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死性不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纪星澜一早就带着朝烟来到了仓库,这里囤积了许多的粮食。

    不过很大一部分都是很多百姓都聚集在一起的,百姓们得知外面有这么多无家可归的流民,心里面也很是可怜,所以每家都是愿意去贡献一些。

    “小姐,你可真是聪明,发动这样的号召,让大家伙一人多多少少的贡献出一些粮食。”

    朝烟在一旁欣喜的夸赞道,小姐不仅是人美,心善,厨艺好,而且更能为大家思考。

    “这没什么,居安思危,朝烟,叫小厮们换几口大的锅过来,然后一同运到城外,切记,选一个位置比较平的山坡,可以容纳很多人的。”

    纪星澜想着到时候先行去往一处山坡,然后在熬着一锅香喷喷的饭菜,到时候将他们全部都引过来。

    这样他们就不会堆在京城门口,那些官兵们也不会伤害他们。

    朝烟点头,应声吩咐了下去。

    可以看到一伙队伍偷偷行驶在一条山路上面,不能从京城正门出去,只能偷偷摸摸的,纪星澜也在这队伍之中。

    纪星澜叫大家将这所有的东西摆好,看着眼前空空的一块地对着他们说道:“分别将这些地方挖几个空的洞出来,然后再丢几把柴火,放下两个红薯。”

    这红薯也只能给他们先垫垫肚子,正菜还没有上呢。

    朝烟一眼望去挖了好几百个洞,手累得都没有劲儿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冲着小姐走了过来。道:“小姐,待会如果人很多的话,把这里全部都弄翻了怎么办?”

    朝烟怕小姐苦心准备的这些东西,那些人不领情,听说他们眼中早就已经没有了温暖,早已经变得生冷。

    “所以这就是我在这里埋红薯的原因,大家伙儿各弄各的,没有功夫去抢别人,到时候再给他们宣布一下我的纪律!”

    纪星澜嘴角扬着自信的笑容,朝烟一脸迷糊的点了点,正巧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冲着这边走了过来。

    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两眼弯弯,看起来十分俊美,这人不是颜承宣是谁?

    没想到他居然也出现在这里了。

    “三皇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纪星澜看到他眉梢一跳,不过这三皇子的容颜还真的是令人感到心醉,第一次见到她,便已经觉得是惊为天人。

    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又觉得威中带怒,霸气不已。

    这次则是温文尔雅,眼中透露着淡淡的温暖。

    “我站在城墙上,看到有一会伙队伍偷偷摸摸的来到了这里,于是便心下好奇就跟过来。”

    颜承宣倒是好奇,没有想到这纪星澜则会带着这么一大堆的东西来到这里。

    接着又问道:“你这些东西都是为了那些灾民准备的吗?”

    纪星澜微抿着唇瓣,点了点头。

    “是啊,看着地上有很多凸起来的东西,那是我刚刚烧的火,每个洞埋了两个红薯,到时候他们就不会争着抢着毫无秩序。”

    纪星澜也是听闻了那帮灾民误伤白绮君的事情,若当场的秩序不维持好的,怕会引起一系列的动乱。

    “父皇原以为那些流民无药可救,派去沧州的地方官员到现在还没有想出一个应对之策,实在是令人火烧眉头。”

    颜承宣那好看的眉眼透露着浓浓的哀,纪星澜他叹气的模样居然也是那么好看。

    白绮君想到这里,得意的眯起凤眸。

    翌日清晨。

    白绮君那美丽的脸蛋变得有些扭曲,漂亮的凤眸里投上了一层阴霾,看起来与那个端庄柔弱无比的女子,倒是多了些许的阴狠。

    秀芝在一旁将她的手包扎好,将袖子放了下来,道:“小姐说的是那帮贱民根本就不需要去给他们发放什么粥,简直就是浪费,让他们死在外面好多了。”

    白绮君眼中闪过了一片阴郁,不过父亲为了能在圣上面前得逞,更是得势,所以才会想着想去沧州解决这件事情,从而带着白绮君为他献计。

    后面的话未曾说出口,白绮君也知道他要说什么,闷声一笑,脸上多了一片绯红。

    “那就好,我倒是想看看那个纪星澜,得知我跟他单独在沧州,说不定到时候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看她能有什么办法。”

    婚约都是两家私定,又不是皇上的圣旨,违者砍头,只要是有一线机会,她绝对不会放过的。

    秦母眉开眼笑的看着镇远侯道:“老爷,你看,轶儿都知道会为您分忧了!”

    镇远侯的心里也满是欣慰,看来他果然是没有看错秦轶,于是便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

    “既然这样的话,那为父就将这重任交给你了。”

    一想到要去这么破旧不堪的地方,白绮君简直就要抓狂,于是有一脸怨愤的看着秀芝道:“有没有要把我和父亲一同前往沧州的事情透露给外人了?”

    秀芝嘴角似笑非笑,于是轻声道:“放心吧,小姐,估计小侯爷已经知道了,小姐前往沧州,小侯爷必然是跟着的,到时候你们二人……”

    白绮君简直就是意想不到,这天底下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人?

    “要是我的话,直接放一把火烧死那帮不知好歹的刁民,给他们吃喝反而还恩将仇报。这种人留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秦轶才会挤破脑袋的,也想前往沧州,可惜这镇远侯还以为这秦轶真的是踌躇满志。

    还以为这些年来真的是误会他了!

    看着手臂上那几道醒目的抓痕,不由得皱起眉头道:“那些刁民可真是不知好歹,小姐好心的给他们施粥,他们竟然冲着小姐张牙舞爪的。”

    就在前些日子,白绮君为了在这京城里头名声更亮,所以才会想着自动请缨给那些灾民施粥,没有想到那帮灾民看到粥不禁眼红,连看到人都眼红了。

    模样甚是可怕,至今脑海里头忘不了小孩嘤嘤的哭声和那些老人佝偻的背影。

    夜色已深。

    点点的烛火还在白绮君的房间里头亮着,秀芝拿着帕子仔细的擦拭着她的手臂,眼中生了一抹忧愁与同情。

    他的轶儿真的长大了,都知道为父亲分忧。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

    秦轶一早就得知沧州干旱,皇上特意将这件事情主要交给了永安伯,听说再过不久,这白绮君就要随着永安伯一同前往沧州,治理干旱。

阅读五味厨娘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神级兵王学生甜蜜进击:捕获忠犬男友巫道格莱格的多面战场没想让你爱上我[快穿]欢甜喜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