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骗谁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山谷到手,接下来就是与柳东林透露老大夫即将来葛山村定居的事宜。

    苏诚志早就想将这个消息透露给柳东林,宁忠平却让他稍安勿躁,硬是让他忍了整整大半个月,如今山谷已在老大夫名下,山谷也如愿划归葛山村地界,那么老大夫定居葛山村就也成了定局,是时候向柳东林打招呼说明情况了。

    柳东林听了这个消息,果然是喜出望外。

    他本以为村里有个赤脚大夫柳东亭,还有个略懂医术的苏云朵,葛山村在十里八乡就已经十分出挑了,没想到葛山村还有如此大的造化,居然能引来老神医落户。

    “这可都是托了云朵丫头的福啊,若不是云朵丫头想起要种药材,只怕也引不来老神医来咱葛山村定居。”柳东林激动不已,对着苏诚志就夸起了苏云朵,倒把苏诚志惊得直摇头。

    虽然他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他总觉得还是让苏云朵低调些才好。

    因为山坳里的那口温泉,苏云朵在冬日里不用暖棚就种出了新鲜蔬菜,苏云朵在村里就已经十分惹人嫉妒,再让柳东林这样的话传扬出去,只怕对苏云朵并没有什么好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他还没有十分的把握能够护得住苏云朵的时候,苏诚志觉得还是让苏云朵低调些才好。

    这样看来,他还要加倍努力,不但要参加秋天的乡试,还要去京城参加会试,以求高中,给家人一把强大的保护伞。

    虽然苏诚志这样的想法有些幼稚,比起以前的苏诚志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苏云朵表示她愿意拭目以待,并从后面推着苏诚志一点点强大起来。

    “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去燕山府城?”柳东林家里有个要参加院试的读书郎柳玉书,自然希望苏诚志能带着几个读书郎一起去府城,就算他打算自己跟着一起去,也还是希望与苏诚志同行,最好在了府城以后也能同住。

    秀水县的县衙每年正月十八才开衙,一开衙就接到了宁忠平购买葛山村附近那个山谷的申请,县太爷已经从严师爷那里得知宁忠平身后的人是谁,自然百般乐意,那位拥有的可是神医谷和镇国公府的双重背景。

    没花多少时间山谷的地契就做好了,一手交银一手交地契,看着地契上孔繁两个字,苏云朵不由抿嘴一笑,心里微微松了口气,总算不负老大夫所托。

    宁忠平听了倒是连连点头并不反驳,说真的用骡子耕地的事儿,他也觉得苏云朵是异想天开,不过这两头骡子的确很不错,要让他再牵去卖掉,他还真舍不得。

    “姐夫,这两骡子我看还是留下吧,你一下个月就得去府城考试,自己有辆骡车方便多了!”宁忠平呵呵笑着说道。

    “去考试哪用自己赶车去,到时去县城搭车去府城即可。”不过是去府城考个试罢子,苏诚志觉得没有必要弄那么大个阵仗,他又不是第一次去府城考试,再说这次村里还有三个读书郎一起去呢。

    苏云朵准备请宁忠平送苏诚志他们几个人去府城,一来自己赶车去时间上比较好安排,二来有宁忠平跟着一起去,若有什么事,也好有个人可以商量。

    宁忠平十分赞同苏云朵的安排,只不过苏诚志一直反对罢了。

    当然宁忠平决定亲自送苏诚志去府城,自然还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只是那个消息目前还没有最终确定,暂时不方便透露,当然该安排的宁忠平私下都在安排,保证苏诚志府城之行平安无虞。

    宁忠平倒也不含糊,正月十六牛市刚刚开张,就给苏云朵买回来两头刚刚成年的骡,是那种公驴和母马所生马骡,也就是真正的骡子。

    两头骡子都体质结实肢蹄强健,一看就很有持久力的那种,而且性格比起马来温顺许多,更容易驾驭。

    “怎么想起来买骡子,不是应该买牛吗?”见苏家院子里又多了两头骡子,村里乡亲们自然又有诸多的议论,已经在村学当了先生的苏诚志也十分不解。

    苏诚志却忘记了,正因为还有其他三个读书郎,才要自己准备辆车子一起过去。

    不过离府试还有一个多月,就算提前去府城也还有段时间,慢慢地说服苏诚志吧,宁忠平早就知道苏云朵的打算。

    听苏云朵的口气这是替老神医准备的骡子,苏诚志倒是忘了老大夫一行从京城过来,怎么也不可能是步行而来还能少了车,倒让苏云朵含含糊糊地给敷衍了过去。

    只是他才不相信骡子还能耕地,将宁忠平喊到一旁让他别跟着苏云朵胡闹,想到一出是一出,白白浪费银子。

    “没见过用骡子耕地的,真能行?”宁忠平听了苏云朵的提议,疑惑深深。

    “试试看吧。”虽然记忆中有那样一则新闻,可是对这个世界的骡子能不能用来耕地,苏云朵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只能含含糊糊地应付宁忠平。

    虽然县城有牛市,可牛市里很难买到合适的耕牛,这事儿苏诚志倒也是知道一些的,可是暂时买不到耕牛不是可以缓缓再说嘛,村里又不是没有耕牛。

    骡子能耕地骗谁呢!他又不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迂腐书生,好歹每年农忙他都是要下地干活的,何时见过骡子耕地?!

    见苏诚志的眉头皱得快能夹住苍蝇,无奈的苏云朵只能再次用老大夫来搪塞:“老神医和他的徒子徒孙们来了总需要代步的车。爹爹,你来看,这骡子多健壮!”

    苏云朵看了眼宁忠平,希望宁忠平出来给苏诚志解释一二,偏偏宁忠平却只当没听到苏诚志的问话,只护着兴奋的苏泽臣骑骡子玩儿。

    苏云朵无奈,只得自己与苏诚志解释。

    骡,是马和驴的种间杂种。由公驴和母马所生的杂种为马骡,简称骡。由公马和母驴所生的杂种为驴骡。

    骡和驴骡几乎没有繁殖能力,生命力和抗病力却极强,饲料利用率也高,而且体质结实,肢蹄强健,富有持久力,易于驾驭,使役年限可长达二十年到三十年,役用价值比马和驴都高。

    骡的量比较少,市场上的骡并不多,而且价格相对耕牛和驴要昂贵。

阅读秀才家的俏长女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男朋友出轨之后都市之神豪后宫系统无限娇宠都市情缘自从有了死对头的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