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吕后出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广不仅把三茅真君唤作三茅,还把三茅当做运输机,此刻李广真盘算着三茅是不是能当做耕地机、播种机来使唤。反正,李广心下拿定,以后有费手脚的事情,只需呼唤一声“三茅,你来……你再来!”即可,大不了三茅撒一把黄豆,便可解决问题。

    数日后,陇西城,韩让夜间骑马进城,回府后,直奔韩俞庭院,天明才出。第二日,韩俞就大病不起,不肯再见韩让,不肯就医,不足三日就撒手人寰,整个韩府哀云一片。严术早在韩俞大病那日,就派旗令兵赶到白登送信,李广见信后,面色阴沉,要三茅和徐平二人分析内情,徐平不会掐算,但是会盘算,料定韩让自京城带回了不好的消息,不然以韩俞身体,不会过早辞世。三茅卜卦后,却是“下离上离”的离卦,大耋之嗟,凶,九四,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李广虽不懂,但听字眼,也不是甚好卦,但三茅有嘀咕道,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上九,王用出,无咎。

    李广猜着了前半,却不懂后半,问三茅,三茅只是不肯再解释,只好作罢。安排徐平料理好白登事物,却教李晨舒悦准备回陇西,临行不放心,又让三茅先到陇西等着自己。

    太守府内,李尚正想着如何应对吕后的反扑,见李广回府,便唤李广书房训话,问及李广铁了心,分粮食给百姓,究竟是谁的主意,上任之初的交待,为何都抛在脑后。李广见父亲李尚动怒,忙将从与刘恒结识,到商议平胡之计,最终结拜的事情,细细解释给李尚听。李尚了解事情未末后,却不曾在训斥李广,只是叫李广退下,先去后宅看望王氏。李广走后,李尚又招来李安严术,书房中密谈半日有余。

    李广拜过王氏,心下再也不愿耽搁片刻,骑马奔韩府而去。

    陇西郊外,李广怀抱尚佳,骑马缓步而行,尚佳本就豆蔻年华,多日不见李广自是说不完的话。二人直腻歪的天色渐晚,李广才不得不送尚佳回府,临分开之际,李广在尚佳耳边轻语道:“近日,我告知父亲,托人提亲可好?”尚佳闻言一羞,却假装生气道:“一点儿也不好。”李广大急,忙问此事为何不好,尚佳跳下马,不理会李广,直奔自家府门而入,却又回头冲着李广一笑,开口道:“爹爹正在京城,月尽,爹爹回府,你再托人来。”说完,大门紧闭。

    这次,究竟是何故,韩让回陇西居然气死韩俞,京城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广细细的盘问三茅后,方知,三茅此去西域,却是一路曲折,冒冒失失的居然折返自南而下,直到了海边,见大海辽阔无边,心下升起了飞到天边的念头,茫茫大海中不辨方向,直到月底,终于看到了大陆,偏安一偶,气候潮湿温暖,民生未曾教化,言语不通,尽生的褐发红肤,行止粗鲁。这细小草籽就是那里野人日常生食的水果籽。

    李广见三茅所获,心下大喜,提亲的烦恼,早就抛到一边,忙道:“春暖花开,大地复苏,正是种菜好时机,三茅,你来。”边说边拽着三茅到县衙后院,支着一片空地,让三茅使人翻松土壤,当下就要种植这些蔬菜水果。

    吕后见吕台分析的详细,再放心不下不学无术的吕泽处理此事,交待吕台亲自布局,不动则以,一动,就必须一击致命。

    却说白登,此时正春耕时节,北方季风袭来,连日风沙遮日,李广哪受的过这等天气,整日窝在县衙,茶饭不香。直到一场春雨过后,终于洗净了遍天的黄沙,这才喜笑颜开,看着白登处处桃花盛开,心下却思念起了尚佳。李广本就气血正旺的少年,这心思一旦出现,压都压不住,从马厩牵出马,直奔陇西城,千里之地,经不住李广的马蹄,不足半月,李广就到了陇西。

    李广回房后,眉头就皱了起来。李广知道,按照史料记载,惠帝怕是明年九月就会病故,此时哪有心思召见边关文臣,怕是此事不简单。眼下三茅却被自己支使出去了,不然占卜一卦,也好知道个大概方向。想要传讯给刘恒,要刘恒使人在京中打探一番,又寻思,若是无大事,韩让再过半个多月,必会回陇西,却也不要急于一时。

    第二日,李广却也不敢家中久留,拜别父母,也未到韩府同尚佳作别,直奔白登。约莫着三茅也快回来了,也不知三茅此行情况,走了也快一月有余,就算飞的再慢,也该到了。刚回到县衙,却见三茅早就回了白登,此时正瞪着桌子上的大蒜发呆,不知李广让自己带这么些个东西回来作甚。

    李广见三茅此行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忙叫三茅将此行所获悉数拿出,看着桌子上摆出的葡萄枝、葡萄干、黄瓜籽、胡萝卜籽,大蒜若干,居然还有些西红柿籽,李广大奇,别的到好说,自己画的清楚,但是这西红柿自己并未交待,却也不在西域,乃是美洲产物,难道史料记载有误?

    李广回到府内,惦记着尚佳所说,求着王氏,月尽使人到韩府提亲。王氏自是欢喜的不得了,忙自去张罗。李广却又来到书房,见李安严术也在,便恭立李尚身边,听父亲三人叙话。李尚见李广来见自己,知道有事要问,便假装发怒道:“刚回来,就如脱缰的野马,也不知道在外边做了些什么。”李广忙躬身回到:“日间,去了韩府。”又道:“父亲可知韩叔叔去京城?”李尚见李广问及韩让,便面色一缓道:“你韩叔叔被皇帝招去,面圣去了,你何故又此一问?”

    “孩儿在白登,日日思念家人,皆因白登不是孩儿的家。”李安听李广此言,开怀畅笑,对李尚说:“广儿怕是想娶韩家小尚佳了,却不好给大哥明着说,必是知晓韩让不在陇西,心下着急提亲吧。”严术也笑着拿李广寻开心,李广见众人都开始取笑自己,一时间待不住,忙高退回房。

    李广开仓放粮,借汉高祖刘邦之名,封住了吕后的口,一时间在白登,名声大振,消息传到长安,不少王侯将相、达官贵人,免不了对李广另眼相看。如此一来,吕后更加怀恨在心,对吕后来说,李广就如喉间鲠,再不速速除掉,势必影响自己大计,此子不可留。如此一来,倒是把李广逼上绝路。

    李尚自知李广此举乃是犯了大忌,忙召集李安和严术商议,李安主张在吕后专权的问题上,支持吕后,免得招来祸端。严术却不同意李安的观点,举韩信之例,劝李尚万不可如此行事,吕后的狠辣,不仅是对仇人,对自己有功之人,下起手来也是毫不含糊。李广年少,少经事端,此事却是绝好的磨刀石,要李尚放手一试。

    听到吕泽再次失利,吕台深夜入宫,面见吕后。却是招招失利后,吕台仔细的分析了一下,皆因太轻视李广了,要除掉李广,断了李氏家族的后路,必须把李广放在同等的地位看待,普通的办法治不了李氏父子,需要从李氏家族内部瓦解,最终除掉李氏父子。连番打动,想必李家上下以戒备森严,不好下手,但李氏父子身边的人,未必就不能收买。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太虚创世的男孩王者荣耀之剑神盖世总有佞臣觊觎朕人王道系少女吃货带兽乱异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