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情报的传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屋檐上多了一个硕大的光斑,然后有规律地抖动着。王安柔模拟发报的手法,在向赵正明传递信息。

    “我是柔,你看得见吗?”

    每发送一次,王安柔便停顿五秒,一连发了五遍,赵正明才终于有了一些反应。

    杨双把视线从望远镜中挪开,回头道:“他在眨眼睛。”

    王安柔连忙把杨越挤开,观察了一会,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她几乎是抱着杨双,“他看见了!他看见了!”

    杨双没来由地心里一阵紧张,功夫不负有心人,办法总比困难多。他把王安柔推开,“接着问。”

    “嗯!”王安柔依葫芦画瓢,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开始问。

    最后,太阳升起来了,日本人的升旗仪式也结束了。王安柔结束了通话,三人从阁楼上下来,抄了整整两页纸的电报码,王安柔逐字逐句地翻译,一丝不苟,生怕错漏任何一个重要信息。

    等邹丁爬起来的时候,看见那三个人围在桌边讨论什么。

    “吃饭了是吗?”邹丁摇摇晃晃地从灶间出来,正好肚子饿的咕咕叫。

    可桌上什么也没有,邹丁吸了吸鼻子,这帮人也是,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杨双一转头,看见邹丁埋怨的眼神,便指着放在一旁的簸箕,道:“那边有米饼,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去吃吧。”

    邹丁直翻白眼,这几天就光吃米饼了,吃得浑身上火,眼睛都快被眼屎糊住了。心里顿时就想,抓紧把活干了吧,到时候去了江城,一定要让这帮货好吃好喝地招待一番。怎么说也算是堂口的老三老四,到时候再收几个弟兄,在街面上横着走,啥香的辣的,不就都来了么。

    这么一想,邹丁再看那一筐米饼也没那么讨厌了,一边吃,一边听杨双他们在那说着什么。

    “哨兵白天一个,夜间两个。刑讯室的大门是铁的,如果能拿到钥匙,是能从里面打开的。关他的房间东南角是块空地,旁边有个铁炉子,铁炉子边有铁钎子,铁炉子靠着的墙上,还挂着一些沟子和鞭子,能当武器……”

    王安柔立刻平放着镜面,让阳光反射到屋檐上。

    王安柔和杨双都计算过,从赵正明的角度,能看到屋檐。

    好半天才听到了哨声,然后啪啪啪的脚步声也传了过来。蓝胭脂点点头,“就是这个时候!”

    杨双露着脑袋,从砖缝里往外看,却啥也看不见,虽然卸掉了几块砖,但视线狭窄,看不到司令部的全貌,从他这个位置,观察不到日军的动向。但听脚步声停了之后,差不多觉得留守的日本人基本集合完毕了。

    他拿出了他的单筒望远镜,然后拍了拍王安柔的肩膀,王安柔把拿着镜片的手伸出了砖缝,阳光被那镜面反射,直刺天空。

    “他看见了!”杨双激动不已,双方就隔了不到四十米,若是平常,吼一嗓子的声音都不需要太大,对方就能听见。可就是隔得这么近,他们却不敢大声地说话。

    王安柔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脸上红扑扑的,杨双站她身边,都能听见这女人的心跳声。

    “在屋檐上发信号!”杨双的眼睛没有离开望远镜,赵正明的视线仍然看向了这里,带着疑惑。

    邹丁倒在洞口睡得跟猪似的,踢一脚都没踢醒,他昨天挖了一个晚上,里面被他扩展了三分之一,勉强能过两个人。但那也只是勉强,有些地方还是很紧。但是黑灯瞎火地也是难为了他,不分白天黑夜地挖了几天,连他这个行家都扛不住了。

    用他的话说,就算是挖十三陵,也特么不用这么遭罪的。

    杨双去地道里转了一圈,摸到出口被几根铁锹木耙顶住了,到时候一拉,这洞口就会哗啦啦地垮塌下来。所以出去的时候要小心,必须撤一根支撑杆,卸几块地砖,不能蛮干,不然动静太大。

    “……往下!再往下!好!”王安柔看不到外面,杨双在帮她调整光线,试了几次之后,那道刺眼的光芒终于射在了闭着眼睛的赵正明的脸上。

    杨双在镜头里看见赵正明无力地睁开了眼睛,目光有些呆滞,他偏了偏头,想躲开这让他难受的光,但王安柔保持着一个姿势,赵正明躲不开,他眯缝着眼睛,循着那光芒而来。

    蓝胭脂拿出了一面镜子,交给了王安柔,杨双摁住了她想伸出去的手,还没到8点。等日本人集合去了前院,这后面只剩哨兵的时候再联系赵正明。否则赵正明能看见这束光,司令部大楼里的人也能看见。

    三人坐在阁楼上大眼瞪小眼,等着日本人的升旗仪式。

    杨双一大早就起了床,天刚蒙蒙亮,抬头看天,灰蒙蒙地全是云。

    他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所有的都计划好了,结果临到头来,没有太阳那就让人恶心倒胃了。

    谢天谢地,阳光总算如期而至。

    王安柔正和蓝胭脂两人搬着木梯,准备上阁楼。见了杨双,便问怎么样了。杨双点点头,把地道的情况说给王安柔听,王安柔也没发表意见,噔噔噔地踩着梯子准备寻找时机给赵正明发信号。

    杨双跟着他们上了阁楼,太阳才刚刚从宪兵司令部大楼的一角缓缓地升起。

    从坑里出来的时候,邹丁还没醒。蓝胭脂给他盖着的一床毛毯被他一脚掀掉了,此刻正光着膀子,也没冻死。

    杨双帮他重新盖好了毛毯,然后抬头看了看被纸蒙住的窗户,外面有了些光明。他上了二楼,在阳台上看见了阳光洒落的痕迹。

    赵先觉总觉得遗漏了什么,可是总想却也想不起来。

    躺在床上,头越来越痛,吃了止痛药都没有作用。脑袋昏昏沉沉地躺了大半夜,眼看天又要亮了,赵先觉烙煎饼似的翻来覆去,最后下了床,始终觉得还得再去一趟东苑十五号。

    今夜是宪兵队收网的时机,江城来的军统人员已经全部落入了口袋,日军完成了合围,侦缉队也擦亮了手里的家伙。那些军统人员,不敢在城里集合,怕惹人注意,他们选择的汇合地点是城外二十里的一处偏僻山坳里,前几天雨大,情况不太乐观。

阅读热血空城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僵约之献祭万物玄幻之最强煞星神承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红色冷锋孤狼佣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