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被囚校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广自沉浸在一片爆炸的力量感当中,狂野浑厚的力量在李广体内盘旋冲撞,每一次冲撞肉体就强横几分,每一次盘旋力量就增加几分,每一次的冲撞,李广感到陈旧的细胞被气旋飞速搅碎,同时冲撞在体内的气旋又在滋养着肌体,全新的,充满能量的细胞迅速的更换着体内的器官,肌肉,最后开始强化骨骼。

    李广感到体内力量汹涌彭拜,急需宣泄,沉醉当中,拉弓搭弦一箭射出,却见山顶凝聚的乌云似乎恐惧的猛地一收,天地间漆黑一片,云中隐藏的闪电忙激射而下,就要击中李广,李晨站在青石之下,直看的目瞪口呆,忽然,李广右臂一道乌黑发亮的气旋直迎着闪电而去,像是吃黄瓜般,吞噬了整个闪电,尤不过瘾,窜入云间,顿时一片电闪雷鸣,犹如天人开战般,狂风四起,这道乌黑气箭将云间闪电尽数吞噬,顿时乌光大盛,漫天乌云潮水般逃去,乌光这才傲慢的在天际飞旋一圈,这才重新回归李广体内。

    李广缓缓睁开双眼,眼中尽是电闪雷鸣的景象,体内气旋消失不见,但每个细胞中都隐藏着巨大的能量,这就是巫体么?想起方才一箭,虽未亲见,但拿到乌光气箭似乎和自己心神想通一样,那种傲视天下的气概,那种舍我其谁的霸气,真有射日的威能。李广继续沉浸在力量的感悟当中,必须牢牢的记住刚才那一箭,想到当日焉支山被围,李广希望即可再返焉支山,将单于在焉支山的部队尽数歼灭,方可洗去心头只恨。

    一箭就有如此威能,此刻飞度阴山,去闯一闯冒顿老营有何不可。当下似道闪电一般,朝着阴山方向驰去。

    却说李广得到残篇后,心下更加确定父亲乃是巫体,当下欢喜的坐在青石之上,细细的研读残篇,希望掌握巫体修炼之法。残篇本就短短三十多页,只是文字晦涩难懂,李广记住残篇内容倒是花费了两日时间。熟记炼体残篇,李广交李晨还回,自坐在青石之上苦苦思索,中不得要领。残篇所记载,祖巫后羿受日灼方开始练就巫体,百年方小成,小成之后,即可拉弓射日。那么巫体大成的后羿岂不是可以破碎虚空,肉身穿越?想到此处,李广大喜,感到回归有望,便心无旁鸳,再不顾虑其他,专心的思索起巫体的修炼法门。李广端坐在大青石之上,起先被烈日刺的双面微闭,半日后,天色渐晚,李广终于感到眼前一阵舒坦,再无烈日刺目,心下更专。夜半之时,乌云密布,李晨担心李广被雨水淋湿,卷了一席草帘,快速来到青石之下,方要攀爬上去帮李广遮雨,却感到李广周身粘稠的无法寸进,滴下雨滴居然不能落到李广周身四尺之地,明明李广就在身前,却把握不清李广位置。心下大奇,但又怕李广有失,片刻不敢离开,就在青石之下守护着李广。

    李广这一坐,居然就眼看着到了月底,再过一日,李广禁足后山的限令也就到了,到了这日傍晚时分,李晨疲倦的睡在青石之下,忽然听到噼噼啪啪一阵爆响。李广终于动了起来,虽然动了,但是却不是清醒之态,双目依旧闭着,但见李广双手做出弯弓搭箭之势,衣角发梢无风自动,却将右臂高举,直指天际。顷刻间,乌云旋转着围绕在山顶,转瞬间将整个天际遮挡起来。一时间天色骤然变暗,隐约间有闪电藏在云端,久等一个时机直劈在山头。

    此时李广并未骑马,单凭体力,一个跨越就是四五丈远,闪电一般直奔焉支山而去,快马加鞭四五日的路程李广半日即到。站在焉支山顶,放眼向山脚望去,匈奴驻在焉支山的小部落,约莫四百余人,却有两百骑兵,正蜷在山脚歇息,只待日落就要离开,却是上次一役,得冒顿赏美酒肉脯良多,这几日天天待在焉支山脚,整日饮酒作乐,匈奴自身少有积攒食物的习惯,有酒就喝,有肉就吃,无粮就抢,有酒有肉自是不愿迁徙。

