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胜负关键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围棋就是这样,越是四平八稳的局面越不容易聚焦,这种越激烈的局面反倒容易聚焦,因此趁老曹长考的时候,以李襄屏这种业6水平的棋力,他也可以按自己的方式撸撸面前的这盘棋。

    巡视过整个棋盘后,李襄屏现在已经知道,目前棋盘上的焦点,那应该是老施在棋盘上边摆的一个“拆二”了,说得更具体一点,由于老施第47手脱先的缘故,这个“拆二”正受到老曹的整体攻击,因此这一代的攻防战,就变成本局的第一个胜负处。

    老曹如果攻得好,在这个地方能获利,那么将是白棋优势,反过来如果老施能处理好那个“拆二”,在那里不遭受太大的损失,那么黑棋的实空应该就能领先不少,黑棋将拥有明显优势。

    而随着更加深入的分析,李襄屏也更加理解老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停下来了。

    是的,李襄屏是真的认为自己理解了,而这一切,是因为李襄屏看懂了老施的前一手棋,就是迫使老曹停下来的那一手棋!

    因为老曹还在长考,李襄屏忍不住和自己的外挂交流了:

    “定庵兄,真没想到你会如此强硬也,之前真没看出来,你下棋居然还有铁公鸡的属性呀?我们的实空已经领先,你此刻为何还要一毛不拔?此处如此拼抢实地有必要吗,难道你就不怕人家在局部抢个先手,然后抢先攻击你那个“拆二”?”

    “襄屏小友无妨的,此“拆二”无虞也。”

    “无虞?呵呵,希望是无虞吧......”

    毕竟是在比赛期间,因此李襄屏和老施的交流也到此为止。大概5分钟左右,也就是下午2点半多一点,经过20多分钟长考后老曹再次出手了。

    具体招法没什么好说,不过他的行棋思路倒是和李襄屏刚才说的一样,面对施大棋圣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拼抢实空的下法,他选择让出一部分实地,在局部挣得一个先手后,然后:

    二路小飞!

    对黑棋的那个“拆二”发起总攻。

    看到这李襄屏打起精神,因为他知道,本局胜负关键处已经到来,这一代的攻防战,很可能就会决定本局的胜负。

    在半个小时前,他就判断这盘棋应该立刻会趋于紧张,很快将会变得激烈。而到了现在,两位对局者似乎都很给他面子,由于两人的强手一步接着一步,由于两人强硬的态度和强硬的招法,那么至少在李襄屏看来,这盘棋已经变得非常激烈。

    而就在这时,李襄屏也理解老曹的手为什么要停下来,因为在他看来,本局应该到了一个胜负的关键处,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处,那么老曹在这个节骨眼上停下来,多花点时间想想清楚,这当然也在情理之中。

    第二呢,因为有了46手和47手这一回合的冲拆,那么本局的格局其实已经发生改变了,因为这两手棋,可以说本局的局势立刻趋于紧张,将很快变得激烈,无论是老施或者老曹,两人再想像之前那样四平八稳的进行,从现在开始其实已经没有可能。只是这盘棋到底会激烈到什么程度?这却是这个时候还无法揣测。

    1点40分,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长考,老曹终于落子了,他倒是没有像日本的依田纪基那样,喜欢把棋子重重拍在棋盘上什么的,他落子动作非常轻柔,落子姿态更是非常标准和优美。

    不过李襄屏注意到:他的手非常稳!是那种充满斗志和充满信心的稳。

    并且从这个时候开始直到下午2点钟左右,李襄屏基本就没时间去观察棋局的发展了。因为无论是老施或者老曹,这时两人似乎都显得胸有成竹,都像是对后面的变化了然于胸一样,都在这个时候徒然加快了落子速度。那么李襄屏为了不出错,他为了确保能按照老施的指示把棋子摆到完全正确的位置上,那他当然没有时间去注意棋局的进程。

