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山中谜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走了半日时间,周九剑终于下到了鬼隐峰中,一如初见那般情景,雾气蒙蒙,即使罡风再剧也吹不散这满山大雾。

    从怀中取出一块小铜牌,那是临出发前剑甲突然交予给他的,既做防身保命之用,又可以为他指明去路方向。

    这一块小铜牌光看造型样式,分明就是一块令牌,正面雕刻有一头雄狮,背面,则是两个字,惊风。

    这块小令牌的用法,李梦棠自然也传授给了周九剑。

    很简单,只需注入灵气,然后读出一小段口诀。

    紧跟着,那块令牌上就发出黄光,然后自少年手中飘荡起来,往前飞去。

    周九剑生怕这块小令牌一下子就闯入迷雾当中不见踪迹,赶忙紧紧跟上。

    山路难行,待到达鬼隐峰时,四周树木草丛已经随处可见,方才更是见着了一只在山中雾里奔跑的幼小麋鹿,一见到周九剑,居然没有怕生离开,反而对着少年“呦呦”的叫了几声,大是有趣。

    紧随着那块令牌在山中兜兜转转,少年健步如飞,以他剑士之境的体魄,一口气机在各处窍穴经脉中流转,根本不觉得累。

    待得又在山中转了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在前方飘荡了许久的铜令牌这才停了下来,周九剑亦也随之停下步伐。

    四处张望,不觉有些愕然,这个地方,山高林低,往外即是一面悬崖,身后一条小道,可通山上,若是绕过几个拐角,也有一条下山的捷径。

    此处,好不熟悉,这不就是刚开始跟小丫头胡青鸾登山,然后他学前人驻足鬼隐观景,妄图修为有所精进,而后被胡青鸾笑话的地方嘛!

    没想到居然转回到了这个地方。

    当时那丫头登山的时候,便说这山里边有好东西,现在一看,想必就是崖下,那头吞雾兽吧!

    这个地方,灵气尤其浓郁,相较之下,似乎青云峰上的灵气都不如此地。此地灵气之多,只需随意将眼睛闭上,尚且无需感应吸收,那灵气便自行闯入体中,一如寻常呼吸一般。

    这里的灵气充裕,便如这青云之大雾,那葬剑林中无尽的剑气,简直是修士梦寐以求的开宗立派之所在。

    似乎又全不尽然是那头吞雾兽的原因。

    周九剑将令牌收回怀中之后,没有急着就下去那悬崖下,反而盘腿坐下,凝神调息,一口气机运转起来,将诸多灵气吸入体中,然后又缓缓将驳杂气息尽数排出。

    如此反复循环几个周天之后,待到精气神皆趋向饱满,少年方才算结束,站立起身。

    缓步走至悬崖峭壁边上,探头朝下一望,忽然,一阵罡风突如其来的自悬崖下吹起,风力极其强劲,吹得周九剑须发皆飞,忍不住将眼眯起来,尚幸少年站得还算稳,不至于失足掉下悬崖。

    万丈高崖,下边亦也是茫茫白雾,看不清任何事物。

    若据剑甲所说,那头吞雾兽的洞窟,应该就是在这个悬崖下的某处地方。

    周九剑定了定神,便准备要下去。

    若依那些寻常进山老道历练的采药人的法子,若是要爬悬崖,那必须得准备一条粗壮牢靠,而且长度不短的粗麻绳,一端紧紧绑在腰背上,一端,则得寻找一棵稳固壮实的大树,缠绕捆绑好。待得这些基本准备好后,才可拿着一个铁锄顺着那悬崖峭壁上饱经风霜雨雪形成的凹凸缝隙缓慢攀岩而下。

    周九剑却不是这样的,有道是:艺高人胆大。只见他蹲下身子来,探手到崖壁上,然后一身气机汇聚于手,随即一拳居然砸在了崖壁上,砸出了一个半尺深的窟窿来,然后又在旁边再砸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窟窿,随即双手攀住那两个窟窿,稳稳当当的就开始下去了。

    如此做法,不得不令人感到咋舌。

    周九剑这般攀爬悬崖的法子,双脚大多时候都是悬空的,即使有点间隙稍微能落脚,却也大多借不上力,是以基本上他的双手就承载了整个人的重量,对于双臂的负担,是极其重的。

    一时之间,周九剑却根本没感觉到有如何问题,而现在尚且有闲暇在猜测刘月当初,又是怎么下来的。

    总不可能,就踩着一边飞剑,潇潇洒洒的就去到那个洞窟了吧?

