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秦淮五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个,现在大家好像都习惯把马湘兰排在首位。”

    李襄屏点点头:

    “秦淮八艳,湘兰居首”,这个排名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虽然后世也有人把柳如是排在第一,但把马湘兰排在第一好像更能得到大家认可。”

    而马湘兰之所以能排名第一,不是因为她的年龄更大,真论年龄的话,她都要算是柳如是陈圆圆这些人的奶奶辈。

    她之所以能排第一,主要还是此人的才气,论才华,她是秦淮八艳里当之无愧的大姐大。马湘兰是明代女诗人、女画家。据《秦淮广记》载,她名守贞,字湘兰,小字玄儿,又字月娇;因在家中排行第四,人称“四娘”。她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的美誉,恰似那绽放在秦淮河畔,旷达豪爽、才情无双的清雅幽兰,在浊世淤泥中保持自己的高洁。

    其他不用多说,到了现代,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有马湘兰的兰花画册,另外日本的东京博物馆收藏一幅她花的“墨兰图”,被日本人奉为珍品。李襄屏认为仅凭这点,马湘兰排名第一应该就当之无愧。

    “道恺你知道吧,马湘兰虽然在秦淮八艳中排名第一,可是在秦淮五绝中,她却要敬陪末座。”

    “哦?!”

    听到这赵道恺的兴趣越来越高:“那其他几位......”

    “排名第4的,是柳如是。”

    “啊!?你刚才还说柳如是的才华可能比马湘兰稍逊一筹,那她的排名怎么更高?”

    李襄屏微微一笑:“那是因为有“水太凉”的加成。”

    赵道恺先是一愣,不过马上明白过来: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不错不错,这个排名没毛病。”

    “水太凉”的故事自然就没什么还说了,那是柳如是相好钱谦益的那点破事。

    想想晚明那会,整个社会上结社风气浓厚,东林党、复社、几社,一个个互相抱团,砥砺士气,希望挽朝政于颓危。而这些社团的领袖钱谦益、吴梅村、龚鼎孳、侯方域、冒辟疆、陈贞慧、方以智、陈子龙等人,却又都是青楼常客,一来二往,他们就把众名妓发展成成为革命同志了。

    可是当男人们变节的时候,这些名妓仍坚守忠贞大义,反过来成为他们的精神导师。凭借这个加成,把柳如是排在马湘兰之前,那当然也说得过去。

    聊到这里时候,赵道恺的兴趣越来越高:

    “那其他几绝,襄屏快说说其他几位都是谁。”

    “秦淮五绝中的第三绝......”

    说到这李襄屏装模作样卖了一下关子,他转头对那位古装美女笑道:

    “绣琴姑娘知道这第三绝是谁吗?”

    出乎李襄屏预料的,那位古装美女点点头:

    “听说他们是把绣琴排在第三,是这样吧?”

    李襄屏听了大笑:

    “哈哈哈没错没错,秦淮五绝中的第三绝,那恰恰就是绣琴姑娘了。”

    这一刻的李襄屏笑得很开心,只有赵道恺还懵懵懂懂,不过人赵道恺毕竟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草包,他很快醒悟过来:

    “哪个绣琴,难道,难道是那个....那个和施襄夏下过棋的那个......”

    李襄屏点点头:“没错,就是那个绣琴,因为她和施襄夏下过棋,所以绣琴姑娘在中国围棋史上留下大名,也算是在围棋界拥有一席之地吧。”

    李襄屏说的这个人,却是清代乾隆年间秦淮河畔的一代名妓,赵念对此人推崇备至,夸她“天姿巧慧,容貌娟妍,娟娟静美,跌宕风流”。并把她排在秦淮五绝中的第三绝。

    而作为一名现代人来说,尤其李襄屏还是一位曾经的冲段少年,那么对此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因为她曾经和一代棋圣施襄夏下过棋,并有棋谱流传至今。

    这其中尤其是一盘让九子局以及一盘让十一子局,那更被誉为让子局中的名谱-----要知道自从围棋诞生以来,从古至今留下的棋局名谱多如瀚海,而在所有的名局名谱中,对子局的数量明显要多于让子局的数量。

    甚至在让子谱中,虽然也有像“血泪篇”这样的天下名谱,然而只要稍微注意就能发现,流传下来绝大多数让子局名谱,基本都是让二子,让三子,最多不超过让四子居多。

    而施襄夏和绣琴下的那两盘,可能算是围棋名谱中让九子局和让十一子局的孤篇,可以说正是因为这个“孤篇”的意义,那两张棋谱和绣琴才地位特殊。

    “怪不得了。”

    赵道恺先看看李襄屏,然后又瞅瞅那位叫绣琴的古装美女,最后他冲着李襄屏直乐,他这时终于知道,自己这个死党今天为什么会如此兴致勃勃了。

    赵道恺说道:“呵呵,别看绣琴姑娘被施襄夏让一大把,可我听说她的水平其实不错,襄屏,是不是这样啊?”

