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天珠的牵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汉又将乱起,袒刘之军蜂起。齐王刘襄发难于外,陈平、周勃响应于内,刘氏诸王,遂群起而杀诸吕。

    吕产虚挂着相国之名,日日在府内练刀,唯吕禄日日操劳,唯恐刘姓之王刁难。要说吕禄最担心的就是高祖的长孙,齐王刘襄,反倒将刘恒置于脑后。吕禄召集诸吕姓王爷在府内议事,请吕产前来,吕产以习武突破到了紧要关头为推脱,不愿参合。

    吕禄有一女儿,是刘章的妻子,那日正好回娘家,听闻吕禄商议诛灭刘姓皇族,心下担忧自己的丈夫,暗中就将此事告知刘章。刘章一听,忙星夜赶往刘襄的封地。

    “吕禄要招我等赴长安奔丧,定计在未央宫外,尽数捉拿,若不去,便要以不忠之名派兵围剿。”

    “此时当真?”

    “是我那妻子前些日子回吕禄王府时得知,当确定无疑。”

    “好,你我分头去寻驷钧、祝午、魏勃等人相助,定要提前发兵,讨伐吕贼。”

    刘襄和刘章商议此事间,早有吕禄的人正在游说刘襄的宰相召平,召平本无大志,听吕禄许诺诛灭刘襄后,便将琅琊之地赏于自己,便一口允诺。

    刘襄和刘章约齐亲信,便与他的舅父驷钧、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暗中部署发兵。召平见刘襄开始发难,就派出士卒围住刘襄的王府。恰逢中尉魏勃赶到,魏勃诈到:“齐王想发兵,没有虎符为凭。召相此举,实在正确。末将请求替您统兵守定王府。”召平本就不善统兵,就让魏勃代劳。不料魏勃掌握兵权,当即派兵围住相府,召平见事情无法挽回,便拔剑自刎。

    解了王府之围,刘襄便任驷钧为宰相,魏勃为将军,祝午为内史。打出绞吕檄文,出动国中兵力,定要于吕禄一争生死。

    吕雉死后,留下遗诏,收拢天下士子人心,赐给各诸侯黄金千斤,将、相、列侯、郎、吏都按官阶赐给黄金,同时大赦天下。依旧不放心,遗诏封吕产为吕王,担任相国,将封地赐在济南郡,想以吕产的威名镇住齐王刘襄。又让吕禄的女儿做皇后,想继续栽培一个傀儡为吕禄所用。

    吕雉的死,将吕氏家族此时的顶梁柱吕禄推向前台,马上就酿成了刘氏皇族与吕氏家族的流血斗争。史上第一位称制的女人,没有完成她的政治计划就去世了,唯独留给了吕家一个灭族的祸端。

    “不必哀伤了,李广以去,天珠复醒,为师房内有《论语》半部,你可将之交付刘恒,勿要让吕雉知晓,今后好生研习人道,不要像为师这般,走偏了,走错了。”

    “往昔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我今杀身以成仁,道友理当止杀伐。”班淑娴艰难的说出这句话,便安静的躺在床榻之上,虫成叹息一声,径直离去,唯有韩尚佳,哽咽着替班淑娴梳洗打扮。一代女杰,就此辞世,杀身成仁。

    冥冥中,班淑娴弥留之际的这句话,化作万点浮光,悉数的跨越星空,尽数渗透在天珠之内。原本赤红如血的天珠,隐隐约约的一丝柔和的气息,正在慢慢的化解这天珠蕴含的血煞。

    公元一八零年,长安天气正是闷热时间,未央宫里,一片忙乱。

    吕雉病重,她临终前仍没有忘记巩固吕氏天下。在她病危之时,下令任命赵王吕禄为上将军,统领北军;吕产统领南军。并且告诫他们:“高帝平定天下以后,与大臣订立盟约:‘不是刘氏宗族称王的,天下共诛之。’现在吕氏称王,刘氏和大臣愤愤不平,我很快就死了,皇帝年轻,大臣们可能发生兵变。所以你们要牢牢掌握军队,守卫宫殿,千万不要离开皇宫为我送葬,不要被人扼制。”

