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下雨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二人合打着一把伞向地铁站走去,鹿白在路上向墨菲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女厕所,他还求着墨菲千万别把他当成变态。

    墨菲手缩在袖子里捂着嘴,噗嗤一声小了出来,她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纸巾递给了鹿白。

    “擦擦吧,你头发全湿了,别回家感冒了。”

    鹿白接过纸巾,脸颊一阵通红,他感觉自己和墨菲靠的太近了,近的他都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很辛苦吧。”走进地铁,墨菲把雨伞收起来,她问道。

    “嗯?”鹿白拿纸巾擦着头发和脖子,歪着脑袋有些不解。

    “我说的是你的工作。”墨菲一脸认真地说道。

    “工,工作……”

    “你周末要去便利店兼职,平时又要做死神的学徒帮那些亡者完成遗愿,很辛苦吧。”

    “还,还好吧。”鹿白摸了摸后脑勺,墨菲不说还好,她这一说,确实自己今天中午没有睡觉,下午上课的时候感到有些困倦。

    “被,被发现了啊。”鹿白低着头,尴尬的笑了笑。

    “还笑!”墨菲又锤了他一下,“你注意下身体吧,你倒下了,你妹妹和外婆可没人照顾了。”

    提到妹妹和外婆,鹿白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可这能怎么办呢?从死亡线上被拉回来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命运已经不属于他了。

    其实鹿白觉得他早就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了,从记事开始父亲便离开了自己,对自己好的人不是去世了就是残疾了,还摊上了一对自私到极致的亲戚,世上的苦难全都降临到自己和妹妹身上,他们真真实实的是最可怜的人。

    他也很想像宋博文一样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每天上下学都有车接送;他也想像徐子阳一样穿着一身名牌,身边有一大帮可以谈笑风生的小弟;他甚至羡慕墨菲,虽然她家开是殡仪馆的,可好歹吃喝不愁,还有疼爱自己的父母。

    一路上二人没有任何交流,或许是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过分,快要到站的时候,墨菲用QQ发了条‘对不起,刚刚说的太过分。’的消息给鹿白。

    鹿白也回了条‘没事,’抬头挥了挥手向墨菲道别。

    墨菲走后,鹿白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状态,走到地铁口,之前淅沥的小雨变成倾盆大雨,他叹了口气后径直走了出去。

    等红灯的时候,由于身高原因,周围偶尔会有雨伞打到自己的脸,路人也不道歉,就像没事人一样从他身边走过,鹿白也没有太过在意,快步朝家走去。

    巷口,一辆疾驰的电瓶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外卖小哥回头看了他一眼,可也就是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充满了鄙夷,仿佛在看怪物一般。

    污水溅的鹿白浑身都是,红色的卫衣校服上满是棕色的泥点,他终于忍不住了,走到一个无人的屋檐下,蜷缩在墙边,把头埋在肩膀里,痛哭了起来。

    “给。”一只手突然拍了拍鹿白的肩膀,他抬头一看,是早上自己撞倒的那个女士,她望着自己,笑容非常治愈,另一只手上撑着自己的小黄伞。

    “你是在等谁?”墨菲好奇的问。

    “等,等你啊。”又一阵大风刮过,冻得鹿白直哆嗦。

    “那么,总会有个时限吧,我指的是变成怨鬼之前,肯定有个时间限度吧。”黄敏英还是不愿放弃,哪怕再多看一眼家人也好。

    “每位亡者的情况不一样,时限也不一样,有的人可能十几年几十年都不会突变,但有的人在连续收到刺激下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就完成突变。”沐易泽抓了抓头发,长叹了一口气道:“我见过的最短的亡者,一周不到的时间就变成怨鬼了,他原本可以去天国的,可最后迫于无奈我只好把他抓进了地狱。”

    “是,是这样的啊。”黄敏英颤抖地把杯子放下,双手捂着脸,轻轻地发出抽泣的声音。

    可等了半天都没见她出来,鹿白心里泛起了嘀咕,难道她早就走了?不可能的啊,自己出来的时候明明她们班还没放学呢。

    继续等着,可潮湿的衣服加上吹起的寒风还是冻得他不停地打喷嚏,来往的行人看着这个站在树下裹紧衣服瑟瑟发抖的少年,觉得非常奇怪。

    突然,鹿白感到自己的头顶不再被雨水拍打,抬头一看,墨菲正高举着雨伞给自己挡雨。

    沐易泽也喝了一口茶,僵硬的笑容渐渐缓和道:“还请把遗愿降低点难度吧。”

    “好吧,容我再想一想吧,不过我想问一下,为什么帮我完成遗愿的只有那个孩子呢?”

    沐易泽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烟盒,无聊的摆弄几下后从里面排出一根烟。

    沐易泽不再说话,这种场面他见过无数次了,他任由黄敏英释放着情感,自己掏出手机静静地看起小说。

    下午一放学,鹿白就背着书包往门口飞奔而去,空中还飘着淅淅沥沥的雨丝,他顾不了这么多,毕竟中午的事件他必须得当面跟墨菲解释清楚,不然以后怕是都得背着变态的骂名了。

    “如果你们长期逗留在现世的话,内心所依托的情感会变得越来越弱,最终渐渐变成怨恨,你们也会由普通的亡者变成怨魂进而突变成怨鬼,等到那个时候就会开始做出伤害周围人的举动了,而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也无法再回到天国和魂乡,只能等着被赶入地狱。”

    黄敏英听了后瞪大了眼睛,突如其来的死亡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更何况她才33岁,应该是人生中最幸福的年岁了,有着爱自己的丈夫,还有可爱听话的女儿,怎么可能舍得就这么离开呢。

    “说说你的遗愿吧。”沐易泽说着把另一个装着孟婆汤的茶杯拿到水池旁,不锈钢池边干净的能照映出他的脸,这一切都得归功于鹿白,不是他的话,估计现在屋里还飘着酸菜鱼的味道。

    “我想看着我的女儿结婚生子可以吗?”黄敏英抿了一口茶后笑着说道,可看着沐易泽僵硬的笑容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样是不是有些贪心了。”

    得到允许后,沐易泽走到一旁打开了排风机,搬了把椅子反坐在排风口,香烟叼在嘴边,火机发出清脆的咔嗒声,不一会儿烟雾便顺着排风口消失在屋里。

    “因为,作为死神的我们是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来帮你们完成遗愿的,我们所有的帮助你们的行为都是出于内心的善意,而那个孩子不同,他跟我签订了契约,他的义务就是帮助你们完成遗愿。”沐易泽长长地吐了口气,排风机突然发出巨大的轰响,他索性把机器给关了,屋里变得有些安静的异常,香烟燃烧发出的滋滋声都能清楚听见。

    “况且,你们这些亡者,如果长期逗留在现世的话会产生一些问题的,不仅仅是对你们,更是对你们所在意的人。”沐易泽看了一眼黄敏英咳嗽的样子,果然在女士面前抽烟还是不太好,他直接把烟头按灭在灰缸里。

    “不介意吧。”沐易泽绅士地问道。

    “没事,没事。”黄敏英连忙笑着摇了摇头。

    另一边,沐易泽重新拿了个茶杯倒了杯新茶递给黄敏英,外面下着大雨,杯中飘出的热气让人看得很暖心。

    “安心喝吧,这不是孟婆汤,只是普通的碧螺春。”

    “谢谢。”黄敏英把茶杯捧在胸前,热气烘在脸上很舒服。

阅读死神的学徒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注册梦境师影帝的狗仔鲜妻千年续歌快穿:女配驾到,boss请接招火星原罪帝妃嫁到:皇叔,速接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