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高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哼!不知天高地厚,习得微末弓法,就当起了孤胆英雄,可是要再禁足一月?说说吧,此去焉支山,什么情况。”李广见父亲虽生气,却不是太过担心,便悉数将此行经过一一道来,李广越说,李尚越是感到此行凶险,即惊叹李广巫体小成,就一箭歼敌两百,又感到李广年轻气盛,独自到冒顿大营行刺,忙拿过李广缴获阔剑一观,兴中更是大喜大惊。使阔剑的那人,李尚本就交过手,两军交战,李尚所射之箭,那人可尽数破去,一柄阔剑使得水泼不进。此人确是冒顿账下第一高手,乌锥稚,李尚自知远攻不能破其防护,近攻二人顶多平分秋色。李广一箭退敌,逼得乌锥稚丢弃随身兵刃,一箭威能已在自己之上,怕是十日前天地异状便是李广巫体初成,天道责罚之像。忙问起禁足校场后山之事,李广却不知天地异响,只好叫人唤李晨前来印证。李晨却不在府内,原来自那日跟丢李广,心下担心,自骑马四下寻找,偏偏找遍方圆几十里地,遍寻李广不到。此刻人困马乏的正在陇西城外近百里地,伏在马背上,双目紧闭,很明显是累坏了。眼见前方就出关了,李晨艰难的睁开眼,瞅了一眼守边士兵,那些士兵到都认得李晨,见李晨如此狼狈,忙上前扶李晨坐下,取出一碗水给李晨喝。李晨咕咚咕咚灌下大碗清水,稍微有些精神,见众士兵正在吃晚饭,夺来一碗黍米饭,用手直往嘴里扒拉,大口大口的吞咽起来。一碗黍米饭就在众士兵目瞪口呆的情况下,三两扒拉就见了底。吃下一碗饭,李晨这才有了力气说话,见众人傻傻的看着自己,也不管自己的狼狈模样,忙问到,是否见着李广出关,众人自是见过,但李广已于今日午时闪电般掠过边关,朝着陇西城方向去了。李晨听了心下大喜,和边关守将换了马匹,直奔陇西城,直到半夜才赶到城门之下,此时城门已关,只好下马找了个避风角落暂且休息。

    第二日一早,李晨就站在城门下呼喊守城士兵,亮出太守府令牌,守城士兵连忙放行。李晨也不停留,直奔太守府,入得府门,也不下马,竟骑马感到李广所住庭院,见李广好端端的正在院中练习弓法,当即伏地,嚎啕大哭,惊动了整个太守府的人。李广忙拉起李晨,拉回屋内要其洗涮,早有人告知李尚,李晨归来,李尚也不叫人传唤李晨,亲自来到李广院中。李晨此时已经换洗完毕,不在是刚回来时那副衣衫不整的狼狈相。见李晨心生委屈,又要大哭,李尚忙安慰一番,这才止住,问起当日傍晚之事,李晨一一答来,听完李晨讲述,李尚心中便有了计较,李广必是突破天人玄关,方才引天雷责罚,但李晨那日过于惊恐,描述的并不详实,要是让李尚知道,李广一箭待出之际,天地惊恐,不知又做何想。正暗自出揣测间,见中堂父亲大人贴身老仆,李瑞,拿着一褚黄包裹,来到李广院中,原来是老将军那日见天地异响,早就知道李广突破天人玄关,更是见得天地惊恐异响,一早差李瑞送来鸟号弓,以兑现当日校场之诺。

    李广激动的接过鸟号弓,细细的抚摸着与人等高的弓身,鹿皮包裹着的弓身,被细细的油腻浸润的隐隐发出毫光,同样鹿筋油浸的弓弦,匀称柔韧,绕在弓身两端,被密密的缠绕固定,没有一丁点偏移的痕迹。鸟号弓入手,周身气劲顿时欢悦起来,好像久别重逢一样,同巨弓融合在一起,再不肯分离,难道鸟号弓和射日神功有着不为人知的关联?

    “巫体刚成,就敢独闯焉支山?你倒是胆大!”

