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春耕去河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窦广国先是整理沿用的法典,刘恒亲授各郡太守十六方印,阐明各郡太守权益,重定各地藩王私兵食邑,虽未将各地藩王势力重新划分,但未削藩大好了基础。

    有朝廷法典在,各地年岁收获,具都详实反馈到长安,刘恒看过,方到,大汉并非国力虚弱,实乃各地藩王从中获利过多,致使国库空虚。也就从这时起,刘恒心底更加渴望尽快削藩,加大朝廷权重。

    “河间得而复失,皆因河间将少兵乏,无法抵御匈奴大军。漠北千里一线,朝廷分兵把守,实乃难以抽出多余兵力,驻守河间。诸位爱卿,河间之事,该如何定夺,倒是议上一议。”

    “陛下,收复河间,我朝兵力不足,当下诏征兵,及冠男子,当先服兵役,以解朝廷将少兵乏。”

    “我朝子民不足两千万之数,少壮者不及四百万,若都征来为兵,大汉土地,由谁来耕种?”

    刘恒的问话,让满朝文武皆哑口无言。张苍虽不明刘恒心思,但也是认为此番征兵,实为不妥。

    “陛下,前番河间收复时,不少藩王纷纷请命,愿派兵驻守河间,为陛下分忧,依臣之间,可从各地藩王私兵中,选调出小部分士兵,组成新军,驻守河间。”

    “上奏肯替朕分忧的藩王,都有哪些?”

    “以楚、荆、吴、燕、齐、赵为首六家藩王,各自都上奏愿遣五万精兵,其余各地藩王多少不等。”

    “好,不愧是朕的本家,朕允了,但无需各王劳伤元气,楚、荆、吴、燕、齐、赵,各派精兵两万足矣。”

    这可是天赐的削藩良机,刘恒怎能错过?各地藩王吃了个暗亏,但发作不得,只能从私军中挑选出老弱残兵应付。刘恒却全然不以为意,反倒借此机会,大加封赏,楚、荆、吴、燕、齐、赵六国藩王子嗣具都封侯,食邑却从各自封地割取。

    刘恒自登基以来,终于开始拿各地藩王开刀,大汉内部君臣上下一片祥和中,又暗暗渗出杀机。

    由窦广国执笔,代刘恒给李广写了一封信件,只一个意思,十二万老弱残兵,不日即将开赴陇西,如何处置,李广全权定夺。刘恒只要在春耕时,便要迁民河间,距离北方春耕时节,以不足两月,刘恒的要求,李广如何实现,就连窦广国也是替李广捏了一把虚汗。

    “少君所言甚是,朕早就打算命张苍为左相,周勃,打仗还行,治理天下百姓,则远不如陈平等人。”

    公元前176年,周勃被遣往封地,张苍正式担任左相之职。张苍任左相,窦广国变革前朝法典终于有了突破,法典的变革,大破了各地藩王抱团抗命的格局。

    中行说,这一汉匈交战期间的一个最大变数,关键时刻,重新整编了稽粥的部队,匈奴虽无过多铁器,但多的是皮甲皮盾。河间战事防御尚未筑起,稽粥便率十万精兵掩杀而来。皮甲皮盾虽不能尽数挡住弩箭,但大面积的抵挡了箭雨的覆盖,为避免狙弩营和新军出现伤亡,徐平只得退回陇西。

    “少主,狙弩营虽然犀利,但抵挡不住匈奴潮水般的攻击,匈奴的皮索更是阻挡了新军的连番冲锋。”

    “能相处这法子的,必是中行说,暂且修养军队,容我再想破敌之计。”

    “李都尉留在陇西,远比留在陛下身边更为妥当。”

    “盐铁不兴,大汉不兴,各地藩王处处掣肘朕的谋划,若我汉军遍配钢质重弩,何惧匈奴大军。”

    “周勃居相位,不能替陛下分担政务,应早作筹谋。”

    周勃乃是武将出身,刘恒要商议河间移民,周勃便不再发话。这事只有亲虽刘恒到过河间的张苍,最有想法。

    “河间地域平缓,四面环水,有新设水系蓝图,足矣养民十万。但若是河间驻兵过多,便只能当做锁定匈奴南下咽喉只用。臣认为,继续留狙弩营驻守,中都新军辅助,届时不仅可守住河间,尚且可以将河间再番打造成大汉粮仓。”

    张苍的话,得到朝臣的一致认同,同时也说到了刘恒的心坎。对李广,刘恒没有一丝怀疑,李广若要拥兵自重,早在自己尚未登基时,便可将河间打造的水泼不入,何须等到今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李广的崛起,让诸多朝廷重臣感到威胁,是以前番要治罪,今日要削权。

    河间得而复失,让长安一片愕然,诸王侯本在讨论如何在河间分一杯羹璞,尚未有皇帝首肯,便传来河间沦陷的消息。

    “少君,朕真的感到很累。偏身边仅你一人可替朕分忧,若李广也肯来长安,朕当省下不少心思。”

    “周勃今天在朝议之时,奏请朕收回狙弩营的统辖权力,却派重弩营和黄弓营换守河间,这不是让朕和李广心生芥蒂么?不聊这些了,漪房给朕揉揉,朕的肩头今日早起,便一直很疼。”

    刘恒躺在窦漪房膝上,昏昏欲睡,殿内的太监和宫女识趣的退到殿外,留给刘恒难得的一刻安宁,但这安宁并未维持多久就被北方匈奴的号角惊扰。

    “陇西将少兵乏,再分出重兵去守河间,并非善事,望陛下三思。”

    “此时容后再议,今日朝堂之上,暂且商议河间移民之事。”

    “由得他们去斗吧,朝堂上的大臣向来如此,即便是没有李广,也会寻个由头,你争我斗的不曾停歇一刻,如此也好,到免得他们逼着陛下做这做那的。”

    “是该让他们好好的争斗,朕也好自当中,寻得一些倪端,这干朝臣,不好领哪。”

    “可是又有朝臣,让皇上殿上为难了?”

    散朝之后,刘恒寻窦漪房解闷,刘恒知道,窦漪房虽无野心,但窦漪房的智慧,远非贤淑二字能总结。窦漪房不争,刘恒才敢放心的把天下交给儿子启,少窦广国不争,刘恒才敢放心的把启交给窦广国辅佐。

    “朕晓得李广的心思,如同漪房和少君一般,具都是打心底拥护朕,便是有天大的利益在前,若是有碍与朕,便看一眼也是不肯的。奈何朝廷诸臣,具都顾忌在心,唯恐朕削弱了他们的势力。将河间重归李广所辖,怕是要在朝堂之上,生起一番争端。”

    李广五千兵士收复河间,再次震动朝野,同时也让刘恒的帝位更加稳固。狙弩营,被人冠以李家军称号,与燕云十八骑齐名。周勃再次拜相,第一道奏折,就是请刘恒收回狙弩营统兵权力,同时奏请朝廷派重兵驻守河间。

    “陛下,河间乃匈奴南下咽喉之地,不容有失,今李都尉虽一时兵胜,夺回河间,但难免匈奴不会再番重兵夺回。可调狙弩营回长安驻守,另派重弩营黄弓营驻守河间,虽不低狙弩营战力,但也免去一方坐大,拥兵自重。”

    “河间本是李广开拓,若要换重弩营黄弓营驻守,恐招人非议。”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综]这个审神者有点方主神想谈个恋爱[综]末世之杀戮魔帝不正经恋爱屠户家的美娇娘[综]审神者宇智波炑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