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鲜红的肚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安柔负了伤。

    杨双扭头到墙角,找了一些烧白煤灰,顺着那血迹一直清理到了巷子口。感谢王安柔选择的这处渺无人烟的所在,做完了这一切,他才急匆匆地返回,擦拭掉了门扣上的一片黏糊糊的痕迹,然后推门关门,脱了衣服直奔了二楼。

    王安柔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鲜血已经殷红了雪白的床单,触目惊心。

    杨双两步飞奔过去,只见那一张苍白的脸上,眼睛紧紧地闭着,她的一只手捂住了右胸上方,鲜血正是从那里渗出来的。

    “表姐!”杨双声音颤抖着,他想小心翼翼地喊醒这个晕过去的女人,可是这显然不行,王安柔半点反应都没有。

    杨双只好自己动手。

    他挪开了那只无力地想要挣扎的左手,从腋下掀开了她身上穿着的一件朴素的布衣。王安柔的右肩窝往下,右胸往上,有一个血洞,随着她微弱的呼吸,正在汩汩地淌血。

    杨双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随手抄起了王安柔的一件棉布衣压在了上面,“表姐!”

    他一个人不行。

    这需要手术,不仅需要手术,还需要以最快的时间进行手术。

    但他没有点这个技能,看见那伤口,他完全麻爪。

    “表姐!”杨双急了,一巴掌扇在了王安柔的脸上,“啪”一声响。

    他从来没有这么急过。

    哪怕是看见赵正明的身上都长蛆了,他也从来没有如此地激动。

    “你醒醒啊!我特么要怎么做,你才不会死!?”

    王安柔的鼻息变得粗短急促,她睁开了眼睛。

    “赵正明……赵正明死了吗……”

    她醒过来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

    杨双粗暴地打断了她,“你死了他都不会死!我放他走了!”

    王安柔的胸口剧烈起伏着,他的胸前只剩下了一抹肚兜,杨双从来没有看过她穿肚兜的模样,但是她今天穿了。

    也是这鲜红色的肚兜,让那鲜血分不清流淌了多少。

    王安柔挣扎着想抬起头,杨双给她脑袋底下垫上了一个枕头,扶着她半坐了起来。王安柔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然后道:“还好,没有伤到肺!就是失血过多,我需要止血,取出子弹……”

    “你说!我做!”杨双听见了窗外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劈开了黑夜。

    轰隆隆的声响由近及远,慢慢地变成了云层里的嘶吼。

    要下雨了。

    王安柔抬着手指,“枕头下,有匕首!”

    杨双知道,但他怕弄疼王安柔,伸进枕头下的手小心翼翼地才把那柄镶嵌着宝石的匕首取了出来。

    王安柔眨了眨眼睛,有些无力,“给我!”

    杨双老老实实地把匕首给了王安柔,“现在呢?你自己来?”

    王安柔摇头,“这是我防身的,杀过人,不干净,你去烧水,烧一锅热水把它丢进去,煮十分钟,快!”

    “那给你干啥?”杨双气急败坏,想去拿匕首,被王安柔拒绝了。

    “你先去烧水,我拿着,以防万一!”

    但他没有马上推门,他看见了台阶上的血迹。

    月光下,黑色的一点一点。

    特别行动课收到的,是刘时庆的人传来的消息。

    时间是七点整。特别行动课收到消息的时候,是七点二十五。而五分钟之后,一场枪战爆发在永丰旅馆里的三楼。

    特高课的特工人员在旅馆外听见了楼上的枪声,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支援,但是在大街上怼上了一批持枪的武装分子,双方近距离拔枪怒射,各有伤亡,最后闻讯赶来的宪兵队封锁了整条街,逐屋逐间扫荡,一共打死打伤了七个不明身份的持枪抵抗分子。等他们冲到三楼刘时庆的房间里时,刘时庆捂着胸口倒在了血泊中。

    杨双是被日本人赶到的江边,等找到了路回到燕子居的时候,已经快要九点了。

    他几乎转了半个江城,还差一点被日本人当街当成了靶子。

    周围已经隐隐约约地传来了狗吠声,杨双快步穿过巷口大榆树下的阴影,回到了王安柔的落脚点。

    做特务的,就是为了那群可能会死的百姓,去挡那颗会炸死自己的炸弹。最后粉身碎骨,留不下一块破布。

    杨双感觉身后有人跟着他,两个人,从茶铺出来,就一直跟着。

    他好几次想回头,但是没敢回头,他怕一回头,就有人拿枪指着他的脑袋。

    随即,江城全城戒严,提前宵禁。驻军入城,分区域开始全城搜捕。

    刘时庆则立刻被送入了江城陆军医院,进行抢救。

    几乎与此同时,江城特高课特别行动课、江城军统站临时办事处,都收到了奇怪的情报。

    赵正明不见了。

    明明做的就是大事。

    但这工作,一定得有人去做。不仅要做,好要尽可能完美地做好。如果不去做,你不会死,可会死很多无辜的人。就像一颗炸弹从天上落下来,他可能炸不死一个军人,但可能炸死一群百姓。

    是的,他迷路了。

    太阳已经斜斜地落下,淹没在了城市的建筑当中,它会一直散发着光芒,直到在远处山峦上悄悄地消失。天空正在酝酿几朵乌云,缓缓地压向江城。

    这个点,赵正明应该已经逃离了茶铺,如果他没有走,等待他的,一定是一场金属暴雨。王安柔去杀刘时庆了,而来杀赵正明的,不会手下留情。

    他有些心虚,但表面上却晃晃悠悠,他没敢走江边那条最近的路,而是折身进了闹市,穿了七八条巷子,拐了十几个街角。最后停下来凝听,身后的两个脚步声消失了。

    刚想松口气,抬眼一望,却发现自己不知道在江城的哪个角落。

    杨双离开茶铺的时候,赵正明已经消失在了茶坊。

    虽然他不知道杨双嘴里说的鬼是谁,但是他肯定杨双不会骗他。杨双也没有把王安柔暴露给赵正明,他觉得这样做,会寒了赵正明的心。其实他能说很多,但是没有这个机会。明明能说明白的一件事情,到头来却想是窃钩窃国一样,苟苟且且,见不得天日。

    王安柔说,这就是特务的无奈,也是特务工作的特性。你做一件事情,很可能决定着一件大事的走向。你如果活着做完了,日后也极大可能不被人所知。如果你死了,你在历史上可能连个姓都留不下来。

阅读热血空城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僵约之献祭万物玄幻之最强煞星神承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红色冷锋孤狼佣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