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逃避性自我强制昏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虽然从理论上说,这种“逃避性自我强制昏厥”再次发作的可能性极小,不过李先生你也知道,病就是病,其实任何病都是有隐患的,那种拍着胸脯说保证根治,却是只有江湖郎中才会说这种话。”

    李远湖一听这话有道理呀,在这一刻,他对“梁教授”的敬仰和信服又增加几分。不过他又听说还可能有隐患,这让他又有点着急了:

    “这......”

    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出口,梁教授大手一挥,一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的架势:

    “李先生你应该知道,任何病如果想要断根的话,那就必须从源头做起,那么你家孩子这病的源头在哪里呢,想必你应该很清楚吧?”

    李远湖恍然大悟,他是真的恍然大悟!因为他似乎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李襄屏当时昏厥的原因,那不就是定段失败么?这不就是人家梁教授所说的“源头”么?那么要根治这个神马“逃避性自我强制昏厥症”.......

    在这一刻李远湖下定决心,明年无论如何也要让李襄屏再参加一次定段赛啊,就让那个什么“超过13岁以后才定段肯定没出息”的理论见鬼去吧。

    自家儿子这些天在网络上搞风搞雨,说实话李远湖本来就有这个打算,而“梁教授”刚才的话却算是促使他下定最后决心。

    “谢谢谢谢,谢谢梁教授了......”

    在梁教授的办公室,李远湖用最真挚的语气对他表示感谢,只可惜对于他们最后这段对话,李襄屏却没有听见,因为就在这个期间,却是林依然领着蔡志雄来到了医院。

    “襄屏,快叫蔡叔叔。”

    “哈,你就是“绝艺”?高手久仰久仰,可惜今天没带纸和笔,不然肯定让你跟我签个名......”

    蔡志雄一副自来熟的架势,开了这样一句玩笑后他又转头对林依然笑道:

    “依然你刚才这话可是不对,论年纪你家老李可是要比我年轻多了,所以襄屏来,叫蔡伯伯。”

    “蔡伯伯好。”

    李襄屏从善如流,这声“蔡伯伯”倒是叫得很爽快。他这辈子是第一次见到蔡志雄没错,不过上辈子却对面前这人比较熟悉。

    怎么说呢?这人应该算是李远湖关系最好的商业伙伴或者说是朋友之一了。并且他们的关系是真好,不是那种假惺惺的好。

    李襄屏记得在前世05年的时候,由于扩张过快,李远湖的事业遇到一次很大危机,而当危机到来的时候,趁火打劫的人有之,落井下石的人同样有之,倒是面前这位老蔡,他是真心把李远湖当朋友,在那次危机中帮了不少忙。虽然李远湖能够挺过危机也并不是完全靠他,但就冲这份情谊,李襄屏刚才这句“蔡伯伯”也是出于真心。

    而看到蔡志雄,李襄屏自然就想起他的女儿蔡珊珊了。

    李襄屏嘴角挂起一丝笑意,对于两位中年人的无聊玩笑,李襄屏其实是知道的,不仅他知道,老蔡的女儿其实也知道,只不过两人最后根本没成。

    两人最后没走到一块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两人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两种人。

    前世的李襄屏自从定段失败后,那就开始他的纨绔生涯了,中学时代毫无出彩之处,接着在一个二流大学混了4年,最后在自己家的公司混吃等死,直到穿越时候也一事无成。

    反观人家蔡珊珊呢?中学时代品学兼优,保送到国内某名校后马上又出国留学,在25岁左右就成为她老爸左膀右臂,而到李襄屏穿越时候,老蔡事实上已经退居二线,他家的生意其实全部都是蔡珊珊在打理。

    因此就这样,尽管李襄屏和蔡珊珊很小就认识,并且小的时候还相处不错,然而后面就渐行渐远,一个嫌弃对方只知道工作没有生活情趣,另一个则嫌弃对方纨绔没有上进心。

    那么这样两个人,当然没有可能走到一块。

    “这位小朋友是......”

    和李襄屏打过招呼后,老蔡终于注意到赵道恺了。

    林依然笑着跟他介绍:“这是赵总的小孩,前段时间正好也在金陵,所以这次一起带到京城玩。”

    “赵总,哪个赵总?”

