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狱中豪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别看他好吃懒做,整天就知道游手好闲,可是打起架来一点儿也不含糊。不到几年时间,在黑社会混得是风生水起,竟俨然有昆阳市黑老大的气势了。

    也算他运气不好,赶上北京奥运严打,华夏所有地区全部实行地毯式打击犯罪份子,刚好他因为一点小事和别人闹了点别扭,一个不服气把别人给杀了,然后在逃跑的途中给逮到东部监狱里来了,估计这辈子是难出去了。

    那个胖胖有力的人叫连雨劲,跟徐清风都是垄来县人,一身的横练功夫非常了得,大家都称他为“劲哥”,因为贩毒从犯被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刚进来的时候被罗远民弄了一个下马威,结果罗远民被打趴下了,黑社会自古就是胜者为王,所以,罗远民对连雨劲那是毕恭毕敬。

    后面的三人一个叫陈桐斌,华东省常宁人,故意杀人罪。一个叫何子顾,华东省汉中人,强奸罪。一个叫董东,华东省北营人,蓄意谋杀罪。

    他们个个都是一方恶霸,都是凶神恶煞臭名昭著的大恶人。当然在群众百姓心中徐清风也是一样的罪大恶极。

    几个罪犯走进监房来看见徐清风依然坐在床上,何子顾“咦”了一声道:“这小子挺舒服的呀。这背景得有多强大啊!”

    罗远民听完后不屑一顾的看了徐清风一眼道:“小白脸儿嘛,到哪都受欢迎的。”

    徐清风依然是那个姿势,身体连动都没动一下,听着他们在那里侃侃而谈,并没有要搭理他们的意思。

    “哎,你是怎么进来的?问了你几天了,你都没鸟我们呢?”董东对徐清风问道。

    徐清风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董东,轻描淡写的笑了笑,还是没有理他。

    “问你话呢,三天了,我们忍你三天了!”陈桐斌猛然走上前一把抓住徐清风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

    徐清风看着陈桐斌,脸上依然还是那种打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轻轻的道:“放手!”

    “哈哈,我要是不放手呢?”陈桐斌带着狰狞的笑容,目露凶光的说道。

    “干嘛呢?干嘛呢?”连雨劲看着这个阵势赶紧走上来笑着说道。

    陈桐斌转过头看着连雨劲道:“劲哥,你已经帮了这小子三天了,似乎有点儿过了!”

    “啪”的一声响起,陈桐斌放开紧抓徐清风衣领的手,抚着被打的印上五根手指的面庞瞪着连雨劲道:“劲哥,哥们儿给你面子,你还装上了?”

    连雨劲看着他目光一闪道:“你可以不给啊!”

    罗远民走过来横到两人中间说道:“劲哥,你怎么老是帮这小子?”

    “我做什么还要你指点吗?”连雨劲老气横秋的嗡声哼道。

    “我答应过我女朋友,从坐牢开始,改过自新,我是一个粗人,我只希望你们最好不要惹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徐清风伸出脚蹬在地上站起身来慢悠悠的说道。

    “哎哟,我好怕哟!”何子顾连着声音怪叫道。

    “啪啪啪”只听连着三声响,何子顾还没反应过来就以趴在了地上,两颗门牙从嘴里飞出掉在了徐清风脚边。

    徐清风轻轻一抬脚,把那两颗门牙踢到何子顾眼睛旁边,力道不轻不重正正的摆在他眼前。

    徐清风走到何子顾跟前,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轻轻的说道:“这次给你们一个教训,下次直接弄死你们。你信还是不信!”

    何子顾哼哼着答道:“我信!我信!以后再也不敢了。”

    徐清风站起身来,眼睛看着罗远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问道:“怎么样?你服气么?我到要看看你这昆阳黑社会老大兼杀人犯到底有多大能耐!”

    “不,不。我不是老大,现在你是老大!”罗远民边往后退边惊恐的说道。

    徐清风一步步往前紧逼,嘴里吼道:“来呀,打呀?不是很有能耐吗?”

    “咚”罗远民退到了墙角,后背撞的一声响,他颤抖着双手,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老大!”

    “你是死刑,你怕什么?这么怂的吗?”徐清风怒吼道,他对那些总爱欺负弱小的人恨之入骨,不然他就不会走上黑社会这条路,也不会到这个破监狱来了。

    “蝼蚁尚且偷生,再说了我不是死刑,只是比你们时间长点而已。我还很向往外面的生活呢。”罗远民弱弱的低声说道。

    徐清风怒急反笑道:“神棍!”

    “好啦,好啦。都过去了,何子顾起来吧。”连雨劲连忙打圆场说道。

    徐清风看着他们各自走到自己的床位上去了,便有坐在床上不声不语了。

    连雨劲走到他床边坐下来说道:“小子,不错嘛。哪里需要我保护你哟!”

