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天才推动围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哈,刚才还在表扬这个绝艺终于正经起来,没想怎么快就开始浪了.......”

    “这步棋那就不能说是浪了.......”

    “不是浪那是什么.......”

    “是作死呀,这里少做一个交换,整个局部立马崩溃,这不是作死是什么,因此这肯定不是故意浪下。奇怪了,按说以这个“绝艺”的水平,应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今天是怎么回事?他今天一不玩那些浪招,第二还竟然下错定式,难道今天不是本人在下......”

    在金陵,落下这手棋的李襄屏饶有兴趣看着吃瓜群众们的评论,应该说这种情况都在他意料之中,他知道自己只要落下这手棋,那就肯定会引来类似的议论。

    原因很简单,假如李襄屏不是个穿越者,他没有见识过“狗招”的话,如果他今天也是这些吃瓜群众中的一员,那他肯定也会发出类似的声音。

    那棋盘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要解释清楚这一切,那就还是必须从“大雪崩”这个古老的围棋定式说起。

    作为典型的“小目定式”,“大雪崩”已经问世上百年时间了,例如今天两人下出的“大雪崩内拐变例”,这步棋是由吴清源先生首创,他是在二十世纪初叶就已经下出。

    正是因为古老,那么经过这么多年发展之后,大家就自认为对这个定式研究得很透彻了。比如说这个“内拐变例”,当黑棋下了那步“内拐”,白棋下一步棋是断在三路,黑棋接下来一步是“打吃”。这两步棋都没有任何问题,算是这个定式的“正变”,李襄屏和王垒两人也确实就是这样下的。

    然而到了下一步,李襄屏的下法就脱离这年代的研究结论。

    按照这年代大家对这个定式的认识,当白棋被黑棋“打吃”的时候,那么白棋在逃这个子之前,一定要先在角部做一个交换的。也就是白棋下一步棋应该下在棋盘的“二,二”路,而黑棋应在棋盘的“二,五”路,只有做完这个交换后,白棋才能逃那个子,不然的话白棋角上几个子简单被杀,局部会吃大亏。

    可是在今天这盘棋中,李襄屏并没有去做那个交换,而是直接去逃那个子,那么他这手棋在这个年代看来,那当然就属于那种“下错定式”的低级错误了,因此引起吃瓜群众议论纷纷再正常不过。

    等落下这手棋,对手好像也是明显愣住,不知道白棋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因此在迟疑之间,黑方也并没有马上落子。趁这个间隙,李襄屏继续浏览对话框里的各种评论,一边浏览还在一边感慨;都说围棋AI的出世,给围棋带来的革命是颠覆性的,自己今天下的这步棋就是一个很好的诠释了。

    谁能想到人类经过上百年研究得出来的结论,在围棋AI眼中竟然也是错误的,必然的招法并非必然,必要的交换竟然根本没有必要。那么这么多年来,围棋的技术真的在进步吗?

    所谓的进化论,所谓的知识积累,这些东西真的适合围棋吗?

    李襄屏对此表示怀疑。

    尤其是见识过“狗招”后,李襄屏对这种观点更是嗤之以鼻。你“积累”了上百年的知识都是错误的,那么这种积累还能算是进步?

    因此对于人类围棋的进步和发展,李襄屏倒是认为韩国曾经的“围棋皇帝”老曹说的好;围棋的进步和发展,从来都只是少数天才人物在推动。

    “定庵兄,你觉得此变如何呀?”

    既然暂时闲着没事,李襄屏又随口问了老施一句:

    “嗯,襄屏小友恕我直言,你此下法为我不喜,尤其是全局第8手那步“顶”,此俗手也,以后能不下尽量少下,另外......”

    “另外什么?”

    “另外襄屏小友最近此手,我感觉似乎有欠精细,似乎...似乎宜在角部交换一手为好。”

    听到老施这样说,李襄屏顿时对他刮目相看了。

    “哈哈定庵兄果然高见......”

    “大雪崩”的那步“顶”本来就是俗手,李襄屏自己也不喜欢。不仅李襄屏不喜欢,后世的围棋AI好像也不喜欢,反正李襄屏看过那么多盘,他就从没见过围棋AI 主动下过“大雪崩”。说实话要是今天不是为了特意引出这个变化,李襄屏根本就不会这样下。

    至于老施现在也觉得要先做那个交换,李襄屏觉得这很正常,,老施毕竟是人类棋圣,他又不是围棋AI,倒是在从来没有接触过“大雪崩”的情况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看到那个交换,这已经体现他的素质了。

    李襄屏是在想,当初吴清源先生在创造这个定式的时候,估计也是像老施这样先看到这步交换,然后才想到要走那步“内拐”吧?

    正因为对老施刮目相看,所以李襄屏又问了一个问题,一个他认为最关键的问题;

    “那定庵兄认为,下到此时双方形势如何?”

