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绣琴VS秀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与此同时,京城,中国棋院。最近正在棋院参加“国少选拔赛”的燕青正襟危坐在电脑面前。

    “国少选拔赛”是定段赛之后的惯例,由新定段者和和其他未超龄低段棋手一起竞争,成绩优异者可以入选新一期“国少集训队”。集训队的名额有限,通常像燕青这样的,他今年是以第十九名的成绩入段,这种水平的棋手一般是很难入选国少集训队。

    只不过在之前已经结束的前6轮比赛中,燕青成绩不错,他4胜2负只输了两盘,这样就非常有希望通过今年的选拔。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坐在电脑面前的他心情相当不错。

    “靠,说好8点开始,这都过去5分钟了,对手怎么还不来....嗯?本因坊绣琴?哈哈这个家伙,这是从哪冒出来的家伙....多情多情......”

    燕青口中的“多情”就是斧头帮的赛事组织者之一“多情天王”。他真名叫敖朗,是前年入段的一名年轻棋手,现在也是在棋院参加选拔赛。不过和燕青相比,“多情”的年龄就大多了,他今年已经过了17周岁,所以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选拔赛。

    “多情老大,不是说我的对手是那个什么白衣少年吗?怎么换了一个?”

    “换了什么?”

    “你过来看。”

    “多情”凑到燕青的电脑旁:

    “本因坊绣琴?呵呵这名有意思,我看看......经验值0,战绩0,这明显是个新注册的马甲呀,那就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头,不过燕青,你看他叫绣琴,而你叫秀逗,这分明就是专门冲你来的嘛,很可能是你什么熟人。”

    听到敖朗提醒,燕青呵呵一笑:

    “如果是专门冲我来的话,那我就大致能猜到他是谁了。”

    “谁呀?”

    “还能是谁,依然还是之前的那个家伙。”

    “你说的是谁,白衣?你还知道丐帮白衣少年的本尊是谁?是哪个呀。”

    “李襄屏。”

    “李襄屏?就是那个这几年吹得天花乱坠,不过到现在都还没入段的那个李襄屏?”

    燕青笑笑:“就是他。”

    敖郎同样笑笑,不过却没说其他的话,只是拍拍燕青的肩膀:“时间已经到了,那你们开始吧。”

    “好的......”燕青刚说这两个字,他突然眉头一皱:“肚子疼,不行顶不住了,我上个厕所先。”

    看着一溜小跑奔着厕所而去的燕青,敖朗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喂喂,比赛超时20分钟当自动放弃,你快点。”

    “不行了不行了,多情老大,开局你就随便找个人先替我下。”

    “这小子。”敖朗无奈的摇摇头,不过他并不慌张,要知道这里可是中国棋院,干其他事也许不行,但只是想找个下棋的人那可是一抓一大把。

    找谁呢?正当敖朗准备帮燕青找个枪手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说笑声,两位年龄和敖朗差不多大的年青人有说有笑走了进来,两位年青人都穿着一身运动服,其中一位怀里还抱着个足球,咧着大嘴露出很阳光的微笑,满头大汗像是刚踢过一场足球。

    见到来人敖朗眼睛一亮,他冲着那位抱着足球的年青人喊了一句:

    “古老大,快过来帮个忙......”

    刚才燕青喊敖朗老大,敖朗现在却又叫这个年青人老大,并且还叫得那么自然,仿佛这人真是他老大似的。

    而那位笑起来很阳光的年青人的确有资格当敖朗老大。

    因为他的名字叫做古大力。是目前“国少三剑客”之首的古大力,是今年的国内“新人王”冠军获得者古大力,是被誉为国内棋坛下一代领军人物最有力候选人的古大力。

    古大力不仅棋力很高,并且为人热情性格还很豪爽,这也是敖朗一见到他就找上他的原因。

    几分钟后,当敖朗说明原委,古大力很爽朗的笑道:

    “行,那我就先下几步,不过你让燕青快点,刚踢完球我还没有洗澡呢。”

    于是就这样,在晚上8点10分左右,联众丐帮和联众斧头帮10VS10终极对抗第4台:丐帮*本因坊绣琴VS斧头帮*本因坊秀逗的比赛正式开始。

    坐在电脑这一头的李襄屏当然不会知道,现在他的对手已经换成了赫赫有名的古大力。

    那么这盘棋到底会下成什么样呢?

