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九剑与青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剑甲二字,剑,是剑道,也代表剑修。甲,天干中排第一位,即是世间第一。两字相合则是:剑道第一位!

    能得此殊荣,世间飞升之下,仅此一人!

    世人多有听闻过剑甲李梦棠的名声,但真正知道其实力如何,见到过他出剑的却寥寥无几,而最为让人津津乐道的,却是剑甲的两剑。

    李梦棠的两剑,此剑却非彼剑,这两剑却是剑招,一曰:化龙;二曰:止戈。

    曾有传闻西南之地有两条修炼了千年,道行已满的白蛟在同一日化龙。两蛟自山河湖泽一路挟波带浪向东而行,意欲自蓬莱而出,入海化龙。本来一蛟化龙,走蛟的气势便十分汹涌澎湃,江河湖泊必然会因此洪水泛滥,将两岸的人畜生灵,悉数淹没,死伤无数。这本就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更是千年间难得一遇的双蛟化龙,那声势更为浩大,洪水蔓延,千里不止,两蛟作孽无数。李梦棠云游路过至此,恰逢其会,不忍看到生灵涂炭,遭此无妄之灾,便一剑斩出。顷刻云海退散,待得有金光辉映,梵音仙乐自天而落,一剑凭空破开了天门,让那两蛟省去了走蛟入海一步,直接破水而出,入天门,化龙成形。

    此一事,虽广为流传,然而见证者却少之又少,却有待考证,反而是那止戈一剑,却让世间方知其剑甲之名,实不虚传!

    剑甲李梦棠,本是大汉阆东郡人士。大汉,位于今大齐西南,后楚东北一带,鼎盛王朝,早已亡国。万里的泱泱国土给齐楚两国各占了一半,而也正是这两国合谋联手,二虎博狮,把一座繁华的大汉京城给踏成了断壁残垣,一片废土,逼得那气运尽失的大汉末代皇帝刘胤和那美名传遍整个东芦剑州的杨皇后引火自焚。国破家亡,当剑甲李梦棠赶到时,刘氏皇族一脉已将近被屠戮殆尽,只余下一位婕妤所生的一名少不更事的小女孩。

    千军万马当前,那名剑甲横剑胸前,双眼渺渺,虽被无数刀兵甲胄重重围困,却似不把这万千人放在眼中,不足半人高的小女孩怯懦的躲在其后,无人敢进一步!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长剑出鞘,一式止戈,剑身尚未全露只出鞘半尺余,而那万千刀兵,无论锋芒,却尽皆断裂,观此巍巍壮景者,肝胆俱裂,无人再敢动弹半分。剑甲风采,由此独占世间剑道七分!

    ……

    这时节已入深秋,正是盛衰交替之时。

    山道寂寥,满地残叶有才自枝头脱落的,也有腐败多时,半作泥土了的。便像是这世间人杰,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

    山上那位剑甲,终究是这百年来独领风骚的前辈人物,而百年小轮回,千年大轮回,这百年来剑道虽让他李梦棠占尽了七分,却不代表十年百年后,他仍能占着那七分剑道不放。

    至少,他周九剑是不信这个邪的。

    少女胡青鸾说他是要找那剑甲去修行,却也没错,只是这修行,却也分是何种修行。

    一行一止,一饮一啄,皆是修行,细分开来,更有三道。

    小道者,拾人牙慧,拜人为师,承其道义,沿着那条原已开辟好了的庄康大道而行,沿其路走者,若天分不显,待得走到路的尽头终究再难前进一步。是以,走此道者,必得看前人所开之路是否坦荡圆满,是否前程无忧,当然,那剑甲脚下之路却也是世间最好走的那几条之一,亦步亦趋,便能直达天门。

    而中道者,另辟蹊径,自开羊肠小道,博闻百家,取百家之所长汇聚一身,剑走偏锋,待百家之法皆归大成后,则一步登天。然而走此道者却极为稀少,非天纵奇才者难以将百家之术皆修至大成,难免沦为诸法皆识,却识而不精的尴尬地位,所以甚少有人冒险走上此道。

    最后一道为大道,大道者,无常无法,单看一个字,悟!便如那前人开路,这路该通向何方,又该宽敞如何,却无人知晓,一切单凭造化机缘而已。是以三道之中,唯独大道无常,玄而又玄,无人能将其悟透说尽,只知若得其大道一二,则距离长生不远。

    大道难求,世间千千万万人,能得大道者不过双手之数,皆是凤毛麟角之人。而周九剑却正是要走上这条大道,要亲自拿剑探一探这所谓的大道,是不是真的就像世人所说的那样这么玄妙。

    十五少年郎,其志漠视世间诸般等闲辈!

