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梦十八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在这4个人当中有一对老年夫妇,他们是李襄屏的爷爷和奶奶,两位老人家现在正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孙子。

    除了他们两位之外,另外两位同样是一男一女,那位男的40多岁,他是李襄屏的主治医生,姓任。而那位女的却是一位20出头的护士,姓杨。

    “任医生,我孙子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李襄屏的爷爷开口问道。

    “这个......”

    那位任医生今年40多岁,要说这位可不简单,他是这个医院乃至整个金陵最好的医生之一,国内赫赫有名的儿童医学权威,不过面对李襄屏爷爷的问题,任大医生却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奇怪呀,我们对孩子进行了各项检查,从脑电波到心电图,再到各项血液指标,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啊,可孩子怎么就一直昏迷不醒呢。”

    “哼!一帮庸医。”

    李老爷子闷哼一声,然后不再理会任大医生,而是转对李襄屏奶奶说道:

    “老伴,我看这个样子下去肯定不行,转院!现在必须马上考虑转院,要把襄屏送到申城或者京城去治疗。”

    李襄屏奶奶虽然也是一脸焦急,不过看上去却要比爷爷更冷静,也显得杀伐果断得多,听了爷爷的话,奶奶没有任何犹豫,她点点头:

    “是的,现在不能再拖了,连个病因都查不出来,这是什么破医院呀,老头子我看这样,你现在马上和老赵联系.......”

    瞧瞧,奶奶连下一步的举动都已经想好了。

    见到两位老人家如此态度,任大医生更不敢说话了,先不说因为查不出病因,这让他本来就觉得有点理亏在先一样,更何况面前二位的身份他可是知道一点,标准的老革命,绝对不是他能够得罪得起的。

    其他不说,光是李襄屏奶奶口中的“老赵”,任大医生就知道,这可是本省的一位大人物,这个小孩之所以能住进这个高干病房,就是那位“老赵”打的招呼。

    就在病房里气氛有点尴尬的时候,这时突然又有另外一个人冲进病房,这人一边冲了进来一边还在嘴里嚷嚷:

    “襄屏,襄屏到底是怎么了.......”

    看见来人,李襄屏爷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劈头盖脸就是一番训斥:

    “哟嗬,原来是我们的李大老板大驾光临啊,真是难得难得稀客稀客,怎么了,李大老板不去忙你的赚钱大计,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儿子了?”

    来人自然是李襄屏的父亲李远湖,在李襄屏比赛期间,他正好在京城谈一桩生意,得知李襄屏昏迷的消息,他直到现在才赶了过来。

    面对自家老头子的怒火,李远湖李大老总自然是不敢反驳,眼见有外人在场,他只好当做没听见,而是转向李襄屏的奶奶:

    “妈,襄屏到底是什么情况?”

    “唉,两天前突然昏迷不醒,直到现在也没醒过来,问是什么原因,医生却又说查不出问题,真是急死人了。”

    “哦?”

    李远湖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任大医生。

    “您是李先生是吧,情况是这样的......”

    眼见李远湖长得有点面善,至少没有他家老爷子那么凶,任大医生推推眼镜,准备换一个人解释。

    只可惜他的解释再次被人打扰,而这次打扰他的,却是那位姓杨的美女护士:

    “眨眼了眨眼了!,我刚才好像看见,孩子好像眨了一下眼睛。”

    杨护士这话一说出口,任大医生自然就顾不上解释了,包括他在内所有人都停止交谈,重新围站在李襄屏的身边。

    而就在这个时候,仿佛刚做完一个很长的梦,一个奇怪甚至称得上诡异的梦,李襄屏悠悠醒来。

    李襄屏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爷爷奶奶那焦急的神色,一股暖意涌上他的心头。

    “爷爷,奶奶。”

    “诶,乖孙子。”

    爷爷满面红光,奶奶更是喜极而泣:

    “襄屏,快告诉奶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对了,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我...我现在,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李襄屏当然不是真累,他只是想趁这个机会,好好消化一下刚做的那个梦而已。

    “好的好的你休息,你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再陪奶奶说话。”

    天大地大病人最大,李襄屏既然提了这个要求,其他人自然是从善如流。

    只可惜李襄屏注定“休息”不成,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却是又有人来到病房:

    “哦,襄屏已经醒了吗?哈哈,襄屏你看谁来了,赵爷爷带道恺来看你来了。”

    李襄屏这下终于不想“休息”了,他双目死死盯着赵道恺不放:

    “这小子,他到底有没有和自己一样穿越呢?”