    网络对弈通常都是很快,尽管为表示郑重其事,本次对抗赛的时间设置是每方用时一小时加一分钟读秒三次,只不过时间刚过去15分钟,也就是在晚上8点半左右,这盘棋已经已经下了40多手。

    “嘿嘿,有意思啊!这个变化有意思......”

    中国棋院,古大力双目炯炯有神盯着棋盘,并且口中这样喃喃自语。

    虽然在这个时候,燕青其实已经回到他的身边,古大力自己也说还没要洗澡,不过看他现在那个架势,他好像没有一点想要让位的意思。

    而在金陵的某高级病房,面对棋盘的李襄屏同样洋洋得意,同样在那自言自语:

    “小样,真想不通你这种人怎么就能成为我的苦手,那我今天就好好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狗招”.......”

    李襄屏哈哈大笑,他一边给老施解释“本因坊”的含义,一边用“丐帮*本因坊绣琴”的马甲重返比赛服务器。

    李襄屏深吸一口气,他穿越之后准备下的第一盘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

    那位“本因坊秀逗”不是别人,李襄屏知道他正是今年的新初段燕青,自己的超级苦手。连续三年定段赛都败在此人之手,那么在穿越后第一盘棋就遇上此人,李襄屏想自己出手理所当然。

    只是他和燕青的恩怨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因此他对老施说道:

    “此事一言难尽,定庵兄容我慢慢跟你解释,先等我换个身份好去和他较量吧。”

    在等待红桥帮自己通过验证期间,李襄屏还有空和老施调笑:

    “定庵兄,你觉得这个称呼如何,等下我就用这个名字去和仇家较量可好?”

    “这.....这个“本因坊”是何意?”

    说到这红桥还好心提醒一句:“对了白衣,对面既然是仇家的话,那你这个账号估计对手也知道吧,你要不要换个马甲?”

    李襄屏一想也是啊,自己已经用“白衣少年”这个账号在网上玩了好几年,目前还是丐帮的十大护法之一,没准对方还真可能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丐帮*白衣少年:“老大提醒得对,我这就去换过个马甲。”

    那么披个什么马甲好呢?李襄屏稍微想了一会,很快就有了主意。

    李襄屏嘴角挂起一丝笑意,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阵忙碌后,不一会,一个“丐帮*本因坊绣琴”的马甲新鲜出炉。

    说到这老施还好奇的问了一句:“今日的对手到底是何人?为何说是你的仇家?”

    听老施提到今天的对手,李襄屏闷哼一声。

    这是网络比赛中最常遇见的情况了,并且对于比赛组织者来说,有人愿意主动挑对手的话,这其实是他们乐见的事,因此红桥答应得很爽快:

    “那行,咱们第4台排的是八桂,我去和他说一声去,你也可以自己跟他吱一声。”

    李襄屏说完这话,然后退出这个账号,他跑到联众首页,准备重新注册一个马甲。他一边忙碌一边还不忘跟老施解释:

    “定庵兄对不起了,今日原本是想让你去会会天下英豪的,奈何眼下情况特殊,我正好遇到一位仇家,不好假他人之手,因此这第一盘棋,那就只能是我自己来下了,先请定庵兄给我压阵,等下过这盘棋之后,我再帮你寻找对手如何。”

    “无妨,反正我还不适应用此法下棋,正好先观战一盘再说。”

    丐帮*红桥卧龙:“快点,既然是代表帮会参赛嘛,新马甲也要加入帮会的,你动作快点,我也好快速给你审批。”

    丐帮*白衣少年:“好的。”

    听李襄屏提出换台要求,正在忙着张罗比赛的红桥卧龙立刻秒懂他意思,所以也没有过多废话。

    丐帮*红桥卧龙:“怎么,碰到仇家了?”

    丐帮*白衣少年:“嗯。”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超神之旅长史很倒霉娇宠八零反派高能[快穿]邻居看我眼神好可怕遗画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