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杀到他怀疑人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到这李襄屏玩心又起,他噼里啪啦敲了一行字发到聊天框:

    “我也赌5毛,我赌这个雷盟的什么专诸肯定坚持不到200手。”

    “神经病......哈,居然是对局者本人,绝艺老大,你真的这么有信心吗。”

    “我不是有信心,主要是我这人的脸皮比较厚。”

    “哈哈好玩好玩,绝艺老大,今天就凭你这句话,以后我在清风就挺你了......”

    那么这盘棋到底会下成什么样呢?

    到了晚上8点左右,全局80多手棋的时候,李襄屏问了老施一句:

    “定庵兄,你现在感觉如何?目前形势孰优孰劣,对了还有,你认为今日这对手如何,与昨天那人相比,两人孰强孰弱。”

    老施没有说形势如何,但是简单点评了一下今天的对手:

    “嗯,今日此人棋风彪悍,不过和昨日那人相比,定庵认为还是昨日那对手更难对付些。”

    “哦?呵呵。”

    听到老施这样说,李襄屏心里就放心了,这当然是只有认为自己优势才能说出来的话呀。至于老施认为今天的“专诸”可能还比不上昨天的“要离”,李襄屏细想一下也觉得这事很正常。

    除了今天的对手又没让老施开局陷入苦战之外,李襄屏认为更重要一个原因,那就是自己刚才的“下错定式”肯定影响到对手心态了。

    不说他会对自己心存鄙视吧,但他看到那步棋之后,心情放松那是肯定的,他会认为对手不过尔尔,进而产生很浓厚的优势意识。并且这种优势意识应该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到自己形势已非都反应不过来。

    那么在这种心态下下出来的棋,尤其这还是一盘网络对弈,自然就不能给老施这样的大高手带来多大压力。

    “呵呵那行,定庵兄再接再厉,今天争取把对手杀到怀疑人生。”

    李襄屏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随着时间推移,等到这盘棋结束的时候,他刚才这话还真的一语成箴。

    晚上8点半钟,当全局刚过100手的时候,这时以李襄屏这种水平就能进行很清晰的形势判断,他认为这时白棋明显优势。

    到了晚上9点中钟,这盘棋刚刚下到120手。而这段时间做什么这么慢,李襄屏猜测对手应该是已经反应过来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局势已经有点不妙,这才会下得如此之慢。

    等到了晚上9点一刻左右,连李襄屏这种水平都能看得出来,对手连续下出好几步问题手。李襄屏猜测对手心态已经失衡,他极有可能即将进入“怀疑人生”状态。

    而到了这个时候,绝大多数观战者也能对棋局有个比较清晰的判断了,因此整个聊天框再次炸锅,广大吃瓜群众再次议论纷纷:

    “高手呢,房间里有高手能出来说一下吗,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白棋明明下错了定式,可他现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优势......”

    “同问同问,可怜我的5毛钱啊,今天不搞清楚这个问题我死不瞑目......”

    “同问同问,心痛5毛钱,死不瞑目......”

    这样的问题当然没人站出来回答,事实上在李襄屏看来,今天的黑棋虽然下出了很多问题手,但却大错没有小错不断,并没有出现那种很严重的勺子,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自然就很难找到败因。

    而就在这个时候,终于有吃瓜群众想到对局者本人了:

    “我估计像这样的问题,那只有对局者本人知道了,绝艺老大,你能跟我们说说吗,你认为黑棋是输在什么地方?”

    “呵呵,我找不到黑棋的败因,我只知道自己的胜因。”

    “哈,这个直9有点意思......”

    “那绝艺老大跟我们说说看,你认为你自己赢在什么地方。”

    “当然就是赢在最开始那个“大雪崩”,其实在下完那个变化以后,我的棋就已经占优了,我这样说有人信吗?”

    “信你才怪,绝艺老大求不忽悠.......”

    “9494,求老大说真话,不要伤害我等做小弟的感情......”

    “呵呵不相信就算了,我跟大家说实话吧,我当时真的不是下错定式,今天的这个变化,可是我花了18年的心血才研究出来的最新成果......”

    “哈哈,没想这个叫绝艺的直9不仅下棋有两把刷子,好像说话也挺幽默......”

    “咦!这个绝艺说他花了18年,那是不是证明他至少18岁以上喽......”

