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我来寻你,只为和你共梦一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是梦,终究会醒,留在心,了无痕。即便是梦中千年,也只是一醒无痕。即是梦,便是虚无,即是虚无,理应无痕。道友醒了吧。”

    韩尚佳话语间始终面带微笑,只是那双眼睛,似乎透露出无限的期待,无限的遗憾,只是正对着李广的双眼,刻意的将李广的身形无限的虚幻。眼前只是广哥哥的影子,我只是在梦里,看不清广哥哥的。

    韩尚佳的话,彻底击垮了李广此来的信心。

    千年的梦,即便是千年的梦依旧会醒,你确是醒了么?

    一次错过,再次错过,相逢成了别离,佳儿的笑容依旧和当初一样,但两人面对的心情却已不同,昔日情侣成了今日道友,一声道友问候的李广无言以对。

    “班淑娴,这便是你的人道么?为何如此令人苦楚?”

    “道友执迷了,人间情苦何止你一人?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本是人道遵循的根本,人道是有情之道亦是仁者之道,怀悲悯之心看待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以仁者之心,对待身边万物,天下苍生,便是人道的奥义。”

    “为何你的人道可以对万物仁慈,却不可以善待本心?”

    “天道难测,人心难猜,最难看透的便是本心,本心所想,究其一生,也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班淑娴,玄黄不老,天地不灭,天地本无情,杀伐是王道,我李广必要在有生之年破了你的道,不教这虚妄的仁义礼教祸患万民。”

    李广离开了,班淑娴也回到了殿内,只是班淑娴暗自吞下了一口淤血,谁也不曾知晓,只有韩尚佳依旧微笑着站在那里。

    我的道是错的么?圣人留下的道统,怎会是愚昧众生的法则,我一生不能看破情关,希望韩尚佳不要蹈我覆辙,圣人的道统,是治世的法则,人心所向,怎会有误。诸圣道消,唯独人道执掌天下,故而但凡明君才会冠以仁义天下的美名,若圣人道统继承有误,可以万民称颂?混沌衍生出的道统,才被冠以天地之道,却带给人间多少杀伐?道祖自己都承认天地不仁,唯有圣人人道法则才是唯一正确的。方才的暗伤,或许只是自己道法不精,被天地之威震慑,李广以巫体驾驭天地之道,当中又夹杂着些许杀之道,这才让自己心神受损,并不是人道法则不容于天地。

    班淑娴研习人道一生,也被情所苦一生,当然不希望自己的爱徒再走自己的路,但殿外的韩尚佳,虽然面带微笑,但一头乌发,正从发根间,悄悄的染上丝丝亮白的雪色。

    情到是绝了,但心也是伤了。

    “佳儿曾也是一番苦等,但等过之余,才发现,一切只是一场梦。留着这梦在心里,佳儿也是不枉喜欢广哥哥一场。”

    “我来寻你,只为和你共梦一场,即便长梦不醒。”

    李广终于突破了天地融合的关卡,天与地融,乌云散去,河间终于平静,但立在塔尖的李广却不见踪影。

    有了天地气息的牵引,班淑娴人道的气息再难躲过李广的感知。

    未央宫,李广散着头发,无喜无悲的站在天禄阁外。

    “恭喜道友突破天地玄关,天地融合,年纪轻轻,就这般修为让淑娴汗颜。”班淑娴清脆的声音,虽然不高,但却像干涸的泥土中涌现的清流一般。

    “广哥哥别来无恙。”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终于化解了方才的悲凉气息。李广面前,两名白衣女子衣袖飘舞,正是韩尚佳和班淑娴。

    “佳儿,你让我好找。”声音依旧干涸悲凉。

    “何时发现?”

    “属下巳时登塔,尚未发现,但就在刚才,在塔间回廊发现玉佩。”

    “刚才?拿来我看。”

    “班淑娴,你瞒的我好苦。”悲凉,无限的悲凉宽广的飘荡在整个未央宫里,直搅的未央宫内的众人心头发堵。

    “是李广这小子吧?方才的天地异像,怕也是这小子折腾出来的。算了,就当不知道这回事儿。”吕雉将丢在案上的奏折复又拿起,不理会殿外的杂吵。

    “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长安城,此刻也是乌云密布,吕产长刀遥指天际,长刀就要插破密布的云团,但随着刀意的提升,长刀终于脱手而出,却是飞向云团,整个长安仿佛在颤抖,天地间一片昏暗,遍布天空的乌云紧紧的贴着地面,哪里分的清天,哪里辨的清地,天与地完全的融合在一起。

    李广陪着佳儿练箭到了午时,佳儿感到困乏,便回房休息,李广便独自登上哨塔,每次登上哨塔,看着河间沃土千里,李广才能找到一点安慰,待河间势大,众骑卫实力再赠,自己悉数掌握地势奥义,班淑娴还能如何阻挡?

    “将军,哨塔上发现一枚玉佩。”

    “不,佳儿,你误会我了,我一定要找到你。”

    河间城上,大块的乌云聚集在一起,完全不像冬日的天气,仿佛随便一个呼吸,就会引动天雷劈将下来。李广披头散发,立在哨塔,整个云团围绕着哨塔飞速旋转,哨塔犹如一支利箭,直插天际,与飞速旋转的云团遥相呼应。

    遥在长安的吕产似乎感应到了一丝异样。

    中空沧浪玉佩,正是自己同佳儿最后一面时,佳儿从身上拽走的求婚信物。

    “佳儿方才来看过我。”李广不知是该喜该悲,喜的是佳儿来过,悲的是错过与佳儿见面的机会,颤抖着念着佳儿的名字,李广感到整个天地都在嘲笑自己。两年了,没有一丝佳儿的消息,当佳儿寻来之时,自己却陪着另外一个佳儿练箭,定是佳儿看到后,伤心欲绝,方才丢下了这块玉佩。

    接连一个月同李广日日相处在一起,佳儿此时也分不清楚自己心中所想,李广待自己处处陪着小心,是个用情极深的男子,每次与李广待在一起,总是有着莫名的满足,总是恨时间太快。但每次欢乐过后,白发白眉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

    李广这些天内心也是极为挣扎,同佳儿相处,总是感到有种熟悉的感觉在内,有时闭着眼,感觉两个佳儿是同一个人,若非自己知道眼前的佳儿认识自己的小尚佳,怕是自己也会糊涂。佳儿喜欢的服饰,眼前的佳儿具都喜欢,佳儿喜欢的食物,眼前的佳儿也是喜欢,就连举止行走间,具都是佳儿的影子在内,和自己的佳儿一般的顽皮,讨人喜欢。

    “哪里有什么夙世的姻缘,我的佳儿便是我的佳儿,眼前的佳儿怎会是我夙世的姻缘。”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恐怖典当行恐怖体验人仙界清洁工重生之末世女兵王光阴童话妖后的小太监gl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