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礼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只是这些事情实在不足以为外人说道,算是自己家里的私事吧,特别是现在和老施还不熟的情况下,那李襄屏自然更不愿和他谈及相关话题。

    而施大棋圣显然也不是那种情商不足的人,觉察到李襄屏的不高兴,他也很识趣的闭嘴。

    “咦?那是何物?”

    “什么东西,老施你想说啥?”

    “桌上的东西呀,听你父说这是那位女子送给你的礼物。”

    “你说的原来是这个啊。”

    看到老施所指李襄屏笑了,并非什么稀罕玩意,一台笔记本电脑而已,那是想到李襄屏最少还要留院观察半个多月,送给他解闷用的。

    听到老施提醒,李襄屏过去摆弄那台笔记本电脑。

    “呦呵好家伙,还是IBM呀,这年头一台这玩意好像需要2万多吧,还真是花了血本.......”

    李襄屏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心想这位“林阿姨”还真是有心了。

    这台电脑到底是谁出的钱呢?李襄屏知道这肯定是自家老头子出的钱,然而现在的关键并非是谁出的钱,李襄屏相信只是父亲李远湖的话,他肯定没那么细心,会想到搬台电脑来给自己解闷。因此从这个角度说,他还是要领那位“林阿姨”的情。

    “定庵兄肯定没见过这玩意吧,我跟你说这可是高科技,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晶。”

    老施已经在李襄屏体内待好几天了,他现在当然知道这位就是个老古董,怎么形容呢?他仿佛一个沉睡了几百年刚清醒过来的人一般,别说是电脑了,一辆自行车都能让他啧啧称奇。

    “那此物有何用途?”

    “这.......”

    必须承认老施这个问题还真把李襄屏问住了,电脑他虽然常用,然而对他这个外行来说,这玩意其实就是个休闲工具啊,主要就是用来看碟打游戏的。

    李襄屏眼珠一转,他笑着对老施说道:“此物可以用来下棋,哈哈定庵兄,要不要用此物来下几盘呀。”

    “啊?!此物还能用来下棋。”

    “那是当然,定庵兄你稍待片刻。”

    李襄屏一边说着这话,一边继续摆弄那台笔记本。总算还好,这间高干病房的条件相当不错,还真被李襄屏找到了网线接口,一番折腾后连上网络,李襄屏开始下载对弈软件。

    “您输入的域名并不存在,请检查后重新输入.......”

    看到这样的提示李襄屏摇头苦笑,现在才是2000年啊,后世最大最流行的几个对弈网站现在都还没有。

    李襄屏稍微想了一想,然后自言自语来了一句:“老联众,老清风,真真正正是久违了呀......”

    在如今这年代,最大最有名的对弈网站当然就是这两个,只不过到了后世以后,联众算是没落,清风更是早就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因此这两个网站只能留在老棋迷的追忆中。

    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李襄屏总算把这两个软件下载完毕,对于这年头的网速,李襄屏实在是吐槽不能,然而没有办法,在没有WLAN,没有4G3G的年代,他知道今天的网速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烂网速并没影响到李襄屏的热情,等两个对弈软件都下载完毕后,他兴致勃勃的对老施说道:

    “好了定庵兄,现在都弄好了,你要不要来一盘?”

    要说他这种别扭也是人之常情,李襄屏记得就在前世的这个时候,自己一直不怎么喜欢这位“林阿姨”,总认为她就一绿茶婊。所以很长时间故意叫她“姐姐”,而不肯叫她阿姨,这让李远湖哭笑不得的同时,也让父子之间有点隔阂。

    而李襄屏刚才对待那位“林阿姨”的态度,那纯属一种惯性使然。他以前就是这种态度的,那总不可能在刚刚穿越之后,马上就来个态度180度大转弯吧?这岂不是更让人怀疑?

    他母亲是死于绝症,生老病死在所难免,因此尽管有年幼丧母之憾,李襄屏却也知道这事怪不得任何人。更何况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那点伤痛早就已经冲淡不少。再说人老施说这话也是出于好心,一个人好心说出来的话,李襄屏当然是不方便反驳。

    “对了,襄屏小友既然年幼丧母,而我刚才又见那女子与你父举止亲昵,莫非她是你后母不成?”

    李襄屏冷冷道:“非也,她不是我的后母。”

    那位“林阿姨”现在的确还不是李襄屏的继母,不过在几年之后,她就真正获得这个称号了。

    真要说起来,李襄屏对这事其实没多大意见,这位“林阿姨”不仅对自己不错,对李远湖也算真心,特别是在几年之后,也就是李襄屏在十六,七岁左右,李远湖的事业遇到一次危机,一次很大的危机。所谓患难之中见真情,李襄屏认为也正是在那次危机中那位“林阿姨”的表现,她才获得自己家里人的一致认可,也是在化解那次危机之后,李远湖才正式娶她过门。

    然而要怎么说呢,李襄屏虽然对这位“林阿姨”没意见,但是不代表他心里不别扭。

    李襄屏冷冷打断他:“什么也不是,她并不是我什么人,好了定庵兄,咱们不提这个了,现在还是继续说说你的事吧。”

    “奇怪呀,那位女子说是你母亲吧,看年纪却也不对,你父亲让你喊他阿姨,你却偏要叫她姐姐,那么这位女子到底是何人?对了还有你母亲呢,你生病住院,怎么一直不见你母亲来看你?”

    李襄屏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谁能想到堂堂施大棋圣,居然是个如此八卦和嘴碎的人。李襄屏本来是不准备理他的,可转念一想,现在看来至少在短时间内,这家伙应该是没法离开自己的,那么让他了解一下自己的社会关系,好像也很有必要。

    “哦,那是何人?”

    李襄屏终于不耐烦了,他冲老施发火道:“喂喂老施,我说你这人烦不烦?还棋圣呢,有你这么八卦的棋圣吗,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你以后自然会知道。”

    “襄屏小友却也无须难过,这几天经我观察,你那祖父祖母对你极为疼爱,即便你这难得一见的父亲,言辞之间也对你关爱有加,舔犊之情溢于言表,因此丧母之痛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李襄屏轻轻“哼”了一声,不再不开口说话。

    李襄屏一翻白眼:“刚才你没听到吗,那位男子我叫他爹。”

    “我知道男子是你父亲,可那位女子.......”

    李襄屏点点头:“不知者不怪,你却也无须道歉。”

    李襄屏的生母的确在8年前已经离世,她死于女性最常见的那种乳腺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李襄屏从小缺乏母爱。

    听李襄屏语气中带点萧索之意,现在老施倒是反过来规劝他:

    “我那母亲,却是八年前已经离世。”

    “啊?!抱歉抱歉,襄屏小友。”

    李远湖并没在病房待多长时间,人家还在京城有一桩大生意要谈呢,他嘱咐李襄屏好好在金陵休养,要听爷爷奶奶的话,然后就和那位“林阿姨”告辞离开。

    等两人走远,还没等李襄屏开口,却轮到老施率先八卦了:

    “襄屏小友,两位来者是你何人?”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医品至尊妖孽直播之神级变声怪春意浓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这个反派萌吐奶[快穿]邻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