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的通房丫鬟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傻子,只是在你怀着宝宝时,不再欺负你,等宝宝生下,还是要再收拾你的,不然,只一个宝宝,岂不是太闷?”

    “即便是生了宝宝,也不让你碰我。”经李广一逗,佳儿便羞了起来。

    “佳儿,我问你一事,你可不许瞒我。”

    “广哥哥有什么要问?”

    “那日大婚,我明明记得房内有两人,可为何清晨起来,只剩你我二人?”

    “那只是习俗,通房的丫鬟伺候你我洞房之后,当然要离开的,难道有我你还不满足?”佳儿见李广问起此时,虽然紧张,但依旧按照编好的说辞,去应付李广。

    “原来是这样。”

    “哦,眼下不能与我同床,刚新婚不足两月,就想起其她女子来了。要不,我依旧回恒山去住算了,给你腾出来,好让你收个十个八个的。”

    “佳儿你不要误会,今生有你,便知足了,我可不敢去想那十个八个的。”

    “你要是敢想,我便立刻离去。”

    “不敢,不敢,今后再也不提。”

    佳儿见李广说的认真,心中紧绷着的弦,这才放松,总算是哄住了这呆子一时。

    “原先是不老实,但眼下不敢,今后也不敢了。”

    “广哥哥今后也不疼惜佳儿了么?”李广的话到让佳儿误会起来,虽是无心一句,到顿时让佳儿满眼委屈,李广见佳儿模样可爱,忍不住轻轻吻在额头。

    后山待的久了,韩尚佳感到有些困乏,只好返回恒宗峰殿内。快到午时,忽然想吃苞米粥,两名丫鬟便赶紧去山下寻找。二人一去,恒宗峰就剩下韩尚佳一人。一个人独处时,最是喜欢瞎想,韩尚佳此时却是念起李广新婚那夜。想的入迷,便随手摘下白纱斗笠,坐在铜镜前细细端量起自己的容貌。也许是那日终于又曾见到了李广,脸上多少有了些喜色,少了许多愁容,可惜少了白纱遮挡,一头的青丝不再。

    想来广哥哥此刻正在同佳儿姐姐一同欢笑,佳儿姐姐容颜绝美,自是配得上广哥哥,只是不知广哥哥见自己眼下容貌,会怎样去想。算了,反正已经不在有遗憾,反正已经决定再不去见广哥哥,从今日起,何须在意自己的容貌。

    想到此处,韩尚佳将斗笠挂在墙上,从柜箱中取出班淑娴留下的一些典籍,轻声咏读起来。少了班淑娴的讲解,读起来甚是费力,但好在陇西回来之后,便心中少了牵挂,咏读间,居然少了许多生疏。开始时,声音尚小,语句也不连贯,读完一遍再从头读起时,终于能一口气读到尾,声音清脆悦耳,就连殿外枝头的鸦鹊,听到读书声也不再吵闹,自远处,聚集在殿外的枝头。

    “若是个男孩儿,定是和广哥哥一般,高鼻梁,大眼睛,嘴巴也一定和广哥哥的一般好看,若是个女孩儿,五官生的如此,也不失一个美人胚子。”心中想的发痴,手中摸的便漫无目的,却将李广摸醒了。

    “佳儿方才读的什么,虽难懂,但佳儿读出,却让人听着舒服,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就是要哄你入睡的经文,省的你一在我身旁,手脚就不老实。”

    “唉,好吧,我同你一同起床。”

    李尚夫妇早早的起床准备,李广这对儿新婚夫妇却睡的正酣,一夜征讨,李广是全力以赴,浑然忘却了疼惜,天微明,李广舒坦的翻了个身,猛然感到怀中软玉温香,这才醒悟,自家今日也是有地可耕的富农。

    用手轻轻掀开蒙在佳儿头上的被角,入眼柔滑凝脂,让李广又是一阵悸动,双手探寻间,李广的大手却被佳儿死死攥定。

    佳儿此刻也在读书,读的是班淑娴赠予自己的一方手抄稿,原本生涩难懂的语句,经佳儿口中一字一句吐出,却好似绽开的腊梅般,李广开始听时,心下始终有些烦闷,但从佳儿口中连贯而出的经文,却有着一股魔力,虽不懂大意,听久了,却如天籁般。

    佳儿读的有些累,本想和李广闲聊几句,可再看李广,早就伏在书案便,睡得香甜。佳儿摸摸自己扁平的腹部,又看看熟睡李广,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李广的脸颊。

    舒悦在第二日才能勉强到堂前请安,经王氏开导,李尚早就不再恼怒李广,却仍然装作生气,让李广懂得节制。虽是在训斥李广,却羞的佳儿在一旁羞的不敢抬头,依旧是王氏打劝,李尚才饶过李广。

    韩尚佳今日胃口不好,一连四十多日,餐餐不足往日十分之三。虫成让两名丫鬟时时伺候在身边,一日三餐顿顿换着花样做。虽然有些不舒服,韩尚佳还是每天要去后山看看,期待着天气转暖。后山山岭,十步一株,尽被种上桃花,倘若天暖,到真是一番好景致。

    “天还未亮,待天亮时再准备也不迟,昨夜饮酒太多,让我多睡会儿吧。”

    “那你先睡会儿,我先起床,精心梳洗打扮一番。”

    “舒悦,你去李广房外去催一催,都什么时辰了,一点礼数都不懂。”

    舒悦听李尚要自己去催,只得依从。谁知放到房外,饶是舒悦以为人妇,却也是被屋内的动静,惹得既惊又羞,这哪里是新床的声音。

    半晌后,李广独自一人去堂中请安,李尚虎着一张脸,不愿搭理李广,舒悦轻移莲步,在王氏耳边悄悄说了几句,王氏一脸笑意,让李广回去歇着,又命舒悦去顿上鸡汤,见李尚还在恼怒,便笑骂李尚乃是真呆。

    “广哥哥不要逗弄佳儿了,也不晓得疼惜,待会儿脚软,如何去父母房中请安。”新为人妇,佳儿自是记得早起请安,无奈被李广一夜折腾,四肢疲软,只想腻在李广怀里,动不得分毫。李广气血方刚,初尝欢喜滋味,佳儿软糯的劝阻,落在耳中却是另一种挑逗。双手只管朝着软腻骚扰,也不说话,一头扎进被窝左右探索。

    李尚和王氏,早饭过后,依然不见二人前来请安,此时堂中丫鬟仆役已多,李尚脸上就挂不住了。

    李广小登科,李府上下具都欢喜,王氏受婚庆的喜气感染,虽然病体未愈,但衣食住行,具都不要人时刻侍奉。

    第二日一早,李尚且在睡梦中,王氏便推醒了李尚。

    “今天广儿要同佳儿早起请安,你我也早起准备一番。”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九转道经极品透视学生宇宙级大反派都市之武道系统重生国民男神:爵爷,求宠爱!秦楼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