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修书求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此行天月窟势在必行,无法改变,我只能想方设法,增加自己的保命机会。”

    扶余生目视远方,沉吟说道:

    “而此去路上,定有危机,那么我要让自己有活下来的机会,就得借助外部势力,来阻碍苍梧要杀我的时机。此去天月窟路上,要经过通月阁,林家,王家等地,这些家族掌门都蒙受师尊大恩,与师尊素来交好,乃是拜把之交。这些年一直为师尊失踪的事情四处奔波,耗费不少心力,因此可得信任。而这次我只要言及路过之时去向他们登门拜访,那么苍梧就不敢在路上动手了。”

    苍梧之所以没敢在洗剑派直接对扶余生动手,一者顾及江湖声誉,二者也是顾忌通月阁,林家和王家。

    这些年有他们照拂,扶余生才不至于在洗剑派落得个身死下场,才有机会撑持到现在。

    “掌门果然是没有看错你,一经点拨就知转换解决办法,而不是一心一意非得杀死苍梧了事。如今能帮助你的,的确只有通月阁,林家和王家!”

    老鬼目露欣赏,眼前这个只有十八岁年纪的少年,能有这般心智,何愁出路!

    “只是我现在被严密监视,难以随意出入,怎么将消息通知通月阁和林家与王家,却是问题。”扶余生又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些头疼,苍梧是不会让他把消息传出去的。

    “此事由我来办,你去修书封好,我来安排!”老鬼拄着扫把杆子,淡淡说着。

    扶余生有些诧异的看向老鬼,心想洗剑派上下都已是苍梧的人,老鬼难道还有别的后手?

    老鬼是个瘸子,让他去送消息是断不可能的了,那么只能是老鬼这里,还有人心向着自己的,愿意帮助自己跑一趟。

    至于是谁,老鬼没有说出来,扶余生也没有打算问,毕竟身份暴露只会害了人家。

    现在唯一能信任的,只有老鬼了,扶余生没有多想,转身回到书房,拿起笔来慢慢书写。

    开篇之意与三大掌门问好,再言及自己被带到天月窟做人质之事,再者言及路过,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回来,因此顺路拜访一事。

    写到末尾,扶余生目露沉思,之所以故意提到天月窟当人质一事,是想告知此事九死一生,背后是苍梧搞鬼,以三大掌门见识必然能看出扶余生用意,是有求救之意。

    提笔放下,扶余生并没有第一时间封好书信,而是想着哪里还需要补充。

    事关身家性命,不敢大意。

    扶余生想了一下,又在书信后面加上一事,告知了三大掌门,让他们有时间安排族内弟子,三日后到洗剑派来接一下自己!

    写完此处,扶余生吐出口浊气,为保万无一失,又怕苍梧提前或者故意延期,或者故意从别路去往天月窟,因为天月窟一途,不单单只有一条路到达。苍梧若想路上动手,定然也会想到此事,进而避开通月阁和林家。

    所以扶余生只能是让通月阁他们来插手,直接到洗剑派接自己离开,这样一来,苍梧也不敢妄为了。

    如果通月阁与林家和王家,收到消息后,三日内赶到洗剑派的话,那么苍梧只怕是要难受了,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这件事情秘密进行,老鬼拿到书信后,就给塞到了衣服内,又静静的埋头扫地,和以往一样,只是一位不起眼的扫地人,无人会注意。

    老鬼看了看四周,缓缓说道。

    扶余生闻言恍然大悟,经老鬼提点,他目光顿时明亮起来,立刻心中开始仔细盘算。

    看着老鬼佝偻身影,扶余生心中唏嘘,到头来,关心自己的还是一位与自己素无交往的老人。

    “苍梧要杀我,已是无法阻止的事情。凭我现在的实力,就连易深都打不过,更何谈杀死苍梧。”苍梧是一切的罪魁祸首,杀掉他就能解决掉眼前危机,但扶余生并没有实力做到。

    “谁要你现在杀死苍梧,谁让你现在杀死易深!”老鬼抬起头,目光炯炯盯着扶余生。

    老鬼突然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口血痰。

    扶余生见怪不怪,这是老鬼的旧病了,是当年重伤时留下来的隐患,没法医治好。

    “你现在还是洗剑派掌门首徒,这一点无法改变,只要你一日不死,苍梧就无法名正言顺继任掌门,那么他一定会想法设法杀你。而他要做的,就是让你死在他手上,但又让人知道不是他做的。你现在需要做的,并不是与他斗勇斗狠,而是要在他必杀你的决心下,找到有活下去的机会!”

    不是死在去往天月窟的路上,就是死在天月窟那些人手里!

    扶余生坐在树下眉头紧锁,看着树枝上几只鸟儿欢快飞叫,突然羡慕它们的无忧无虑和自由。

    “难道你就甘愿束手待毙等死下去?”

    扶余生从没见过老鬼会有犀利的一面,有些惊讶。

    “那您老的意思是?”扶余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可是阅历尚浅,无法一下子想明缘由。

    唤作老鬼的老者白了扶余生一眼:“这里除了你,还能有谁!”

    老鬼低下头,拿着扫把静静扫地,一遍又一遍扫着地上的落叶。

    而苍梧就可在掌门失踪,首徒身亡的情况下,名正言顺继任洗剑派掌门大位。

    其中利害关系,扶余生心中自然明了,更清楚天月窟一行,是凶多吉少。

    他披头散发,拿着扫把静静的在扫地,扶余生自然认识此人,这人当年找仇家报仇,重伤时被师尊桃三更所救,带回来洗剑派成了一名默默无闻的扫地人。

    此人极少说话,至今以来,扶余生的印象里就和他没说过十句话。

    “老鬼,你是在说我?”扶余生有些意外,他对此人了解不多,只知道师尊喊他“老鬼!”

    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扶余生身后传来。

    这个声音的来处,是一个在扫地的老者,这位老者走路时一拐一拐的,是个瘸子,脸上皱纹密布,密密麻麻的像是干涸的水田裂开一样。

    深院内,扶余生受到了严密的监视,难以离开自己的住所半步。

    苍梧若要杀他,自然轻而易举,但是真要在洗剑派内动手,只怕会背上“谋朝篡位”的江湖骂名,以后在江湖行走也无脸面。

    故而才有了天月窟人质一事,只要扶余生死在外边,无论如何也与苍梧没有太大关系,顶多是个护卫不力而已。

阅读众朝天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柯南之唯一知情者明人不说暗恋娇贵死了(男主重生)为何偏偏喜欢你重生之六界道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