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没人注意的细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孔二杰主推的方案却是一步“跳方”。

    嗯,这步棋的确是够“职业”的,因为这步棋是所谓的“形之要点”,也是白棋大模样棋形上最大破绽,孔二杰认为白棋这个时候必须先把自己的棋形补好,然后慢慢再和黑棋周旋。

    必须承认这两种方案各有千秋,各有利弊,古大力的意图是将局面导入急战,导入乱战,期待在后面的混战中找到机会。

    而这个方案的缺点呢?其实古大力自己也知道,那就是这样的作战其实比较勉强,稍微一有闪失,那白棋的局势马上崩溃,只是因为今天又不是古大力坐在上面下棋,他又不需要负责任,那么在找不到更好下法的前提下,他才在研究室“力主”这样下而已。

    而孔二杰的方案其实是选择忍耐,选择自己先稳住阵脚,这样在保证自己不崩盘的情况下想办法拉长战线,然后期待在长距离战线中寻找机会。

    至于这个方案的缺陷,孔二杰同样心知肚明,最明显一点,白棋如果选择这样下的话,黑棋下一步就能获得一个先手,他眼见一步很愉快的“飞压”,瞬间就把白棋模样压扁......

    又研究一会后,由于大家始终没能找到更好的下法,于是就停止研究了,大概下午2点钟左右,古大力笑道:

    “好了,现在我们看看“绝艺”大高手会怎么下吧......”

    正好就在这时,最新棋谱传来,等看过白棋实战的选择,孔二杰得意了:

    “哈哈大家看,“绝艺”大高手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听到孔二杰这话众人都笑,连古大力也一起笑。只是在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

    实战的下法虽然整体上和孔二杰的方案很像,然而却有一个细微的差距,那就是施大棋圣在下那步“跳方”之前,他在另外一个局部做了一个交换。

    一个看上去非常不起眼的细节,一个看上去根本无关紧要的交换!

    这是两人方案的唯一区别。

    既然走了那步“跳方”,那么可以预见,虽然目前白棋的形势稍差,但这应该会是一盘漫长的棋局了,决定胜负应该会是很久以后的事。

    于是在这个时候,众人暂时把这盘棋放下,开始关注其他棋局。

    今天有中国棋手参与的4盘比赛中,其中两盘中日战,两盘中韩战。除了李襄屏这盘外,另外一盘中日战是常浩VS山田规三生,而另外两盘中韩战,其中一盘是俞彬对阵徐奉洙,另外一盘是王垒对阵刘倡赫。

    客观的说,或者说在这个年代大家心目中,这4盘当中除了常浩那盘外,其他3盘都算是下风棋。

    李襄屏VS加藤正夫没什么好说,别说加藤先生是老牌超一流了,其实李襄屏对上任何一位对手,肯定都会被认为是下风棋,即便他刚赢了老曹,也即便古大力孔二杰他们称呼他为“大高手”。

    王垒VS刘倡赫,虽然是中国第3对阵韩国第3,但毫无疑问,众人当然认为王垒是下风棋。

    俞彬VS徐奉洙,这其实是最旗鼓相当的一盘,然而考虑到徐奉洙对中国棋手战绩出奇的好,变态的好,俞彬被认为处于下风也算正常。

    在4盘棋当中,唯有常浩那盘算是大家心目中的上风棋,因此大家就从那盘棋开始看起。

    只是下午3点刚过,看过常浩那盘棋的中国棋手脸色都不好看了。

    “常哥这是怎么回事,他今天的状态怎么这么差?”

    没有人注意是谁说这句话的,不过听到这话以后,所有人都在心里默默点头。

    到了下午4点,所有中国棋手的脸色更加难看,因为除了常浩这盘之外,另外两盘中韩战同样不容乐观,很不乐观!

    “难道中国棋手今天会全军覆没......”

    当有人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在这时,这帮年轻棋手终于想起李襄屏这盘了。

    “来来来,大家再来看看“绝艺”大高手这棋下成什么样了......咦!”

    听到古大力这声“咦!”,孔二杰问他:

    “大力什么情况?”

    “对杀?这不是一盘功夫棋吗?这怎么出现了对杀?哪来的对杀?”

