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你的路自己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又有多少真的是抱着对军营的憧憬,以及满腔热血保家卫国的理念而来的呢?

    可这些都不重要,进入部队以后,全都要接受熔炼。

    兵者,只是把这一步放大。

    “说的再简单一点,当你怀着满腔热血的保家卫国姿态进入部队以后,一定会出现质疑。

    可怀着私心来到部队,最终愿意奉献与牺牲的时候,就不会存在任何质疑,因为那个时候已经处理好小我跟大家的关系。先把自己的事解决完,再了无牵挂的行精忠之举。”

    “我懂了。”葛震若有所思。

    “懂了就好,你你的路自己走,谁也帮不了你,去吧。”葛献之摆摆手。

    “可你的病……”

    “锻筋、练骨、铸皮——西北是个好地方,黄沙万里地,孤烟直深处,兵者何在?”

    葛献之慢慢的向前走去,走过一个又一个坟,看过一位又一位兵者。

    ……

    葛震从不迷茫,他一直都有强烈的目的性,背着父亲去当兵是为了搞钱帮其续命,铤而走险,不顾军纪,如同亡命之徒。

    现在他也有强烈的目的性,那就是得让自己强大起来,用战的方式把母亲带回家。

    怎么强大?断筋、练骨、铸皮,成为……兵者!

    兵者到底意味着什么?葛震不知道,但他清楚的懂得自己得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半个月后,一道调令下发,葛震调离支队,前往某机动二中队报道。

    接到调令的那一刻,他表现的非常坦然。

    一直在机关上待的,他当然知道二中队的大名,这是整个西部地区最不适合人待的炼狱。

    二中队就是它的番号,从成立的那天起一直都是这个名字,主要负责反恐作战、区间维稳、快速反应作战等等。

    据说能在那里待够两年的,都会被硬生生的折磨疯。

    “有挑战,我喜欢。”葛震一笑,提着包走出支队大门。

    一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稳稳的停在他跟前。

    “上车,我送你去二中队。”宛转悠扬的甜美女声传过来。

    这是一个中尉女军官,齐耳短发,眉目如画,冰肌玉骨,美的不可方物,看的葛震浑身一麻,愣愣的站在那里。

    “葛震,上车,我送你去二中队。”女军官重复。

    “哎呦,这怎么好意思呀?呵呵呵……”

    葛震笑呵呵的打开车门跳上去,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瞳孔中散发出异样的精光。

    “我是苏暮雪,你……”

    苏暮雪被盯的很不好意思,白嫩的脸上浮现两朵彩霞,很不舒服的瞪了一眼。

    “哦……”

    被这眼睛一瞪,葛震狠狠打了个冷战,感觉浑身通畅,舒服的不得了。

    苏暮雪恨的牙痒痒,追求她的人多了,可像葛震这样盯着自己看的却没有。

    在这目光下,她有种自己就是小白兔,被一头饿狼盯上的感觉。

    “嗯……葛震,18岁,籍贯安徽,原隶属于武警某支队卫生队,于5月28号前往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任务期间逃离部队……”

    苏暮雪把葛震所有的资料全部说出来,一点都不差。

    “我的资料不对,还差一点。”葛震纠正。

    “差哪一点?”苏暮雪皱起眉头。

    看着她皱起眉头的样子,葛震又是舒服的一哆嗦,浑身的毛孔张开,畅快的无以轮比。

    “我还有个儿子。”

    “儿子?”苏暮雪瞪圆漂亮的大眼睛。

    “对呀,我叫葛震,我儿子叫葛震雪,名字取的是我跟他妈名字的一个字。”

    “不可能呀?”苏暮雪摇头:“你不可能有儿子,资料不会错的。”

    “哎呀,可能,可能,咱俩生个儿子就叫葛震雪!嘿嘿嘿……”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拍在葛震脸上。

    “流氓!给我滚!!!——”

    车门打开,葛震抱着头跳下来,越野车疾驰而去。

    “喂,我的包,我的包!孩儿他妈,咱们有缘再见啊,只要你给我生娃,我就放弃勾引良家妇女下水的理想,我发誓!——”

    ……

    (本章完)

    说到这里,葛震似乎有些明白了。

    现在是和平年代,许多地方压根没有人愿意来当兵,而来当兵的又大多数是为了一份前程:转士官、考军校、分配工作、考研加分……

    葛震在部队听到的永远是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却从来没有听过任何关于怎么对自己的声音。

    不,有,那就是牺牲跟奉献,反复强调。

    似乎是看出此时儿子的疑惑,葛献之解释道:“不管做任何事,人是根本,拥有自我思维,拥有七情六欲的人。先做自己,先为自己,做好一个人,才能解决必然出现的小我跟大家的关系。

    但这会父亲所说的不是那么回事,似乎有点大逆不道。

    “爸,我们的信仰是……”

    “信仰不是喊出来的,是做出来的。现在是和平时期,每一个进入部队的年轻人都抱着不同的入伍动机,难道必须要求他们都是为了精忠报国而来?”

    这是仇恨了,无法化解。

    “我要把我妈带回家!”葛震捏着拳头,发出坚定的声音。

    “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跪,二是战。”葛献之沉声说道。

    如果连自己都做不好,怎么去精忠报国?奉献跟牺牲也是要建立在前提下的,比如牺牲之后的抚恤金、民政部门的补助等等,都是解决后顾之忧的举措——”

    听到这番话,葛震更疑惑了,他所见到的胡海浪不是这样,而是勇于牺牲,根本不图任何东西,整个人充满信仰之力。

    “那就去战。”葛献之凝视葛震的双眼沉声说道:“兵者为己,死战不休;兵者为民,舍生忘我;兵者为国,寸土不让。记住,这才是兵者。”

    这是有悖于信仰的理念!

    说到底,葛震是胡清澜的儿子,他的身上也拥有胡家的骨血。

    在这种情况下,葛献之没法进行解释,而胡清澜伤势太重,心中断绝生机,被救回去之后变成植物人。

    但葛震可以,他可以选择跪,也可以选择战,因为他是胡清澜的儿子,因为他年轻。

    年轻,就可以为所欲为;年轻,就可以无所顾忌。

    “我选择战!”葛震眯起眼睛说道:“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所以我不跪,我选择战。”

    他是没法把胡清澜带出来,选择跪,不行;选择战,同样不要。

    当时的葛献之根本不是自己,他是唯一的兵者,兵者不能下跪;若是战,更是行不通,那是自己女人的家人。

    当年葛献之带着儿子洒泪离去之后,战争恶虎带着支援赶到,把将死的胡清澜救下。

    这当中就差了几分钟,就差上百米,甚至战争恶虎都是眼睁睁的看着葛献之离开。

    这一点点的偏差,导致胡家怒火中烧,没有想方设法干掉他葛献之,已是看在孩子的面上。

阅读兵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末日随身基地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不想当白月光的白莲花不是好宿主[红楼]夫人套路深.给大BOSS养老[快穿]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