    听赵道恺这样说,李襄屏微笑点点头,他同样瞅了那位古装美女一眼然后才回答道:

    “水平是不错,这样说吧,假如绣琴姑娘来到现代,她如果在网上下棋的话,假如没有很稳的1D以上水平,那还真的未必能稳赢她。”

    赵道恺讶道:“真有这么高?不可能吧,那岂不是说连我都未必是他对手?”

    李襄屏一听这话乐了,作为好友,他当然知道赵道恺是什么水平,赵道恺在围棋网站上的几个ID基本都在2K到2D 之间,也就说他的真实水平在业余5级到业余初段之间。李襄屏看着赵道恺笑道:

    “从那两张棋谱来看,绣琴姑娘应该具备业余5级到业余初段水平,这一点应该是没疑问的,所以就你这臭棋篓子,那还真的未必是人家绣琴姑娘的对手。”

    “哈哈不是对手不是对手......”

    赵道恺对李襄屏贬低自己的棋艺毫不介意,他现在还是对“秦淮五绝”更感兴趣:

    “对了五绝你刚才说了三个,那剩下两位呢?”

    李襄屏笑道:“五绝中排名第二的,此人虽非秦淮八艳中人物,却也和秦淮八艳有一点关系。”

    “哦?这话怎么说?”

    “在秦淮八艳中,大家公认最漂亮的应该是顾横波,然而在当时,她的名气却远不如另外一个名妓卞玉京,道恺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这我哪里知道,难道襄屏你知道?”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看了你老赵家那个直男前辈留下来的回忆录,我好像发现了一点线索。”

    “什么线索?”

    “那是因为卞玉京有个好妹妹。”

    李襄屏对赵道恺笑道:“卞玉京有个妹妹叫卞敏,据说她比顾横波还要漂亮,赵念夸她“颀而白如玉肪,风情绰约,人见之,如立水晶屏也”,因此把她排在秦淮五绝中的第2。”

    “嗯,仅仅因为漂亮就排在第2?不是说那个时候.......”

    “当然不是,据说这位卞敏除了人长着漂亮之外,她还有一副好嗓子,精通音律,她的琴技,箫...萧技在当时的秦淮河畔无出其右,这才被你老赵家那位直男前辈排在第二。”

    听到这里,赵道恺面露猥琐笑容,那种所有男人都懂的猥琐笑容,他对李襄屏挤眉弄眼:

    “原来是这样啊,哈哈排得好排得妙,现在我认为我家那为老前辈排得一点毛病没有,襄屏你说是不是呀。”

    “嘿嘿。”李襄屏露出和赵道恺一样的笑容。

    “呸!”

    旁边的古装美女脸色微红,稍微转过头去呸了一口。

    要说李襄屏和赵道恺两人虽然纨绔,但却不是脸皮很厚的那种纨绔,见到那位叫绣琴的古装美女这幅模样,赵道恺连忙开口:

    “那秦淮五绝之首又是谁?你小子在这跟我说得头头是道的,可这个秦淮五绝的名头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对了,你小子最爱胡说八道,这个该不是你杜撰出来的吧。”

    李襄屏嘿嘿一笑:

    “当然不是,秦淮五绝之所以名头不显,恰恰就是因为和这个五绝之首有关。”

    “啊?!这是为何?”

    李襄屏正想解释的时候,可是他无意中抬头,却发现那个叫绣琴的古装美女表情好像有点奇怪,他心里一动:

    “这个,我想这个五绝之首...绣琴姑娘应该知道吧。”

    李襄屏突然转过头去,他对那位叫绣琴的古装美女说道:

    “绣琴姑娘知道这个五绝之首是谁吗?”

    “秦淮五绝之首,名字却是叫葛嫩。”

    出乎李襄屏意外的,那位古装美女竟然没有推脱,他还真的开始跟赵道恺解释,更让李襄屏觉得奇怪的,这一刻他觉得那位叫绣琴的美女表情有点奇怪,李襄屏感觉她竟然像是在用一种缅怀的语气说话:

    “这位葛嫩前辈,她不仅色艺无双,她甚至还在清兵南下的时候,与孙克咸在福建起兵抗清,兵败后被俘。清军将领听闻她是名妓出身,便欲冒犯,葛嫩前辈大骂,嚼舌碎,含血喷其面,随后被杀死,死得极其壮烈。”

    说到这她顿了一顿,先看看李襄屏,又看看赵道恺:

    “现在你知道她为什么能排在五绝之首,而秦淮五绝又声名不显了吧?”