    所以周九剑确实是要去找那剑甲修行,一者是因为那剑甲正也是这百年来那寻得大道两三人的其中之一。二者则是他还要像那剑甲借两样东西,一是那福地葬剑林,二是要借他剑甲所占那七分剑道的三分,助他悟道,给那大道门槛使劲的扔上一块份量不轻的敲门砖!

    少年挎剑,自然是剑修,东芦剑州最多,最不缺的也是剑修,因而也有剑州儿女皆佩剑一说。

    这青云山上,有座葬剑林,位列东芦剑州七大福地之首。那山上,还住着一个人,姓李,名梦棠,也是一名剑修,人称剑甲。

    周九剑看着她这般模样,忍不住揉一揉鼻子,然后还是说道:“你还不回去,跟着我干嘛?”

    胡青鸾悄悄看了他一眼,道:“我陪你上山!”

    周九剑哼的一声,又自转过了身,整了整腰间松垮的木剑,扔下两个字:“随你。”

    少年孤身一人,四处游历,少女下山修行,初面世事,因缘际会,两人便自凑合在了一起。

    本是早慧好奇心性的却变得缄口沉默,而那性子高傲的也纡尊降贵舍得低声下气的耐着性子说话。

    其中巧妙,谁也没道破。

    稍落后几步的少女,却可谓是形神具备,一个十足的小美人。虽尚且还没蜕了稚气,那小脸儿却已然是雕琢得细致精美,已挑剔到了那多一分少一分都嫌不美的地步。而那眼儿的神韵,却更是令人惊奇,在女儿家中那清冷俏柔可爱媚这几种韵味中却是一分不沾。天生凤凰眼,一金一红,凌驾于一切之上,是一种高傲贵气,贵不可言!

    早几年间,那大齐王朝中广为流传的一首诗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说的自然是那大齐皇宫内的某名女子,然而却不知道,待得这名少女眉眼初开后与那位倾城倾国的女子相照面,那名女子会不会自愧行秽不已,而羞涩掩面呢。

    倒也是一件趣事。

    胡青鸾噗嗤一笑,百花嫣然。

    少年少女,却是一对冤家。

    少年原来不是话寡,而是不愿说。

    名叫胡青鸾的美丽少女可怜兮兮的低头应了一声,惹人怜惜。

    青云山山脚下,落叶飘飞,一对少年少女踏着残叶沿山道而行,似欲要登山。走在前面的少年,腰挎着一把木剑,身量不高,身材板儿却颇有几分壮实。他长得普普通通,一双眉毛倒是挺浓重的,长相看起来并无些许太引人特别之处,只是他那一对眸子,却令人忽的眼前一亮,黑白分明的眸子像是蒙尘的明珠,格外有神明亮,熠熠生辉,便如那龙点睛一般,瞬间便使得他这副面相生活起来,第二眼咋再看去,便觉得这孩子极是顺眼儿。

    形神形神,面相是形,只是那眼珠儿方带神韵。

    少年不答。

    少女犹豫了一会,小心翼翼道:“九剑,其实我的宗门比起那剑甲也并不差劲的,若是你来的话,我可以去跟门主爷爷说说看,让你……”她突然没胆子说出后边的话来了,一脸害羞,小脸蛋儿两抹嫣红,但终归是好意。

    少年止步,转身,翻了翻白眼看向少女,道:“胡青鸾,我说过很多次,我叫周九剑,不叫九剑。还有,你们藏剑山纵然是天下修士人人向往的去处,却不代表那就是我周九剑问道证道之所,我也没那么稀罕,知道不?”

    少年话不多,或是不知是否尚不识男女之间的相处趣事,闷闷自处,只顾行走。这若是让些许个心思活络之人看了这一幕,定要大为痛惜他就这么错失了一份说不定未来就能喜结良缘的缘分良机,这福分,别的人怕是修几辈子善缘阴德都难修来。

    少女倒是难得显出平易近人的姿态来,轻声问道:“九剑,你是要找这青云山内那名剑甲修行么?”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世间凡属山川河泽,多是聚气养灵之地,故而多引精怪灵物亦或世间修行之士聚集,为求长生,为修大道,孜孜不倦养气蕴灵,绘成一派巍峨盛景。

    东芦剑州,位属九州第二,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各占其中三七。一州之龙脉气运,分属两条,一条是自东方蓬莱海而入的海龙,一条是北边祖华山上蕴势而下的地龙,两龙相争,大道气运在其中如同金池莲花争相绽放,诸多惊才绝艳之辈辈出,如若璀璨星辰,星光煞是夺目出彩!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独断大明薄情总裁上错床极品全能学生超级神基因都市之武道系统情欲超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