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有史以来,第一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广等人到时,李晨正在和舒悦在菜园翻土。李晨翻土有些累,便站在菜地当中,拄着铁镐休息,舒悦体贴的取出自身汗巾,细细的帮李晨擦拭额头的汗水,正好被相熟的燕二看到。

    “晨哥的艳福,好生让人羡慕,舒悦姐这般体贴,想必晨哥待舒悦姐也是同样的体贴了。”

    李晨和舒悦忽然听有人取笑自己,不是燕二是谁?

    “燕二,你不是陪着少爷去中都了么?怎么又回长安来了?这一回来,就来取笑哥哥。”

    “小弟是陪着少主前来,晨哥和舒悦姐赶紧准备一下,少主已等在房中。”

    “少爷来啦?”舒悦听李广来了,忙收拾下衣服,就要赶去准备茶水,李晨亦拾掇一番,随着燕二去见李广。

    “方才在房中,听燕二取笑你和舒悦二人在菜园子里亲热?可有此事?”李广一见李晨,便开始拿李晨和舒悦的事寻开心。被李广一逗,李晨便不会说话,只是咧着嘴傻笑。倒是赶来送茶水的舒悦,强自争辩。李广见舒悦不肯承认,便说,舒悦已然年纪不小,早该寻个人家了,倒是自己疏忽了,耽误了舒悦的年纪。

    “舒悦啊,我看既然你不是喜欢李晨,便托人另寻一家好人家,风风光光的把你嫁过去,可好?”

    “少爷还是不要取消奴婢了,奴婢就是喜欢李晨,也教少爷知道,免得日后借这事儿寻我俩开心。”

    “少爷,我也是想娶舒悦做媳妇的,早些一直不敢向少爷开口,今日既然撞破,还望少爷恩准。”

    “李晨那李晨,自我白登封侯起,你们便一直在我身边,虽依然为名主仆,但已是将你二人当做幕僚来使,我何曾将你和舒悦当做仆人?”

    “少爷待小的好,小的不敢忘记,我和舒悦在长安,日日不忘少爷的交待,但凡坊间听闻,悉数记载清楚,不敢有丝毫的遗漏。虽不能在沙场上帮到少爷,也定要在长安,成为少爷的眼睛,报答少爷的恩情。”

    “我自知你二人信得过,所以才让你二人留在长安,这事儿先不提,择日不如撞日,新帝登基方过,你二人今日便成婚,也好及早沾沾帝王登基的喜气。我和十八骑卫,今日正好充当你二人家人,一同道贺你二人秦晋之喜。”

    燕十八最是了解李广的心思,李广这一闹腾,正好给自己一干人的出现,找了个很好的借口,届时有人怀疑自己等人的来处,只消说是店掌柜的亲属,专为道贺店掌柜大喜而来,留在长安盘恒几日。果然自家少主,事事留着小心,处事滴水不漏,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多着那。

    当日李晨便留出二楼的十间客房,说是自家亲戚前来道贺自己新婚之喜,这几间客房短时间内,不再待客。当夜,西安大酒店灯火通明,鼓乐齐奏,燕十八率着众骑卫,在新房好一番吵闹,直逼得李晨讨饶才作罢。期间亦有坊间邻里听到消息,送来贺礼,一起讨喜酒喝,不少常来酒肆饮酒的客人,亦是感到喜庆,赏下喜钱,祝贺李晨的新婚之喜。

    要说这李晨,乃是开创了历史先河,单论起在酒店之内设宴搞婚庆,李晨乃是有史以来,第一人。

    李广听刘恒将坊间谣言说来,便心中暗笑,谣言出处必是刘姓诸王之手,这手段逃不出刘泽、刘襄和刘章这三人之手,刘泽此刻怀恨的不是刘恒,只有刘襄兄弟二人嫌疑最大。

    从刘恒手中调来燕云十八骑,重新归自己统领,李广便带着燕云十八骑,乔装一番,扮作外来商贩,直奔西安大酒店。

    “陛下,臣李广拜见吾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平身,义弟,此间乃是朕的寝室,日后无其他文武大臣在,义弟不必行此大礼。”

    “陛下,礼法不可废。”

    “那日朕登基之时,韩尚佳和佳儿在虫成的护卫下,去了陇西,朕命虫艺追去接应,但自陇西后,便音讯全无。”

    “陇西么?唉,如此说来,佳儿怕是不会再回长安了,有虫成的暗中守护遮掩,一时也难以寻到,但也不会有危险发生。倒是大哥意中的佳儿一同前去,倒是让小弟费解。”

    “朕亦是不解,但此事暂且放下,长安却有一急事,刻不容缓……”

    “哼!端得无稽之谈,先母薄太后是不及吕后位尊,但朕为先帝第四子,先母薄太后随先帝五年后生,无稽之谈。陈相,此时该当如何处置?”

    “定要即刻找出造谣之人,重刑罚之,以正视听!”

    “该由何人去办?”

    “礼法是定给其他人遵循的,你我兄弟二人,白登山捻土为香,同在边境御敌八载,得贤弟相助,才有我刘恒今日,贤弟的恩义,刘恒怎能忘却?”

    “大哥所言,小弟记住了,还望大哥详细告知小弟事情原委。”

    “李广,李广,朕到是真给忘了,传朕旨意,宣李广即刻进京,若是李广不肯来,就说韩尚佳已不在长安。”

    李广来了,三茅也一同跟来。

    “陈相请入座,慢慢叙来。”

    陈平端坐在刘恒下首,早有伶俐的小太监端来温热茶水,陈平端起茶水,慢饮一杯,这才细细的将民间传谣之事,悉数道来。原来,坊间传闻,刘恒乃是庶出,更有传闻,刘恒乃魏王之后,如此两相传闻并做一处,便有士子呼吁,重立新帝。

    “陛下暂且息怒,此次谣传出处,怕是诸王手段,一般手法欠妥,武艺不精者去查,怕只会打草惊蛇。”

    “除了虫艺,陈相可有他人可荐?”

    “陛下忘了?中都兵曹从事李广,计谋多段,武艺高强,且一直忠于陛下,此案由李广来办,最好不过。”

    “虫艺随天禄阁两位姑娘离去,不知踪影,眼下,还到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堂堂大汉,连个侦破坊间传言之人都找不到么?”

    未央宫,宣室内的太监,此刻吓的半点不敢言语,新帝刘恒正在暴怒中。好在陈平得了消息,及时赶到,一众太监这才得以喘息。

    “陛下,此时最要关心的是长安的稳定,而不是一个女子的去向。”陈平本就高皇时期的老臣,话语间少些尊敬,刘恒自是不敢往心里去。见陈平前来,刘恒便知道有人将事情尾末告知,也不敢隐瞒陈平,只好表态,以国事为重。

    “陛下,昨日有人报民间传谣,有损国体。陛下当尽快处理,以免朝政动乱。”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罪恶滔天僵约之献祭万物前夫高萌道长他放荡不羁[重生]被蛇精病看上的我假装很害怕末代阴阳道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