    “嗯,此形头绪众多,容我想想......”

    一分钟之后,李襄屏又问道:“定庵兄,现在想好了吗?”

    “嗯,如襄屏小友这般下法,粗看角部实地受损,然而局面开阔借用颇多,再配合上边之二连星,定庵判断应是白方充分可战之局面。”

    李襄屏睁大眼睛:“真的?定庵兄真的认为白棋充分可战?”

    施大棋圣稍微显得有点不高兴:“当然,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哈哈哈哈!”

    这一刻的李襄屏开怀大笑,他是真的笑得很开心,他笑着对老施说道:

    “那行定庵兄,此局容我再下几步,然后再交给定庵兄继续,今天务必给那对手好好上上一课。”

    “咦!白棋这步棋......这步棋好像下错定式了吧.......”

    “什么叫好像,这就是下错定式了,白棋在这里少做了一个交换......”

    只不过当今天两人下出这个变化以后,整个对局室马上变得热闹了,广大吃瓜群众开始议论纷纷。

    这主要是因为,“大雪崩”的起点,应该从李襄屏下的那步“顶”开始,那么在大家看来,这个变化像是由“绝艺”主动挑起。

    “哈,大雪崩?大家看绝艺居然选择了大雪崩,他今天怎么不浪了.......”

    “有什么好,我还是更喜欢他前两天那样的下法......”

    “+1,同喜欢看绝艺发浪......”

    正当所有人都在调侃绝艺终于开始下“正经棋”的时候,仅仅一个回合之后,是的!当棋盘上仅仅多了2手棋,李襄屏下出的最新一手棋就再度引爆整个聊天框:

    “没错没错,此形也叫“无忧角”,只不过这是源自那东瀛围棋的无忧角,和我华夏围棋无忧角不同.......”

    甚至有很多资深棋迷都不知道的是,其实中古棋也有“无忧角”这种说法的,只不过因为中古棋起手“星位”,因此两种棋形肯定不同,现代的“无忧角”是2手棋,而中古棋的“无忧角”需要3手棋。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待问题,如果只是单纯“取地”的话,必须承认“小目”比“星位”更有优势。

    “可能是不敢浪了吧,要知道他昨天那盘就赢得有点惊险,我看这个绝艺也是个明白人,他知道对手会越来越强,所以到今天就不浪了,按正经的下法来......”

    “这样也好,只有看这样的正经招法,才能看出这个新直9到底是什么水平......”

    当然很熟呀,因为两人现在操练的,是一个著名围棋定式,不一会功夫,一个“大雪崩内拐变例”的基本型就出现在棋盘上。

    作为一个古老定式,两人下出这个变例原本也没什么稀奇,尤其是这年头,“大雪崩”还在世界棋坛非常流行,不仅职业棋手爱下,普通棋迷也爱下,正规世界大赛能经常见到它,这样的网络对弈更是谁处可见。

    “哦,这步棋也名唤“无忧角”?”

    听到老施这话,李襄屏先是一愣,旋即他反应过来:

    “当然不难应对。”李襄屏笑着对老施说道:“定庵兄看对手此开局,这明显是欺我等对小目围棋不熟采取的针对性下法,那行,接下来定庵兄看仔细了,看我如何用最纯正的小目围棋下法教育教育他。”

    李襄屏一边说着大话,一边开始在棋盘上落子了。

    “顶”,“扳”,接下来几个回合,李襄屏落子速度飞快,几乎所有棋都不假思索,而对手的反应也和李襄屏一样,他的落子速度甚至还要更快,两人都显得信心十足,并且都像是对这个变化很熟悉的样子。

    面对黑棋的这个开局,李襄屏寻找了“一间高挂”另一个小目,当黑棋第7手“三路托”时,李襄屏停了下来,并且一想就是好几分钟。

    “襄屏小友所思何事?我观此手也并不难应对.......”

    “定庵兄,对手这个开局名曰“错小目”,这也算是那源自东瀛的“小目围棋”最正宗的开局了,而对手之所以选择这个开局,想必也是之前见识了你的厉害,有意避开“星位”开局......”

    这盘棋是“雷盟专诸”执黑,当李襄屏看到对手选择了“错小目”开局后,他心了高兴了,他认为这是对方怕了自己,从对局心理来说,对手选择这样的开局,说好听点是“扬长避短”,说难听点其实是有点示弱,也正是因为心里高兴,他一边下棋一边还和老施说话。

    选择了“二连星”应对后,看到对手落下的第5步棋,李襄屏继续对施大棋圣叨叨:“定庵兄,黑棋的这步棋可是有点名堂,它的名字唤作“无忧角”,算是那......”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休闲日常质女就这样恋着你凶斋洪荒之最强通天从花魁到万国大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