜人丽景,令在场的别家男修都忍不住频频侧目,不过,虽然有胆偷看,却无人胆敢对这群女修稍有造次就是了,即使是偷看,亦也是极为隐晦含蓄的,生怕被人发现了。一切都只因这群女道来自关西之地的那座莲花观,虽是一介女流,然而实力一点都不容小觑,以道法精妙多变著称,传承至今刚好有五百年,而她们如今的观主,亦是当今世上唯独那几位有资格戴上象征道门至高三冠之一的上清莲花冠行走人间的人。

    莲花观与上清宫关系密切,两家之间多有交流,更有诸多上清宫的道士与莲花观女道结为道侣,在西极地洲传出不少佳话来。

    在场之人,男女老少穿着形色各异,但大体也能看出是分别的好几拨人聚拢在的一起。

    为首的三拨人,人数最多,亦也是出自西极地洲势力最大的三家山上道门,各家之中至少都有数位大小天师坐镇门庭,实力雄厚,自然当仁不让的位居首位。

    天下九洲,位属第二的东芦剑洲,自千年前剑祖云玄创下剑道起始,剑修便多如牛毛,山上宗门传承,山下游散野修,皆唯独一剑尔,盛极之时,乃至于由别洲而来的释教、道门以及儒家书院皆不被历代王朝视为正统所认可。是以东芦剑洲亦也时常被别洲修士认为是仅次于荒芜洲之外最不通教化的蛮夷之地。

    然而,东芦剑洲的那座藏剑山,那位剑甲,九洲四海之内,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是那些口中不断叫嚷着“蛮夷之地”的人,若是闻听到这两个名字,也不禁心生崇敬乃至忌惮。

    大体亦也是某些鬼祟心思作怪使然。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兵王传说全能王牌重生之伟大驸马[综英美]有话跪下说吃掉这天地英灵之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