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疑似有叛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西乡骂了一句“马鹿”:“除了救他,还能救谁?”

    赵先觉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化着火柴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看着那烟雾缭绕起来,他缓缓地道:“那就杀了吧。”

    那语气淡地和白水一样,没有丝毫波澜。

    他们不是要救人嘛?趁早杀了不就一了百了?

    几个人的目光一齐望向了他,就在抓到赵正明的那天,日本人的意见都相当统一,既然这条线索已经断了,不能用了,那还留着干什么?早点杀,早点了结,省得再生出点幺蛾子来。可是赵先觉不同意啊!也不知道他跟西乡灌了什么迷魂汤,两人在西乡的办公室里讨论了一晚上,最终还是没能杀了赵正明。

    赵先觉的意思是,等一等。香城的地下军统组织只是个小虾米,没有多少料。她后面的军统江城站,才是大人物。香城这边出了事,江城脱不了干系,就掌握的情报来看,几次针对赵先觉的刺杀行动失利之后,重庆对于江城的军统人员已经出现了信任危机,怀疑他们内部有奸细。而这一次香城军统的唯一独苗也全军覆没了,重庆肯定是火冒三丈,可一可二不可三,次次出去的行动队,人员不可谓不精锐,计划不可谓不周详,可特么临到头来,连赵先觉的脸都没看到就死的死,抓的抓,这事搁谁脑袋上,都觉得特么简直匪夷所思!

    以军统的对内严谨的作风,这件事必须得有人担责。

    谁担责?当然是江城军统站负责人。

    长官负责制嘛!

    可日本人知道,能打掉香城的地下抵抗组织,完全是赵先觉个人的功劳,跟江城有没有叛徒完全没有关系。

    但是重庆不知道啊!

    重庆总部的问责电文发到江城,措辞之严厉,语气之急切,就只差把江城那少将负责人就地正法,这江城军统还不得地震?就现阶段,怎么来洗清这个疑似内部有叛徒的罪名?最直接了当的办法,就只有一个:干掉赵先觉,救出赵正明。

    这是军统人员在对前几天的行动进行的总结,末尾还有他们营救被俘人员的请求。

    赵先觉看完了,把电报扔了回去,“救谁?赵正明?”

    他是懂得感恩的,日本人对他的知遇之恩,他全用在了对付昔日同僚的身上,内部对他的评价是八个字:为人阴鸷,心狠手辣。

    这天一大早,赵先觉才刚一进宪兵司令部,准备交班,抬头一看,谍报课和治安课的几个课长都在,正纳闷着又不是什么大日子,平常也不见他们人,怎么今天来得这么齐?西乡坐在那正在抽烟,一副沉思的模样,赵先觉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报告!”

    西乡夹着烟的手弹了弹,一截烟灰掉落在面前的碗里,“进来。”

    治安课的很快就呼应了:“没错!自从赵桑你来了,宪兵大队有两个巡逻队已经差不多换了一遍人了。你就告诉我们,你还打算牺牲多少皇军士兵的生命,来确保你的地下组织秩序?我们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赵先觉听得一头的雾水,这话味道怎么听怎么觉得是在兴师问罪。他把目光投向了西乡,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西乡啥话也没说,直接扔过来一个文件夹,打开一看,里面是今天早上的电报,一看电报抬头,哟!老熟人了,军统内部通讯。正文挺长,但粗略地看过了一遍之后,赵先觉大概就知道是个什么意思了。

    他只能剑走偏锋。

    他觉得他的计划能奏效。

    如果赵先觉真的是个猎人的话。

    赵先觉挎着枪,坐在了末位上,一瞧几个人的神色都不太对味,便问:“怎么了,各位?”

    谍报课课长是军人出身,虽然一直看不起中国人,但他的业务水平基本上也就靠手底下那几个情报人员,嗓门挺大,颇有责备的意思:“赵桑,你说你能让香城平安至少五年,我们才把大大小小的权利都交给你了,地上地下都是你的人在跑来跑去,皇军都没有你的气焰高。结果呢?你来都两年了!重庆的杀手你杀一批,他们来一批,杀不完,挡不住,搞得香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那才是西乡一耕助手底下在香城的王牌力量。

    赵先觉是这支队伍的负责人,其人早年间是蓝衣社一员,日本人打进中国后,国府一分为二,一为南京汪伪政权,二为重庆国府。赵先觉自觉才高八斗,但始终不得志,最后跟随了南京,摇身一变成了江城一员大将。这两年香城局势不稳,日本人急缺一个懂得风土人情、了解军统组织架构的中国人,于是就把他从江城调入了香城。

    没错,凭杨双和王安柔、赵弄三个人,想把赵正明从宪兵司令部里救出来,形同登天,难度可想而知。杨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如果能保证赵正明活着,而且得活够一段时间,他的第一步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但是他不可能跑去和日本人说,喂!你们刀下先留人,等我想个办法把他救走你们再动手。

    是时,南方经过几次会战,日军兵锋西进,香城并无驻军,只有一个宪兵司令部,负责治安和情报工作,兼顾城防任务。宪兵司令部驻守一个宪兵大队,宪兵大队大队长兼司令部长官是西乡一耕助大佐。司令部三个职能课分别是治安课、谍报课、防卫课,另外,还有一个专门由中国人组成的侦缉大队。

    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而事实上,香城一直都没有受到中国正规军和游击队的攻击和骚扰,只是治安情况每况愈下,街头喋血也是常态。日本人对此类治安案件是不放在心上的,只有动静闹得太大,或者目标直指驻军的时候,他们才会瞧上一眼。但无论涉及还是没涉及到地下抵抗组织,治安课和谍报课的人手都不足,宪兵大队更多的参与巡逻和配合抓捕,真正的主力,是侦缉队。

    三人躲在深山里说了大半夜,杨双说得口干舌燥,王安柔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第二天,三匹马从老猎户的木屋前一起出发,奔向了他们来时的大路。在三岔路口,杨双仍然一个人去了香城,而赵弄陪着王安柔返回了赵家茶园。

    杨双没有计划,准确的说,他还没有想到能把人救出来的计划。

    但是他能帮他的东家赵正明保住性命。

    孙安河和杨双说,他们东家骨头硬,鞭子抽不断,烙铁烫不穿。日本人和赵先觉都对他失去了信心,东家活是活不了了,大概就在这几天,日本人就会把他往菜市场一拖,准备乱枪打死,以儆效尤。

阅读热血空城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玄幻之洪荒登录器逆神破虚无敌战机绝地大唐逆流战国当名嘴混沌灵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