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本有意而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吕泽走后,陇西一干人等依旧陪着袁纪坐在席间,李尚感念袁纪传讯之恩,敬酒相谢,这酒宴这才算是正式开启。袁纪本是文臣,饮酒之间把持的稳妥,酒喝半酣,便起身相谢李尚款待,客套一番便告辞回府。李广也心下感谢袁纪传讯之恩,保得自己未刚刚穿越而身亡。直将袁纪送到袁府门口,临别之际,袁纪忽问今日之事,李广却说到:“今日戏谑吕泽,本是有意,如若不给点颜色看看,今后还不得当做韩信般,给皇上给找个由头诛灭。”语言之间全无一点尊君之意,吓得袁纪忙转身回府,却把此话压在腹底,并警告左右对此事默不做口。

    第二日,袁纪早早来到太守府,却是带上陇西的家人仆役,这是打算就此别过陇西,而直等到巳时,吕泽才来到庭前。吕泽见众人早就等在庭前,又记起昨夜荒唐,当下无颜留在陇西,与李尚谦让一番,便催着袁纪返程,临行前,依旧转头狠狠的盯着李广,却又无可奈何,李尚只当做没有瞧见,不带李广,只带着严术,把二人送出城门。

    李尚见李广处理的巧妙,心中大喜,却责备李广,太过鲁莽,吕侯京中贵胄,岂能以乡野之礼怠慢,全然不提李广将御赐之酒尽数洒在地上的事。李广起身复斟满一杯酒,双手奉在吕泽面前,说到,末将粗鲁,不识文墨,刚才不懂得礼数,得罪侯爷之处望侯爷见谅,末将必在日后战场上报答皇上厚爱之恩。言下之意就是,你吕泽今番是来替皇上犒赏我们的,要是再左右为难,就是在打当今皇上的脸面。吕泽见李广起身敬酒赔罪,这才面色好转,抬起袖子擦了擦方才留下的汗,面色微正,端过酒杯,不好发作,只能一饮而尽,只是不再理会李广。吕泽不理会李广,不代表李广不寻事儿,李广对那壶毒酒早就心怀不满,不找个由头打脸,这不是李广的风格。

    吕泽见事不如意,只好按照吕后授意,毒杀不成转做言语拉拢。宴席上将李尚父子在陇西的战功东挪西拼的一一数来,偏说个不停,一个劲的夸赞李尚父子二人在陇西战功卓著,乃大汉漠西的支柱。直听得在座众人兴致全无,却不得不装作认真在听,偏李广最为感兴趣,听得津津有味,见吕泽说的口渴,复又用酒碗倒满一碗酒,未等奉上,吕泽自拿来便喝。见吕泽以有些醉意,李广开始发难,李广先是说起刘邦在沛下得吕氏之助,吕氏一家从龙之功盖世无双,复又提及各大关键战役中,吕氏后勤保障做足准备,平定天下功不可没,后又提及楚汉之争,逼杀项羽之十面埋伏乃是出自吕泽的战略,而此时吕泽听来。却毫不犹豫的直往自己脸上贴金,自以为然的认为,吕氏本就是大汉初定的第一家族。众人掩口藏笑,只当李广在拿吕泽寻开心,却不意李广忽又提到,当初鸿门之宴,吕泽武功绝伦护定刘邦,方保得刘邦安全。吕泽听后恬不知耻,当下吹嘘自己武义非凡,当年独入敌腹取敌将首级乃囊中探物般。却不想李广不知从哪里取来一把重钺,递于吕泽,吕泽居然顺手接住了,当下就要演武,众人只好腾开场地,让吕泽在庭院中戏耍,权当是看戏。吕泽哪里耍的动这把重钺,方一抡起砸向地面,就把握不住钺柄,被钺柄弹起伤到面颊,顿时酒醒,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重钺,却又记起方才的一番胡言乱语,顿感脸面无光,借口酒喝多了,向众人打了个招呼,自有亲兵扶着到厢房歇息。

    老将军寿宴过去不足半月,袁纪就率领着犒赏的队伍,浩浩荡荡回到陇西,此次却带着吕泽同行。早就得到消息的李尚,带着李广亲自迎在城外十里之地,见着袁纪吕泽二人,李尚慌忙跪拜,偏李广本是穿越而来,心中自无半点忠君思想,木桩子似的站在原地只是抱拳相迎,吕泽顿时发作,倒是袁纪早得萧何授意,无论如何也要保着李尚父子无恙,忙做解释,李广重伤方愈,本是武将,今甲胄披身已是不易,吕侯就不要见怪了。吕泽愤愤的甩袖前行,丢下几人不顾,吕泽知是不在此事纠缠,对着李尚耳语几句,同李尚慌忙追了上去,李尚临行,转身瞪了李广一眼,不再言语。李广见李尚动怒,只好作罢,却依旧打马吊在几人身后,心中早就比划着杀了吕泽数次。

    一行人拖着冗长的队伍,慢慢进到城中,直达太守府,早有李安张罗好酒菜佳肴,接待袁纪一行人马。吕泽惦记着吕后的交代,此时到也沉得住气,奸笑着同李尚相谈甚欢,李尚方要邀请袁纪吕泽二人入席,吕泽却提出,此次皇上和皇后体恤李尚父子,驻守边境有功,李广年轻英武,今日又险些为国捐躯,特赐御酒一壶,以表安慰。说着从长袖中取出酒壶,索要两只酒杯,满满的斟倒了两大杯,亲自端着,请李尚父子满饮此杯。

    李尚正无奈见,见李广起身,拿起酒杯,顿时脸色煞白,却见李广未饮杯中酒,只是端着酒杯端详,只看的吕泽心里发毛,怕李广暴起发难。李广却将酒悉数洒在地上,“陇西平稳,非家父一己之力,乃是众多埋骨在大漠的汉家子弟之功,理应他们先饮这酒。吾皇圣明,必会不怪罪我等武夫自作主张,当敬吾皇一杯,侯爷本是国舅,当仁不让,须替皇上满饮此杯。”说着把剩下的就全部倒在一只酒碗内,偏要说,这陇西民风粗悍,陇西军民敬酒必用酒碗,方显得恭敬。说着也不管吕泽反映,一碗酒只朝着吕泽嘴里灌去,吕泽惊得连连后退,这就被李广巧妙的洒在地上。见状,李广复又说到,吕侯真乃当今皇上的肱股之臣,一般的敬佩埋骨他乡的汉家儿郎,说着忙扶着吕泽坐正,这才依旧坐在下首伺候着李尚几人喝酒聊天。袁纪看在眼里,对李广不由另眼相看,都说李广英武,自己原本只当一介武夫看待,不意这李广手段倒是厉害,让吕泽吃瘪却吃的憋屈,吃的哑口无言,无可驳斥。

阅读箭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通天神捕爱上傲娇女同桌都市狂人不冷血的影重生之创业网络帝国荣耀:王者在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