    “还能哪个赵总,和远湖关系最好的那个赵总。”

    “哦。”

    确认赵道恺身份后老蔡变得更加热情了,“赵总”神马的还可以不怎么放在老蔡心上,不过架不住“赵总”好有个好爹呀,那可是一个省的省委常委,副部级高官,像老蔡这样的人那当然相当拎得清:

    “哈哈原来是赵总家的小孩呀,那今天来得正好,等下我接风,依然你去看看老李出来没有.......”

    还没等他说完,另外一个声音打断他:

    “哈哈老蔡看你说的,我干儿子来到京城,什么时候轮到你接风?”

    等这人说完这话后,他又转头对李襄屏笑道:

    “襄屏,叫干爹。”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赵道恺的老爸赵家栋。

    “梁教授”又笑了,捏了捏红包的厚度后,梁教授愈发变得善解人意:“你想说以后会不会有什么隐患,这病还会不会复发是吧?”

    李远湖还能干什么呢?他当然只能再次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屋里的“梁教授”继续在那侃侃而谈,屋外听的李襄屏却早已经满脸黑线。心说难怪到了后世以后医患关系会那么紧张,碰到这样的医生那也是没谁了。

    神他么“逃避性自我强制昏厥”,这世上还有这种病吗?自己只是穿越而已,却被屋里这家伙说得跟神经病似的。

    这次赵道恺也来了,他现在正陪在李襄屏身边呢,他也听到屋里那个大嗓门的话,于是他用胳膊碰碰李襄屏,低声调笑道:

    不理屋外的李襄屏在那满脸黑线,屋里的李远湖却高兴了,因为他觉得人梁教授的话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既然有道理,那就说明人家是真找到病因了,既然找到病因,李远湖顿时觉得踏实不少,至少不用像前段时间那样七上八下老悬着。

    奉上最真挚的感谢以及一个丰厚的红包后,李远湖又问道:

    “梁教授,您虽然说孩子现在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就是不知道以后......”

    李远湖一边像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一边在心里感慨,心说这京城的大医院就是不一样啊,医生的水平就是高。瞧瞧这位老蔡推荐的梁教授,人家一句话就问到我心坎里了,看来等回过头后,还得想个办法好好感谢感谢人老蔡才行。

    “在接手这个病例之前我也做过一番调查,我听说你家孩子是一个冲段少年,在发病之前刚刚参加完今年的定段赛,并且还在比赛当中大倒热灶,开局9连胜最后竟然还定段失败是吧?”

    李远湖听了大感尴尬,对老蔡刚升起的一点感激之情马上被他抛在脑后:

    “原来你得的是这种怪病呀。”

    李襄屏一张脸更黑了,他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滚。”

    李远湖这时候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他完全听不懂这位“梁教授”到底在说什么,因此除了“啊?”之外他说不去其他任何话。

    “梁教授”继续说道:“是的,在医学上,我们把这种身体上的反应称作“逃避性自我强制昏厥”,这种病由于非常罕见,因此很多医院查不出病因并不奇怪,我也是恰好有过这方面的研究,所以才.......”

    那位被李远湖称为“梁教授”的医生笑了,他扶扶眼镜:“就是因为一直查不出昏厥的原因,所以你这做家长的就一直心里没底是吧?”

    “是的是的.......”

    “啊?!”

    “李先生你完全可以想象,当你孩子在比赛结束那一刻,他的心情肯定是郁闷的,他的情绪肯定是低落的,他当时甚至可能根本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而他当时的昏厥呢,其实就是他的身体对这种情绪做出的一种反应而已。”

    “啊?!”

    “这个......这事和孩子生病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大了!李先生我跟你说吧,这其实就是诱发孩子昏厥的主因了。”

    三天以后,京城协和医院。

    “李先生请放心,经过我们仔细检查,孩子身体各项指标一切正常,可以说是非常健康,完全不需要住院治疗。”

    “哦这样啊?那请问梁教授,当时孩子为什么会突然昏厥......”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武道宗师极品透视学生红楼之小皇子奋斗记超级捉鬼道长慈母之心[综]情欲超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