    既然是“强行切断”,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白棋就不可避免需要下一些俗手,而“俗手”嘛,那通常都是业余棋手的专利,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古大力这个方案确实有“业余”的嫌疑。

    既然是这样,那么古大力这个方案,当然就招到后世号称“最职业的职业棋手”孔二杰的反对。

    现在可以认为这是一步好棋,因为他选的这个点不高不低不深不浅,看上去似乎恰到好处,更重要的是,他选的这个点看上去还挺刁钻,让白棋应手困难,而说句实话,在围棋中,假如你下出一手棋,这手棋能让对手“应手困难”,那么在大多数时候,这样的棋都能称为“好棋”了。

    这样的“好棋”又可以分两种程度,假如你下出来的招,能让对手根本找不到应手,那么这样的好棋可以称为“妙手”。

    另外一种程度呢,你下出来的招虽然能让对手找到应手,然而无论对手怎样应对,似乎都很难找到满意的变化,那么你的这招,就可以称为“有韵味的好棋”。

    有趣的是,这两种方案最早分别是由古大力和孔二杰提出来的,这两个方案也分别体现了两人的棋风和特点。

    在若干年以后,古大力曾被棋迷亲切称为“史上最强业余棋手”,必须承认,仅从他今天选择的这个方案来看,那他还是很“对得起”这个称谓的。因为他认为面对加藤先生这样一手棋,那是绝对不能够退让的,必须给予最严厉的攻击,因此他主推的方案是“镇头”,用最直截了当的办法开始对黑棋展开攻击。

    为什么说古大力这个办法有点“业余”呢?这主要是因为,人家加藤先生的这步浅消并不深入啊,距离自己的大本营并不远,因此白棋想要对黑棋展开攻击的话,那就必须首先强行切断这枚棋子和大本营的联络。

    “有意思,这步棋很有点意思,现在黑棋该怎么应呢?好像还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吧?”

    听了孔二杰这话,另一位“国青三剑客”成员胡耀宇横了他一眼:

    “这棋不能叫有意思,应该说这棋很难缠,非常体现功力的一手棋呀,看到这样一手棋,我现在也终于理解大力前天为什么会输棋了。”

    而加藤先生刚才这手棋,就是这样“有韵味的好棋”了,这种棋虽然没有“妙手”那样有破坏力,但同样是高水平棋手不能忍受的,水平越高越不能容忍对手这种棋。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施大棋圣在长考,古大力孔二杰他们现在主要就在议论这手棋,在研究白棋的应对之策。

    而这些人研究了半天之后,最后大家的意见都集中到两种方案上面了。必须提一句的是,在座各位其实依然对这两个方案并不满意。众人一致认为:无论白棋执行哪个方案,最后得到的结果依然不够满意,然而没有办法,这两个方案已经是大家能想出来的最佳应对,至于其他办法比这两个方案还差。

    比如今天这盘棋下到现在,黑棋占据右上和左下两个肥角,确定实空已经领先,而白棋以右下角的“星位”为中心,往中腹发展隐隐出现了一个大模样,仅看这个模样规模的话,那是足够和全部黑棋实地抗衡的,因此到了现在,黑棋是时候考虑对付这个模样了。

    而加藤先生最近下的这手棋,就是对付白棋这个大模样的第一步。

    由于只有4名中国棋手进入16强,而年轻棋手当然又不会像管理层那样更看重最后成绩,因此到了今天,李襄屏的棋也终于有人研究了。

    大概在集体研究了20分钟之后,却是由“国青三剑客”之一的孔二杰先开口了,孔二也通过了本次“三星杯”预选,不过他在首轮比赛就被大李教做人:

    “是啊,今天算是学到一手了,没想到还能这样浅消大模样,就这样简简单单飘一手,居然就让白棋左右为难,那么这时到底该这么应呢......”

    古大力的话里有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浅消大模样”,的确,这也就是当前这个局面的主题。

    其实想想也是,只看加藤先生开局的下法,又是“无忧角”,又是“秀策的小尖”,这都是非常坚实取地的下法呀,那么棋局进行至此,形成典型“地势对抗”格局就是很正常的事了。

    等到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古大力,古大力不好意思的笑笑,前天被老加藤淘汰以后,他可是被小伙伴们好好取笑一番,这其实也是在座众人关注这盘棋的原因之一。

    为了转移视线或者说是为了化解尴尬,古大力也开始说棋了:

    下午一点钟,加藤先生的一步好棋让老施陷入长考了,加藤先生下得很快,他一上来几乎是不假思索就下了这手棋,而施大棋圣呢?他竟然到下午1点40都还没有给李襄屏发出任何指示。

    在李襄屏印象中,这好像还是老施第一次进行如此长时间思考,可见这步棋确实让他为难。

    那么加藤先生这步棋到底好在何处呢?就在施大棋圣长考的时候,中国棋院二楼某间训练室,以古大力孔二杰为首的一帮年轻棋手也正在谈论这手棋。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神级全能大抽奖都市之最强寿命供货商超次元公会我有阳卷生死簿火影:秽土转生中醒来帝国将军的婚礼[星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