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招锁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首先一点,要对付这种“碰”的手段,脱先基本是不太可能,那既然一定要应的话,其实黑棋无非就“上扳”,“下扳”,“外长”,“内退”这4种应法。

    “多闻天王”思考了大概3分钟左右,他落子了,选择的是一步“外长”。

    李襄屏看到这手棋之后暗自点头,人“多闻天王”毕竟是省冠军级别的业余强5,这步棋应该是当下局面下的最佳选择了,设想如果是换成自己上去下的话,那多半也会选择这招。

    在那4种基本应法中,首先“内退”的下法是最不能考虑的,缩回到“三,三”位置,虽然不能说这样的棋不好,事实上后世的围棋ai就很喜欢下这种棋,然而人类毕竟是有情感的动物,有所谓“对局心情”的说法。

    那么在这种网络对局中,尤其是还面对对手赤果果的挑衅,这种退缩的下法就断然不能考虑。

    除了这种不能考虑的下法之外,另外两种“扳”的下法在气势上倒是不会落到下风,从棋理上从技术上也没任何问题,然而这两种下法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可能“正中对手下怀”。

    同样是出于对局心理,对手刚才下那步“碰”的时候,他可能就希望你这样来的,那么根据下棋的一个基本原则,这可能是所有棋类游戏的一个基本原则:对手越想干什么,那就越不能让他如愿,或者说对手越希望自己下在哪,那就越不能这样下。

    排除了这三种下法,所以“多闻”就选择那步“外长”了,这步棋既体现自己的不甘示弱,同时也不给对手任何借用的机会,似乎是那种大家常说的“冷静之招”。因此到了“多闻”和李襄屏这种水平的人,当他们遇到这种局面的时候,通常都会做出这个选择的,这甚至是唯一的选择。

    然而让李襄屏没想到的是,正是自己认为的这“仅此一手”,最后还是被施大棋圣给利用了,甚至可以这样说,“多闻”这样应对,那才是真正“中”了老施的下怀。

    只是当李襄屏看出这点,那已经是在几十手棋以后。

    还是从头来讲述这个过程。

    当黑棋选择的这步“外长”,那白棋该怎么下呢?

    “脱先,有了这步棋以后,我估计白棋只能在这脱先了吧.......”

    吃瓜群众中当然也有高人,当看到黑棋的第5手棋,对话框里很快就出现这样一行字,李襄屏看了以后点点头,的确,当“多闻”选择了这步“外长”,白棋在这个局部已经没有好棋下了,除了脱先已经别无选择。

    说实话这其实也是李襄屏认同这步“外长”的原因之一:你刚才不是气势汹汹“碰”上来想挑衅吗,我就这样简单“外长”一下,你现在没好棋下了吧、你只能乖乖脱先了吧?你既然只能乖乖脱先,那当然就可以认为是我轻松化解了你的挑衅。

    而在实战中,施大棋圣也确实选择了脱先它投,那么双方这第一回合较量,可以认为是以“多闻”获胜而告终,虽然这个获胜和技术无关,和棋盘上的形式更没多大关系,这是一种对局心理上的胜利。

    棋局一步一步继续,当双方下到30多手棋的时候,这盘棋的第2个看点来了,或者说这个时候达到了一个高潮,一个真正的高潮,毕竟之前因为多闻的冷静,前面那个冲拆算不上是高潮,广大吃瓜群众除了开始议论几句后,并没有真正燃起了。

    然而到了30多手棋,广大吃瓜群众却算是真正燃起来了,大家再次议论纷纷,整个对局室像开了锅一样热闹。

    原因很简单,棋盘上再次出现的“五,六飞攻。”

    是“绝艺”在另一个局部再次祭出了这步“五,六飞攻”。

    联想到刚才的那盘先锋之战,“多闻天王”用这个变化把“邪恶绅士”打得满地找牙,那么第二盘再次出现这个变化,大家就是想不燃都不行。

    “呵呵有意思,这个叫绝艺的7d下棋还是蛮有意思,这算不算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呀,其他先不说,就冲他敢这样下,就先给他点个赞先.......”

    “不亏是“一品堂”的呀,一品堂的果然都是些崇古派的顽固分子.......”

    “开盘罗开盘罗,我现在押这个7d能够获胜,有谁敢跟我赌吗......”

    “你为什么就认为这个7d一定能赢?”

    “这不废话吗,刚才“一品堂”的那个先锋已经算是被打脸,不,他那是自己煽了自己一记耳光,这盘要是再输的话,那岂不是两记耳光,还是左右开弓的那种,有谁见过左右开弓煽自己耳光的人吗、因此要说这个绝艺对这个变化没有研究,那我是不会信的.......”

