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河间有猛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秋天来的快,三茅回来的快,白登的百姓投奔的也快,秋收过后,燕云十八骑暗中护送着白登的百姓一路迁徙到河间,中途尽走的是匈奴地界,未曾引起边境守军注意,有燕云十八骑护送,沿途拦截的匈奴完全成了物资补充队伍,等白登近万百姓来到黄河岸边时,李广准备的渡船居然远远不够用,直到十日后,才尽数接到河间地域内。商贩工匠之类的百姓,李广便安排在城内居住,让众守军和投奔而来的百姓,绕着城池,圆木大石结合,硬是用半月时间,建起一圈坚固的民宅。

    投奔的百姓,无需缴纳原来沉重的赋税,只需依据耕种土地,每年缴纳半成的租金即可,徐平还只道租金太低,李广只是不语,暗道,若是到了明年这时,你自会知晓这半成租金,足够养活河间守军。

    搬迁而来的百姓刚安顿好,北方狼烟便起,大范围的搬迁,早就惊动了老上单于,河间近一年来消息全无,却有大批汉人,迁徙至此,怕是河间有失。早间刚过,岸边巡查的守军便报来消息道:“黄河北段,对岸聚集了匈奴不下一万军马,正在调集皮筏准备渡河,约莫两个时辰后,就会有首批匈奴登岸。”

    没了战马的匈奴兵,就好像失去爪牙的饿狼,河间守军人手大黄弓一柄,一箭足矣射到对岸,但放任匈奴渡河,就是要在箭矢劲力最急猛的范围内,有效的射杀。午时刚过,燕十八有效的防御组织,就悉数歼灭了来犯匈奴,只剩对岸寥寥数骑,早就被守军的大黄弓,吓得再无心留在此地,以至于后来,匈奴兵,听到大黄弓拉弦射箭声响,就吓得退避三舍。

    但凡来投奔的白登百姓,见河间守军如同猛虎一般,便称河间守军为猛虎营。有猛虎营守卫河间,瞬时便在河间百姓中间,口口相传。

    河间有猛虎,但叫胡人吓破胆。

    “他们脚程略慢,但也该到了吧?”李广疑惑的朝着身后看去,但见极远处,十八个黑点,如飞燕般,瞬间化作苍鹰,转瞬就到跟前。

    “哈哈哈,小的们,多日不见,皮肉可曾发痒?”燕七最喜欢用拳头说话,哪怕是面对众亲卫也一样。倒是燕十八,赶紧来到李广身侧,鞠身行礼。

    “从今往后,我李广便不再是侯爷,就是你们的弟兄,亲如一家人的弟兄,听明白了吗?”

    “十八,这次守卫战,全数交给你来指挥。”李广丢下这句话就不再管,若是如此防御,匈奴能突破河间守军的防御,也真枉费了半年的苦苦经营。

    黄河北段,早有守军严阵以待,匈奴皮筏已于半个时辰前开始渡河,先前一波渡河成功的匈奴以尽数歼灭,此时,等在岸边的守军,正在等着匈奴渡到河中央,好再发起一轮激射。等燕十八待亲卫赶到时,匈奴折在河中的士兵以不下一千。燕十八到时,喝令停止射箭,却要匈奴大数人马来到河中,再行射杀,但凡登岸的匈奴兵,怎敌得过河间守军?正在河对岸的匈奴看见登岸有望,悉数骑上皮筏渡河时,燕十八才命令全军戒备,必要尽数将来犯匈奴截杀在河中。

    李广站在哨塔之上,眺望着河间城外,千里沃土,虽不能尽数纳入眼底,但李广知道,只消一年,河间就会是超越长安的一座城池。虽然丢了白登,但有河间如此宝地,李广不用心发展,也对不起徐平当初的一番心意。

    “三茅,好在有你带回的作物种子,我要在河间的土地上,尽数种上,唯独还有一物,前番你却不曾带回,就在那红皮肤之地,有粗如小儿膀臂的苞米,你现在就去,快快取来,明年开春,必要种遍河间的土地。”李广寻思,美洲的玉米,苞米棒子可以供河间军民食用,可以加工成饲料,喂养牲马家畜,就连苞米杆也可用在冬季饲马,可为一举多得,苞米产量又高,仅此一物,足以让河间再添万余百姓而无忧。多余的苞米,尽可换取其他日常用度,民多了,自然兵源充足,即便是失去刘恒的庇佑,李广也无需担忧来自长安的威胁。

    李广和三茅师徒二人,也不骑马,只凭肉身飞渡,此刻已在河间城外。三人来的蹊跷,也不曾见着渡船,早有狼烟告知主城。来到城下,迎接李广的并不是徐平,而是李广的四十亲卫,正虎视眈眈的瞅着李广三人,只是这种杀伤力极强的威视随着李广的近前,化作整天而响的欢呼声。

    “侯爷,侯爷来啦,怎么不见十八统领?”李广在众亲卫的眼里已经俨然是众人的主心骨,只是未曾见着亲如兄弟的十八位统领,众亲卫感到有些惊讶。

    李广离开这段时间,徐平已将主城布局规划整齐,此时李广前来,正好一一介绍。

    七道环道切割出最外围的第一环,不见任何建筑,正是留给驻扎在主城的驻兵调集行走之用,往内第二环,便是军营马厩。再往内行至第三第四两环,留给迁徙而来的百姓居住。第五环,是民夫手工作坊用地,第六环被徐平设计成集市商铺,第七环,较为规整,只有四十独院,虽然较小,但庭院俱全,自然是四十亲卫居所,第八环却是整体一环,唯独留有八道大门可通向中央哨塔,哨塔南侧,是城中主要建筑,三进三出,设有后堂内宅,却是留与李广使唤,北侧也是三进三出,但较为实用,三间大小均等的独院,分别供徐平、三茅、高雄居住,三间较为宽敞的带院的独院,留作待客之用。绕着主宅,依旧是一圈带院独居,大小均等正好十八,自是留给燕云十八骑居住,呈合围之势,护定主宅。

    偌大的河间城,只有中央主宅,安排的满满当当,其余外围建筑,虽以建齐,但大多闲置,整个城内,依然井然有序,初具规模。李广看徐平布置的合理,安排的妥当,心下无限欢喜。对于河间城的未来,李广可是信心满满,须知,河间易守难攻,居于此间的百姓,自会如同住进桃花源般,年底再迁徙一些百姓定居河间,主城内的繁华指日可待。届时,徐平的设计正好能适应河间城的发展。

    “是!”众亲卫,对李广的命令向来就严格执行,李广说是兄弟,以后就是兄弟,但真让这些亲卫叫李广声小弟,打死他们也不敢,虽然如此,这声兄弟,瞬间拉近了众人的心。

    “少爷!”徐平接到狼烟示警后,就急急感到城外,正好赶到李广众人齐来,见李广身着素布袍裳,心下就猜测到几分,微微一笑,便道:“少爷此来甚好,正好赶上主城规划,少爷且随我来,看看是否合适。”

    “三茅,你看我的这河间可是固若金汤?”

    “平道的道心也是固若金汤。”

    “无趣。”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罪恶滔天无生客栈之浮生醉倾世舞妃要逆天偶像练习生之我是范成成幸村君今天又被我坑了[综]狂野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