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晕血了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沈佳宜却看也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开了。她冷淡的态度,让盛泽宇气恼,自己想着怎么和她道歉,这人却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盛泽宇突然不想道歉了,像他盛大少爷活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想要和人道歉,居然热脸贴了冷屁股。

    于是他做出了一个重(幼)大(稚)的决定,不理沈佳宜。

    沈佳宜走出房间,听见盛泽宇来给carmen要夜宵,心里狠狠的抽了一下。果然听见盛泽宇关心别人还是会很难受的啊!

    她自嘲:沈佳宜啊沈佳宜,你可真是犯贱,明知道陈泽宇从来不属于自己。还是无法放下他。

    两个人一个不愿问,一个不愿说就这样一直僵持着冷战。

    ……

    半夜,沈佳宜起床喝水,走到厨房发现厨房里有一个人。

    carmen正开心的用小刀削着苹果。她看见来人,连忙向沈佳宜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轻声的说:“宜,你千万不要和泽说哦。他要是知道我半夜偷吃东西,会骂我的。”沈佳宜点点头,告密这种事情,初中毕业后她就没有兴趣了。

    carmen笑眯眯的自顾自接着说:“以前我在疗养院的时候 也喜欢半夜偷溜去厨房偷吃东西。从来没有被发现过哦,我厉害吧!啊!”

    一个不小心carmen的手指被小刀划出了一道口子。沈佳宜吓了一跳,忙问:“没事吧,我去给你拿创口贴。”

    “符用符用”,carmen把手指塞进嘴里,含糊的说,“不过,我晕血唉。”沈佳宜吃惊的问:“晕血?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carmen?carmen?”carmen低着头沉默不语。

    正当沈佳宜转身要去找盛泽宇的时候,突然被carmen拉住了衣服。

    沈佳宜转头担心的看着carmen,问:“你还好吧,怎么突然不说话了?”carmen慢慢抬头注视着沈佳宜。沈佳宜被她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心下一惊,她从未见过这样的carmen:眼中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单纯和善良,只有冷漠和力气,和平时判若两人。

    “沈小姐要去找泽吗?可你明明答应我,不去找他的。”carmen冷冷开口 语气里完全没了以往的活泼。

    沈佳宜心下奇怪,却也只能先稳住carmen。她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我不会告诉他的,你冷静一下,先把刀放下好不好?”

    “嘻嘻嘻”,carmen笑了起来,“你怕什么,我又不会怎么样?杀了你可是会给哲和小卡门惹上麻烦的。”carmen说着用水果刀在沈佳宜脸上来回轻划。

    沈佳宜咽了咽口水,她感到自己在微微发抖,她努力遏制住自己的恐惧声音略带颤抖的说:“你要干什么?你先冷静一下。”

    carmen收回水果刀,淡漠的开口:“害怕了,你可真无趣。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要是让则生气可就不好办了,毕竟我们还要回美国结婚。”

    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吓的盛泽宇跳到一边,假装自己是来找陈妈的。

    他敲了敲陈妈的房门:“陈妈,卡门有点饿,麻烦你准备点夜宵。”

    白:“哎呀,这种事情床头吵架床尾和的嘛~”

    沈:“白邈,我再说一遍,我不喜欢盛泽宇,你不要再乱说了。还有这件事情和carmen没有关系,我只是不想再和盛泽宇这样的人相处了。”

    白:“啊?小宜宜,你和裤头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白邈有心帮两人和解,可两人对此都闭口不提让白邈想帮忙,却也无从下手。

    两天过去了,沈佳宜还有三天就要离开。盛泽与宇其实很后悔,可奈何盛大少爷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低声下气的和人道歉过。

    晚上他在沈佳宜的房门口转悠了半天,始终拉不下脸来。

    坐在书房的椅子上,盛泽宇用手解决了自己的腿间的欲望,他靠在椅子上,后悔自己的刚刚冲动,明明自己是想让沈佳宜五天后和自己去美国一起生活的啊,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亏得自己还害怕突然带carmen回家,沈佳宜会不高兴,还紧张的和沈佳宜报备。那个该死的女人,把自己的真心当什么?

    他闭上眼睛平息自己的怒火,待会儿还要去见carmen,要是影响到carmen的心情,可就麻烦了。

    最终沈佳宜也没能成功离开盛家,而是搬去了楼下。carmen也理所当然的住进了沈佳宜的房间。

    沈:“没有。”

    白邈不解:不是前几天还好好的吗?盛裤头还说要和沈佳宜表白,让她和他一起回美国生活。还让自己好好保密,说是要给沈佳宜一个惊喜。可现在……难道是裤头已经表白被拒绝了?不会吧,按照之前自己和小宜宜的沟通,她应该是喜欢裤头的呀,怎么会这样?

    白:“好吧……”

    白:“等等,不会是因为裤头把小carmen带回去,你吃醋了吧?”

    沈佳宜瘫坐在地上活动着,因捆绑而酸痛的手腕,心想:在乎又能怎样?盛泽宇会和自己在一起吗,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吧。像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看上自己呢?特别是还有carmen那样的青梅。盛泽宇终究是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的,清醒的越迟,只会让自己更痛苦。

    盛泽宇离开后并没有去房间找carmen,而是去了书房。

    过了许久,沈佳宜才回复:“没什么,只是我想搬出去住。”

    白:“为什么呀?和裤头住在一起,不好吗?”

    沈:“也不是,就是不想在麻烦他了。”

    第二天总裁办的人明显感受到了盛总裁的低气压,纷纷讨论发生了什么事。

    白邈担心的看着阴沉着脸的盛泽宇,给沈佳宜发了条微信:“小宜宜,你和裤头吵架了吗?”

    “笃笃笃……”

    “泽,你在里面吗?我想休息了。那个,如果宜不愿意,我可以不住这间房的。”正则与动作一滞,头从沈佳宜身上离开,应了一声:“我马上出来,你去我的房间等我。”沈佳宜暗暗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盛泽宇抽出在沈佳宜体内作乱的手,随手甩了甩,没有什么感情的低声说:“马上收拾好自己,搬到书房去。”沈佳宜低着头,平静的开口:“不用了,我还是住到楼下去。”盛泽宇皱了皱眉,不再同她说话,转身离开了房间。

阅读豪门盛宠:可人娇妻哄着点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万道争锋阴阳配婚人骗爱指南[快穿]案中有诡神道酬何大唐之神级熊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