    “请父亲大人责罚。”

    三天后,李广藏身在阴山脚下,一个部落的帐篷里,这里本是一座存放匈奴大军杂物的帐篷,鲜有人来,李广躲在其中,仔细的观察了匈奴大军半日,早就摸清冒顿方位。自己可以瞬间杀敌两百,靠的是突袭,但是在匈奴大军中,如此冲动只能暴露自己的位置,军人的直觉让李广按耐住快意厮杀的冲动,等入夜再摸入冒顿帐中。天色刚黑,匈奴大军却开始迁移,李默瞅准机会,干掉一个落在末尾的匈奴士兵,立刻换上匈奴士兵的皮甲,夺得马匹,忍着皮甲的熏臭味儿,把弓箭藏在马腹,拖着弯刀,跟在另外一队骑兵的后边。谁知,这队骑兵一直落在其他骑兵的末尾,原来是一支善后的队伍,李广只好再寻机会,接近中军冒顿当前的位置。约莫行走了一盏茶的功夫,路过一片树林,李广见机,暗暗放慢脚程,等到接近树林时,迅速打打转马头,借助树林的掩护,加急速度,追赶中军步伐,顷刻间中军在望,影影倬倬,看到匈奴队中一人,马匹高大,衣甲鲜亮,必是冒顿无疑,李广为求一击必杀,从马腹下取出大黄弓,抽出一支羽箭,心神守一,气机稳稳的锁定冒顿,抬手将箭缓缓射向半空,却又复射一箭,啸声震耳,直直的射向冒顿,冒顿本身武艺非凡,挥刀一格,劈落羽箭,看也不看,一箭射出,正是李广藏身之处,李广急速驱马躲过,迅速退去,冒顿周围匈奴兵一片叫嚣,方才李广藏身之地,顿被箭雨覆盖。眨眼功夫,李广以弃马躲出数丈,乱箭自是伤不到李广,冒顿此时忽然心生警兆,放眼四望,本能的挥刀护定四周,唯独漏掉半空,偏偏冒顿身边有一不着甲胄之人,夺过身边士兵盾牌,飞手抛向冒顿头顶,正好挡住半空那支羽箭,却被羽箭重重的击落在冒顿头顶,险些将冒顿击晕,那人竟然能瞬间破掉李广暗藏杀招,也真是冒顿命不该绝。见冒顿脱得危险,那人冲着李广藏身之地,一个跳跃,竟然如鸟雀般临空飞渡,几个呼吸间就赶到李广身前。知道击杀冒顿无望,李广也不恋战,不顾来敌,闪电般撤离。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李广武艺新进,太过贸然,失去了击杀冒顿的良机,只好日后再寻机会。且说冒顿军中那人,竟然如影随形,直追了李广数十里地,依旧吊在李广身后十丈开外。李广不由咬牙切齿,再行数十里,李广料冒顿大军不会追来,这才停住身形,只待来人。那人见李广不再退却,倒也小心,距李广三丈之地便停住身形,李广不由心中嗤笑,原来那人手使一柄阔剑,而自己最擅长弓法,如此距离岂能放过对方?当下也不拉弓,虚扯手臂,一道乌黑气旋奔将过去,那人一时不防李广能虚空射箭,当即就被击中,却不曾倒下,倒滑出一丈有余方才化解了气旋劲力,当下倒也光棍,撒手掷出阔剑,直取李广,本人丢下阔剑不管,也不看是否击中李广,转眼间消失在夜色中,李广见阔剑袭来,气旋再度击出,却只是化解了阔剑的速度,只好挥弓格挡,顿感到虎口发麻,大黄弓竟被阔剑击断。李广拾起阔剑,心中虽有疑惑,身形却不再停留。

    四日后,李广回到陇西,还未入城,就见父亲李尚立在城门,神色紧张,见李广毫发无伤,方才放心,也不训斥李广,打马就直奔太守府。李广只好,追在身后,虽然步撵,倒也不落后丝毫,也是李广不敢太过放肆,不然,以李广当前新成巫体,单凭脚程,千里马也不及李广神速。回到府中,李广见父亲李尚独自坐在书房,当下便垂手默立在侧,听候父亲发落。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太古龙象诀软,化,物末世穿越:霸道军长独宠妻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