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火烧藤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燕十八抬手射出一支带有烟花的羽箭,升到半空,呯的一声,狙弩营便开始点燃弩箭上的烟花爆竹,扳动机扳,轮番射杀。对岸的匈奴刚感觉皮盾被弩箭射中,看看并未射透皮盾,不由暗自欢喜,汉军的弩箭,果然不能突破自己手中的皮盾。

    匈奴士兵正躲在皮盾下欣喜间,就闻到刺鼻的火药味道,紧接着便有皮盾烧糊的臭味钻进鼻孔。乌锥稚站在护盾阵的后方,见弩箭射在皮盾上,浓烟突起,瞬间便大火燃起,自己的五万守军,霎时就处在一片火海当中。大火来的突然,完全出乎乌锥稚预料。

    “弃盾撤退!”匈奴手中的皮盾,再不是匈奴的守护神,俨然成了催命的阎王,乌锥稚果断的命令士兵丢弃皮盾,迅速撤退。逃离河岸五里地后,乌锥稚下令清点士兵,刚才一场大火,一万守军就丧身火海。

    “狡猾的汉人!皮索阵准备,防止汉人铁马铁兵冲锋!”

    乌锥稚做好防备,却不敢再次靠近河岸,担心再一轮火箭射来,自己剩余的四万骑兵不保。等乌锥稚布置好防御阵型,迎接乌锥稚的却是两千战车。汉军的两万步兵十人一战车,整齐的排在面前,汉军战车的恐怖,乌锥稚早就见识,但一下子见到两千战车,乌锥稚还是头一遭。

    若是汉人的铁兵铁马,皮索还能阻挡一番,但汉人的铁质战车,全然不怕皮索牵绊,护在战车旁的汉军步兵,只需挥刀一砍,皮索就被宰做数节。与战车刚一交锋,乌锥稚便感到大事不妙,心里就盘算起如何脱逃。皮盾皮索失去作用,自己只有挨宰的份儿。

    燕十八等人,早就看到乌锥稚,燕七更是惦记着乌锥稚的左臂,前次李广一道箭气,毁掉了乌锥稚的右臂,燕七今天就想将乌锥稚左臂留下,做个全套服务。

    乌黑箭气一出,乌锥稚就头皮发麻,这箭气已是乌锥稚的催命符,箭气袭来,乌锥稚忙左臂挥剑抵挡,只一挡,便借着箭气势头,折身便逃,燕七哪里舍得,挺身就追,片刻间,战场上就不见了二人踪影。

    黄河河心地段,黑压压一片,全是甲胄齐全的汉军,驻在河心,任凭黄河浪起,巍然不动。而对岸的匈奴守军,皮盾遮盖,油亮的皮盾,被阳光一照,散射的光芒,让人难以看清全貌。

    “十八,这中行说也真是个人物,这皮盾组成的护阵,若非用火攻,真还难以应付。下令吧!”

    此时河间匈奴守将正是乌锥稚,亲自领兵驻守在河间,整日操练阵法,针对的便是狙弩营的箭阵,巨大的皮盾,并在一处,中间连个插针的地方都没有。皮盾收起,便是箭雨射出,虽不及弩箭威势,依靠皮甲皮盾接近汉军,必会给汉军带来较大伤亡。

    “李广,你宰杀我弟,断我右臂,此仇不报,我乌锥稚誓不为人。”乌锥稚满意的看着五万守军结成的皮盾护阵,心下暗自叹息,汉人还是比自己的族人聪慧,中行说这阉人,相出的这办法,正好弥补了匈奴防护薄弱的地方,汉军的弩箭部队,再不是魔鬼。

