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佳儿,你开开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天珠么?怎会在此时觉醒?不应该啊?先秦时,圣人至宝传在自己手中,至今没有丝毫反应,该当如何化解天珠的血煞?天下要打乱了么?”

    班淑娴取出一黝黑的竹简,竹简上细细密密满是字迹,只是年代久远,早就认不清楚。

    “昔日,先圣执弟子礼见道祖,二圣见面,道祖赠先圣此卷,道家精髓,尽在此卷,这便是《道德经》,此物本为凡物,但经圣人法泽,已是先天至宝,传在为师之手,三十余载,不能得此中奥秘,今日嗜血天珠已现,非此物不能化解,今日起,为师将此物传与你,是否能解乱世危机,全凭你心,只切记一点,此物若要克制嗜血天珠,必不可与天珠相逢,否则天下大乱。”

    “是,师傅,弟子记住了。只是,这宝物该如何使用?”

    “道法演化万千,印着黎民众生,为师一生念着虫成,终是无所寸进,你只需抛弃情念,心系众生,方可化去将起的患乱。为师也不强求你,若真无法可阻,便是天意,你只管顺着你的本心,这才是人道的真谛。”

    “师傅的教诲,弟子谨记在心,必不会让师傅失望。”

    “你先下去吧,为师去一趟北方。”

    “师傅是否可以带着弟子,也好了却了心中遗憾。”

    “也好,世事总归有个了断。”

    三茅没有算出韩尚佳的去处,李广言语中不由又鄙视了三茅一番,三茅也不介意,三茅要寻着班淑娴,自非难事,但三茅早就算出了李广和韩尚佳乃是一段孽缘,苦情,陷的越深,伤的越深,佳儿的出现,正好可以化解了这段孽缘,三茅当然不会在乎李广的浅薄。

    “道友将天珠交贫道温养些时日。”

    “你怎知天珠?”

    “道友难道不知,今日为何突然失控?”

    李广闻言一惊,忙取出天珠观看,此时的天珠却似一滴饱满的血球一样,煞气逼人。李广知道三茅是好意,便将天珠交三茅保管,免得自己受不了天珠的煞气,在行出荒唐之事。

    “道友和佳儿姑娘本就是夙世的姻缘,逃是逃不掉的,如若不信,月余便见分晓。”

    李广未曾将三茅的话放在心上,三茅的话从来就神神叨叨。

    三茅将天珠并不当回事,不知从何处寻来一陶罐,盛满了泥土,倒是将天珠埋在土中,撒了几粒西红柿的种子在上边,浇了些水,便不再搭理,只是交待张成日日照看,只要土干,就赶快浇水。

    说来也怪,河间万物具都没有发芽,这几粒西红柿的种子,五六日光景就破土而出,半月光景就长的有一尺高。

    一月后,班淑娴已在河间的地头,韩尚佳一路辛苦的骑马随着师傅北上,见班淑娴方才携自己过河的情景,心下抱怨不止,若在长安便如此飞着走,何须这一路的颠簸劳累。

    “三茅倒是好法子,如此化解天珠的血煞,倒是闻所未闻。”三茅住的院内,班淑娴正欣喜的看着陶罐内的几株西红柿,两尺高的西红柿苗,以绽开几多艳黄的小花,怕是再过几日,便会结出果实。

    “淑娴大姐到也有心,大老远的来看我这几株西红柿苗。”

    “长安也有,只是还需等上几月,说起这西红柿,长安到有个有趣的好去处,有几个有趣的人,其中一人倒是巫体小成,与你家主子同出一源。看来,你也是早就算到了你家主子的将来,要不然,怕是早就带着你家主子杀到皇宫里来了。”

    “倒是淑娴大姐好心,又给我家少主送来一个,只是眼下二人争斗的紧,但那是迟早的事儿。”

    “我今儿个来,可是带着《道德经》而来,你先带着天珠离去几日,不然也不好彻底化解这段孽缘。”

    “你将《道德经》传给了你那徒弟?”

    “留在我手中,始终是个死宝,或许化解了这段孽缘,才能彻底的化解这天下大劫。”

    “好,让她暗中见见也好死了这份心思。莫要像淑娴大姐一般,被情所误。”

    “你先去吧,我也好接我那徒儿。”

    韩尚佳虽未见师父离开,但班淑娴的手段,早就和三茅沟通好了,再次睁开眼,韩尚佳已在一宅院内,院外传来李广熟悉的声音,不止是李广,佳儿姐姐也在。原来佳儿离开长安,是到了这里。

    李广这一月,已被佳儿制的服服帖帖,此刻,佳儿正逼着李广教自己射箭。班淑娴素手一挥,哨塔上的守卫便迷糊起来,班淑娴拉着韩尚佳的手,立在哨塔之上,李广院内的情景,看的真真切切。

    李广正环着佳儿,纠正佳儿的姿势,佳儿回臂拉着弓弦的香肩,紧紧的靠在李广宽阔的胸怀。佳儿力气小,李广一手帮着佳儿握弓,一手帮着拉弦,双臂紧贴,佳儿此时那在专心练箭,双目微闭,早就瘫软在李广怀中。

