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玉剑落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天空中传来几声大笑:“兄台,在我玉剑门脚下杀人似乎不妥。”循声望去,是一位七尺男儿,身穿灰衣,目光如神,神形俊朗。原来他一直在旁边的竹林顶部暗暗观察,先前化为雪渣的那几人竟是丝毫没能察觉他的气息。

    白衣人并未惊慌,反笑道:“玉剑门规定此处不能杀人吗?我只是来取我的东西。”

    灰衣男子从竹子尖一跃而下,竹尖未有丝毫动静,可见轻功境界。他作揖道:“在下玉剑门二重境堂主博一笑,敢问公子大名,杀这些人,所谓何事,另外这车上所装何物?”自语间自有一股强大的威严和正气。

    白衣人仍是不冷不热地笑,“我从不喜欢话多的人。”说罢撑起了黑伞。

    同样的情形再次发生了,无数的雨滴径直冲向了博一笑,他却只是一笑,抽出了一把剑。说是剑,倒不如说不是剑,因为此剑只有剑柄,并无剑身。只见他闭上眼睛,顺着雨滴方向在空上洋洋洒洒的挥舞了几下,每一颗雨滴竟然都从中间一分为二,打在了旁边的地面上,瞬间地面都结了小小的冰霜。

    “玉剑门,有点意思。那我就陪你玩一下好了。”说罢,黑伞竟然结出了一层伞面,静静剔透,淡淡的纹路竟然是一朵巨大的冰花,他把伞抛向了天空,原本干净的天上竟出现了几朵带着闪电的乌云。顿时下起了瓢泼大雨。博一笑不敢怠慢,气运丹田,剑柄上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把大剑,似玉非玉。左手作出一个道法,雨滴在他头顶被纷纷分流从旁落下,而竹林和地面则是处处结冰,有些飞过的小鸟也被冻成碎屑。

    白衣人似乎有些厌倦,“冰霜破!”他手一指,所有的雨滴竟然以水平方式在他的指尖凝聚,形成了一颗巨大无比的水滴,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一笑砸去。

    博一笑屏息大吼:“玉峰锁仙!”剑气在他的剑柄上形成了一个绝大的形状,直冲云霄。他打手一挥,剑和水滴相撞,水滴又被撞成了无数的小水滴,不停的飞溅到两侧。

    两人都被各自的招数伤了几分元气,呼吸声有些乱了。突然,森林中传来一声大吼,只见一头火麒麟奔来出来,身后竟然有四五个人在追赶,火

    麒麟的火焰只是蹭到了两侧的树林,树林就变得一片焦黑。不巧的是,刚好要撞上马车上的箱子。

    白衣人和博一笑同时出手,水滴冻住了火麒麟,玉剑也重重的砸在火麒麟的身上。疼的它一身怒吼,竟然幻化了。

    皇镇国有许多的珍奇异兽,它们同样可以幻化出不同的境界,火麒麟属于二阶神兽,可以幻化成烈火麒麟。在这情急之下,竟然逼出了它的幻化,众人大惊失色。而木箱还是被撞的飞进了旁边的竹林。

    白衣人似乎有些恼怒,快步向这个方向追去。而烈火麒麟眼神血红,盯住了他,怒吼一声,便朝他撞来,四个爪子凝结出了一层足以融化岩石的高温,抓向了白衣人。博一笑虽然与他不分胜负,但他为人向来光明磊落,大喝一声:“小心!”也冲向了火麒麟。

    白衣人道:“既然你都知道了我的身份,那就留下吧。”话刚落,他便将伞骨收了起来,只见无数的水滴朝竹林滴来,水滴中也倒印出老三最后扭曲的脸。方圆五里的竹林和老三似乎变成了一副冰雕图,纹丝不动,下一秒,统统变成一地碎渣。

    白衣人走向马车上的箱子,伸手,这手竟然如少女一般洁白细腻。

    “老三,这里也是死,丢了东西去主人那里也是死。干吧!”

    “我们为老二报仇!”

    这几人扯去了自己的黑色斗篷,竟也都不过三十几许都年岁,个个眉宇间杀气逼人,从马肚子下伸手一抽,几道寒光闪过,几把青钢剑顺势而出。剑身下方,分别亮过三星,四星,五星几个血红色的标记。

    白衣人依然慢慢走着,左右两侧的老四老五也发动了攻势,他们也明白了实力的差距,决定一起联手上,“破云剑法!”两人的剑闪着寒光,血红色的星突然覆盖整把宝剑,天空中的云朵似乎也被这剑气而开,直冲白衣人,而同样的情形再次发生了,一滴雨水慢慢的滴下,两把剑竟然同时凝固,两人的表情就停留在这个恐惧的瞬间。

    两人和老二一样,化为了纷扬的雪屑。

    老三突然顿悟:“原来你就是最近江湖上那个。。。”

    “快走吧,再慢三个时辰的话。主人会。。”

    此时,明月当空,星辰璀璨。突然,竟有一滴雨水突兀滴打在这领队男子的帽檐上。

    “是要下雨了吗?”他有些困惑,不禁喃喃自语。

    白衣人却视若无物般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缓缓走来,“本想留你们几条性命。”他叹息。

    黑衣群落决定先发制人,老三轻功点上竹林的竹叶,老四老五则突然向左右两侧的山路快步疾行。老三目如火炬,大吼一声:“第一式,青龙祥天。”只见宝剑中竟然幻化出一条青龙的身型,虽然身体不大,缺连胡须和爪子也清晰可辨,朝着白衣男子怒吼而去,原本平静的竹叶被这强大的剑气拂过,竟然从中间撕扯开来。白衣男子竟然没有作出任何招式,剑气马上就要杀到他的面前五六码处。突然天上又滴下了一滴雨水,竟然正好和这剑气垂直相逢,青龙似乎被这小小的雨滴所阻挡,不再行动,变成一条冰龙。

    “留下这箱子,滚吧。”虽然间隔了有十几里路,众人的耳边却清晰的听到这句话像一把冰刃擦过自己的耳边。有几位甚至都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指缝里有血渗出。

    “老四,怕是要开干了。”

    山路陡峭,颠簸辗转,马车上拉着一个正方形的物体,被黑布罩着,在夜色中,竟发着一层微微的光亮。

    “过了玉剑峰,就出了这皇镇了”。似乎是领队的男子轻轻说道。

    过了几许时刻,后面几人按捺不住,伸手来拉他,指尖却只感到一股深深寒意,下一瞬间,所有人的脸上都定格了同一种毛骨悚然的惊恐神情。

    那领队人只是被轻轻的碰到,竟然瞬间化为了一地雪渣。

    远处的竹林处,脚步声渐近,一人缓缓走来,白衫胜雪,身材修长。因间隔太远,众人看不清他的容貌。他撑着一把乌黑的,或许并不能称之为伞的物事——只有漆黑的伞龙骨,并没有任何纸或者布。

    须臾片刻,只见这水滴顺着他的帽檐滴落,竟在空中兀自结成了一朵六边形的雪花。

    领队人被这景象所震惊,不再动弹。

    子时,月色如霜。

    远望玉剑峰高不可攀的主峰,竟真有几分似宝玉般皎洁。

    山脚下,几位赶路的生意人拉着马匆匆赶路。

阅读命克七煞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刀画春秋万界之超神快递员都市之万界群主神豪老婆无限多我可能不会爱你朱砂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