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五原告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吕禄的心思怎瞒得过刘恒和李尚,听说李广被拦在城下,刘恒当即赶来,虽然吕禄刘恒都是王爷,但刘恒是汉室正统的王爷,吕禄只是皇亲国戚罢了,在地方的威望上,刘恒自能稳稳的压吕禄一头。众将领本就反感不懂军务的吕禄,见刘恒来,立刻唯刘恒马首是瞻。吕禄只是监军,并无前线的决断权,所以吕禄见刘恒亲到,只好恨恨的把这桩罪过记到心上,只等李广作战不利数罪并罚。

    李广入得城来,立即赶往刘恒李尚处报到领命,方才晓得此次乃冒顿亲自帅兵,刘恒等只需抵御冒顿攻城,再过五日,太尉周勃的大队人马便来救援。李广心下疑惑,按照史料记载,这个阶段不该发生如此规模的匈奴入侵事件才对,究竟是什么刺激了冒顿的神经?

    入夜,李尚布置好防御措施,安排好消息哨马,紧张了一天的众人这才稍作歇息。吕禄心中不愿李广和李尚刘恒等人多做沟通,又思量李广年轻气盛,便强烈要求李广为当晚戒备统领,刘恒暗道,日间已经逼得吕禄让步,若在此事上坚持,怕是在接下来的几日,处处受吕禄制衡,于军情不利,只好答应,但又命令李广直守城,切忌贪功夜袭,牢记此次守城要务。李广虽嘴上答应,但惦记着心头疑虑,暗自盘算,等入夜,潜入冒顿大营,探探虚实。

    此时冒顿大营唯有一人在训话,听语气便知是冒顿在交待明日如何作战。匈奴虽然兵强马壮,但是对于大汉的边防工事倒也无可奈何。倒是乌锥稚毛遂自荐,要求明日开战,大军只管扰大汉城池,吸引注意,自己悄悄潜入城池,寻机会杀了刘恒,汉军必然打乱,于攻城有利。冒顿见乌锥稚请愿,放心乌锥稚武艺,当下同意乌锥稚的计策,这才开始给众将士鼓劲,却说到,此番必攻下城池,入城抢汉人粮食、女人,烧汉人的房子,毁汉人的城池,报汉人夺马之恨。言闭,众人即领命退出大帐。

    听到此处,李广才明白,此次匈奴大动干戈,却是被自己的绝户计所刺激,当即心下暗笑,若再过个两年,匈奴无草场可牧,该当是何等光景,还能再次组织如此大规模的入侵么?众人退出间,李广不再久留,寻个机会,随着退去的人群,悄悄离开冒顿大营,只朝着来路退去。

    距离朝廷发令之日算起,李广带着这支重装骑兵,终于在当月十五前赶到了五原郡。此次督军却是吕禄,见李广领兵到了城外,喝令李广留所带部队驻扎城外,独自进城来见,李广心下不喜,正寻思着如何应对,却见城门之上李尚向自己摇头。当下冲着吕禄喊道:“白登侯李广,带白登百名兵勇,前来支援五原郡战事,兵马甲胄沉重,临行口粮带的较少,还请赵王陛下准许入城,稍作整顿。”

    原来此时吕氏一家皆封王,吕禄刚领赵王爵位,正欠缺些军功,好拜上将军之职,此番到五原退胡却是镀金来了。只因吕后不喜李尚与李广父子二人,自己自长安出发,已于昨日抵达五原,而李广身处白登理应早到才是,偏就比自己晚一日,吕禄正寻思着治李广个失期之罪。本打算李广一入城便安排人拿下,怎肯让其携部队入城?

    随着巡逻骑兵队伍走了一个往返,李广这才摸清冒顿大营所在,只等匈奴队伍交接顶替之际,找机会潜到冒顿营外偷听。约莫到了亥时,终于有一支队伍前来替换,李广低头随着方才的队伍,朝着中军走去,这支队伍走到距离冒顿大营十丈之地,便不再向前,冒顿大营十丈之地,自由另一队人马来回巡视,频率交外围更加频繁,李广一时却无机会下手,只得坐在角落,学着周围的匈奴兵,喝酒吃肉。

    李广躲在角落,半躺在马腹,将手中酒囊丢在一边,装作酣睡,却暗自留意着身边的一切,约莫一顿饭功夫,一个高大的匈奴兵,似乎是这伙巡逻兵的头目,喝干了囊中酒,大声呵斥着周围的士兵,却是要酒,匈奴性格粗狂,具都不服,一时间吵嚷成一片,其中一个较为机灵的匈奴兵见李广醉倒,抢了李广的酒囊便喝,但酒未入喉,便被周围士兵赶来抢夺,顿时一片打骂吵嚷声,早就惊动了冒顿营帐外的侍卫,只见一人地位稍高,来到近前,众人皆不敢言语,那人也不说话,众人就乖乖的跟着走在身后,李广赶忙跟在最后。

    天赐良机,原来冒顿那侍卫,只是怕众人吵闹扰了冒顿大营商讨明日军务,只是罚众人饶了一圈,站在冒顿大营之外,李广本愁着如何才能近前,如此正好随了李广的心意。

    入夜,月凉如洗,城外无遮无挡,李广交待众兵士按班监视城下匈奴,自己则挽着鸟号弓,换了一袭白衣,将头发用素布包裹好,打了一个节,这才沿着城墙边角,悄悄溜下五原城,直奔匈奴阵营而去。借着城下沙丘掩护,摸到匈奴防事,伺机而动。

    匈奴此番冒顿亲临,军纪自是严整,数十个呼吸间,就有一列匈奴骑兵巡逻而过,李广算好规律,瞅准时机,悄声的跟在一列巡逻兵之后,故技重施,杀了末尾的骑兵,却坐在那人身后,慢慢放慢马步,等得路过一处沙丘,打马避开前方队伍,快速乔装成匈奴士兵,这才打马慢慢追上方才那支队伍,但一直辍在末尾,只是随着队伍,暗中观察匈奴军营。

    秋收时节,一道皇令,五原告急,令李广领白登守军前去支援。这让正在安排收羊子的李广,不得不将收羊之事全权托付给高雄,自带了百名骑兵,匆匆赶往五原。要说李广此次带的兵勇,可不是一般的兵勇,白登自去年得了许多马匹,自留下三百匹,白登的兵勇具都人手一匹战马,这在当时的一个县实属罕见。要知道,好些大县,能组织起二三十骑兵就不错了,而李广这百人小队,甲胄齐全,配备精良,三十人操戈,三十人持刀,四十弓箭手。

    临行前,李广寻思,这些骑兵可是自己唯一的家底,要是折在五原郡,就太不划算了。当即安顿众兵勇,此次出兵五原,冲锋时持戈兵勇负责冲锋,持刀兵勇负责策应与护卫,弓箭手负责远攻,反复穿插,专检敌人薄弱部位冲锋。敌我混战时必须十人一个方阵,十个方阵紧密相连,操戈兵勇在外,持刀者补充,弓箭手居中策应。

    李广给士兵配备的甲胄远比大汉普通军队的甲胄要重,不但人披甲,三十身强力壮的操戈士兵所骑战马也披重甲。与匈奴对垒,两军冲锋时,光一身重甲产生的惯性,也不是匈奴士兵可以抵挡得了的。当初李广打造这支骑兵队伍时,赵昂大呼败家,真没见把人和马武装的只剩下眼睛的骑兵。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仙侠之王者归来吉祥纹龙隐 之 梵音归处你幸运吗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武灵绝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