    “报!”河岸巡视的骑兵快马奔至乌锥稚身前。

    乌锥稚一声令下,沿岸便结起大片皮盾护阵,延绵五里河岸,具被皮盾护阵掩盖,根本看不清匈奴守军多少。

    此次徐平指挥渡河,准备的充足,狙弩营、新军、各地藩王抽调而来的两万精壮兵士,一同渡到河心便驻足不前,只待狙弩营引火杀敌。

    燕云十八骑此次也是协同作战,为的是扰乱匈奴指挥,两军交战时,只管袭杀匈奴将领,让匈奴乱做一团。

    春耕时节到河间,这是刘恒对李广的要求,也是徐平心里期盼的,但是如何突破匈奴河岸的封锁,李广还需再细细思量一番。前次登陆,靠的是狙弩营的强势压制,但匈奴吃过狙弩营的亏,皮甲皮盾护具齐全,狙弩营战力大打折扣。要想像上次一样顺利登陆,战法必须重新制定。

    “广儿在为何事烦恼?”李尚自从再次出任陇西太守后,便放手政务不管,全凭李广任意施政,每日只是以逗弄当户为乐。太守府内,李广只顾着低头沉思,恰好被抱着当户闲转的李尚看到,李尚见李广眉头不展,便知道有事为难。

    “父亲,皇上让孩儿春耕时收复河间,此时兵卒物资以齐全,唯独登岸计划尚未制定好,一时难以想出克制匈奴皮甲皮盾的法子。”

    “将军,对岸五里地,有大批汉军前来,领头的部队,好像就是拿弩箭的那支部队,后方似乎是汉人的铁马铁兵,随后有不少步兵,兵力不下十万。”

    “哼!皮盾阵准备,让汉军射完箭弩,便渡河追击,此战必要一雪前耻!”

    “少主好计策,如此一来,狙弩营的战力便不会受限,属下这就去准备。”

    三日后,狙弩营两千士兵,具都配备战马,人手一柄精钢重弩,配带箭盒二十,每人带烟花爆竹五十枚,引火之物齐全,在前方开路。新军三千人马领着两万精选出的步兵,推着两千战车尾随。其余十万老弱兵卒,尾随其后,押运着渡河物资,浩浩荡荡,朝着塑方开进。

    “这些物资,十八打算如何使用?”

    “少主,有了这些物资,恰好可以组建一支克制匈奴骑兵的奇兵,战车冲锋,可破除匈奴皮索,给新军冲锋荡清障碍,狙弩营加配重弩一千,战力翻倍,老弱残兵,正好用作后勤保障,防御修筑。河间再次被匈奴夺回,实乃因未能及时修筑防御工事,这十万老弱残兵,虽不能打仗,但用作后勤,倒也合适。”

    “火攻!”

    “如何火攻?”

    “十八,你让三茅务必在三日之内,做出万枚烟花爆竹,药量要足,竹节要薄,届时让狙弩营将烟花爆竹绑在弩箭上,点燃后射向对岸防守的匈奴,皮甲皮盾的优势便荡然无存,只需火攻,便可收复河间。”

    “皮甲皮盾而已,广儿春节时做的爆竹烟花,不正好派上用处了么?”

    李尚的话顿时让李广茅塞洞开,皮甲皮盾不正好怕火么?烟花爆竹不正是引火良方么?

    十二万老弱残兵,先先后后共用了将近一月,方才调集齐全,抵达陇西,李广早就等在塑方。起先,李广也是暗自头疼,虽说兵力徒增,但可战士兵,不足两万。但是申屠冶却是喜在眉梢,如此一来,正好充作苦力,打造甲胄箭弩。

    距离刘恒限定的时日不到二十日,申屠冶带给了李广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兵器营库存的甲胄箭弩,足可以在装备两万精兵。同时,申屠冶又打造了战车两千,恰好弥补了李广军中甲胄奇缺,战车不足的尴尬处境。

    “少主,有这些军资,再番收复河间,不是难事。”燕十八看着堆积在军营的物资,喜不甚喜。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夜夜贪欢:神秘老公不见面贴身战龙网游神话三国之逆天玩家妖女[快穿]透视小邪医海贼之一刀必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