    直到下午2点10分左右,这时全局已经是70多手棋,等到老曹的手再度停了下来,并且一时半会还看不到落子迹象的时候,李襄屏终于有时间去看看两人到底下了什么了。

    审视过到这个时候的棋局进程,李襄屏心里微微有点得意了。而他之所以得意,那倒不是他判断老施已经获得优势,事实上在这个时候,李襄屏根本就没有进行形势判断----只是因为棋局进行至此,整个棋局的走向完全符合他半个小时前的预测呀,这就是他心里得意的原因。

    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从对局心情上讲,大家完全可以想象一位棋手刚刚处心积虑下了一手棋,那么无论这步棋的意图是什么,这步棋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但下棋的人总希望对手能正视这手棋的,会期待对手能有所反应的,因为只有这样,这手棋才能发挥应有的效果。

    可是今天倒好,人老曹刚刚下了这样一手棋,他尝试着主动发起一下进攻,想稍稍改观一下相对还比较沉闷的局面,可是他对手倒好,他长考之后居然选择脱先了,他居然选择了不予理睬。

    那么面对这样的对手,你会不会有一种一拳打在空气中的感觉?会不会觉得自己的媚眼是抛给瞎子看了?李襄屏甚至认为这也就是老曹了,假如是自己坐在他那个位置的话,看到老施这样一手棋,自己可能立马就“血往上涌”.......

    “襄屏小友,请帮我落子某处某处......”

    还没等李襄屏看清老曹下的是什么棋呢,老施的声音很快响起,因此李襄屏也就无暇细想,他按照老施的指示很快又落下下一手棋。

    李襄屏坐在那静静等待老曹出招,作为本局距离最近的旁观者,只有业6水平的李襄屏当然不知道超一流高手老曹具体在想些什么。不过他现在已经能够确定两件事:

    第一是无论老曹在想什么,但是他想的内容,肯定都和之前那第46手棋有关,从现在开始他的所有构思,都必须保证把那步棋的效率发挥出来。

    因为面对老曹之前那手棋,长考之后的老施竟然选择了不予理睬,他竟然在那个局部脱先了,而跑到其他地方去下了一手棋。

    是的!在围棋中,如果要说什么是“最强烈反击”的话,那往往就是像老施刚才这手棋一样,脱先才是最强烈的反击了。

    因为像老施刚才那样的脱先,不能说他完全认为对手之前下的那手棋是废棋吧,但他瞧不上这手棋,认为这步棋可能是步坏棋。言下之意我认为你这手棋的效率不高,我就算脱先你也拿我没办法,这种意思还是表达得很明显。

    要不围棋为什么被称为“手谈”呢?其实就是这个原因。比如今天全局的第46手和第47手,对局双方仅仅通过这一个回合的较量,应该说就把“手谈”诠释得非常清楚。而老曹刚才抬头看李襄屏的那眼,那自然就一切尽在不言中。

    老曹在看了李襄屏一眼后,他就开始埋头思考,并且这一思考还思考了挺长时间,一直到下午将近1点半钟,他想了将近20分钟,竟然还没有落子的意思。

    这是在对局心理层面来分析问题,在围棋的技术层面,其实像老施刚才这样的脱先,在绝大多数时候同样都算是一种非常强烈的手段。

    要知道围棋是一人一手轮着下的,正是因为如此,棋手在下围棋时候对所谓的“着手效率”就异常看重,水平越高的棋手就越看重。正是因为如此,高水平棋手就对对手的脱先异常敏感,甚至说是非常难以忍受了。

    下午1点10分左右,李襄屏按照老施指示,落下了全局的第47手棋。等这手经过1个中午长考的应对出现在棋盘上后,李襄屏注意到,坐在自己对面的老曹抬起头,他有点讶异的看了自己一眼。

    “呵呵别这样看我,这手棋并不是我下的,不过难道您和我一样,也对老施这个手段感到意外吗......”

    看到老曹的反应,李襄屏心里微微有点得意。因为在这个时候,他虽然不清楚老施下的这手算不算好棋,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手棋成不成立,然而他却知道,老施这手是一个强烈的反击手段,是对老曹前一手棋的强烈反击,李襄屏甚至认为,说这是最强烈的反击手段都不为过。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神级兵王学生甜蜜进击:捕获忠犬男友巫道格莱格的多面战场没想让你爱上我[快穿]欢甜喜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