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另类“狗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如何发挥那朵“拔花”的威力,是白棋需要考虑的问题,而与之相反,如何抑制那朵“拔花”的发挥,却是执黑一方面临的课题。

    然而围棋就是这样,你形成一种简单格局,却并不代表后续进程和后续手段也会变得简单。与此相反,越是那种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的“简单格局”,后续手段往往就越丰富,越复杂。

    怎么形容呢?你可以把围棋中的“格局”看成是战略层面的东西,格局越简单,这就意味着双方的战略意图都很清晰,都明白自己想要干什么,想要达到什么目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战术手段反而就更多了,因为只要是符合自己的整体战略意图,那么任何手段都可以在棋盘上施展。

    老施和俞九段都是高手,你当然不用担心他们会缺乏围棋中的战术手段,因此这盘棋自从老施接手后,两人就开始在棋盘上斗智斗勇,双方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杀得是异常激烈。

    这盘棋不仅杀得激烈,对局进程似乎也显得很慢,当双方的保留用时都用完,这盘棋竟然还没下到100手。

    在网络对弈中,这样的速度当然就有点慢了,要知道这可是每方固定用时1小时的比赛,在下午的时候,差不多同样的时间都能和“3304”操练3盘了,可现在居然才下了区区不到100手棋,这足见双方的谨慎和重视。

    “嘿嘿,看来俞九段还是很重视这盘棋嘛......”

    李襄屏一边观战一边在心里这样想到。

    对于老施为什么下这么慢,李襄屏是一点都不奇怪的。要知道老施虽然贵为棋圣,但他却并非那种“思维敏捷”之人,从来不是!

    无论是根据历史评价也好,还是根据李襄屏现在自己的近距离观察也好,他发现老施的反应速度似乎真的很一般呀,别说是和围棋界那些著名的“快枪手”相比了,哪怕就连自己,平时下棋速度好像都要比老施更快一点。

    这个原因加上这盘棋从他接手开始,施大棋圣可能就有点劣势意识,那他这棋下慢点当然就可以理解。

    老施这边好理解,那俞九段那边为什么也这么慢呢?那当然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他对这盘网棋比较重视,否则他没理由下这么慢。因为李襄屏可不相信,在下完开局那个变化后,他也会产生什么劣势意识。

    当然喽,李襄屏对这些枝节问题也就是随便想想,他真正最关心的,那当然还是棋盘上的形势如何,还有最后谁有可能胜出。

    在晚上9点钟左右,也就是双方刚下到100手棋左右的时候,李襄屏自己抽空判断了一下形势,他感觉目前的形势似乎很难说,虽然不能说黑棋现在已经取得优势,但要有谁说现在是白棋好的话,那无论这人是谁,李襄屏也很难认同。

    在把握不准的情况下,李襄屏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定庵兄,你觉得现在的形势如何呀,孰好孰坏?”

    “正值紧要关头,襄屏小友却别来扰我心绪。”

    “......”

    被老施来上这样一句,李襄屏在哭笑不得的同时,当然也不好意思再开口询问了:

    “好好好不扰你不扰你,你安心下棋就是。”

    李襄屏闭嘴,然后耐心等待局势明朗的那一刻。

    然而却在李襄屏闭嘴的同时,中国棋院,同样刚刚进行过形势判断的一帮国手却不淡定了,只是怕打扰俞九段下棋,常浩罗曦河古大力等人正对着另外一台电脑窃窃私语。

    古大力:“常...常哥,你认为现在的形势如何?”

    面对古大力的问题,常浩并没有马上回答,他重新审视一遍棋局后,反问罗曦河:

    “小猪,你觉得呢?”

    “很奇怪,明明团长的每步棋都正常,可为什么我现在是认为黑棋还有少许优势呢?”