    一身气机在双臂之间疯狂流转,如若成百上千条虬龙在经脉中游走。周九剑的动作极其的迅捷,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一只手将下方砸出一个窟窿后,立马攀紧,然后另外一只手放开,紧随着身体下落的趋势,又在下方砸出一个窟窿,如此反复循环,下落的速度便如同一只身手矫捷的猿猴一般。

    攀爬了一个时辰后,不知道都已下去多远了,偶尔抬头望去的时候,都已经看不见那悬崖边的沿了,唯余茫茫迷雾陪伴着孤独少年。

    周九剑并没有一丝松懈,继续往下攀爬。

    又不知过去多久,手臂都已感到有些酸麻,气机流淌之间,有些稍显凝滞。

    山风呼啸,由于下盘没有着力点,中心不在,使得少年的身体亦也随着风向,晃晃悠悠的。

    一滴汗水自额头沁出,然后滑落,刚好滑入了少年的眼中,一阵不适之感。周九剑不敢松开一只手来擦眼睛,只好连连眨眼,折腾半天,眼睛红红的就像是痛哭了一场一般。

    又攀爬了一会,发现脚下居然踩到了一小块凸出的岩石,刚好能够借力,少年便打算借此休息一会。

    “吼!”

    猛然间脚下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伴随而出的一震剧烈的气流自下方喷薄而出,甚至将四周的雾气一时间都吹散到了远处。

    周九剑刚刚松懈一下心神,就被这声猛然间传出的吼叫吓了一大跳,双手一软,差点就掉了下去,小命不保,随即一颗心纠得紧紧的,忽然又回过神来,露齿一笑。

    哈,到了!

    如不能恢复,终归还是一无是处呀。

    少年逐渐陷入沉思,脚下的步伐却也走得飞快。

    不知为何,青云峰上甚少有风,即使是有,亦也不大,大多数都是午夜轻风,只感到些许凉快却从来不会吹得人体寒发冷。

    然而越往山下走,山风却越大。

    周九剑走在半道之中,路上不时刮来一阵强风,衣服袍袖一时随风鼓荡,却有几分凌风踏虚之感。

    说起来,他现在也是身负两把仙剑的人了。一把能被剑甲赞誉若是恢复灵识便可进天榜前十的梧桐,一把则是暂时替胡青鸾代为保管的仙剑凤凰,若说起来,这也算是机遇一事,大多数人也是可遇不可求呀。

    少年心中,略过一丝得意。

    然后突然又想到,剑甲所说,木剑梧桐,如今缺少灵识,岂不是就等同于现今那葬剑林中的诸多死剑么?

    只见那名剑甲,悠然说道:“鬼隐峰中,有一处悬崖峭壁,其中有一个迷窟,里面住着一头吞雾兽。此兽每日里吞食这青云山中浓郁的雾气,凝结天地精华,吐出雾珠。若是能将那雾珠吞食,则裨益巨大,对于你们这些小辈的修行进境倒是大有帮助。”

    周九剑听后一脸欣喜,不过随即又回过神来,傻笑道:“既然如前辈所说,有这般好处,那么,怎不见刘月姑娘,也去那个迷窟中,取珠子吃?”

    一边说,一边还看向那位在一旁静坐读书的少女。少女闻言,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周九剑一眼,而后又立即收回目光,分外冷淡,显然之前那误会,仍然怒气未消。

    山路寂寥,又少无屏障,也亏得少年还是一名修士,体质自然不虚。若是换做其他那些体质稍微孱弱一点的寻常人遇上如此喧嚣的山风,少不得得吹出一身毛病了。

    周九剑如今仍然腰系着梧桐木剑,虽说之前本就寻思着要做一个剑鞘出来好负剑身后,但一时半会又无时间,再者那青云峰上树木寥寥,又总不可能将主意打在那棵巨大的苍松上吧?是以也只好暂时先搁置了。

    ……

    顺着青云峰那条山道缓步走下,放目所及,天地辽阔,独立于峰峦上,俯览众生于脚下,只觉一股豪气自少年心间油然而生,相较于上山时只能抬头仰望峰巅,不知云雾迷踪的景象,可真是大相径庭。

    为此,他也不禁有些犯难。

    不过那位剑甲,倒是给他指了一条明路。

    “再就是,”剑甲突然又补充道,“那头吞雾兽可并不好惹,你可要小心应付。”

    这下,周九剑的眉头可真的就皱成一个八字了。

    修行路上多艰难呀!

    李梦棠看着周九剑,有趣道:“我所说的‘小辈’,在场之中唯独指的是你,月儿早在你登山之前,便已无需服食那雾珠了。”

    周九剑哑然,随即一脸郁闷,心中大受打击,感情自个这剑道天赋,并不咋样嘛,先是胡青鸾,然后又是刘月,这一个两个的都比自己厉害多了,唉。

    虽说与剑甲约定,若是能拔出葬剑林中的那把破剑,他就告诉自己有关于爷爷之事。

    听上去似乎挺简单的,就只要将那把剑给拔出来便行了,然而,实际上做起来,却一点都不容易。暂且不说以周九剑现如今方才剑士的境界,半步都踏不进去那葬剑林更里边的地方,他甚至于连那把破剑长得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再者,这葬剑林中的所有剑,虽然早已失去神识灵性,但好歹也是剑祖曾经所用,又岂是这么容易就能拔出来的?

    不过说到底,还是因为修为太低方才有这诸多难题,如若是让剑甲来的话,怕是只需动动手指,那数万把剑都已尽皆拔地而起了吧。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仙侠之王者归来吉祥纹龙隐 之 梵音归处你幸运吗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武灵绝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