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最后的线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白绮君也注意到了他这一改变,便赶鸭子上架问道:“你倒是说啊!”

    秦轶面不改色应道:“这事跟你没有关系,你就不要插手了,到时候真相自然会大白的。”

    白绮君听他这样一说,更是恼羞成怒,顿时就变得冷若冰霜了起来,举起青葱玉指戳了戳他的额头道:“什么意思?难道现在都要瞒着我了吗?”

    秦轶轻叹了一口气道:“真的没有,到时候真相自然会出现的。”

    白绮君愤怒的跺了跺脚,转念一想,还是得先讨好他才是,于是便一脸抚媚的挽住了他的胳膊,媚眼如丝,冲着他恬淡一笑。

    “我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事情还瞒着的,你发现了一点线索告诉我,那不是很正常的吗?”

    白绮君循循善诱,想着秦轶不应该拿着自己当外人才是,不过看着他这副肃穆庄严的样子好像让他开口的确是有些困难。

    秦轶感受到了她那柔软的身子,慢慢贴在了自己的腰侧,能够感受到,透过衣衫体内的温度。

    秦轶觉得有些不自在,将她轻轻的推开道:“这件事情我说过了,你就不要插手,免得引火烧身。”

    秦轶转过头去,咽了咽口水,只觉得体内一阵干燥,不过还是理智战胜了自己。

    白绮君瞧他这副样子,不悦的冷哼了一声,于是便直接抓过了他的手道:“你说过,我们两个人之间不存在什么秘密的,你现在居然对我百般遮掩!”

    “如果是别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对你有隐瞒,但是事关凶手,不知道,你就是安全的。”秦轶苦口婆心的相劝着,看着她依旧不依不饶的,想知道自己到底查到了什么证据。

    只好敷衍道:“你还是想知道的话,那我也只能告诉你,其实什么东西都没查到,大理寺那边好像已经有了消息,你可以去那边问一问。”

    白绮君将信将疑的看着他,凤眸闪过了一丝锐利的光芒。

    “告诉我,为什么要制止皇后对纪星澜动刑?”

    秦轶顿时感到一阵头痛着,白绮君都问了第二遍了,为什么总跟今天的事情过不去呢?

    秦轶无奈的耷拉着嘴角道:“我都说过了,凶手不可能是纪星澜的。”

    白绮君看到他这幅辩解的样子,心中一震。

    还是头一次见他对自己说话,语气这般的不耐烦,居然还是为了那个贱人。

    白绮君直接拉起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淡淡道:“听听我的心跳声。”

    秦轶脸色一怔,顿时燥热的感觉蔓延了整个身体,就连耳尖都有些微红。

    秦轶想慢慢收回,她却紧紧的按着自己的手。

    白绮君一脸恳求的看着秦轶,眼中十分决绝。

    “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牵连甚广,你都要答应我,独善其身。”

    秦轶点了点头,于是一把将她揽在了怀中,白绮君心下才松了一口气。

    如果当他有一天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不知道他是否还会在这样对待自己。

    白绮君心中一团乱麻,而朝烟这边正好叫小侯爷有事,无意看到二人抱在一起,于是便赶紧捂住了眼睛,向后退了两步。

    天啊!刚才她看见了什么?如果让小姐知道的话,一定会撕了这小侯爷的!

    白绮君一步步的试探最终还是让他进入了陷阱。

    秦轶微微一愣,他那乖张的脸庞顿时就变得肃穆了起来。

    秦轶浓眉一扬,白绮君应该就是在生气这个,于是赶忙哄道:“我的君儿,谋害庄妃的人真的不是那个纪星澜。”

    秦轶这日子与纪星澜的相处,多多少少也是对她有一些了解的,应该不会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再说了,她跟庄妃无冤无仇的,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去谋害庄妃。

    于是立即摸着她的手道:“你真的是想太多了,我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帮纪星澜开罪,只不过这件事情真的不是她做的,也不能冤枉了别人,对吧。”

    是非曲直苍天有眼,这件事情不是纪星澜做的,总是有人会为她讨回这个公道的。

    白绮君甩开了自己的手,扭过了头去。不悦的闷哼了一声,道:“那你说,你说的证据是什么?就这么断定,不是纪星澜做的?”

    白绮君脸色却是显得有一些苍白,秦轶在一旁问道:“小君儿,今天好端端的,怎么板着个脸啊?”

    秦轶在私下无人的时候总会喊她小君儿,这样听起来会比较亲切一些。

    白绮君却是娇嗔一声道:“我觉得你现在都是变心了。”

    白绮君嗯哼了一声,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张开:“你有什么把握这件事情就不是那个纪星澜做的呢?说不定她跟庄妃有什么过节,再说了,这皇宫上上下下都已经认定了,就是纪星澜做的,你却在这里为她开脱,难道你还真的想取了个纪星澜不成?”

    白绮君恼怒的瞪着眼睛看着他,秦轶被她这一瞪,吓得双腿发软。

    白绮君满脸幽怨的转过了身去,秦轶听她这样一说,搔了搔头。

    “你是说皇后准备给这纪星澜动用私刑的那一次,我去阻止了是吗?”

    “君儿!”

    秦轶走上前去将她牵到了一旁坐下,秦轶温和的笑了一下,刚才脸上的愁云一扫而去。

    秦轶紧紧的捏着拳头,望着她那一张秀雅脱俗的脸庞,心情就愉悦了几分,可是最看不了她柳眉微蹙的样子,这样会让自己的心十分的痛苦。

    白绮君幽幽的转过身来,指了一下秦轶,秦轶有些纳闷的看着自己道:“你在说是我吗?我可没有欺负你呀。”

    “哼!呆瓜!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去帮那个纪星澜,你帮她不就是在等于欺负我吗!”

    秦轶听到她这样一说,赶忙又转到了她的身前,可是着白绮君的目光却不落在他的身上。

    “发生什么事情了?是谁惹我的小君儿生气了告诉我,我一定替你出气!”

    皇后将视线转到白绮君的身上,拍了拍白绮君的手宽慰笑了笑头道:“嗯,好孩子。”

    白绮君从皇后宫中出来,立即冲着秦轶的院子里走去,她想知道秦轶是不是收集罪证,就这么有把握。

    秦轶此时在房内,正巧看到了白绮君推门而入,看着她那一双波光流转的杏眸,秦轶觉得心情都舒朗了几分。

阅读五味厨娘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茅山捉鬼笔记独宠残疾夫君:最强农家媳游戏开发狂神红楼梦之霸天纨绔直死无限逍遥神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