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道音涤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婴孩儿罢了,哪里懂得这些,许是喜欢听你的声音,这才安静了。”

    “管他呢,只要当户喜欢,我便日日读给他听。”

    “好,既然当户喜欢,我便也喜欢,今后每日和当户一同听你读。”

    李广本不以为意,但佳儿认真,李广自然不肯说破,当真每日抱着当户,听佳儿读《道德经》,说来也怪,佳儿每日咏读间,当户就不哭不闹,反而咿咿呀呀的听的高兴。

    李广回来后,每日都同当户一起听佳儿咏读,每次当户听的睡熟,李广也痴醉安稳,如同入定一般。一连几日,原本躁怒的气息,居然隐隐平和下来。自天珠入体以来,李广始终感到自己易怒嗜杀,只是平日里不曾觉察,在河间同匈奴一战,再也克制不住,若非燕十八及时施针,李广此刻怕是早被天珠迷乱神志。

    李广在陇西享受着天伦之乐,刘恒在长安却过的不是滋味。匈奴来犯,中都太守迟迟不去救援,原本掌握在手中的河间,本该成为大汉的第二粮仓,此刻却又沦为匈奴的牧场。

    “少君,河间的事你如何看待?”

    “陛下,河间本是大汉门户咽喉,如今被匈奴染指,日后便是暗疮肌瘤。”

    “朕也知道,奈何兵力不足,若是从朝廷分兵久驻河间,必然少了对其他藩王的克制,天下依然大乱。”

    “河间不容有失,解铃换需系铃人,陛下可责令李将军戴罪立功,重新夺回河间。”

    “只能如此了,只是中都太守亦不能轻饶。”

    “李将军此时有将无兵,正好借河间战事,问罪中都太守,也好让新军再入李将军麾下。”

    “新军本是李广一手打造,留在中都更容易护定朕的根基,再组新军之事,还须从他出谋划。”

    “如此只能再次让李尚出山,李广才能名正言顺的在陇西招募新军。”

    “也好,此次少君再亲自去一趟,恩威并施,定要李广全力以赴,再次夺回河间,锁住匈奴南下咽喉。”

    “好名字,男儿不当户,何以治天下,当户日后必然会多孝顺你我,给弟弟妹妹们做好表率的。”

    “当户很懂事的,每日哭闹,只要我读《道德经》,便安静的在听。”

    “是尿了,只是我不会给孩子换襁褓尿褥,这才哭了。”

    佳儿伸手接过儿子,一伸手间,又是让李广气血上冲,佳儿自不知晓,手脚干脆利落的换好襁褓,又抱在怀中给喂了些乳汁,见又安稳的睡去,小心的放在床上,安顿好了,这才轻手轻脚的下床,轻轻的拥住李广,眼泪却止不住滴在李广胸前。

    “广哥哥终于肯回来看我,佳儿好开心。”

    “不哄你,这次回来,一定多陪着你。”

    “当户的名字,是谁给取的?”

    “是爹爹取的。”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李广终于睁开了双眼,昏睡了十天,李广再次感受到了初次穿越来时的皮肤灼热感,用手摸去,整个身底早就黏连成片。“好疼,当日只顾着教他们习武,却忘了教他们医务护理,真是百密一疏啊!”

    河间已失,李广没了去处,只好暂回陇西。陇西李府,李广回来了,佳儿不甚欢喜,却也哀怨不止。秋至时,佳儿便生产了,李府上下具都欣喜万分,唯独李广在河间未能赶回,让佳儿郁闷不已,好在有蝉君日日陪着佳儿。

    “留你一人在家中,辛苦你了,这次回来,便多陪你些日子。”

    “不许哄我。”

    佳儿本就未睡熟,被儿子一哭,便惊醒过来,伸手一摸,未寻到儿子,顿时焦急的坐起身来。原本在哄孩子睡觉,胸前衣襟不曾系好,猛的起身,耀眼的白光,倒是把李广看的痴迷。

    “广哥哥几时回来?快将当户给我,笨手笨脚的,把当户都弄的哭了。”

    “少主醒了么?”

    “应该是块醒了,脸色依然红润了不少,皮肤也不再发烫。”

    满月的小孩儿,早就长的好看,李广进到房内,却已然睡醒,正在用手抓着佳儿的头发耍弄。小脸儿粉嫩粉嫩的,水灵水灵的小眼睛,朝着李广的方向张望着。李广心生怜惜,满眼柔情凝的对视着,目不转睛,仿佛凝视着一件巧夺天工,活生生、水灵灵的艺术品,百看不厌。

    血脉的牵引,李广轻轻用手抱起,捧在眼前,婴孩儿乳香扑鼻而来。被李广抱在怀中,却又安稳的睡去,只是小手依然不安分,想要扯开李广的袍裳。李广觉得有趣,便用手指去逗,正耍的开心,感到手臂一阵温热,这温热的感觉逐渐扩散到手掌。

    满月婴孩儿,本就尿多,见儿子尿湿了襁褓,李广便顿时手足无措。当初抱起时容易,如今想要放在床上,却是万难,生怕一个不小心,伤着稚嫩的身体,只好无奈的继续抱着。谁料,李广的儿子平时一旦有尿,佳儿便及时更换,此时就等不见母亲换襁褓,便不依了,扯开嗓门大哭起来。

    李广回府后,先去看望父母,因佳儿产下麟子,李尚夫妇心情大好,未过多数落李广,便让李广先去探视佳儿母子。

    佳儿夜间没有睡好,此时正搂着小儿酣睡,蝉君喜欢李广的儿子,也躺在一旁,却是瞌睡连天,半撑着脑袋,呆萌的连连点头,涎水早就流湿衣襟。李广到了房内,二人并未觉察到。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之极……”多日不醒的李广,竟躺在床上,喃喃自语起来。

    “徐平,少主说的是什么?”

    “少主说的是道经中的妙语。”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磕瓜子不,星际大蜜蜂重生七十年代小中医虐渣快穿直播间灵异第九局铠甲勇士之青帝侠超神学院之三魂七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