    吕产虽念吕雉是自己的亲姑姑,但是吕产终是没有出任统领南军,并不是吕产不想护定吕家周全,其实吕产早就料到,刘恒此番必定会灭吕氏满门,眼下刘恒在李广的帮助下,呼声鹊起,朝中陈平周勃等一干老臣奔走相助,自己一个方外之人,不争才是良策,自己若是不争,或许刘恒会留下自己一脉。

    吕雉心想,要是佳儿在,自当不会如此回报,只会说,虫成挡住了李广的招式,无意与李广为敌,带着班淑娴离去。虫成是皇家最强武力的象征,怎会败在李广之手?堂堂剑圣连李广的一招便也接不了么?怪就怪你太愚钝,不是朕要罚你,留你性命便是朕的仁慈。

    “刚才有谁听到了他的话?”吕雉左右环视一圈,无人敢答话,整个大殿具都被压抑在恐惧中,吕雉的残忍,侍奉在吕雉左右的人早就习以为常。但沉静的大殿上,吕雉这一声质问,吓着了一个新入宫的宫女,瘫软在地,双眼暴睁,显然是被吓裂了胆。

    执事的公公眼明手快,忙叫人拖下去,临行,给吕雉使了一个肯定的眼神。左右的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年轻的宫女没救了。

    吕雉在宣室内批阅奏折,心中无端的生起一丝悲凉之意,望了望天禄阁方向,吕雉叹息一声道:“以圣人之礼葬之。”

    班淑娴离去了,片刻之后天禄阁的太监便来禀报,只是吕雉以不在宣室,只有宣室内执事太监,将吕雉的旨意宣了一遍。

    “这不是你的命,只是师傅的请求,你若为难,可不必如此。”

    “师傅的请求,便是韩尚佳要去做的事情,师傅只管放心养伤。”

    “来人,拖下去,剜了双目口舌。”

    禀报当时情形的侍卫,始终不明白,自己原原本本的说出了当时的情形,为何吕雉要处罚自己?

    “不是有人道制衡么?三茅你何须耗费自己的心神?即便是我取了天珠,也只不过是顺应了天意而已。”本被三茅的禁制制服的天珠,被李广握在手中,微微一使力,三茅的禁制便消散在空气中,原本暴虐的天珠,此刻安静的躺在李广的手心,白登城外,五万匈奴筑建的骨塔,一道道肉眼看不见的血煞之气,正像是受到召唤一般,在暖春之际,携带着一路的风雪,直奔河间。

    “为师一生未嫁,没有一个子女,你须如此……。届时就说是吕雉的主意,佳儿必会配合你。”

    “师傅,这便是命运么?”

    李广想着虫成的话,感到无尽的郁闷,很想快意的在战场上冲杀一番,发泄胸中的郁闷。

    心里想着,人便只顾朝着河间放心飞奔而去,三茅正在房内假寐,忽然心生警兆。日日由张成照料的西红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转瞬间,天珠突破三茅的禁制,嗡嗡的旋转在半空。三茅见此情景,忙捏出几道符咒,强行镇压了天珠,却也是累的气喘吁吁。

    班淑娴伤在李广手上,李广输在班淑娴的道上,无从比较谁是谁非,难以说得谁胜谁负,二人本就不曾有争,乱世为卒,李广,这便是你的宿命。吕雉放下秘报,吕雉虽然感到亏欠了李广的,但是以吕雉的强势,怎会为些许儿女私情而伤神?

    “方才你说,李广的武艺虫成亦不能敌?”

    “是,陛下,臣虽不能近前,但是眼见班淑娴败落,虫成败走,李广至始至终只是出了一招。”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1980我来自未来绝地大明星爱上傲娇女同桌骗爱指南[快穿][偶像练习生]一起走花路吧少年三国志征文少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