    眼见粮草渐尽,方才等日落后去抢陇西边境的村庄。李广对匈奴的狠不止在狠其围剿自己,更是狠匈奴时常骚扰边境村庄,搞得边境民不聊生,赤地千里。

    李广巫体初成,正要一试身手,拿昔日仇敌练手,再好不过。只见李广从背上取下大黄弓,掏出十尾白羽箭,尽皆搭在弓上,箭出,弓毁,居然承受不住李广体内狂暴的能量灌注。但见十道乌黑的闪电拖着白色的尾翼纵横交错的在匈奴部落中穿插,一呼吸间,匈奴骑兵尽数被歼,十枝白羽箭如有灵性般功成即退,齐齐的插在李广面前一尺之地。李广收起白羽箭,不在看山下。

    “兄长,广儿只身朝着焉支山去了。”李安接到李晨消息,赶紧告诉李尚。但李尚仿佛丝毫不担心一般。“焉支山,区区两百骑胡掳,广儿此去不必担忧。”

    秦末掌兵的一方好强,哪个没有一点野心,在楚汉争霸之际,各方豪强但凡心慈之辈悉数被灭,这也怨不得刘邦大汉初建就诛杀功臣,李家,自当年老祖李耳传下血脉道统,就一直在等待时机,得天下霸权,立万世基业。

    李尚回府后,叫来李广,也不说话,带着李广来到校场,指着百步外的铜钱,要李广射给他看,李广自是轻松的展示一番,看似轻飘飘的一箭却将铜钱斩为两半,铜钱一裂,羽箭便耗尽气力,跌落在地。李广自豪的看向父亲,自觉力度控制的恰如其分,没有一丝外泄,不多耗一丝气力。李尚却并没有多少喜色,伸手夺过李广的弓,却不搭箭,弓弦嘣的一声,虽未搭箭,却见百步外铜钱呜呜飞旋,顷刻间挣脱悬绳,盘旋着接连击中周围四枚铜钱后方才不甘的落地。李广大惊,疾步上前,把掉在地上的铜钱捡起,又细细查看了其余被击中的四枚铜钱,被撞击处赫然露出一道刀劈般的豁口,李广终于感到李氏家族家传弓法的厉害,再不敢骄傲。李尚见李广面带惭色,知是有意悔改,但不狠狠的打磨打磨,难使李广懂得收敛,便让李晨监督者李广在校场后山思过,一月不得下山。

    李尚离去后,李广将铜钱藏在箭壶,也不骑马,步行着朝后山走去,也不同李晨说话,却是记起龙牙教官在预备营训练新兵时,教官李默射出的一箭,较李尚射出的一箭似乎异曲同工,但箭势更加浑厚,隐隐间犹如牵动天地气息一般,目标气息整个被笼罩在一箭之内。这是家传弓法么?想到此处,李广猛然想起,李默教官在教自己这一箭时并未希望自己能有所成,只是说到,若是机缘巧合,成就巫体,此箭方成。一念至此,李广大惊,教官当日传自己此箭决要之时略略提到射日弓法,射日弓法!这是射日弓法!非家传弓法!巫体,父亲李尚成就了巫体?还是李氏家族均是巫体?当下李广心神守一,默念口诀,拉弓欲射,方一拉弓,顿感浑身的气息被手中的大黄弓尽数吸取,李广大惊,忙松开手中巨弓,这射日弓法也忒厉害了,还未射出就耗尽李广浑身力气,看来真如李默所说,必先修成巫体,才能施展。

    一连几日,李广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后山,每日只拉一次弓,其余时间都如死狗一般躺在后山青石之上,累的动都动不得。李晨心下奇怪,便回府将此事向李尚详细汇报,李尚一听,大喜,忙自书房取出《有穷炼体篇》,确是一残篇,小心的交待李晨交于李广参详,万不容有失。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太古龙象诀西游之制霸洪荒都市至强者降临五神天尊帝国BOSS甜甜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