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布局专项训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襄屏已经和老施朝夕相处这么长时间,他发现经过和加藤先生的一盘棋后,嗯,施大棋圣依然温润如玉,在李襄屏面前还是那副谦谦君子模样。不过李襄屏却知道,老施以前那是假谦虚,而现在呢,却是真谦虚。

    对于自己外挂的这个变化,李襄屏当然是乐见的,虽然没有明说,但尽快提升老施在现代围棋规则下的布局水平,算是李襄屏和自己外挂已经达成的共识,或者说是已经形成的默契。

    然而虽然默契有了,共识形成了,具体该怎么做?要怎样做才能达到这个目的?李襄屏其实并没底。毕竟在见识过围棋AI的厉害后,李襄屏知道围棋的布局有多难,想在短时间内快速提高布局水平,李襄屏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最最起码,如果只是去中国棋院训练的话,那应该是无法让自己的“外挂”升级的。

    要知道根据当下世界棋坛的环境,由于李沧浩的存在,由于他是当今棋坛第一人,再由于他的技术特点,这就导致在现如今,整个世界棋坛对围棋的后半盘技术空前重视,职业棋手们重视后半盘,轻视前半盘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这种趋势严重到什么程度?严重到甚至有年轻棋手喊出:现在是所谓的“后半盘决胜时代”,围棋的布局根本就不重要,序盘阶段随便下下就可以云云。

    必须实话实说,在前世李襄屏还在冲段的时候,他其实也是认同这种观点,然而在见识了围棋AI的厉害以后,他很自然就颠覆了这样的围棋观。

    现在的李襄屏认为:围棋的序盘不是不重要,而是太重要了,其重要程度,甚至可能还有超过围棋的中后盘技术。一位棋手拥有好的中后盘技术,他也许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胜负师”,但唯有拥有超强的序盘技术,这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围棋“大师”。

    同样实话实说,也正是因为李襄屏现在这样的围棋观,他认为在李沧浩以后,人类棋手再也没有出现真正的围棋大师了,后世所有那些年轻棋手,都只能称之为“胜负师”。

    比如李襄屏现在去棋院训练,对手当然是不缺的,别说是古大力孔二杰这些年轻棋手,哪怕是目前处于一线的“七小龙”,他现在都是想找谁下就找谁下,并且人家也乐意奉陪。

    只是李襄屏认为,让老施和这些人下棋,其实对老施的帮助不大,除了让老施保持棋感,维持对棋的熟练度,他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提高。因为现在的年轻棋手只热衷于套路,热衷于中后盘,而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只是操练中后盘的话,那还不知道是谁帮助谁呢。

    2001年元旦,首届“网络围棋联赛”在联众网打响,首轮比赛就出现了两个大社团的对冲,由老牌强队“联众丐帮”VS网络新贵“联众梁山”。

    在主将席,李襄屏穿上“丐帮*白衣少年”的马甲,静静等待对手的到来,等他看到“梁山*大刀关胜”坐到自己的面前后,李襄屏乐了,他对自己的外挂说道:

    “定庵兄,你今日可要好好下呀,要知道今日此对手,那可是我心目中的棋坛“红桃K”,此人之棋极有特点,他行棋简洁明快,大局观极佳,序盘功夫之强一直被棋界所公认,在其巅峰期,曾被誉为“前五十手天下无敌”,因此和他交手的话,想必对你能有所帮助。”

    想想也是,人老施一代棋圣,那么像这种人,无论他表现得如何谦谦有礼,骨子里肯定都是心高气傲之辈的,而且这种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或者说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那肯定不会轻易服人,这应该算是人之常情。不仅是围棋领域,在其他领域应该也是如此。

    然而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同了,完全不同。

    老曹目前正处于巅峰,是除了李沧浩之外中国围棋第二号大敌,而加藤先生却早就巅峰不在,用国内棋坛的“行话”来说,他现在已经处于下“快乐围棋”阶段。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那当然是因为棋路问题,或者说是具体比赛时候的行棋思路问题。老施和老曹的那盘比赛,可能是老曹太过谨慎,也可以说是他比赛时候的策略选择错误,他在布局阶段没有做太多追求,期待用最稳的下法拿下一名“业余棋手”。

    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导致他在布局阶段没有获得任何优势,导致他被迫和老施斗力,可是只和中古棋棋圣比拼中盘力量的话.......