    就在大家的胡说八道中,这盘棋也终于迎来了终局。

    晚上10点钟左右,经过将近3个小时的抵抗,尽管显得极不甘心,但眼见双方的差距越来越大,“专诸”终于不好意思继续下去了,他在“绝艺”正好落下全局第200手的时候,选择了投子认输。

    和李襄屏猜测的那样,在京城清风网总部,刚刚摁下认输键的王垒八段目光呆滞,他盯着电脑屏幕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一副典型“怀疑人生”模样。

    而一直在那观战的邵伟刚罗曦河等人情况同样好不到哪去,他们显然也被王垒的这盘输棋给震撼。

    “呵呵有意思,这个人的棋有点意思......”最终还是“神猪”罗曦河最先回过神来:

    “今天是还要下一盘吧,那下盘棋我来.....咦,这家伙跑了。”

    就在罗曦河说这话的时候,他刚看到李襄屏撂下的一句话:

    “靠,今天这盘棋居然下了3个多小时,好了今天就这样,比赛改在明天继续吧,有“雷盟”的人在吗,有的话回去传个话,明天最好派个更经砍的高手出来。”

    “5毛,坚持不到100手......”

    “5毛......”

    李襄屏在这个时候当然不知道对面坐的是谁。不过在前面几十手棋中,对方居然能配合自己完成一个“狗定式”,这就让李襄屏心生警惕了。

    要知道自己可以背谱,对方可没有谱背,虽然像“大雪崩”这样的定式比较实在,“虚算路”的地方不多,但是黑棋到目前为止的下法,居然也和“狗招”完全吻合,是围棋AI推荐的变化之一,这就让李襄屏有点意外了。他判断对面不仅是个高手,甚至还可能是身处一线的一流高手,不然对棋不可能有这么熟,因此他对老施出言提醒。

    “襄屏小友放心,定庵省得。”

    “开盘喽开盘喽,现在接受下注,就赌这个绝艺能够坚持多少手。”

    “我赌5毛,我认为这个绝艺今天坚持不到100手......”

    “同赌5毛,这个绝艺坚持不到100手......”

    只不过高棋虽然是高棋,让我自己走下去却万万不行,因为和上次那个“狗招”一样,我对这个变化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我除了知道围棋AI推荐这样下,并且围棋AI还给出了和你刚才类似的判断:认为白棋这样下“局面开阔,充分可战”之外,更深刻的内涵我一概不知,因此对于接下来该怎么下,我其实根本不懂。

    更何况我还知道,这个变化虽然被围棋AI评价为“白棋充分可战”,但却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飞刀”。不是说下到这个时候,白棋就已经获得很大优势了,最多只能称为“白棋稍好”,甚至说是“两分”也行。那么想赢下今天这盘棋,那当然还得烦劳你老施出手。

    把下棋的任务交给老施后,李襄屏除了留意棋局的进程之外,他这时也有空去留意一下对话框里的聊天了。

    他发现到目前为止,大家议论的中心话题依然停留在“下错定式”上面。至于这个新变化是否成立?要目前为止双方的形势如何?像这样的话题根本就没人提及,似乎也根本不用提及------既然连定式都下错了嘛,那再进行形势判断还有什么意义吗?理所当然是黑棋好。

    “不敢不敢,定庵兄咱们共勉之。”李襄屏强忍住笑,最后又出言提醒一句:

    “定庵兄仔细了,我观今日此对手招法严密,次序井然,必非等闲之辈也,定庵兄还需小心应对才是,切记不可轻敌。”

    李襄屏听到这话一乐,心说你这是在表扬谁呢?这不是当年邓元穗评价你老施的原话吗,难道你自己没有听过?

    不过实话实说,就前面的这几十手棋,被你施大棋圣这样夸奖也并不奇怪。这毕竟是正宗“狗招”呀,这个“大雪崩”的新变化虽然从来没有在比赛中正式出现过,然而却是“三代狗”阿法元的最新研究成果,体现的是围棋AI的围棋思想,因此招法当然精妙,担得起你老施一句表扬。

    “襄屏小友苦心,定庵真是感激不尽......”

    也许是真被李襄屏前面几步棋镇住了,今天的施大棋圣还显得挺客气:

    “如此定庵就献丑了,等会若有不当之处,还请襄屏小友指点。”

    当然喽,李襄屏心里虽然这样想,嘴巴上却肯定不能这样说:

    “这个......定庵兄,我不是见你对那小目围棋不熟吗,如此机会难得也,你正好用此局面来练练手。”

    晚上7点半多一点,在完成一个这年代还没出现过的新变化后,李襄屏笑着对老施说道:

    “好了定庵兄,我的任务现在已经完成,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嗯?襄屏小友为何不自己下了?我观你此番运子邃密精严,如那大海巨浸,含蓄深远,又又如老骥驰骋,不失步骤,如此高招,定庵自愧不如也,现在却为何让我来下?”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我的系统黑了天道都市之猎场首富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貌合神离重生七十年代男知青穿成七零佛系女配[穿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