    这是李襄屏见到赵道恺之后的第一念头。

    秦淮区,金陵市第一人民医院,在一间高级病房里,李襄屏躺在病床上,他现在双目紧闭,人事不省。

    不过他现在虽然没有清醒,看上去倒是脸色红润,呼吸平缓。而就在病床周围,现在有4个人围站在那密切注视着他。

    现在这第三次,李襄屏能战胜“苦手”吗?

    结果不出少数行家所料,李襄屏再次宿命般的输给燕青,成功入段仅需的一胜依然还是没有等到。

    比赛进行到这个份上,所有人心里已经非常清楚:李襄屏危险了,他是真正的危险了!

    于是就这样,9连胜之后4连败,李襄屏在再次定段失败的同时,也让他成为整个赛场最吸引眼球的人物之一。

    尤其是赛后发生的一件事情,甚至可以把这个“之一”去掉,让他成为整个赛会最吸引眼球的人物。

    那就是在比赛全部结束之后,或许是因为深受刺激,或者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13岁的少年李襄屏突然昏迷不醒,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醒来,直到现在还在住院观察。

    事实上在开赛以后,李襄屏也确实不负众望,他前9轮怒涛般的9连胜,甚至从赛后来看,冠军获得者刘渊博唯一输的一盘,就是败在李襄屏之手。

    然而正当所有人以为李襄屏提前定段已经毫无悬念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或者说,悲剧发生了。

    因为李襄屏虽然实力出众,他的棋才也得到棋界一致认可,但他有个弱点却同样众人皆知:那就是他心理素质不行,抗打击能力极差。

    就在3天以前,本年度定段赛最后一轮打响,结果同样不算意外,在比赛中,李襄屏技术动作严重变形,他早早呈现脆败之势。

    要说这位叫燕青的少年虽然棋力棋才一般,从赛后看,他也仅以第19名的成绩勉强入段,但是他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李襄屏的“苦手”。

    李襄屏从11岁起开始参加定段赛,他出众的棋感,敏锐的反应早就赢得围棋界一致认可,然而有一个事实,一个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事实,在前两次比赛中,李襄屏都曾经败在燕青手下。

    在刚刚结束的本年度定段赛中,最吸引眼球者并非以12胜1负夺得本年度冠军的刘渊博,同样不是以本年度最小年龄定段者陈耀月,甚至不是今年终于成功入段的美女棋手毛家君,而是一位名叫李襄屏的13岁未能成功入段少年。

    在今年参赛的这些棋童中,李襄屏实力出众,早在比赛之前,他就被国内围棋界一致看好,认为他在22个定段名额中夺走一席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是的,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个意外,李襄屏只是入段的步伐被延缓而已。

    然而有少部分熟悉内情的行家却知道,这个时候的李襄屏已经危险了。

    不为别的,因为在第12轮,李襄屏遇上了燕青。

    第10轮,李襄屏被陈耀月阻击,未能实现提前定段的愿望。

    第11轮,李襄屏意外败给美女棋手毛家君,再次延缓定段的步伐。

    2000年8月,金陵市,秦淮区。

    一年一度的全国围棋定段比赛刚刚在这里结束.

    由于每年参赛人员主要以未成年人为主,因此这个比赛通常都是放在暑期举行。这也算是定段赛的惯例了。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洪荒神话之儒门至圣都市之最后一个圣人猎光(星际)万千厉鬼都在排队要对我表白佛系小妾现代豪门日常[古穿今]盗墓之我是汪家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