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本因坊秀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襄屏继续大笑:“我当然做不到,不过我又没有一个超级学霸的妈......”

    李襄屏笑得如此开心并非没有道理。

    赵道恺的父亲清华毕业,母亲北大毕业,那都是真真正正如假包换的学霸呀。尤其是他母亲更不得了,在美国普林斯顿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目前在中科院下属某科研所上班。据说还是什么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研发负责人,“长江学者”“千人计划”等帽子简直是多得不要不要。

    然而这一对学霸夫妇却一直有一桩心病,他们的心病自然就是赵道恺这小子。

    要说李襄屏这位死党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堪,他只是天生和数理化绝缘而已,反正从他小学开始,只要是和理科沾边的功课,那就从没有及格过。

    完全可以想象啊,他那学霸爸妈的内心是如何的崩溃,尤其是每次开过家长会之后,连李襄屏都见过好几次他爸妈那生无可恋的表情。

    李襄屏高度怀疑,要不是赵道恺和他爸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并且的确是他妈亲生,那对学霸夫妇的亲子鉴定都不知道做过多少回了。

    而李襄屏的情况却和赵道恺相反,他的数理化成绩没有问题,语文和外语却是个大麻烦。不过和赵道恺相比嘛,李襄屏还是自我感觉良好,赵道恺的理科那是从来就没有及格过,而自己的文科呢,那好歹偶尔还能及格。

    “其实和我妈签订这个条件也不是不行,不过襄屏,到时考试的时候你可要帮我。”

    赵道恺这话勾起李襄屏前世的回忆了,由于两人的这种情况,两人在读初中那会也确实想过在考试的时候要如何“互相帮助”,然而没有办法,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年的两个小屁孩哪里斗得过家长和老师呀,在他们的严防死守下,两人的“互相帮助”只能是想想而已,反正根本就没有成功过哪怕仅仅一次。

    “那行呀,不过到时候该怎么做,这还的好好琢磨一下才行.....哟这都7点50了?快让开,道恺你快让开,我今天还有正事呢。”

    惦记着晚上的比赛,李襄屏把赵道恺从电脑边赶了下来。一脸不情愿的让位后,赵道恺好奇的问道:

    “啥正事?”

    “嘿嘿,一场围棋比赛。”

    “哦。”

    听说李襄屏要下棋,对围棋没啥兴趣的赵道恺不想继续待下去了:

    “那行你下棋吧,我明天再过来。”

    李襄屏挥挥手:“好的你先回去,回去后记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和你妈谈条件哟。”

    等赵道恺走后,李襄屏先召唤老施:“定庵兄,定庵兄,在吗?”

    “在呢。”

    “那可曾休息好?”

    “嗯,刚才小憩一会。”

    李襄屏哈哈一笑:“哈哈那行,想必你现在肯定技痒,我等下让你下一盘棋。”

    李襄屏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登陆联众,找到红桥所说的比赛专用服务器,他看到红桥开了一个密码房,里面有众多带着“丐帮*”的马甲,李襄屏知道这就是自己帮会的大本营了,大伙应该在商议如何排兵布阵。

    找红桥要到密码,“白衣少年”进入房间。

    “白衣!哈哈白衣老大终于驾到......”

    “靠,白衣你这家伙还舍得来呀,我都快急死了......”

    “白衣好,呵呵,这次既然有白衣出手,想必我丐帮胜算大增.......”

    李襄屏熟练的和众帮众打过招呼,然后静待组织者红桥卧龙分配任务。

    由于这几年一直在学棋的缘故,李襄屏倒也有很多时间在网上下棋。而在如今这个年代,以他这种接近职业的水平也算是网络高手了,因此很容易引人注目。

    而这年头要成为围棋网站的网红无非就几大要素,第一:棋力强,第二:在线时间长,下棋多,比较活跃,第三:会说话。

    李襄屏算是具备前两个条件,至于第三条,他虽然称不上有多能说会道吧,但胜在他由于年龄小,在以往的时候和谁说话都比较礼貌。这样一来二去,他也成了围棋网站的一个小小网红,在网络上交了诸多朋友。

    至于自己的真实身份,虽然李襄屏从没在网上和任何人说过,但他知道这瞒不过有心人。毕竟围棋圈子就这么大,业余高手以上的圈子就更小,喜欢活跃在网上的小之又小。因此除非刻意隐瞒,那么就像自己知道很多业余高手的真实身份一样,肯定也有有心人清楚自己的身份。

    最最起码,李襄屏清楚红桥肯定是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

    等人员全部到齐后,红桥卧龙开始对比赛做安排了:

    “靠,斧头帮这次绝对是来者不善呀,多文这个家伙,大家看他们坐在前面那几台,这些马甲连我都没见过,肯定都是请的外援,现在没有办法,我们也只能见招拆招了。好了现在我来安排一下台次,老美,你今天坐第一台,轻薄,你上第二台,呆呆......白衣,你今天就坐第五台吧,他们今天在五台排的就是他们的多情天王,我记得你以前好像切过他一盘吧?只要不是后面换了人,那你拿他还是有一定把握......”