    李襄屏微微一笑:“为什么说秦淮五绝比秦淮八艳更权威呢,那就只能先说说这“五绝”到底都是哪些人,这样跟你说吧,五绝和八艳相比,人员有重叠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比如大家常说的秦淮八艳,道恺你知道公认的八艳之首是谁吗?”

    这样的问题当然难不倒赵道恺这样的纨绔:

    李襄屏压压手,对赵道恺做个你稍安勿躁,,先听我说完的手势,然后他继续说道:

    “如果说秦淮八艳算一个IP,那秦淮五绝则是另一个IP,这个IP同样诞生在清代......”说到这李襄屏冲赵道恺一笑:

    “说起来这个IP还和你老赵家有关,那是在清代嘉庆年间,你们老赵家出了一个直男,名字叫做赵念,此人年轻时候常年流连于秦淮水榭,阅女无数,晚年他写了一本叫名叫《后板桥杂记》的书,书名很文雅,一般人还以为是郑板桥写的呢,其实不是,这其实是你老赵家那位直男追述其早年在秦淮青楼的见闻而成。嗯,这本书如果翻译成现在的白话,或许可以称为《一个老司机的回忆录》。”

    “正是在这本书中,你老赵家的那位直男老前辈首次提出了“秦淮五绝”这个IP,这个IP虽然没有秦淮八艳那么大的名气吧,但却公认更权威,只是因为其他一些原因,让这个IP不太为人熟知而已。”

    “哦?”

    听到这赵道恺来了兴趣:“既然你说更权威,那为什么知道的人不多呀?对了,这“秦淮五绝”到底都有那些人?”

    想到今天既然不是走天上人间那种普通套路,这一刻的李襄屏也只好换个套路,他装模作样做温文尔雅状,用自以为最有礼貌的声音对面前的古装美女说道:

    “请问美女如何称呼?”

    “先生叫我绣琴就行。”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襄屏自己都笑了,而赵道恺和那位叫绣琴的古装美女也笑了。

    李襄屏接着说道:

    “从晚明到清代中叶,秦淮河畔的青楼文化那是相当发达,在这期间,叫得上名号的名妓那是相当多。仅有文献可考的就有121人之多,秒杀历朝历代的名妓规模。比如大家熟悉的秦淮八艳,就是这一名妓群体中的当家花旦。现在我们说起秦淮八艳都很耳熟能详的样子,不过道恺你可能不知道吧,其实这个称谓并非源自明末,而是诞生于晚清。那是在咸丰年间,一个名叫叶衍兰的进士写了一册书叫做《秦淮八艳图咏》,这才一不小心把秦淮八艳这个IP给做火”。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说的秦淮五绝又是什么来路?”

    不过还真别说,遥想几百年前,某前辈老司机在评价秦淮八艳中据说最漂亮的顾横波时,称她是“庄妍靓雅,风度超群,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肢轻亚”,这话翻译成现代文的话,这分明就是说一个天使脸孔魔鬼身材的长发美女嘛,如果用粗俗一点的形容,这个叫做肤白腿长会卖骚,而面前这位,以李襄屏一个老司机的眼光,显然够得上这个标准。

    想到这李襄屏瞄了赵道恺这家伙一眼,心想还真别说,这次为了招待自己,这位发小兼死党这次还真是花了一点心思和血本。

    这个局是赵道恺安排,这个美女会点围棋他其实知道,他这时只对李襄屏另外一个说法感兴趣:

    “秦淮五绝?我说襄屏,我只听说过秦淮八艳,啥时候冒出个秦淮五绝?”

    既然在美女在侧嘛,李襄屏当然不肯放过显摆的机会,他半是显摆半是科普的对赵道恺侃侃而谈:

    李襄屏听了一愣,继而大笑:“绣琴?美女竟然是叫绣琴!哈哈巧了巧了,传说中的秦淮五绝啊,美女既然是叫绣琴,那想必一定会下围棋喽?”

    古装美女做很假的惊喜状:“先生怎么知道?”

    见到面前的古装美女,李襄屏眉开眼笑。

    “你好你好。”

    李襄屏一边和面前的古装美女聊天应酬,一边用老司机的眼光打谅着对方。他一边观察一边还在心里感慨,心说这年头真是干哪一行都不容易啊,哪怕是最不需要技术含量的娱乐行业都是这样,瞧瞧面前这位小姐或者妈咪,这大热天的,穿一身古装也不嫌热?

阅读围棋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罪恶滔天无生客栈之浮生醉倾世舞妃要逆天偶像练习生之我是范成成幸村君今天又被我坑了[综]狂野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