    等罗曦河说完这句话后,大家都彼此对视一样,并且都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

    大家的判断和罗曦河是一致的。

    老施还是很听话,听到李襄屏这样说以后,他还真的不再开口说话了,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到棋局中。而在下棋的任务交给老施后,李襄屏自己也闭嘴,他除了偶尔看看对话框里的聊天外,也把主要精力放在观察整个棋局的进程上。

    自从下出开局那个变化后,应该是这盘棋的整体格局其实已经变得相对简单了。这是一种围棋中典型的“地势对抗”格局,而焦点中的焦点就是白棋的那朵“拔花”。

    “啊?现在就让我续下呀,襄屏小友为何不自己接着下,我还以为你下到此处后,后续还有什么高招呢。”

    李襄屏笑着说道:“今天却没什么高招了,这就是我为你准备之有趣开局也,好了定庵兄休要啰嗦了,请吧。”

    “啊,就这?那好吧我来就我来,不过襄屏小友咱们先说好,今天这棋若输,你却是不能怪我。”

    李襄屏当然是想说:更何况这个变化还真不一定就是黑棋亏损呢,你老施的判断可能有偏差甚至错误呢。

    不过考虑到怕影响老施下棋,李襄屏最终还是没把这话说出来。

    “好了定庵兄休要多问,你先集中精神下棋就是,有什么问题咱们局后再探讨吧。”

    然而大家的判断都正确吗?李襄屏却认为问题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刚才下出来的这个变化,那其实也是“狗招”啊。

    虽然下出这个变化的围棋AI并非顶尖,并且是在一盘让子棋中下出,但李襄屏还是认为这个下法很可能成立。

    李襄屏呵呵一笑:“呵呵不怪你不怪你,即便这棋输了也不怪你,不过定庵兄不是我说呀,想你堂堂棋圣,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轻易言败?需知现在刚刚开局,即便你认为此变黑棋亏损,棋盘也还有大把周旋余地,更何况......”

    “何况什么?”

    也正是因为这步棋也是“狗招”,因此尽管李襄屏自己也不太认同这步棋,或者说直到现在这个时候,他的判断依然和人类趋同,不过在今天这个场合,他还是决定祭出这步棋,在试探众人反应的同时,李襄屏也想看看这棋如果让老施和俞九段来续下的话,最后会下成什么结果。

    “好了定庵兄,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就烦劳你来续下了。”

    而大家都知道,中古棋由于存在座子以及“还棋头”的缘故,这就让中古棋棋手普遍有“重势大于重地”的习惯。

    那么像李襄屏刚才下出来的这个变化,如果连现代棋手都认为这样下黑棋不好,黑棋获取的那点实地可能比不上白棋的“中腹开花”,那施襄夏给出相同的判断自然就很正常了。

    就好比李襄屏第一次遇到这个变化时候,假如当初让他子的是一人类高手的话,那他就不会想那么多,只会认为人类高手是因为在下让子棋,才故意下这种“无理棋”欺负他呢。

    然而李襄屏当初是和围棋AI下棋,既然是AI下出此招,那李襄屏就必须深思了。毕竟围棋AI又不存在“考验对手”之类的思维,无论是对子棋或者让子棋,它都没有其他杂念,只是根据算法选择它认为当时棋盘上的最佳着手。

    那么围棋AI当时既然这样下,当然就是它认为这样下白棋可行。

    这倒不是说,李襄屏就对围棋AI盲目相信或者盲目崇拜什么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李襄屏认为围棋AI在下棋的时候不会“浪”啊。

    虽然在人类看来,自从围棋AI出世以后,它就一直“浪招”不断,但只要细想一下它的原理,就知道只有它下棋才是真正的不“浪”。

    “襄屏小友,你今日之开局却是无趣,此处冲拆,你黑棋虽然在角部获得少许实地,然而却被人家在中腹空拔一子,你需知道,此空拔一子威力甚大,此交换亏矣,定庵甚至认为,棋局进行至此,黑棋已经难下。”

    李襄屏笑笑:“哦,定庵兄也认为此变黑棋亏损吗?”

    说实话对于老施给出这个判断,李襄屏还真的不觉奇怪。因为他刚才下出来的那个变化,属于那种围棋中最典型的所谓“地势对抗”格局,黑棋在角部获得一定的实地,而让白棋在“中腹开花”,形成了所谓的厚势。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特种兵之神级奶爸从海贼王开始吞噬偏执的温柔[重生]大秦之道门至尊大唐之绿帽发放者茶山农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