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弈林逸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肇麟兄?难道定庵兄说的是,你那另一位好基友,扬州盐商胡铁头?”

    “没错,正是此人。”

    “你还认为这位四宫米藏的棋才比不上胡铁头?”

    “正是,若肇麟兄和此人下分先十番,我定押肇麟兄获胜无疑。”

    李襄屏嘴角含笑,他不再询问下去了。四宫米藏是日本古代著名业余棋手,后来还获得三段的“免状”,而他和丈和下的这个让2子十番棋,最后是丈和5胜4负1和勉强小胜。

    而咱们的胡铁头呢,他在中古棋中是被评为“二手”,不过算是比较水的“二手”,他被老施让2子的时候还好点,还勉强能赢下几盘,然而面对同时代另一位巨摩范西屏,“胡铁头”基本就是一胜难求。

    李襄屏嘴角含笑就是这意思了,他没想到施大棋圣居然也是个闷骚之人呀。

    丈和让2子和四宫米藏旗鼓相当,他自己让2子轻松吊打胡铁头,可他现在又说,这个四宫米藏肯定不是胡铁头的对手.......这说明什么?他的言下之意当然就是说人家日本“后圣”丈和不是他施大棋圣的对手。

    因此说到这里,李襄屏当然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下去。

    不过让李襄屏没想到的是,他不准备继续问下去,老施却主动找他说话:

    “襄屏小友,我观此东瀛“后圣”虽然棋力不俗,却也未必能强过定庵,可那东瀛棋界为何要编织什么“70余手知终局”的谎言?”

    李襄屏笑道:“定庵兄这个问题算是问到点子上了,这是因为他们当年的“御棋城”制度。”

    ““御棋城”制度?”

    “没错,正是由于“御棋城”,我甚至认为,如今那东瀛棋手习惯铺地板,行棋大多和风细雨,和这“御棋城”制度倒是有很大干系......”

    接下来一段时间,李襄屏自然就是跟老施科普一下什么叫“御棋城”了。这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大多数棋迷都知道,这无非就是日本古代的“官办比赛”而已。

    当时日本棋坛有“本因坊”,“井上”,“安井”和“林”四大家,类似于围棋界的四大门派,为了安抚这四大门派,于是当时的日本政府就搞了个比赛,这个比赛就叫“御棋城”比赛,让这四大门派通过这个比赛来争夺日本的“棋所”。

    后世有很多人认为,这个“御棋城”对日本围棋的发展至关重要,正是因为日本很早就有了这个官办比赛,这才促进了日本围棋的正规化和专业化,让日本围棋水平有了质的飞跃。

    不过李襄屏倒是认为,这个评价可能有点过于夸大,正规化和专业化这个要承认,但一个官办比赛就能促进水平极大提高,这也是实在太看得起“官办”这两个字的威力了。

    李襄屏甚至认为,这个“御棋城”倒是很可能阻碍的日本围棋的健康发展,从后世的角度来看,“日本流”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局限性,有很多毛病都是在“御棋城”时代就养成。

    要怎么说呢?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正如咱们国家的武术,自从有了官办比赛后,那么“武术”就变成“舞术”了,而日本的“御棋城”,其实也有同样的毛病。

    这个真不是李襄屏瞎掰,要知道当年日本的“御棋城”比赛,其实有相当多假棋的。尤其是每年“御棋城”比赛开赛的第一局,因为这一局有“领导”出席,带有很浓重表演赛性质,而根据当时日本人的观念,如果第一盘能下成和棋的话,那就是最理想的结果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御棋城”每年第一局比赛几乎都是假棋,这在日本围棋界根本就是公开的秘密。

    而李襄屏认为,正是日本人这个追求和棋的习惯,才养成后世“日本流”喜欢“铺地板”的毛病了。

    大家都知道,一盘围棋如果想作假下成和棋的话,像中古棋那样大砍大杀肯定是不好办的,这种办法作假难度极大,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铺地板,而又因为上面有领导盯着,那这个棋又不能下得太难看,怎么办呢?

    那当然只能在后半部时候卖弄一下小手段,在大官子甚至小官子阶段秀几个小手筋什么的,然后才装模作样“恰好”下成和棋,让那些不明觉厉的人觉得高深莫测。

    李襄屏把“御棋城”的故事娓娓道来,听得老施哈哈大笑:

    “哈哈懂了懂了,想必此“70余手知终局”,实乃那东瀛人习惯性故弄玄虚吧?”

    李襄屏听了一乐,还真别说,老施这句“习惯性故弄玄虚”,那还真算是说到点子上。

    “襄屏小友,这就是你说的一则弈林逸事吧,那我们明日此对手......”

    李襄屏微微一笑:“定庵兄别急,我们明日此对手之逸事,和刚才这则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

    “哦?”