    当李襄屏在对话框里看到这样的议论,他心里乐了,他这时候只能感概会下围棋的果然都是高素质,哪怕一个普通吃瓜群众都有如此见识。

    李襄屏的想法当然也和这位棋友一样,当他一看到老施祭出这步“五,六飞攻”,他就知道“多闻天王”此番肯定在劫难逃了,和古棋圣练古定式,那别说是多闻这种级别的棋手了,即便是换成当今棋坛一流高手,李襄屏也对老施有信心。

    只是在这盘棋当中,“多闻天王”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死法?还有老施选择选择的这个下法,和之前那步“碰”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这时候的李襄屏暂时还不得而知。

    不过这个答案很快揭晓。

    有过了一会,当全局下到第六十六手棋,老施下出一步极其风骚的“大飞凌空飞罩”,以李襄屏这种水平他却是全部看懂了。

    看懂之后李襄屏哈哈大笑:

    “哈哈定庵兄,你这个家伙,果然是有够阴险也......”

    当然喽,李襄屏认为与其说对手是在思考对策,更可能倒是在调整情绪呢。毕竟要对付这样的手段,最重要是情绪不要受到影响,在技术上并没多大难度。

    对于这个时候的黑棋来说,可供选择的下法其实并不多。

    比如曾在网络上风靡一时的“变态中国流”(把“中国流”的三个子平移到棋盘中央),“超级三连星”(“天元”左右各跳一子”,被称为超级三连星)等下法,大凡只要出现这种怪异开局,那往往观者如堵。

    今天的情况也是类似,当“绝艺”这步棋一出手,立刻引爆观战室,随之而来的是整个对局室观战人数剧增。

    “定庵兄,此人虽然出言不逊无礼之极,你却也无须和他置气,需知赢棋才是硬道理,如此含怒出手,却要小心出现闪失。”

    “襄屏小友毋庸担心,定庵心里有数。”

    李襄屏听了一乐:“好好好当我没说。”

    白棋落下那手棋后,对面并没有马上跟着落子,对手似乎是在思索对策。

    “活捉装逼犯一枚,没板凳了,只好脱光裤子坐地板,静看这个7d如何装逼......”

    那么老施到底下了什么棋呢?

    “多闻”的第一步棋是下在“小目”位置,“绝艺”的第二步是应在对角“星”位,等到“多闻”第三步也下一个“星”位的时候,老施第四步没有去占空角了,而是直接一手棋“碰”在第一个“小目”上。

    按照老施意思落下那步棋后,说实话李襄屏的心情和广大吃瓜群众是一样啊,他也兴高采烈准备看施大棋圣如何装逼。然而俗话说得好:装逼最容易遭雷劈。

    尤其这次还是“一品堂”和“雷盟”的比赛,对方的帮会可是正好有个“雷”字呀,这就让李襄屏有点担心了----他不是担心老施的实力,而是担心现在的施大棋圣带着情绪下棋,这才出言提醒一句。

    请注意,这里只能说“黑棋没有不好的理由”,然而白棋这样下好不好呢?那按照这年头的围棋理论解答不了这个问题。

    在网络对弈中,这一类标新立异的下法无疑是最受欢了,是广大吃瓜群众所喜闻乐见。

    “我靠,这个时候就碰上去了?围观围观,已经有段时间没见这种装逼的棋,今天活捉装逼犯一枚,速抢沙发,静看这个7d如何装逼......”

    “活捉装逼犯一枚,板凳,静看这个7d如何装逼......”

    不过和“敢死炮”以及“铁滑车”这类招法稍有不同的是,象棋中的这类招法是明显的骗招和欺招,对手只要应对正确,那么谁下这种棋肯定会吃大亏。

    然而围棋中的这种招法却不同,同样是挑衅意味很浓,只不过就棋理而言,这样的棋其实好坏难论,即便按照这年头最流行的日本围棋理论,那也只能这样说:

    “白棋这样下,那黑棋没有不好的理由.......”

    懂点围棋的都知道,像这样的开局无疑就非常少见了。

    怎么形容呢?如果用中国象棋来做比较的话,这种棋有点类似于中国象棋中的“敢死炮”和“铁滑车”了,挑衅的意味很浓,欺负人的意思很明显。

    不仅仅是李远湖,当“绝艺”和“多闻天王”的比赛开始之后,当比赛刚进行到第4手。

    是的!这盘比赛轮到“多闻天王”执黑,当“绝艺”刚刚落下落下全局的第4手棋,整个观战室就像开了锅一样热闹,所有吃瓜群众开始议论纷纷:

    “哈哈风骚!这步棋有够风骚,这个7d有点意思,这盘棋应该好看了......”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再造神途我就是阴阳先生红包拆出男朋友[娱乐圈]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第五人格:血染之花逆战成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