    徐清风转头问道:“谁叫你保护我?”

    “一个绝世美女,但是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连雨劲神秘的笑了笑说道。

    徐清风听他这么一说,脱掉衣服躺床上去了,他知道问也没有用,反正连雨劲也不会说。

    几人正准备睡觉,这时候监狱长的声音传过来:“徐清风,明天你去农田种地,早上自觉集合。”

    身材细小声音粗重的人叫罗远民,华东省昆阳市云边县人氏,四十来岁,是个气量极小之人,赖不住农村贫苦的清淡生活,再加上又好吃懒做,那时候农村土地刚下放到户没有几年,经不起农村种田的劳累,二十多岁的时候从家里跑到昆阳市来混口饭吃。

    然而,那个时候内陆城市发展才刚刚起步,哪又有那么好的工作让他做呢?要知道内陆城市昆阳哪有沿海城市广深那样的深厚资源能那么飞速发展。本身就是农村人,到了城市也被诸多的瞧不起,干了两年体力活后,觉得承受不起就开始打起心眼,干起偷鸡摸狗的勾当来。

    东部监狱,坐落在华东省最偏远的浮龙山区,监狱旁边是大型的沙场、农田,沙场的后面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原始森林。监狱里的罪犯多数都是被指派到农田或是沙场进行劳动改造。

    那些重罪犯人必定会弄到沙场去做苦力,稍微轻点的会去农田种地。有些只有几年的,监狱里还有各种技术可以学,比喻,车床工、平车之类的工种,如果学的好出狱以后也是有一门手艺,也能有一技之长可快速的找到工作,而不至于再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来祸害群众百姓。

    徐清风被送到这里已经三天了,却没有送去沙场,也没有送去农田。只是静静的让他坐在监牢里,有点儿武侠小说里面壁思过的意思。

    “哎呀,这天天都这么累,搞个毛球呀。”一个特别粗重的声音从一个身材并不是很高大的人嘴里冒了出来。

    走在他旁边的一个胖胖的显得特别有力的人笑道:“哈哈,习惯就好了,你以为这是一天两天么?我都这么干了两年了,习惯咯。”

    “说的也是。”后面还有三个人跟着附和着。

    “那等会儿咱们一起吧?”薛青青问道,她知道丈夫儿子都喜欢这个柳依依,爱屋及乌,她也是很在意柳依依的。

    如果不是因为柳依依和徐清和是直系表亲,估计薛青青早就踏上柳南胥的家门提亲去了,这么好一漂亮女孩儿谁能不喜欢,且还是那么的温柔大方,善解人意!

    “嗯,好。”柳依依道。

    按理说,他应该要去农田干农活的,可是都三天了,可还是没有狱警来让他去干活。

    “噔噔噔”,徐清风正坐在冰凉的床上闭目养神,一阵粗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他睁开眼睛看了看监牢最上面只有面盘大小的精钢窗户,黄昏了,是狱友们散工回来了。

    三人又说了一些鼓励徐清风的话才依依不舍的告别,走出派出所门口时柳依依转头对着送他们出来的漂亮女警说道:“美女,谢谢啦。”

    漂亮女警微微一笑道:“客气了,我也只是为人民服务!”

    薛青青赶紧抓住柳依依的手说道:“你回来了,你爹妈知道吗?今天回村子去吗?”

    “回去啊,我的去看看我爹妈去,有一段时间没见着他们了,怪想他们的,都回来了,怎么能不看看他们呢。”柳依依笑着应道。

    “那也等他们年底回来了再说吧。”徐清风想也没有想就答道。

    “好吧,我们知道了。”徐罗方这才找到机会插上一句话。

    几个正聊的火热,这时候那个漂亮女警推开门走进来说道:“好啦,你们也该走了,时间够长了。虽然这里不是监狱,也没有过多的限制,这已是最大限度了!”

    徐清风看着他们聊的那么开心,看着柳依依的脸上如沐春风般渐渐有了笑意,他心里也是无比的开心,等到他们聊的差不多了,他起身对徐罗方说道:“方伯,我这是事儿可千万不能让我爹妈知道啊。他们才出门,我不想他们为我担心。”

    徐罗方还没开口,薛青青抢着道:“我们也是这样打算的。只是年底他们肯定得回来呀?”

    柳依依抬头对着漂亮女警微微一笑道:“让他们进来吧。”

    “清风,方伯伯母来看你了。你是不是近几天要去东部监狱了?咦,依依,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回来的?”看见外甥女柳依依坐在徐清风对面,徐罗方惊讶的问道。

    “舅舅,舅妈,你们好。我也是刚到的。”柳依依见是舅舅舅妈连忙起身问候。

阅读染色坊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九转道经都市之神豪国王重生之完美未来小夫小妻小仙人重生国民男神:爵爷,求宠爱!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