    李襄屏开始跟老施讲金成龙七段的故事了。这个故事就更简单,那就是这位金七段后来成为韩国围棋界的“名嘴”,电视红人,算是在另外一个领域打出了一片天地。

    后来有记者去采访他,问他为什么放弃棋道的追求,反而把主要精力放在做电视讲解工作说,这位金七段说了一段貌似很有自知之明的话:

    “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天赋,知道自己哪怕是穷其一生,也不可能达到李沧浩九段的高度,所以没有办法,我只能想办法在其他领域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啧啧,当李襄屏刚看到这段采访的时候,觉得这位金七段那还真是个明白人呀,非常有自知之明,并且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做得很清楚。

    只不过后来那位记者又问道:“那您觉得你自己和李沧浩九段的差距有多大呢?李沧浩九段能让您先吗?”

    金七段勃然大怒:“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差距,虽然我承认我永远也赶不上他,然而我和他的差距,最多也就2目棋而已。”

    “2目棋?”

    金七段很笃定的说道:“没错,我和李沧浩九段最多就是2目棋的差距,您不是职业棋手,所以您是不会知道2目棋的差距有多大,就比如您刚才说的让先,这恐怕是棋神和李九段的差距了吧......”

    “哈哈,,此人真是这样说的?”

    李襄屏微微一笑:“当然,定庵兄,听过此人故事,我想明天这盘棋该如何下,你心里应该有底了吧。”

    “确实有底了。”

    “哦?看不出上手那就说下手,你认为此下手四宫米藏是何水平?”

    老施同样没有正面回答:“呵呵,我观此人棋风,倒是和那肇麟兄颇为相似,他之棋力应和肇麟兄差不多吧,不过在棋才上,此人较肇麟兄却是颇为不如。”

    听说还是和自己差不多同一时代的人,施大棋圣来了兴趣了,明天的对手暂时也不想研究:“那能否让我看看此人下的棋?”

    “容我找找。”

    这一找还真花了李襄屏不少时间,他不是没找到丈和的棋谱,只不过历史棋手嘛,李襄屏想找到他的代表作最好,而作为日本古棋圣的“刚腕丈和”来说,他的第一代表作当然就是下出“丈和三妙手”的那盘,尤其其中一步妙手,甚至被称为“古今无类之妙手”。而他的第二代表作,其实就是那盘所谓“70余手知终局”的那盘。

    “襄屏小友却是来逗我,此人能够70余手知终局?定庵不信。”

    李襄屏笑道:“我也是不信,只是那东瀛曾有人煞有其事如此说,欺骗无知之人而已,对了,定庵兄看过此十局,你觉得此人水平如何?”

    这回老施却没有直接回答:“襄屏小友却是不知,此10局乃2子局,仅看2子局的话,是不好判断上手水平的。”

    “哦?”从老施的语气中,明显听得出他半信半疑,不过他还是说道:

    “那姑且说来听听。”

    李襄屏微微一笑:“在讲这两则弈林逸事之前,我倒是想先问定庵兄一个问题。”

    只可惜这两盘棋李襄屏都没找到,所以他退而求其次,找到丈和VS四宫米藏的“让2子十番”给老施看。

    老施当然是识货的,等他把那10盘棋都看完后,他对李襄屏说道:

    “啊!还真有如此神人,定庵悠然神往也,难道此人......就是你曾经说的那吴泉后辈?”

    李襄屏忍住笑:“这回却非是你那吴泉后辈,而是一位东瀛弈者,名字叫做丈和,他的年龄....似乎要比定庵兄稍小一些。.嗯,真要说起来的话,此人在东瀛棋坛之地位,倒是和定庵兄有点相仿,他曾被东瀛棋坛称为“后圣”,以区别于他们的“前圣”道策也。”

    “弈林逸事?襄屏小友此刻怎会有空去想什么弈林逸事?需知明日比赛在及......”

    “定庵兄别急,我想到的这两则弈林逸事,其中一则就和明日此对手有关,我甚至认为,只要听到他的故事,就能对他的棋风有个大致了解,那定庵兄想不想听?”

    “这个......”施大棋圣稍微迟疑一下:

    “在70余手棋之时,定庵也许能大致看出孰好孰坏,但要精准判断出最后结果,定庵断无这等本事。”

    李襄屏继续笑,笑得更加开心:“定庵兄需知山外有山了吧,你无法做到,却曾经有人号称能够做到。”

    “却是还有何问题需要问我?说吧。”

    “我且问你,定庵兄平日在对弈之时,能否在70余手棋之时就精准判断出最后结果?”

    抽签仪式结束后,李襄屏一直在傻乐,可别人问他为什么笑,他却装模作样还不肯说,等到晚上和老施备战第二天比赛的时候,却是连他的外挂都觉察出他的异样了:

    “襄屏小友,却是因何事而乐?”

    “呵呵没啥,只是在抽到明日对手之后,却是让我想起两则弈林逸事,故而一直想发笑也。”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之神话变现实怪谈世界的大邪神从玄幻飞升洪荒白色口哨大唐的皇室弃子特种兵之超级掠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