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转战清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有意思,有点意思。”

    见老施似乎有点不以为意,李襄屏决定给他再加点猛料:

    “定庵兄,你如今到此也有些时日,想必应该了解一点现如今对于中古棋的争议吧,目前的围棋界分为两派,一派是贬古派,一派则是崇古派,而这位多文天王,却是一位极端贬古派,他经常在论坛发表一些文章,对你等棋力极尽贬低之能事,他甚至认为你这堂堂棋圣可能还下不过他呢。”

    听到这老施沉默了。

    这几天除了下棋之外,李襄屏也会带他逛逛论坛,目的是让他了解一下当前围棋界的现状,那么对于围棋论坛最热门的“古今之争”,他当然也已经有所耳闻。

    老施没有接这话,而是转移话题:“那另外一边呢,这位“一品堂”的先锋“邪恶绅士”,这位又是何人?”

    听到老施这话,李襄屏微微一笑,他只是简单回复了几个字:

    “这位,却是家父。”

    “哈哈哈,原来是令尊呀,那就难怪了,那行,那咱们就先不下棋,好给令尊助威。”

    李襄屏陪着老施笑了一会,然后又补充一句:“如果说多闻是位极端贬古派,那家父则算一位极端崇古派,对了,家父还对定庵兄极其推崇,比如我现在为何叫这名字,定庵兄现在想必猜得到吧。”

    老施点点头:“生子当如孙仲谋。”

    李襄屏听了一乐,没想这施襄夏施大棋圣竟然来了这么一句。

    李襄屏继续跟老施说道:“不仅家父是崇古派,家父所在的这个“一品堂”,其实也是由一群崇古派的爱好者组织而成,因此定庵兄你现在知道了吧,他们这两个帮会搞的这个擂台赛,其实就是崇古派和贬古派的一次正面交锋。”

    李襄屏既然解释了这么多,那当然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盘比赛有必看之理由。

    接下来两人也不忙着下棋,等待这盘“一品堂”和“雷盟”的先锋之战。

    在等待期间,老施对李襄屏问道:“襄屏小友既然对这二位都熟,那你认为接下来这盘棋胜负如何?”

    李襄屏微微一笑:“我个人虽然希望家父能够获胜,不过实话实说,和对手比起来,家父应该实力未逮,他获胜的机会不大。”

    李襄屏这的确是实话实说,要说他的父亲李远湖虽然也有业5水平,并且还是那种比较强的业5,不然也不可能代表“一品堂”出战。只不过和“多闻”这种省冠军级别的业余高手相比,他那点水平还是不够看,不能说一点机会没有,但处于下风那是肯定的。

    “好了定庵兄勿要多言,他们来了,我们还是先看棋吧,至于他们的水平如何,定庵兄等下可以自行判断。”

    晚上7点钟,“多闻天王”VS“邪恶绅士”的比赛正式开始。虽然也是每方一个小时的慢棋,不过既然是业余比赛嘛,那速度肯定是比较快的,不到7点半钟,双方已经下了50多手。

    从这个时候开始,李襄屏就开始请老施点评双方的棋力了,这也是这几天除了下棋之外,李襄屏最喜欢让老施干的事了。

    “历代传谱,歧轨不伦。圣朝以来,名流辈出,卓越前贤。如周东侯之新颖,周懒予之绵密,汪汉年之超轶,黄龙士之幽远。其以醇正胜者徐星友,清敏胜者娄子恩,细静胜者吴来仪,夺巧胜者梁魏今,至程兰如又以浑厚胜,而范西屏以遒劲胜者也......”

    想想像这种如此有水平的点评,那可就是出自老施之口,因此李襄屏觉得就算不是下棋,听听老施点评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定庵兄,你觉得这二位水平如何。”

    “不错不错,我观令尊行棋脱然高蹈,不染一尘,虽乘白衅而入,亦算初窥门径,非一知半解具体者所能仿佛也......”

    李襄屏笑着把他打断:“定庵兄别跟我拽文,说重点,你就说他大概是几手水平吧。”

    “这个....令尊已具备“三手”实力,嗯,不会错,三手.......”

    李襄屏继续笑着打断他:“定庵兄这话客气了吧,我知道了,你既然这样说,那你肯定认为他还没到“三手”,最多勉强达到“四手”水平,是不是?”

    “这个....嘿嘿。”

    “那你认为这个“多闻天王”呢,他却又是什么水平?”

    听到李襄屏这个问题,老施稍微严肃一点:

    “你是问多闻此人,嗯,虽然只区区数十手,但管中规豹,仅从前面的进程来看,这位却已真正具备“三手”水平。”

    听到这话李襄屏乐了:“呵呵,原来你认为他只是“三手”水平呀......”

