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你信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凭什么日本人、赵先觉想杀谁就杀谁!?凭什么我杨双想杀你们,就不行!?

    你们恶心到我了!

    杨双的表情非常冷峻,赵正明坐在一旁都没敢打断。

    两人一边喝着茶,一边沉默了下来。

    最后,赵正明留下了一只布袋子,里面听令哐啷地似乎是钱。

    “这是你们接下来的经费,我只能给你们这么多,江城站也没什么钱了。”

    杨双没有拒绝,接过袋子看了看,二十七块钱。

    “你那怎么办?”

    “先吊着,人不好找,我得问老板要。”赵正明现在升了官,刘时庆变成了站长,他现在是副站长,军衔调一级,上校。

    杨双想了想,道:“刘时庆这个人,不靠谱,东家你小点心。”

    赵正明捏着兰花豆的手抖了一下。

    当日在山里等赵弄的时候,杨双的眼神里就写着不信任的表情。主仆两人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他们分明是在用眼神交流。

    当时刘时庆在场,杨双没有把话说明白。和王安柔说的那些话,也都是在演戏。这些细节,只有了解杨双的赵正明看出来了。所以一到江城双方分道扬镳之后,赵正明忙着善后,也没忘记借着送钱的借口,让王安柔和杨双接触了一回。

    但显然王安柔对杨双仍然是有芥蒂的,话没说两句,扔下了几个大洋就此告辞,杨双没有机会让她带话给赵正明,之后偷偷地联络了邹丁,让邹丁当了个传话筒。

    这才有了这次见面的机会。

    杨双找赵正明,其实就是为了刘时庆这个事。

    刘时庆说他被人打了黑枪。

    那枪口怼得很近,所以会留下火药残渣的痕迹。

    然后他中枪之后,还把打黑枪的干掉了。

    对不对?

    赵正明点头。

    杨双轻轻一拍桌子,凑到赵正明的耳边,只说了一句话,赵正明的脸色就变了。

    杨双说:“刘时庆不是左撇子。”

    他的右手中枪,贯通伤,但是还能用右手举起枪、扣扳机还击。

    你信吗?

    赵正明把兰花豆塞进了嘴里,咯嘣咯嘣地咬碎,他的脸上表情连着变换了几次,最后变成了铁青色。

    刘时庆说他被人在身后打黑枪,他是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转的身,所以一枪打在了他的胳膊上。子弹贯穿了他的手臂,打断了他的臂骨,然后被右肋下枪套里的枪挡住了,所以没有造成二次伤害。

    那把枪赵正明看过,的确是枪身挡住了那颗子弹。

    挨了一枪之后,他举枪打死了那个打他黑枪的。

    杨双哈哈笑着,笑完之后,问赵正明:“我拿着枪对着你,打了你一枪,然后一动不动,等着你掏枪再把我打死。你信吗?”

    除非那死去的二百五枪里只有一颗子弹。

    而刘时庆有两把枪,一把在左边,一把在右边,他没有用右边那把枪,所以那把枪帮他挡了子弹,这就说明,他当时是用右手掏的左边那把枪,这符合逻辑。

    否则用左手掏左边的枪,那动作做起来,极不协调。

    赵正明想了想,道:“当时情况危险,他手里应该本来就拿着枪的,中了一枪之后,情急之下才用的右手……”

    杨双点点头,“这个可能很大。所以,我只是提醒你。江城就活了他一个,一家之言,我觉得他嫌疑最大,保险起见,东家你多小心!”

    赵正明颔首,“行,我记住了。时间差不多了,今天到此为止,我回去还有一堆事情,你那也好自为之!”

    杨双也没打算继续说下去,主仆两人告辞,赵正明起身先走。杨双并没有急着离开,坐在那喝着茶吃着糕点,听隔壁唱曲儿的也结束了。

    赵正明说这是一条死路,杨双点点头,不是死路我不走,就算有一天,自己也会被挂在墙上!

    不为别的,就为了杀几个他想杀的人。

    那么,日本和中国,真的友善吗?

    看看城外荒芜的土地,看看城内还留着的残垣断壁,看看满地鲜血中日本人留下的脚印。

    友善个屁!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赵正明给他做足了榜样,杨双的心里一直都在催促着他履行自己的誓言。

    虽然赵正明并没死。

    因为他们没有顾忌,在他们的眼里,中国人就是两条腿的牲口,和老杨庄的那些马啊,骡子啊,驴啊一样,能用则用,不能用则杀。

    牲口可以杀了吃肉,可人杀了能干啥?除了变成一堆白骨,就什么也没有了。就算这样,日本人也喜欢杀人。

    这些,都触动过他。自从日本人来了之后,不光给杨双带来了和以前不一样的生活,也第一次告诉了他,什么是中国,什么是日本,什么是中国人,什么是日本人。

    赵正明曾经指着墙头挂着的无头尸对杨双说过,“这些人,本来和我们一样,种地、做生意、做工。他们之所以被挂在墙上,是因为他们不想让他们的后代挂在墙上。”

    杨双偷偷地给他们烧过纸,他当时只能做这些。

    是的,日中友善旅社、日中友善饭店、日中友善学校。

    在江城,挂着这种名字的建筑物数不胜数,实在太多。

    国府官员就算再欺压良善,他们至少会给这些人一条活路。国府军人就算再无良,他们也不敢直接对着无辜的百姓痛下杀手。

    可日本人会。

    在街面上,日本人走路中间,中国人走路两边。一个日本人敢当着一条街的中国人的面,大骂中国人是猪,是畜生。

    中国人是猪,是畜生吗?

    日本士兵昨天还去屠了村,今天就拿着一个糖果逗弄着一个中国人,身边的记者啪啪啪地拍着照,这照片登上了日本人的报纸,配的标题上,堂而皇之地写着“日中友善。”

    日本人可以米,敞开了吃。可是中国人只能吃糙米,还有限量。他们吃不完的白米,掺着毒药扔在路边,看着中国人捡拾回去,煮着吃完,然后全家毒发身亡。

    他们认为这是取乐的方式,站在一旁哈哈大笑。

    但连他都不知道,他自己的那根反骨其实也一直都在。

    街面上耀武扬威的日本兵,操着一口听不懂的外国话,刺刀顶在胸口,杀人没理由,还牵着咬人的狼狗。

    还有那些挂在城墙墙头的尸体,滴着鲜血的头颅,被屠光了的村庄,以及掩埋在宪兵司令部后院里的邹家店的盗墓贼。

阅读热血空城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兵王传说全能王牌重生之伟大驸马[综英美]有话跪下说吃掉这天地英灵之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