    因此可以说通过这盘棋,可已经把老施的弱点暴露得很明显:那就是在现代围棋规则下,那么像老施这样的棋手,哪怕他是古棋圣,可是围棋的布局都算是他的短板,在一盘棋的序盘和现代超一流棋手有很大的差距。

    让李襄屏感到欣慰的是,现在不仅只是他有这种想法了,他那个有自己思想的“外挂”,现在好像同样意识到这个问题。

    说起来有趣,要说老施这人虽然一贯表现得挺谦虚吧,然而李襄屏却知道,自己这个外挂其实挺有性格的。

    必须重点提一句的是,李襄屏产生这样的想法当然一点都不奇怪。

    毕竟李襄屏的来自后世,他是见识过围棋AI的人。

    自从围棋AI问世以后,李襄屏见过太多人类棋手在和围棋AI交手时,人类往往五六十手棋一过就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实话实说,后世的围棋AI动堪对人类棋手“布局胜”的那些棋局,留给李襄屏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这也导致李襄屏认为:人类棋手和围棋AI的最大差距,可能就是体现在一盘棋的序盘上。

    然而和加藤的比赛却不同,加藤先生虽然已经不在巅峰了,他开始下“快乐围棋”了,然而恰恰是因为他在下“快乐问题”,这反而让他在比赛中更放得开,他至少不会像老曹那样想赢怕输。

    李襄屏认为,正是因为加藤的这种“放得开”,所以他才能在和施大棋圣的比赛中长期占据优势了。

    刚刚结束的两盘“三星杯”本赛,老施面对老曹时候显得游刃有余,可以算是比较轻松拿下,然而面对加藤时候却一度陷入苦战,需要依靠人家一个失误才侥幸逆转。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当然不是因为加藤的水平比老曹更高,事实上在现如今,无论从竞技状态或者说综合水平,应该说老曹都要比加藤高一个层次。

    原因无他,因为在这个阶段,他非常想让施大棋圣碰一碰中国围棋一个时代的标签-----“聂马双雄”。

    因为李襄屏认为,也许只有这两位,才有可能提高提高自己外挂的布局水平。

    要怎么说呢?对于以上的说法,李襄屏还是基本表示认同。自从围棋AI问世后,可以认为人类围棋几千年的发展,其实还是处在一个比较初级的低水平,而这个“初级”的集中体现,可能就是处在一盘棋的序盘,在于围棋的布局阶段。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现在的李襄屏对围棋中的序盘技术空前重视。

    并且就算不扯那么远的事,李襄屏分析自己的现状,分析自己的“外挂”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升级,他依然认为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提升老施的布局水平了。

    后世曾有职业棋手说:围棋AI的边界是基于全局的运算,而人类的边界,只是基于局部的运算。

    布局时有些选点围棋AI觉得好,那是因为它基于全局判断的结果,如果拿这个来衡量人类棋手的水平标准,那人类下的围棋,在围棋AI看来基本就是在“扔石头”啊,因此不要强行拿人类和机器相比,因为这对人类来说可能并不公平。

    在“联众”和红桥卧龙商议妥当后,2001年元旦时分,李襄屏就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个“首届网络围棋联赛”上面了。

    要说到了现在,李襄屏其实并不愁没有棋下的,毕竟这次代表中国队孤身闯入“三星杯”八强,那么至少在这个比赛中被淘汰之前,即便只是个业余棋手身份,李襄屏也可以名正言顺去中国棋院训练,不用求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会说闲话。

    可就算训练条件改善,但是为了备战,为了这次在李襄屏看来唯一的机会,同时为了让自己的“外挂”升级,李襄屏还是决定把下一阶段的训练重点,放在这个网友组织的联赛上。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穿越人类史寒门科举败家系统在花都潜伏搞笑圈你明明动了心天陨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