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新训葛班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真的,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当好一个班长,也不知道当一个班长需要什么技巧,更不懂一个班长的重要性。

    但他明白一点,自己既然做了班长,就要做自己班长张晓哲那样的。

    12月的西北已经飘落大雪,寒冷刺骨,新兵就在这种严寒之下开启他们的士兵之路。

    “军营的第一步是75厘米,我需要你们的第一步走到精准无误!”训练场上,葛震冷着一张脸大声对自己的十名新兵说道:“我会采用最苛刻的手段,让你们成为合格的军人。”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脑子里想到的是自己在张晓哲苛刻下的训练,那是一份回忆,也是一份当时怎么都体会不到的甜蜜回忆。

    卡尺,一个一个的丈量;十字架,一个一个的纠正站姿;大头针,一个一个的纠正脖子……

    他用的全都是张晓哲的方法,似乎在这个训练场上,张晓哲的身影再次浮现。

    这,就是传帮带,班长怎么教的战士,当战士成为班长之后,就会怎么教自己的战士。

    别的班根本没有这么复杂,唯独他葛震的班,都把新兵快要逼疯了。

    人家走整齐就行,他这里必须是75厘米,把动作要领上的“约”直接抹除。

    “齐步可以简单,但在我这里必须最难。”葛震在队列前站的笔挺笔挺,双手紧紧贴着裤子,中指紧贴裤缝线。

    天气酷寒,新兵们全都戴上手套,但他为了做好标榜,双手裸着,任由刺骨的寒风冻出一块块冻疮。

    标准,他知道任何动作的所谓标准都是扯淡,只有班长做出标准,才是真正的标准。

    “第一步不是那么容易走好的,走好了,你的军旅生涯就不会迷失。75厘米,锻的是新性,磨的是棱角——我的班长是这样教我的,那么我也得这样教你们!”

    是的,张晓哲是这样教他的,他现在也这样教自己的兵,而当他开始教别人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变得跟张晓哲极其相似。

    一丝不苟,不管走路还是吃饭,不管睡觉还是集合,像是绷紧的法条,苛刻的要求自我。

    在他这种对自己都苛刻的严格要求下,班里所有的新兵对他尊敬无比。

    晚上,葛震用那双根本就不是捏针的手,捏着针线为新兵缝补因为不合身造成开裂的作训服。

    他很认真很认真,细致无比的缝好。

    “班长……”新兵感动的眼睛都红了:“我妈都没有这样给我缝过衣服,你却……”

    葛震笑笑:“这里是部队,白天训练的时候,我肯定要对你们苛刻。也许你们看到我的黑脸就害怕,但我是班长。我的班长告诉我这个职务是兵头将尾,我的班长还告诉我,这个职务的另外一个名字叫作军中之母。呵呵,等你们成为班长以后就明白了……来,手伸过来,我看看你的冻伤。”

    新兵把手伸过去,露出一片片的淤红。

    “南方兵,不适应这里的天气。”葛震拿出一瓶红花油,在新兵的手上倒一点之后用力搓起来。

    新兵眼巴巴的瞅着他的班长,瞳孔中露出心被暖化的感动。

    “以后每天早晨出操之前,都在手上搓搓红花油,促进血液循环,这样就不容易得冻疮了,呵呵。”

    葛震笑的特别好看,看向班里新兵的眼神充满春天一样的温暖。

    “班长,听说你是二中队的狼王?”新兵小声问道。

    “我是一个兵,跟你们一样,一位班长的兵。”葛震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班长,新兵下连之后你能带我去二中队吗?”新兵的眼睛里全都是渴望。

    不光是这个新兵,别的新兵眼睛里也全都是热烈。

    “二中队很苦很苦。”葛震说道。

    “我们跟着你就不怕苦!”一名新兵说道。

    “对,只要能跟着你,就算再苦我们也能撑得住!”

    “班长,我们愿意永远追随你。”

    “是呀,跟着你干啥都行,你比我妈对我都要好!”

    “……”

    新兵们发出肺腑之声,他们承认葛震苛刻到让人想发疯,但这是一个好班长,最好的班长。

    葛震深吸一口气,望着窗外说道:“想跟我去二中队也可以,你们必须做到一点,那就是在所有的训练科目上把竞争对手彻底放翻。跟着狼王就得成狼,就得拥有一颗孤傲嚣狂的心。”

    一个班长,完全可以影响一名士兵的一生,贯穿整个生命。

    ……

    新兵来了,新训开始。

    葛震成为葛班长,手底下也带了十个新兵。

    虽然被处分了,但他却作为最优秀的上等兵被选入教导大队,担任新兵班长一职,也就是带新兵。

    为什么选他?这也是经过多方考虑的。

    葛震的优秀,无法否认,但他的嚣张妄为,跟他的优秀一样凸出。

    综合考虑之下,葛震成为新兵连的班长。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哪怕教导队跟二中队在同一个院子里,可职务变了,角色变了。

    ……

    “是!”

    吴昊腿软了,差点就哭出来。

    “后悔了吧?”二班长低声笑道:“你以为你是谁?跟葛震是兄弟就能像他一样了?”

    作为二中队的狼王,他是一个最可塑之才,但越是可塑之才越得对他严格要求。

    很明显,按照常规方法根本行不通,那就让他更早的懂得责任感,懂得责任心。

    吴昊跟葛震不一样,但在葛震来的第一天,他们就已经成为兄弟,为兄弟,没有什么后悔之说。

    他被操练,葛震却打着背包溜进教导大队。

    “队长,不是我说的……”

    “二班长,给我亲自操练吴昊,让他对二中队拥有归属感。要是操练不好,我就亲自操练你!”

    是的,这就是吴昊。

    在这里,他是从来没有任何存在感的二中队的兵,哪怕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

    没有存在感,就意味着被孤立在外,也意味着没有归属管。

    突然,吴昊猛地一抬头,眼睛盯着对方:“不后悔,要是再来一次,我照样该干啥就干啥!葛震是我兄弟,给他整俩猪崽子涮锅不过分。练吧,谁怕谁呀?把我往死的操练吧,我不后悔!——”

    最后四个字说的坚定无比,让所有人都感觉到非常意外:这是吴昊?

    第二天,吴昊就被点名参加冬训,他都快哭了,后悔的一塌糊涂,可也没有任何办法。

    训练,他根本不行,最重要的还是这边训练着,那边还得把上百头猪伺候好。

    “给我练,给我往死的练!”张向阳黑着脸从牙齿缝挤出声音:“你不是想被二中队认同吗?那就给我练出标准!机会,我给你,省的有人说我张向阳是日本鬼子!”

阅读兵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魅影星球火爆军王醉千古假面骑士之科学怪才修真少年混世界花好月圆之传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