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致命一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机会,这是最好的机会!

    手术刀被他捏在右手拇指与食指中指之间,左臂努力撑着要让自己站起来。

    可惜震荡的力量遍及身体内外,根本无法起身,哪怕费劲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也只是让手臂能够抬起来。

    “受到震荡了?呵呵呵……”

    鬃狗露出森森的笑,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他从葛震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来对方没有经验,这会受到严重的爆炸震荡伤。

    “呃……”

    葛震发出痛苦的声音,眼睛死死盯着距离自己只有十米左右的鬃狗,再次尝试站起来,可依旧无法完成。

    “轰!轰!……”

    爆炸还在持续,鬃狗在爆炸中继续前行,提着那把染满鲜血的狗头刀。

    10米、9米、8米、7米……

    葛震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只要对方走过来,那自个就是砧板上的肉,会被对方一刀抹掉脖子。

    机会失去了,在无奈中失去。

    借助这种环境缩小彼此实力差,可这也是一把双刃剑,而且他压根不熟悉战场,只是凭借从头到尾的玩命。

    说到底,即便来到这种环境,鬃狗的生存率也远远高于他葛震。

    “轰!”

    一颗榴弹在鬃狗身后爆炸,顿时把他掀翻倒地,无数破片横飞,把他的后背切割的体无完肤。

    “炸死你也行……”葛震发出微弱的声音。

    可惜让他失望了,鬃狗再次向起来攀爬,先是让自己跪在地上,以狗头刀撑着地面,慢慢的抬起一条腿。

    虽然很费力很费力,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可依旧在慢慢的起身。

    此时,他距离葛震只有5米之远,让他再向前两步,就可以凭借瞬间的爆发,像是鬃狗捕食一样狂扑而至,用狗头刀发动致命一击。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葛震的瞳孔伸出喷出一股浓浓的凶狠,他握着手术刀毫不犹豫的戳进胸膛的伤口。

    “噗!”

    手术刀深入,猛然在里面形成搅动。

    “啊!!!——”

    野兽垂死挣扎的惨叫从他口中发出,血水顺着皮肉翻卷的伤口向外狂涌,甚至说手术刀还带出了碎肉。

    他狠,他对自己特别狠,在生死存亡的时候,更是对自己狠绝人寰。

    这就是葛震,这就是他的作风,就是他的性格,壮士断臂的悲壮不会在他身上出现。

    因为到了壮士断臂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悲壮,会按照自己的判定做出正确选择。

    “嗷嗷嗷!……疼死我了!!!……”

    葛震仰天嚎叫,身体的每一根痛觉神经都在向大脑传递信息,然而折射到全身。

    从来没这么疼过,可这疼痛让他成功对抗了内脏受损,翻身跪在地上,满脸的狰狞。

    “老子要你的命!——”

    又是一声暴吼,葛震狠狠甩出手术刀。

    “唰!——”

    小巧的手术刀飞向鬃狗,通体被鲜血染红的它在阳光下呈现出一道绚烂的红光,在炮火硝烟中,呈现出几乎绝对的直线距离。

    鬃狗抬头,眼睛瞥到这抹红光。

    “噗!”

    小巧的手术刀精准的钻进他的咽喉,深入没柄。

    鬃狗的身体僵住,眼睛里露出难以置信的光芒。

    紧接着,他的身体疯狂颤抖,喉咙里发出气息断开的声音,瞳孔先是收缩,然后慢慢扩散。

    “嗬嗬……嗬嗬……”

    但他没倒,依旧单膝跪在那里,以狗头刀拄着地面,还没有完全失去生命光泽的眼睛看着葛震走到他的面前。

    “好多人跟我玩,最后都被我玩死了。知道为什么吗?”葛震深吸一口气,一脸傲然道:“因为我下手够黑,下手够狠,你这种货色再来一个加强连也不行,玩去吧!”

    葛震提起脚,要把鬃狗踹倒在地。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停下来,眼睛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睛:一行泪水从鬃狗的眼眶流淌出来。

    泪水很清澈,划过他的脸颊,冲开上面的污血,沿着下巴滴落在土地上。

    葛震愣住了,他又看到鬃狗的左手抓起一把泥土,死死的抓着,用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抓着泥土,仿佛这是他最重要的东西。

    泪水是为了他的国而流,抓起的泥土是他对自己祖国爱的深沉……

    这一刻,葛震的内心前所未有的震撼,他收起脚,在死了还不肯倒地的鬃狗面前站的笔挺,慢慢的抬起右手,冲对方敬礼一个庄严的军礼。

    鬃狗,是一名真正的战士!

    ……

    (本章完)

    看到了,鬃狗看到了葛震,他握着军刀,晃晃悠悠的走过来。

    葛震笑了,他看得出来,鬃狗受伤很重,右腿皮开肉绽,半边身体被鲜血浸透。

    “呃……”

    血水继续顺着葛震的嘴角朝下流淌,身体开始呈现出轻微的颤抖,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整个胸腔憋闷无比。

    如果是有经验的老兵,会在第一时间意识到内脏受损,然后第一时间采取自救。

    这股憋闷随着呼吸而来,吸一口气,憋闷会增加,吐出一口血,憋闷会减轻。

    反反复复,最终死掉。

    就在这个时候,葛震看到炮轰中的鬃狗费力的爬起来,慢慢的转过身寻找他的踪迹。

    一颗榴弹落在他凹地旁边爆炸,崩飞的爆破仿佛在葛震的头顶绽放,强烈的震荡从地面传过来,进入他的身体。

    几乎是瞬间,葛震的身体狠狠颤抖,一股鲜血顺着嘴角流淌出来,把脸下面的土壤染成黑色。

    震荡,这是战场上最致命的无形杀手。

    可葛震完全不懂,他依旧蜷缩在那,想努力挣扎起来,可手脚一点儿力量都没有。

    伤口……似乎不疼了,被胸口的憋闷取而代之。

    这就是被震死的。

    此时此刻,没有战场经验的葛震同样受到震荡,他不知道在趴窝的时候,一定要把身体跟地面保持一定的距离,只有这样才能规避爆炸最凶残、最隐蔽的杀伤。

    他的耳朵什么都听不到,只有回荡的轰隆隆声,以及不断劈头盖脸扑过来的泥土与树枝。

    “轰!”

    他们在被掀翻倒地的时候还是活的,但很快就会死掉,因为内脏直接被震到出血。

    还有战场最大的伤亡——新兵。

    打扫战场的时候,许多尸体身上压根就没有伤,但却全都死了,而且绝大多数是新兵。

    不管什么样的战争,被炮弹炸死或者被子弹打死的士兵只占据少数,绝大多数都是被活活震死。

    处于爆炸周边区域,人在被掀翻之后,震荡的力量就已经窜进身体,破坏内脏,破坏机能组织。

    政府军集中炮火,向这里进行狂轰滥炸,树木被炸倒,灌木丛被摧毁,土地被翻飞,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弹坑。

    鬃狗对于政府军来说绝对是心腹大患,在锁定他之后,马上实施绞杀。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葛震把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团,藏在一片灌木的凹地里。

阅读兵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我净的灵能绕地球一圈向往的生活之神级建筑师她为凰名侦探柯南之神级火影系统林家捉鬼人我真不是叮当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