    “师傅,我们回吧。”

    广哥哥,能再见你一面,佳儿便再无遗憾,有佳儿姐姐陪着你,你的小尚佳,再无不放心之理。韩尚佳擎着满眼的泪水,羡慕的看着佳儿靠在自己的广哥哥怀中,自己也曾在采藕船上,在广哥哥的马背上,在白登城外,就是这样倚在广哥哥的怀中。抬起手心,这只手曾经被广哥哥爱抚,把玩,此刻却有泪滴落在掌心。

    韩尚佳不敢再看向李广,怕自己再看几眼,便会忍不住哭出声,但闭上眼,满李广和佳儿练箭的情形,李广和佳儿练箭的欢声笑语渐渐飘远,耳边传来北风的悲悯声音。

    韩尚佳再忍不住心中的悲意,开口便呼:“广哥哥,佳儿在这里,你带着佳儿。”

    余音在空荡荡的大殿内回应着韩尚佳的呼唤,整个未央宫回应着这声呼唤。

    “师傅,刚才是做梦么?”

    “人生本就是在梦里修行。”

    三茅闻言忙再次打卦问询,但依旧是和以往一样,卦不成卦,无迹可寻,唯有一解,有术法高人,蒙蔽了韩尚佳的踪迹。也就是说,韩尚佳依旧和班淑娴在一起。

    未央宫内,韩尚佳正伺候着班淑娴饮茶。班淑娴本面色平定的端着杯清茶,忽然烦闷的将茶杯放在矮桌之上,站起身来,遥望北方。

    佳儿本就恼李广大白天不知避嫌,如此大张旗鼓的敲门叫喊,有意无意的便与李广唱反调,当即屋内呵斥李广:“装什么正人君子,方才还扯碎了本姑娘的袍裳。”只是话一说完就后悔了,别的都能拿来说,怎么偏说袍裳之事,这不是越描越黑么?

    开始,任佳儿如何求李广不要敲门呐喊,李广就是不听,但佳儿此话出口,李广便无颜面继续站在佳儿门外,只好悻悻离去,只是三茅不肯放过调侃李广的机会。

    “道友本就和这姑娘有着夙世姻缘,临进门了,怎么又退却了?”

    “我说的是尚佳的消息。”

    “哦,尚佳姑娘的消息有了?”

    “快在打卦算算,看佳儿在哪里。”

    “你不要敲门了,我在屋内休息一会再来见你可好?”

    “不行,你现在就把门打开,我就是要进来,你不开门,我便缠在门外不走。”

    众骑卫早就被李广山响的敲门叫喊声引来,具都躲在门外偷听,见李广追女人的手段霸道,丝毫不避讳众人,本掩嘴偷笑不止,被李广一句缠在门外不走,逗得再也忍不住,四十多号汉子,齐声大笑。

    “休要再拿我开涮,佳儿有佳儿在哪里的消息。”

    “佳儿即在房内,怎还要再寻佳儿?”

    “道友叫门便自去叫,拉上贫道作甚。”

    “你不帮着叫门,便不要括噪,我与佳儿清清白白,哪里有你说的什么男女之事。”

    李广在佳儿门口大声叫门,早被徐平听到,徐平心想,怕是李广要和佳儿成那男女好事,只是太过心急,羞到了佳儿,躲在屋内,不肯开门。这等事情,本该掩人耳目,李广倒好,大白天,就要人家姑娘陪,人家姑娘不臊才怪。敲吧,喊吧,敲到天黑,或许人家姑娘才会给你开门。

    佳儿此刻在屋内倒也是无奈,若是开门,李广便会进来,方才那事,此刻还在脸红心跳,李广进来该如何待之。若是不开门,这泼才敲门敲得响亮,声音越喊越大,怕是早被人听见,也不知道避嫌。早知道便不逗弄他了,到了现在,搞得自己下不了台,还是好言语先劝走再说。

    李广见众骑卫笑声惹怒了佳儿,忙轰散众人,正要在祷告佳儿开门,却见三茅来了。

    三茅来了,也是一般的调侃,“道友须知,男女之事妙在两情相悦,道友如此做法,只会伤了姑娘颜面,依贫道只见,道友当在晚间,偷偷约定人家姑娘方妥当。”

    “三茅,你也调侃本将军,还不快来帮我叫门。”

    这一笑,顿时惹得佳儿挂不住脸。

    “你这泼皮,不要缠在门外了,你就是敲破了门,本姑娘也不会依你。”

    佳儿离开半晌,李广才反应过来,好容易从佳儿口中得知尚佳的下落,怎能轻易放弃?只是当李广站在佳儿门口时,李广难住了,佳儿的房门紧闭,任凭李广叫破嗓子,佳儿只是躲在房内,一声不吭。

    起先,李广只是在门外轻声叫门,旧叫不开,李广的声音便大了起来。

    “佳儿,你开开门!”“佳儿,你把门打开,让我进来!”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王者之荣耀永恒纵天玄帝超科学研究中心之秦龙战士美食使我暴富她的美貌使人上瘾[快穿]兄长是戏精[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