    李襄屏笑嘻嘻的回了一声“遵命”,然后闪出房间准备去下棋。

    这种网络对抗本来就是图个热闹,大伙凑在一起好玩,那么对于这种比赛的胜负,李襄屏其实是并不在意的。

    更何况他今天根本就没准备自己出手,想让自己身体内的另外一个灵魂去过过瘾,顺带掂量掂量施襄夏施大棋圣的份量,因此对于安排什么对手他根本就无所谓。

    只是当李襄屏走出房间后,当他看到坐在第4台的那个人,准确的说,是他看到“斧头帮*本因坊秀逗”这个马甲,李襄屏突然改变主意了。

    他回过头重新找到红桥。

    丐帮*白衣少年:“老大我跟你商量件事。”

    丐帮*红桥卧龙:“嗯?白衣啥事?”

    丐帮*白衣少年:“今天请把我换到第4台吧。”

    丐帮*红桥卧龙:“哦?”

    “哈哈哈哈.......”

    见到赵道恺现在这份模样,李襄屏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赵道恺被他笑得恼羞成怒:“笑什么笑?不许笑!这个条件还不高吗,好像你能做到似的。”

    只不过这小子眼睛只亮了一下,随即很快黯去:“不行,你说的这招没用,这事得我妈点头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在我家都是我妈做主。”

    想起赵道恺家里的情况,李襄屏心里一乐,他双手一摊,装作为难的说道:

    “是呀,我怎么忘了廖阿姨?面对你妈的话,那就真没什么办法,我估摸着吧,你要真想弄台电脑的话,那怎么着也得跟你妈签订几条不平等条约才行。”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要签订什么样的条约才能让我妈答应,襄屏你鬼点子多,你现在帮我想想,我跟我妈提什么条件好?”

    李襄屏试探着说道:“要不答应你妈,保证下学期所有功课都能及格,这样让你爸跟你买台电脑。”

    赵道恺面露为难之色:“这个....这个条件会不会有点太高了?”

    “哦,这是为何。”

    李襄屏摇摇头:“对此人我也不是太熟,只知道他真名叫敖郎,今年可能还不到18周岁,是一位两年前定段的职业棋手.......”

    “襄屏,襄屏。”

    “废话,这还用你说.......”

    赵道恺一脸鄙视的看向李襄屏,从这家伙的神态就能看得出来,他和他妈签订“不平等条约”,那绝对是家常便饭:

    赵道恺眼睛一亮:“有道理呀......”

    李赵两家不仅是世交好友,其实还是姻亲,也就是李襄屏的大伯娶了赵道恺的大姑,而两人的父亲以前也是同学,据说关系比他们两个小的还铁。

    李襄屏听了微微一笑,在明代围棋的“三大派”中,所谓“新安派”的大本营就在徽省,并且在明清两朝,徽省的确是名家高手辈出,因此老施有此一说并不奇怪。

    “仅是多文的话其实并不足虑,他毕竟偏居一偶,无非约得太多人助拳,现在我们真正担心的,却是斧头帮的另一位帮主多情天王。”

    “我靠,你丫真是太幸福了,真是没有天理,为什么生病的那个就不是我呢。”

    李襄屏仔细观察好友,想再次确认一下这家伙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生病”,然后笑着对他说道:

    “你想要这玩意很简单呀,你只要回去跟你爸说去,告诉他我爸跟我卖了台电脑,那你爸还能不跟你卖?”

    李襄屏还没跟老施介绍完情况,却是赵道恺如约过来找他,李襄屏见状也只好终止和老施交流。

    等赵道恺进来,这家伙看见那台电脑就眼冒绿光,打听清楚来路后,他冒出一句让李襄屏忍俊不住的话,:

    “呵呵,听你这么说来,你丐帮岂不是兵强马壮?”

    “是的,我方虽然实力不俗,不过对手斧头帮同样来头不小,他们的帮主一共有两位,一位叫“多文天王”,另一位则称“多情天王”,多文乃徽省人,曾拿过一次徽省冠军,他不仅棋艺精湛,还多才多艺,写得一手好文章,兼之性格豪爽,喜好在网上交结朋友,因此当他手创“斧头帮”的时候,一时间从者如云,声势直追我丐帮。”

    听说多文是徽省人,老施在那接了一句:“徽省自古出高手。”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未来游戏创始人绝世医宠,异瞳五小姐至尊狂徒红色冷锋偶像练习生我有一棵小橡树我的脑洞是个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