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死者内脏之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想到这个,两人自然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惊悚,每每想到那娄雪珍扒拉在肚皮上的内脏,都觉得后背发寒,现在那双将内脏撕下来的双手,此时正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更是觉得恶寒无比。

    “这样看来,这个猪rou佬应该就是其中一个凶手,猪rou佬完全能胜任这个凶手!”赵飞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虽然没证据,但也没准了,回到案件上来,猪rou佬为什么要将娄雪珍的肚子给撕开,应该不是为了制造恐慌的效果,那也就是和我们先前的推测一样。”

    林哲亦是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没想到碰上的第一件案子,竟是如此恐怖的。

    赵飞扬接话道:“猪rou佬是強歼了娄雪珍,但他并不知道具体清理的方法,所以囫囵用清理死猪的方法清理了娄雪珍,也就是为了清理娄雪珍体内的痕迹。”

    “而其实凶手还有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才是杀死娄雪珍的真凶,而这个人,是一名女性!”

    两人一言一语很快就将案情给梳理了过来,这还是基于先前林哲的猜测,猪rou佬的事情再一次证实了先前林哲通过对娄雪珍家中观察推测出来的可能性。

    “可问题是,我们之前也怀疑凶手是死者身边的人,但当我们展开排查的时候,并未发现任何的嫌疑人啊!”

    两人一惊一喜的将梳理完后,赵飞扬又说出了警方调查案件时候遇到的难题。

    林哲微微沉默了一下,“这点我还没有调查,暂且先不考虑,现在我所想的是,这日记本是否是猪rou佬所写,为什么这上面没有写上猪rou佬犯罪的事情,也并未出现第二个人的线索。”

    赵飞扬亦是想不通,而在这时,屋外警笛声响,警方的张业已然带队前来勘察了。

    赵飞扬:“我记得给猪放血的刀是不是就是那种的刀?猪rou佬是不是有用杀猪的方法将娄雪珍体内的内脏给撕下来的?”

    两人虽然是在问来问去,但是心中都是冒出了同一个想法,娄雪珍的肚子就是被猪rou佬给破开的。

    “肚子刨开……”在赵飞扬思索林哲一番话的时候,林哲脸上骤然浮现惊悚的表情,猛地转头看向客厅躺在地上死去的猪rou佬。

    赵飞扬很快的明白了过来,的确像是林哲所说的一样,如果只是单纯的报复或者強歼的话,在尸体身上做那么多动作的确是有些不可能。

    毕竟你动的多,留下的线索也就更多,警方破案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赵飞扬点了点头,“记得啊,肚子上被凶手破开了一个大洞,肚子中的内脏都被扒拉了出来,里面的ZiGong被人割掉了……”

    一字一字的说道,赵飞扬看向猪rou佬的眼睛也越发的瞪大了,“验尸报告上说凶手可能是持有一把宽约五厘米的刀,长度约为三十厘米,而娄雪珍体内的内账是被强行给撕下来的……”

    “这会不会是猪rou佬所为?”林哲看向赵飞扬问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疑惑,这上面没提到另外一个可能存在的女凶手。

    难不成是先前的猜测错了吗?当天夜里猪rou佬一个人潜入到娄雪珍的家中,奸杀了娄雪珍,事后害怕被抓将尸体处理了,回到家后一个人独自忏悔?

    不,不是这样,林哲刚一冒出那般的想法便是直接给否定掉了。

    不过当赵飞扬发现林哲震惊的看向猪rou佬的时候,随即也看了一眼地上的猪rou佬,方才问道:“你在看什么?”

    “你还记得娄雪珍的肚子吗?”林哲回头看向赵飞扬问道。

    林哲摇了摇头,“暂且不说这个,回到娄雪珍的案件上吧,如果是猪rou佬杀死娄雪珍的话,可能是因为強歼害怕娄雪珍报警而杀死她,这可以理解,也可以说是因为娄雪珍言词侮辱过猪rou佬,导致猪rou佬报复也可以理解。”

    “但是,如果是这些情况的话,猪rou佬杀死了娄雪珍,为什么要将娄雪珍的脸割花,为什么要将娄雪珍的肚子刨开……”

    林哲嗯了一声,徐徐道:“猪rou佬虽然没有提到到底是什么错让他羞愧难耐,但我们完全可以将猪rou佬和娄雪珍案件联系在一起,只不过……”

    “只不过这日记上并未提到另外一个人!”赵飞扬接话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林哲自然明白赵飞扬所说的话,实际上在林哲看完日记本冒出的第一念头就是猪rou佬杀死了杀死娄雪珍,之后或许是畏罪自杀,或许是杀人对他产生心理的yin影,摆脱不去而自杀。

    赵飞扬一愣,看着林哲有话没说,内心浮上惊悚:“你不会是觉得这两起案件只有一个凶手,就是那个和娄雪珍睡在一起的那个女子吧,这个女子在联合猪rou佬杀死了娄雪珍,然后又设计杀死了猪rou佬。”

    顿了顿,赵飞扬看了一眼房间外客厅的猪rou佬,“难不成这自杀是假的,一个女子如何将猪rou佬这么肥胖的一个人弄死,还将现场弄的这么好?还有这日记,难不成也是那女子弄出来的?”

    “这猪rou佬应该是他杀!”否定了猪rou佬是杀死娄雪珍的凶手之后,林哲便也笃定了猪rou是他杀。

    赵飞扬惊叫道:“为什么,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见了茶几上有一瓶开着的农药,而猪rou佬的死亡症状也符合喝药自杀身亡的模样,再联合这日记本,我想,这些都足以确定猪rou佬属于自杀的范畴吧!”

    这出现的日记本上面的日记让赵飞扬陷入了沉思,尤其是最后一篇,最后一篇中,猪rou佬显然是做了一件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错事,在日记上记录着自己的罪孽。

    “从这日记上并没有写明猪rou佬到底是做了什么。”

    思索了许久之后,赵飞扬脑中固然知道猪rou佬所犯下的错是什么,但日记中却明确表露,也就是说,这一篇日记暂时无法将猪rou佬和娄雪珍的案件联系在一起。

阅读我在破案世界称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神级兵王学生甜蜜进击:捕获忠犬男友巫道格莱格的多面战场没想让你爱上我[快穿]欢甜喜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