    可没等李襄屏说完,他却突然听老施来了这样一句:

    “呀!这下要糟,令尊这步棋不得要领,这下形势可能会急转直下矣。”

    老施并没有接话,他却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哦对了,我看这位名叫“多闻天王”,而我们前些日子遇到一位“多文天王”,难道这二位......”

    李襄屏点点头:“没错,这两者却是同一个人,此人在联众手创斧头帮,却又在清风搞了个“雷盟”,所谓“雷盟”,其实就是“地雷联盟”的意思。比如我们那天遇到的那位棋手,那必定是个“地雷”无疑,这些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扮猪吃虎,以阻击别人升段为乐事。”

    如果只限业余范畴的话,这年头的网络比赛其实比后世还要多。因此李襄屏刚看到这条公告的时候,他也并不怎么在意。

    只不过等他看到双方出战的先锋,看到两个熟悉的账号,李襄屏乐了,他对老施说道:“定庵兄,咱们今天且慢下棋,先观战一盘如何。”

    由于这年头的棋友对抗赛实在太多,几乎每天都有,多到连老施都有点免疫:

    “熟人?”

    “没错,先说“雷盟”这位先锋“多闻天王”,定庵兄还记得咱们两天前下的那盘棋吧,也就是你说对手有接近“二手”水平的那位?”

    这个老施当然有印象,要知道两天之前“绝艺”还只是5D17连胜,而在清风5D 能遇到老施所说的“接近二手水平”,那肯定是遇到“地雷”了,事实上在这几天里,也就是那个对手的水平最高,所以老施肯定有印象。

    由于老施的存在,遇到“地雷”已经不算是什么困难了,从某种角度说,李襄屏甚至还希望在这个过程中遇到“地雷”。

    因为有资格当“地雷”的肯定是高手,而国内的围棋高手就那么多,这是个很小的圈子,假如能踩着“地雷”直升9D的话,说实话那么“绝艺”这个账号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地雷”不是问题,然而对于前两种“意外”,李襄屏却是没有任何办法,他既没有办法阻止人家耍赖,更没有办法预防掉线问题。

    “嗯,这是为何?难道此二人的水平极高?”

    “呵呵这二人的水平并不算太高,不说定庵兄你了,哪怕就是我也有信心必胜这二人,只不过这两位碰巧我都认识,算是我的熟人而已。”

    “清风“一品堂”VS“雷盟”7比7擂台赛今天晚上7点正式开赛,欢迎广大棋友前去捧场。”

    李襄屏看来微微一笑,要说这年头的围棋网站,各种各样的棋友会多如牛毛,棋友自行组织的比赛也是花样百出,这也算是这年代的一个特色了。

    不过作为一名“过来人”,李襄屏深知想实现这个目标的话,最大难度并非源自自身的实力,而是要预防种种“意外”。

    而这些“意外”主要包括三类:第一是网络不稳掉线的意外,第二是遇到赖皮,第三则是遇到“地雷”。

    正是出于这种小心翼翼,这次升级就显得特别慢了。尽管现在待在医院有大把时间,每天还是下不到10盘,花了整整4天半时间,他和老施合力才达成了35连胜,距离直升9D还差最后5盘棋。

    第5天傍晚,李襄屏早早用过晚餐,然后登陆清风网,准备用一晚上时间,完成直升9D的任务。

    等到登陆网站后,李襄屏首先看到的是网站置顶的一条公告: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李襄屏在这次升级过程中,他就显得小心翼翼了。

    每个对手他都是精心挑选,这个挑选不是看对手的实力,而是看对手的棋品,只要是那种断线率极高的人,李襄屏就坚决不和他下,这可是李襄屏常年在网上下棋得出的宝贵经验。

    既然拿定主意,李襄屏就开始用“绝艺”这个账号在清风网下棋。

    他知道想实现和“龙飞虎”的对弈,那么这个账号就必须足够醒目,展现出足够的实力。而想在围棋网站展现实力,最常用也是最直接的办法,那当然就是以不败战绩直升9D,成为所谓的“直9”是也。

    清风网的起始段位可以注册成5D,根据连胜20局就可以升两段的规则,那么想在清风网升到9D,理论上只需要连胜40盘。说句实话,这样的难度其实并不大。即便是李襄屏自己,他前世都有好几个直升九D的账号,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外挂”呢。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之全民守护灵时代盗墓之阎王鬼面我是一只异形我能复制天赋都市之王者荣耀时代大唐之我绑架了李世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