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真的撞鬼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葛震咧嘴笑笑,他还真没有走过军营的第一步,他也清楚,自己从根本意义上来说不是真正的兵。

    ……

    凌晨三点,队长跟指导员回来了。

    “那个逃兵在哪呢?让他给我赶紧收拾东西,明早滚蛋!哨兵,给我端杯水,赶紧的,老子跟支队那帮古董磨到半夜,嗓子都冒烟了!”

    “是!队长!”

    “让那个逃兵收拾东西滚蛋,给我在外面等着,支队的车来了马上离开二中队。”

    “是,指导员!”

    中队长是个暴脾气,指导员也是个暴脾气,两个人虽然经常干仗,可在关键问题上永远保持共进退。

    比如这个逃兵被分过来,两个人一合计,直接杀向支队,从支队长开始找起,磨到半夜,总算把这个兵的事解决。

    他们才不会要逃兵呢!

    “队长,指导员!”值班的副队长听到动静跑下来。

    “什么队长指导员?我是老张,他是老王,净整这些没用的。”队长不耐烦的挥挥手。

    这两个人是一点架子都没有,队长姓张,名叫张向阳,指导员姓王,名叫王海军。

    在非正规场合下,让中队的兵就管他们叫老张跟老王。

    这可不是他们故意用称呼跟战士打成一片,他们是真的身先士卒,不管任何训练,中队长指导员先上。

    这就是二中队的传统,也是二中队从上到下的精神。

    “那个逃兵呢?”中队长问道。

    “那个逃兵……老张,老王,来来来,我跟你们细细说一下……这个逃兵今天把赵强打了,然后单挑全中队,然后……”

    副队长用最快的速度把今天中队发生的事汇报一遍,听的张向阳跟王海军嘴巴大张,一幅见鬼的模样。

    “真的假的?小李子,你可别骗我老张啊,不然我让扛着中尉衔做大头兵去!”

    “真的,不信你随便问任何一名战士。”副队长苦笑道:“谁能想到?可就是发生了。”

    张向阳跟王海军对视一眼,迅速交换眼神。

    “你嚷嚷啥?”张向阳瞪了对方一眼,压低声音语重心长道:“小声点,让咱们的兵好好休息,好好睡觉。”

    “还得让炊事班整点好东西。”指导员王海军补充道:“都怎么做事的?你还知道天天吃六味地黄丸呢,人家葛震伤那么重不知道给补补?这是咱二中队的兵,都是自家孩子,坏了残了谁负责?自家孩子懂不?心疼呀!”

    “呃……”副队长李林忠一脸懵逼,机械的吐出一个字:“是……”

    “走走走,先上去睡觉。”

    “嗯,对,洗漱的时候声音轻点,让战士睡好,睡香。”

    “没错,还是老王你心细。”

    “……”

    第二天,刚刚出操。

    支队的车来到二中队,警务股派人来接葛震。

    “张队长,王指导,我来接葛震。”一名参谋冲两人笑道:“你们还真是难缠,得嘞,如你所愿。”

    这名参谋太清楚二中队两个主官的脾气,简直就是死犟,不达目的不罢休。

    昨天晚上,他们把参谋长缠到半夜一点多,都快让参谋长疯了,这才签下调令。

    然后又拿着调令敲支队长的门,敲政委的门,硬是把支队两位首长从睡梦中拉出来签字,算是把葛震这个兵踢出二中队。

    “都精神点,番号声喊起来……朱彬彬,你他娘的怎么带的兵?看看你班战士都跑出队列了……哎呦,说了不听?看我不抽你!”

    队长提着武装带朝训练场跑去,装作没看到来人。

    “哎,张队长……”参谋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指导员王海军。

    “陶永刚,你们炊事班到底怎么回事?昨天的馒头能吃吗?会不会发面?”王海军背着手溜向炊事班:“馒头只有把面发好了才好吃,你们不把面发好,蒸出来的满头能好吃吗?来,我教你们怎么发面,这个酵母呀得放合适,这个揉馒头得讲手法,不能像揉姑娘一样,你得轻中带劲,还得恰到好处……”

    “王指导!王指导!”参谋大声叫着。

    可两人谁都不搭理他,随便找个借口避开。

    “撞鬼了?”参谋一脸疑惑。

    是的,撞鬼了!

    张向阳跟王海军回来以后撞鬼了,导致这名参谋也撞鬼了。

    想把葛震调走?

    没门!

    ……

    “傻子才光呢,哈哈。”葛震哈哈的笑,歪着头说道:“班长,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做逃兵?不好奇我到底经历过什么?”

    “没兴趣,我要做的只是把你变成真正的兵。”张晓哲瞅着他一眼:“有过枪伤,有过刀伤,就一定是真正的兵?不,你还差得远,军营的第一步你还不会走。”

    他就是有这种感觉,这个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班长不苟言笑,偏偏就能让他觉得深不可测。

    “战士做好战士的事,班长做好班长的事。”张晓哲淡淡的说道:“我的任务就是对每一个兵负责,让我带过的每一个兵都能成为真正的兵。建立功勋,我没兴趣,我更喜欢看我带出的兵建功立勋,那样我才会满足。”

    这怕是所有部队的军事指挥班长最想要的,作为兵头将尾,他们服役的年限不会太长,五年或者八年。

    “明天继续军姿,直到你能站的像个兵为止。”张晓哲说道。

    “继续光膀子?”

    “你要是喜欢可以光膀子,我没有意见。”

    “今个就这样吧,欢迎随时来战。”葛震歪着脑袋笑道:“关系,是打出来的;感情,是喝出来的。我是逃兵,可我是逃兵又怎么了?不服?不服的话你们也逃去。知道我葛震来了之后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们装逼的空间没了!”

    扔下这番话,葛震大步走向宿舍,扔下一群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的战士。

    逃兵有理吗?谁做了逃兵还敢这么理直气壮?

    在单调到近乎孤独的军营里,能够慰籍他们的大概就是带出顶呱呱的兵。

    等到退伍回家开始在生活的磨练中奔波的时候,每每想起自己带过的兵,都会觉得不枉此生。

    半夜,所有战士都睡了,张晓哲还没睡,他在卫生室给葛震做伤势处理。

    “我说班长,我咋看你深不可测呢?”趴在那里的葛震说道。

    葛震盯着张晓哲看了好一会,慢慢的向二中队的队列走过去,当他走过去的时候,所有人都主动为他让出一条路。

    这是承认了他正式成为二中队的一员,并且彻底接纳。

    实力就是硬道理,葛震用拳头做出最好的诠释。

    二中队,将成为他的起点。

    ……

    有理没有先不说,起码葛震完成了一个人面对整个中队的论战,而且站到最后。

    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二中队的一员,再也没人敢小瞧他,再也没人敢鄙夷他。

    格斗场上,血人一样的葛震用气势震慑全场,带给整个二中队强大的压力。

    张晓哲笑了,朝旁边侧了一下身,伸手向二中队战士所在的区域做出示意。

    “欢迎加入二中队。”张晓哲说道:“你不用跟我打,我也不会跟你打,你是我的兵。”

阅读兵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一号学神我儿子在她手上[综]酒吞混乱后总想对我图谋不轨总裁老婆赖上我阴阳罐术从零开始的最好时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